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7章 厨房偷吃事件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5:49本章字数:3015字

    相册是看不了了,苏晓青把它放回原位,转身要下楼。

    “去哪儿?”顾萧然沉闷的声音从后面响起。

    “我去哪里,关你什么事?”苏晓青顿下脚步,头也不回的说。

    顾萧然听她语气不对,有些讶然,再一看相册,马上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语气有些重。

    他大步起身,走到她身边,伸手抓住她温凉的手腕,强迫她转身看着他。

    “苏晓青,你生气了吗?”

    苏晓青眼眶有些红,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狠狠的瞪了顾萧然一眼,没好气的说:“你眼睛长后脑勺了吗?”

    不错,至少还会骂人,说明还不算太生气。

    顾萧然眸色深沉,瞥了眼随意扔在床头柜上的照片,他一手扶上她瘦削的肩膀,逼视着她的双眼,轻声开口:“我之所以不想让你盯着它,是因为我觉得没这个必要。苏晓青,那些过去,我都已经没放在心上了,它们对我来说,不过是过往云烟,而你,才是我眼前最真实的存在。”

    这句话……

    曾听人说,一个经常把情话放在嘴边的男人,是最靠不住的男人,而那些不经意间流露的温情话语的男人,却是最长情的。

    顾萧然,你这话,我可以当成你对我的情话吗?

    苏晓青呆滞的看着顾萧然,眸光微动。

    “傻了?还是痴了?”顾萧然晃动了一下苏晓青的肩,唇音温润。

    苏晓青回过神来,略皱了眉头,问他:“你刚才对我说的话,有几分认真?”

    顾萧然微眯了双眸,应道:“你有多在意,我的认真就有几分。”

    苏晓青看着顾萧然上下滑动的性感喉结,吞了吞口水,茫然道:“算了,不跟你追究这个话题了。”

    这个男人!得了便宜还卖乖!明明把问题扔给他了,他倒好,不正面回应,直接给自己扔回来了!

    顾萧然清浅一笑,伸手揽上苏晓青的腰,神情自若的说:“以后等有时间了,我再慢慢把我的过往跟你详说,你呢,就别胡思乱想了,你是我顾萧然的夫人,我唯一认可的夫人。”

    大夏天的,苏晓青只觉得自己浑身发寒,脚底从下往上飕飕的冒着冷气。

    这个男人,能不能别说些让她小心跳和肉麻的话???

    午饭的时候,陆雯上楼来敲门。

    苏晓青和顾萧然待在房间里,靠得很近,享受着难得的休闲时光。

    陆雯推开房门,笑眯眯的招呼:“晓青,阿然,下楼洗手吃午饭了。”

    苏晓青几乎是一瞬间,就从顾萧然旁边起身,尴尬的笑着说:“奶奶,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妈妈以前曾说,去别人家里吃饭,能搭把手的时候,就要搭把手,只知道做着玩,会显得不礼貌。

    都怪在顾萧然房间里一直待着,才忘了顾家其他人都可能在下面忙着。

    陆雯走过去握住苏晓青的手,笑着说:“第一次来家里,不用太局促,阿然的家人,也是你的家人,你在自己家里是怎样的,在顾家就是怎样的。”

    顾萧然也放下手里的杂志,起身往门外走,步伐慵懒,闲适的说:“除了别招惹老爷子,其他的,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苏晓青:“……”

    在顾家,不就相当于在招惹老爷子吗?

    三人一路下了楼,客厅里除了陈宛怡、顾子宁和孟云馨外,还坐着一个穿着浅色休闲装的中年男子,身形高大,因为微微发福,所以他看上去多了一些儒雅的味道,大约是保养还好,皮肤较好,看起来不怎么显年纪。

    此时,他正端了杯茶,轻轻啜着。

    “爸。”顾萧然走在前面,下了楼,对着男子打招呼。

    顾安文抬起头来,就见自己的二儿子从楼上下来,他身后的小姑娘扶着老太太,微红的面孔青涩却又清丽,正冲着他笑。

    “伯父您好,我是苏晓青。”

    扶着陆雯下了楼,苏晓青才笑着跟顾安文打招呼。

    大约是因为顾安文眼里的探究和笑意,苏晓青才敢在顾萧然还未介绍之前就主动自我介绍。

    顾安文微微一笑,指着沙发说:“第一次来家里,随便坐,别那么客气和局促。你是阿然的女朋友,也算是我们顾家的一份子。”

    “好的伯父。”不知怎的,苏晓青对顾安文一下子就增加了几分好感。

    她原本以为,顾家的男人除了顾子宁,该是都很严肃的人,譬如顾圣明,譬如顾萧然。

    看来顾萧然这一脸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深得他爷爷真传啊!

    而且,他还是隔代遗传,哈哈!

    就在这时,餐厅里差不多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开饭了,孟云馨也从楼上下来,略带歉意的对大家说:“爷爷说他身体有些不舒服,就不跟大家一起用饭了。”

    大家对于顾老爷子不下楼的原因,心知肚明,所以面色如常,谁也没有多说什么,但苏晓青则有些尴尬。

    顾安文也是略带歉意的看着苏晓青,眼底还带着善意的笑。

    顾萧然瞥了眼苏晓青,伸手抓住她的手腕,淡淡的说:“等你以后习惯了,就好了。先吃饭,晚上或许有一个朋友要过来。”

    朋友?来之前他可没说今晚要见朋友。

    苏晓青跟着顾萧然,屁颠屁颠的来到餐厅,其他人随后才到。

    苏晓青深深以为,在顾家,顾萧然一定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譬如跟顾老爷子对着干,譬如走路时常像领导般往前面冲。

    要是放在苏家,她苏晓青敢先于长辈吃饭,苏明华必然要指着她,骂她母亲没有教育好她。

    顾家的午饭很丰盛,山珍海味和家常菜都应有尽有,旁边候着的佣人还会在中途换菜。

    味道就不用说了,顾家是A市的大家族,吃穿用度都极为考究,厨子自然是请最好的。

    午饭过后,顾家人陆陆续续去午睡了,顾圣明依旧没有下楼吃饭,佣人送了几次的饭菜上去,都被他骂着送了回来。

    顾萧然瞥着佣人托盘里色香味俱全的饭菜,拉了苏晓青回房间休息。

    “喂,你真的不去劝劝你爷爷吗?”苏晓青十分的不安。

    对于年轻人来说,一顿饭不吃没什么,但是对于老人来说,那可不行。

    顾圣明是因为她才不下楼吃饭的,若是老爷子饿出个什么好歹来,那她可不就是罪魁祸首了吗?

    顾萧然换了身休闲的居家服,盘腿坐到苏晓青旁边,点着她的额头说:“整天瞎操心!老爷子的脾气,你有我清楚?我说没事,自然是没事的,乖乖午睡,下午有一朋友从法国回来。”

    苏晓青“哦”了一声,去浴室换衣服午睡。

    顾萧然很快就入睡,然而,躺在她身边的苏晓青,却一直很清醒着。

    午后,窗外的阳光正盛,尽管拉上了窗帘,屋里吹着冷气,她依旧睡不着,所幸,轻轻披了衣裳,起身下楼去。

    顾家纪律严明,佣人和保镖配置了专门的休息场所,午后一律不准在别墅附近走动,因此,整个别墅都静悄悄的。

    苏晓青踩着棉底的拖鞋,轻轻下楼。

    忽然,从厨房的地方传来一道清脆的碰撞声,有些像是瓷器跟铁器碰撞到了!

    难不成,因为保镖佣人不在,顾家进贼了?

    不对啊,厨房哪里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苏晓青心下警惕,提着裙角,悄悄来到厨房门口。

    厨房里,年迈的老者弯着腰,一手拿了白瓷碗,一手揭开锅盖放在一边,从锅里舀出一勺汤,小心翼翼的往碗里倒。

    “爷爷……您在干什么?”苏晓青看着顾圣明的举动,下巴都快惊掉了。

    谁会想到,那个成天吹胡子瞪眼睛的顾老爷子,此刻居然偷偷在厨房里找吃的,而且动作很小心,生怕惊扰了别人。

    顾圣明听到身后的声音,浑身抖了抖,手里的碗差点滑落下来,还好他也是当过兵的人,反应还算灵敏,只是洒了一些汤出来。

    被人抓到在厨房偷吃,顾圣明发誓,他这辈子第一次遇到如此窘迫的事。

    此时发脾气也不好,毕竟要是吵来全家人,他面子更是搁不住了。

    想到此,顾圣明把手里的碗放在干净的大理石灶台上,转身看着苏晓青,胡子一抖一抖的,脸色赤橙黄绿青蓝紫,简直是精彩纷呈。

    苏晓青张了张口,想也没想,慌忙摆手说:“爷爷,我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

    顾圣明恨恨的瞪了苏晓青两眼,压低声音,没好气的问:“你跑到厨房来做什么?莫非也是来偷吃的?”说完,他皱了下眉头,不悦的闭嘴,不再说话。

    苏晓青又是想哭,又是想笑。

    这个倔强的老爷子,肯定是饿极了,又放不下面子,才会趁着大家午睡的时间偷偷跑来厨房找吃的,这下被自己撞见了,他要么会更讨厌自己,要么就会拉自己下水。

    苏晓青眼珠转了转,干笑着对顾圣明说:“爷爷,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就是渴了,下楼找点水喝,喝完了,我回去睡一觉,就什么都不记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