• 第032章 黑心男人好可怕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5:48本章字数:3188字

    “咚咚咚!”苏晓青站在顾萧然的门口,内心忐忑的敲着门。

    “手疼吗?”顾萧然打开门,面无表情的看着苏晓青。

    苏晓青咬了咬牙,问顾萧然:“你早知道那个人是宋音柳了对不对?”

    顾萧然挑了挑眉,淡淡的说:“知道与不知道,有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苏晓青抬头看着顾萧然的双眼,问他:“你自己也忌惮宋音柳,所以你不愿意我跟他扯上关系是不是?”

    顾萧然双手环胸,仗着身高优势,居高临下的看着苏晓青,眉头轻皱,不悦道:“苏晓青,每一个有自尊心的男人,都不会愿意自己的女人跟其他男人扯上关系,这与能力无关,与忌惮无关。”

    苏晓青似懂非懂,又问:“如果我不小心招惹到宋音柳了,你会怪我吗?”

    “你觉得我会怪你吗?”顾萧然依旧神色淡然,把问题反丢给苏晓青。

    苏晓青嘴角动了动,忽然就伸手勾住顾萧然的脖颈。

    顾萧然浑身僵硬,任由苏晓青勾着他的脖颈,把全身的重量挂在他身上,感受她炽热的呼吸喷洒在肌肤上,深深浅浅。

    过了片刻,顾萧然的呼吸重了重,压着嗓音说:“苏晓青,放手!”

    “不要!”苏晓青收紧了双手,更加贴近了顾萧然几分。

    顾萧然的眼里的墨色深了几许,他想收回手,却发现他的手正贴着苏晓青的胸。

    这样的姿势,暧昧又尴尬,对于顾萧然这样一个正常的男人来说,实在是诱惑。

    “苏晓青,不若是再不放手,你会后悔的!”顾萧然的呼吸急促了几分,浑身僵硬。

    苏晓青心情不大好,顾萧然越这么威胁,她越是收紧了手,嘟囔道:“让我抱抱你,抱抱就好,别拒绝我……”

    她心里很害怕,害怕那些未知的阴谋被加诸在她身上,害怕那些她珍惜的亲情会离她而去,害怕她独自无法应对未知的未来……

    顾萧然僵硬着身体,任由她抱着自己,逼迫自己转移注意力。

    可是,该死的,她身上的体香一阵又一阵的袭击着他的嗅觉,她的温软让他有些难以控制自己。

    “苏晓青,你当真不愿意放开我?”

    这几天来,他好几次都差点把持不住,可眼前这个女人居然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她到底是太天真,还是太笨?

    她难道不知道,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还是一个血气方刚的正常男人吗?

    苏晓青原本闷头难受着,可感受到顾萧然身体的变化,她尴尬了一下,随即,小声说:“其实……其实也不是不可以……”

    声音跟蚊子哼哼似的,不过顾萧然可没有错过。

    他浑身一紧,沉声问:“你是认真的?”声音有些沙哑。

    “唔……”苏晓青死死勾住顾萧然的脖颈,耳根烫得快要烧起来。

    顾萧然等不到回答,忍不住再次问:“苏晓青,你是说真的?”这下,他的声音竟然有些颤抖。

    苏晓青紧张得要命,感觉到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到底给不给他,好像还是个问题,可是,她可以反悔吗?

    “该死的!你这磨人的女人!”顾萧然忍无可忍,一把推开苏晓青,砰的一声关上了门,随后,卧室里响起桌椅被掀翻的声音,接着,好像响起了稀里哗啦的放水声。

    苏晓青委屈的站在房门口,脸上的余热还未褪去。

    “什么嘛,虽然我不大确定,但是……顾萧然,今天你比我蠢!”苏晓青在顾萧然的卧室门口徘徊了一会儿,兴奋的回了房间。

    她原本以为他会强要他的,结果他没有,所以,她是不是可以认为,顾萧然是不是有点开始尊重她了呢?

    这边,苏晓青带着一点小小的骄傲偷听着顾萧然的动静,那边,顾萧然已经开始在浴室不淡定了。

    浴室的水放得极大,而且全是冷水,顾萧然把浴缸的水放满后,整个人躺了进去。

    鼻尖仿佛还萦绕着苏晓青身上的味道,不浓不淡,刚刚好,足以勾动起他全身的细胞……

    “啪!”顾萧然挥动着双手,拍打在水面上,水花四溅。

    对于没吃到苏晓青这件事,顾萧然一直心心念念了整整一下午,于是导致的结果就是,晚上苏晓青没吃上饭!

    苏晓青偷听了顾萧然沐浴后,便心安理得的回了寝室午睡,一觉醒来后,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二楼和一楼,唯独顾萧然的房间有一丝亮光。

    苏晓青揉着咕咕叫的肚子出了门,一一打开灯,下了楼,却发现,冰箱里空空的,中午的剩菜一丁点都不见了!看样子,好像是被倒了……

    果真,这黑心的男人,千万不可得罪他!

    用后来顾萧然话来说,那就是:我不爱你的时候,你饿了肚子,关我P事,我爱你的时候,自然不会忍心饿着你。

    ---

    按照顾萧然原先的嘱咐,苏晓青周一就先别忙着去学校了。

    所以,当苏明华的电话打来时,苏晓青睡得正香。

    迷迷糊糊接了电话,苏明华急切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晓青,你现在在哪里?马上出来一趟!”

    苏晓青睡意全无,握着手机看了一眼,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苏明华果真是打电话来了,语气还不怎么好!

    “爸,你有什么事?”苏晓青从床上坐起来,抓了把乱七八糟的头发,嘶哑着嗓子问苏明华。

    苏明华语气不大好,听到苏晓青这么对他说话,声音沉了几分,问:“你现在在哪里?我在你学校外面,你出来一下!”

    苏晓青昨晚没吃饭,睡得又不好,听到苏明华很不好的语气,就忍不住说:“爸,如果是公司的事情,我真的帮不了你,你就放过我好吗?”

    还学校外面呢!顾萧然的家到学校需要半个小时左右,她怎么可能赶得到?

    苏明华语气微微缓和了不少,但依旧有些急切的说:“晓青,不是爸爸要把你怎么样,实在是你是爸爸唯一的指望。”

    “爸,妈妈的忌日刚过了不久,我送去她坟上的花可能已经枯萎了,你这阵子若是有时间,记得去看看她,她一个人很孤单!”

    “咚咚咚!”敲门声适时响起。

    苏晓青拿着手机,踢开被子下了床,打开门,居然是顾萧然。

    “你还没去上班?”苏晓青无声的问顾萧然。

    “你给谁打电话?”顾萧然似乎也是刚睡醒的模样,整个人还裹着睡袍,只露出修长结实的小腿。

    苏晓青默默的盯着顾萧然的小腿吞了吞口水,忙捂住电话,用口型说“我爸”。

    顾萧然挑了挑眉,唇角轻轻勾起,邪魅一笑,装作没睡醒的样子,嚷嚷道:“乖,再睡会儿,还早呢,嗯?”

    苏晓青还来不及挂电话,苏明华气急败坏的声音已经响起:“晓青,你现在在跟哪个男人在一起?你是不是背着我偷偷在外面乱搞男女关系?”

    苏明华的声音很大声,顾萧然听得一清二楚,听完了,他装作伸懒腰,慵懒而优雅的转身,往他的卧室去了。

    苏晓青捂着手机,一边的顾萧然的故意挑衅,一边是苏明华的气急败坏,她整个人呈一种凌乱的姿势,站在房间门口……

    顾萧然回了卧室,悠然的洗漱完毕,换上帅气的西装革履,整理了一下头发,打电话给青河:“别墅里,就不需要有信号了,你帮苏晓青配备一个私人助理,以后她有任何事情,直接让助理搞定就OK了。”

    青河正在开车来阳城别墅的路上,听到顾萧然的话,他惊得差点连方向盘都忘了打:“少爷,少夫人目前还是学生,帮她找助理,这……这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顾萧然整理了一下领带,觉得歪了,又重新取下来摆弄一番,“我说合适,那就合适!今天记得让人来安装信号屏蔽仪,明白?”

    青河有些哭笑不得,打趣道:“少爷,若是屏蔽了别墅的信号,您以后若是有私人电话怎么办?这也让我帮您办?”

    “你该知道,我向来不喜欢接私人电话,尤其是那些打着私人电话跟我谈公事的人。”顾萧然最后整理了一下头发,干净利落的下了楼。

    当然了,今天的早饭,是林姐过来帮忙做的,已经全放在餐桌上了。

    青河也快要到顾萧然的别墅门口了,停好车,他取出手机,边走边说:“若是少爷不喜欢其他人打电话给少夫人,那么您完全可以给她的手机设一个限制……”

    顾萧然拿起牛奶喝了一口,点头说:“你这个方法简直好极了!不过,我认为,我得先拿到苏晓青的手机,然后,我得知道她的手机锁,接着,我得去查找她的通讯录……青河,若是我把这些时间用来做策划,你认为,我可以为风行或是天星谋取多少利益?”

    青河有些好笑,有些人,明明就是没办法拿到人家的手机,结果还来找一大堆借口来掩饰。

    “少爷,您上班的时间,我就找人把别墅的信号屏蔽了,您下班回家,就取消信号屏蔽,您看这样行吗?”

    顾萧然拿着面包思索了片刻,点头说:“除了麻烦一点,未尝不可,反正,苏晓青那么笨,也不可能知道这是你做的。”

    少爷,这明明是您要做的啊!

    青河有苦说不出,悻悻的挂了电话。

    对于顾萧然和青河这种丧心病狂的做法,苏晓青表示毫不知情,只知道,自从顾萧然上班后,手机在别墅里一点信号都没有,甚至,连网络也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