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8章 被他发现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5:49本章字数:3124字

    顾圣明轻哼了一声,不满的说:“小屁孩满嘴跑火车,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信?想骗我老爷子,你再修炼几十年吧!”

    苏晓青忙点头说:“是是!我承认我看见爷爷在厨房找吃的了,可是爷爷,这件事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我发誓我不会乱说!真的!”

    顾圣明不信的撇嘴,末了,他指着冰箱说:“去里面取两个煎饼果子出来,放在微波炉里帮我热好,再把这碗汤帮我送到我房间去。”

    苏晓青有些欲哭无泪,顾圣明是真的要把她拉下水了。

    “怎么还不动起来?我说让你帮我把东西热一下端上楼去,你没听到吗?”

    眼见苏晓青没有任何行动,脾气急躁的顾老爷子要发飙了。

    他见不得别人做事拖拖拉拉磨磨唧唧的,尤其是年轻人。

    年轻人嘛,浑身上下充满了活力,做事就该干净利落一点。

    苏晓青手忙脚乱的去翻冰箱,顾圣明趁机站到门口,拿了手杖,神态自若,却时不时的往外看看。

    取出两个煎饼果子,凉的,苏晓青找了盛放的东西,装好,放进了微波炉,转身看了眼汤,那汤应该是乌鸡汤,肉香味和药香味扑鼻而来,只是汤有些凉,于是,她打开燃气灶,把碗里的汤倒进锅里热热。

    两人就那么站在厨房里,顾圣明依旧时不时的往外瞅,对上苏晓青的视线时,就瞪她几眼。

    苏晓青忍不住冒汗,真是费力不讨好啊!

    按照顾圣明的指示,热好东西,她找了托盘,端着东西,一路进了顾圣明的房间。

    顾圣明的房间很大,装修得有些古色古香的味道,而且里面有股淡淡的檀香味,以及有一股若有若无的墨香。

    “把东西放在红木桌上,等我吃完了你再下去,记得要把碗洗干净,地上刚才滴的汤也收拾干净,东西放回原位。”

    顾圣明挥着手杖在一旁指示,指示完了,迫不及待的拿起一个煎饼果子,欢快的吃起来。

    苏晓青站在一旁,跟保姆似的,见顾圣明吃得快了,忍不住提醒他:“爷爷,细嚼慢咽,有助于消化,您这样吃可不信。”

    顾圣明鼓动着腮帮子,花白的胡须一动一动的,恶狠狠的瞪着她,含糊不清的说:“老头子我这样吃了快八十年了,也不见消化不好,要你多嘴!”

    看吧,好心没好报!

    苏晓青倒霉催的低着头,所幸在真皮沙发上坐下,等着顾圣明吃完。

    顾圣明吃完饭,差不多已经一点半了,苏晓青看了眼时间,端着东西走出顾圣明的房间,下楼收拾了一番,这才回顾萧然的房间。

    顾萧然似乎睡得正香,他平躺着,眉眼舒展开,眼睛轻轻闭着,呼吸清浅,唇角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苏晓青松了口气,还好没被发现。

    脱下外套,放在一边的床头柜上,她轻轻侧身,朝顾萧然身边躺了下去。

    忽然,一双滚烫的大手顺着腰间包裹过来,炽热的呼吸喷洒在耳边。

    “苏晓青,你去厨房了。”顾萧然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语气肯定。

    苏晓青的心砰砰跳了几下,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去厨房了?”

    顾萧然闷笑了两声,滚烫的身体贴近苏晓青,在她耳边说:“我不但知道你去厨房了,我还知道,你去了老爷子的房间。”

    全被他说中了!

    苏晓青顿时有种自己被顾萧然剖开了的感觉,忙哑然问:“你怎么知道的?”

    顾萧然笑了笑,继续说:“你身上有乌骨鸡汤的味道,还有老爷子最爱的煎饼果子的味道,更有他房间独有的檀香味。

    鸡汤和煎饼果子的味道较浓,说明你亲手帮他热了,加热后的东西,味道才会更浓郁。

    檀香味不是很重,说明他吃饭时开了窗户,还打开了风扇狠劲吹,怕被人闻出味儿来。”

    苏晓青仔细回想了一下,顾萧然分析得有条有理。

    顾圣明进房门后,确实打开了窗户,并且把风扇开到最大,由门口对着窗户那边吹,促进屋内空气流通,好使饭菜的味道不在屋内滞留。

    “顾萧然啊,我觉得你完全可以去当一名侦探!分析得太正确了!”苏晓青激动的转过神跟顾萧然对视。

    顾萧然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凉凉的说:“我看你后来还去厨房洗碗擦地了吧?他让你做什么,你就真做什么?苏晓青,面对我的时候,你怎么没这么乖?”

    苏晓青悻悻的收回视线,低声说:“那是你爷爷,你要相信,我若是不按照他的吩咐做事,他真的敢拿手杖揍我……”

    顾萧然轻声一笑,拍着她脑袋说:“咱们家里,就数老爷子不好伺候,他真正讨厌的人,连靠近他都是问题,所以,你以后可放心在顾家进出了。”

    噶?顾萧然的意思是,顾老爷子其实没有这么讨厌她?

    顾萧然换拍为按,一把把苏晓青按进怀里:“睡觉!”

    苏晓青挣扎着起身:“可是……”

    顾萧然不松手,扬声道:“有什么好可是的?乖乖给我睡觉!再不睡,咱们就做一点有意义的事情,奶奶正愁没有曾孙抱……”

    “我睡我睡!可是你能不能放开我?你这样抱着我,我真的好热!”苏晓青认命的躺回顾萧然怀里,往上挪了挪,试图离顾萧然远一点。

    顾萧然把腿往苏晓青身上一搭,警告说:“嫌热有冷气,你要是敢再动,我就让你怀孕!”

    “呜……”苏晓青顾不得热,抓了被子挡住脸,紧紧闭上双眼。

    顾萧然轻轻拉开挡住苏晓青脑袋的被子,语气里有自己都未曾觉察到的宠溺:“捂着被子睡觉不好,以后睡觉不准捂被子!”

    苏晓青睁开眼睛,盯着顾萧然看了几秒,轻轻点头,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下午的时候,顾家果真来了位客人。

    苏晓青迷迷糊糊的醒来,顾萧然已经不在身边了,伸手摸摸他睡过的地方,已经没有温度了。

    房间的冷气已经调小了许多,顾萧然兴许是怕她被吹感冒了。

    换好衣服,苏晓青拉开房门,正巧陈宛怡抬手要敲门。

    “伯母,是有事吗?”苏晓青整理了一下头发,笑着问陈宛怡。

    陈宛怡满脸含笑,对她说:“正巧上来叫你下楼喝下午茶呢!阿然的朋友应寒正巧从国外回来,过来家里坐坐。”

    应寒?这就是顾萧然说的那个朋友?

    苏晓青好奇的下了楼,客厅里多了一道丰神俊朗的身影,男子背对着她,头发剪得短短的,从被沙发挡住的部分来看,他穿着一身军绿色衬衫,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干练的气息,倒是有些……像军人。

    顾家的人都在,就连顾老爷子,居然也没有待在房间里。

    看见苏晓青下楼,顾圣明大约是想起中午的事情,轻哼了一声,敛下眼睑专心品茶。

    苏晓青笑了笑,那件事,不就多了个顾萧然知道吗?

    她这么一笑,大方的走了过去。

    顾萧然听到脚步声,回过头来,指着他旁边的座位:“到这儿来。”

    随着顾萧然声音传递过来的,还有应寒好奇的眼光。

    好奇碰上好奇,两道眼光擦出一抹轻微的火花,很快便收回。

    这个男人,她分明见过,只是不记得是在何时何地了,总之,很熟悉的感觉。

    “晓青,这是我发小,应寒,就一当兵的。”顾萧然指着应寒,向苏晓青介绍。

    苏晓青再次对上应寒探究的目光,微微一笑:“应先生您好,我叫苏晓青。”

    这个男人,浓眉大眼,五官宛如被能工巧匠精心雕刻而成,也算是不可多得的美男,但比起一般的男人,全身上下充斥着一股羁傲不逊的英气,还有属于军人的傲气。

    应寒细细看了苏晓青几眼,见她也正看着自己,忽然就转移了视线,笑着打趣顾萧然:“什么时候找这么个小丫头?若不是我回来看见,你恐怕不会主动告诉我吧?”

    顾萧然轻笑,斜视着苏晓青微红的侧脸,应答说:“你现在才看见她,正好有个惊喜,你不是就喜欢这种突如其来的惊喜么?”

    应寒呵呵一笑,不置可否。

    这时,顾圣明跟应寒开始聊起军中趣事来,其他人在旁边静静的听,除了苏晓青,人人都时不时的插上几句话。

    从他们的对话里,苏晓青得知,应寒属于A市某军区的高干子弟,从小跟顾萧然一起长大,后来成为了一名出色的国际刑警,刚从法国执行完任务回来。

    因为跟应寒混得久了,顾萧然也曾一度想要当一名出色的军人,却不想,顾圣明身体有恙,家里又出了一些事,他才选择出国留学,学成后归来,继承了风行集团。

    “这次回来,大概能待多久?”长辈们离开后,几个年轻人谈话显得随意多了。

    顾萧然伸手敲着手边的玻璃杯,随意的问道。

    应寒轻皱了一下眉头,抬头看着苏晓青,回答顾萧然:“也许能等到喝完你们的喜酒再出任务,假期挺长的。”

    顾萧然嘴角噙起一抹满意的笑意,苏晓青则疑惑的看着应寒,顾子宁喝着自己的茶,而孟云馨,则轻咬着嘴唇,被茶几遮挡住的指尖在掌心一点点收紧。

    看顾萧然和苏晓青的神情,他们分明很恩爱,分明很信任对方,莫非他们真的要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