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50章 应寒PK简颂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5:49本章字数:3181字

    “咳咳……”应寒在后面使劲的咳嗽了两声,扬声说:“简颂,不是说你找了个小女朋友吗?怎么没带来?”

    简颂没理应寒,伸手就要来抓苏晓青的手,还好,顾萧然眼疾手快,一把拦住他,把他爪子拍回去。

    “我的女人,是你能随便碰的?”顾萧然的声音有些不悦。

    “然,让他碰碰也没事,反正他一直不像男人。”应寒在一旁煽风点火。

    “cao!应寒,你这孙子!你才不像男人,你全家都不像男人!”简颂扔了墨镜,一把抹了头发,头发全竖起来,作斗鸡状,恨恨的瞪着应寒。

    应寒双手插在迷彩裤的裤兜里,高帮皮鞋的鞋尖在地上画了个半圆,开始活动期筋骨,简颂也有样学样,开始甩手练臂力,同时,他双眼泛红,死死盯着应寒,一副巴不得吃了应寒的模样。

    苏晓青在一边看得心惊肉跳。

    这两个人,到底是朋友,还是仇人?一见面先是各种叫板,现在居然还要打起来了。

    顾萧然对于应寒跟简颂的反应,似乎很习以为常了,他轻声说:“这两人,每次见面必须先掐一架,等掐完架,便如连体婴儿一般分不开了,你习惯习惯就好……”

    苏晓青大跌眼镜,她还真没有见识过这样的朋友相处方式。

    真的很难以想象,顾萧然、应寒和简颂三个不同性格的人,怎么会成为好哥们儿的。

    这边苏晓青还在惊讶,那边,简颂已经忍不住先动手了。

    简颂的身体韧性似乎很好,他往下压了压腿,趁着应寒还在弯腰系鞋带,抬起右脚就往应寒面门狠狠踹过去。

    应寒忽然伸手,一把抓住简颂的脚,如游蛇般往后腿,简颂眼里吃惊着,身体却前倾了去,迈了一个大大的一字步。

    接着,应寒以苏晓青根本看不清的速度,把简颂压在地上,搬起他的腿,不停的摆弄着。

    不多时,简颂已经被应寒叠成了一个麻花,双腿往后缠绕在脖颈上,脚掌合十,被应寒用他的鞋带绑得严严实实的,根本挣脱不了。

    简颂的身体还在立着,他咬牙切齿的叫骂着:“应寒,你太奸诈了!你赶紧放开老子!”

    应寒从裤兜里掏出一根草叼在口中,围绕着简颂转,边转边说:“你服还是不服?服了,以后就乖乖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别学老子,在老子面前称老子,你小子是活腻歪了。”

    简颂满脸委屈,瞪着应寒道:“老子就是不服!你在部队受过那么多训练,我仅仅在舞蹈队练习过,我能比赢你吗?再说了,我打架打不赢你,但有一样必然能赢你!”

    眼见着两人今天不打算停手了,苏晓青身边的顾萧然轻飘飘的扔出一句话:“行了行了!你俩别闹腾了,不就是小时候一点破事吗?值得闹了二十几年还不消停?”

    “顾萧然!”应寒和简颂异口同声的叫出顾萧然的名字。

    顾萧然撇撇嘴,含笑拿了杯冰水,眼神高深莫测,问身边的苏晓青:“渴吗?”

    苏晓青感觉,顾萧然这个问题问得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点头:“渴。”

    应寒捂着额头爆了个粗口,伸手三下五除二解开简颂脚上绑着的鞋带,把简颂放开。

    顾萧然勾唇轻笑,就着水杯喝了口水,说道:“总算消停了。”

    应寒撇嘴:“谁想跟他一般见识?”

    简颂嫌弃的拍打着衣服,眼睛鼻子皱成一团:“周城,给爷拿衣服来,爷不爱穿这花裤衩了!”

    身后一个穿着蓝色格子衬衫的清秀男生应声往屋里走了去,简颂也随后跟着走了。

    应寒拍手走到顾萧然对面,找了沙发坐下,“数月不见,简颂身体越发像女人了……”

    “噗嗤……”苏晓青一个没忍住,笑喷了。

    应寒面露寒色,盯着苏晓青看。

    顾萧然含笑看着,伸手摸了苏晓青的脑袋,嘲弄道:“小时候你不一直把他当女人吗?还说非他不娶,先如今他越发像女人了,你却又嫌弃人家。”

    应寒瞪了顾萧然一眼,端坐了身体,自顾自倒了水,瞥见苏晓青好奇又憋红的面色,轻哼了一声,没答话。

    苏晓青越发好奇了,伸手推搡了一下顾萧然的手肘,悄悄问:“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顾萧然唇角上扬,语气淡然的说:“小时候,这位,跟去换衣服那位,是一对呢!”

    “你还说!”应寒面色有些青紫,浑身散发着攻击性的气息。

    “哈哈,我明白了。”苏晓青想了想,笑着说:“是不是小时候简颂长得太漂亮了,所以应寒把他当成女孩子,还想娶他?”

    “噗……”一口水从应寒口中喷出,茶几瞬间被打湿,苏晓青差点遭了秧,还好顾萧然把她拉开了。

    “顾萧然!你找的什么女人?”应寒更加羞怒,却又不得不承认苏晓青说对了。

    顾萧然检查了苏晓青的身上,发现并没有喷上应寒的口水,这才松开她,戏谑道:“我找的女人,自然是不蠢,瞧你俩那样,想要猜出来又不难。这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何必遮遮掩掩?”

    苏晓青也在一边应和:“就是,现在男男在一起的,结婚的,很多的,我能理解,所以我就算知道了,也不会笑话你们的。”

    应寒寒着脸,默默的看了苏晓青数秒,冷哼一声,别开脸。

    这时,简颂已经换好衣服出来了。

    他穿着一件黛蓝色的西装外套,搭了件白色的衬衫,领口系着一个近乎白色的浅粉色蝴蝶结,下身的西裤是九分长的,露出白皙的脚踝。

    简颂的身高比应寒要低一些,大约一米七八的样子,但他把烫染过的黄色刘海抓了立起来,露出秀气精美脸庞的同时,整个人也显得高了一些。

    不过,他看起来真的好秀气了,苏晓青觉得,这个男孩子太漂亮了,关键是,他已经二十七八了,看起来还跟高中生似的。

    忽然,手腕一紧,男人不悦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他好看,还是我好看?”

    苏晓青转过脸,还未卸下花痴状,就见顾萧然脸色有些沉,她忙摇头说:“当然是你好看了。”

    “既然我好看,那你为什么一个劲的盯着他看,嗯?”顾萧然在她手腕上的指尖扣得更紧。

    苏晓青想了想,皱眉道:“人人都喜欢看美好的东西和人,这帅哥嘛,自然每个女生都是喜欢的,我当然也不例外,况且看看,我又不会爱上他。”

    顾萧然似笑非笑的看着苏晓青,提醒说:“苏晓青,你已经不是小女生了,你是女人,我顾萧然的女人,你要时刻谨记,你是一个有夫之妇,不能随便乱看其他男人,否则我会不开心的。”

    苏晓青的嘴角抽了抽,忍不住反驳道:“要是不让我看他们,你就不该带我来这里。总不至于,人家跟我说话的时候,我低着头看地面吧?那样多不礼貌?”

    顾萧然轻笑起来,语气清浅:“苏晓青,跟我待久了,你越来越伶牙俐齿了,我还真想让你安分安分,不如,你怀孕吧,这样,你就可以每天待在家里养胎,不跟除我以外的男人接触了。”

    “你……”苏晓青眉头狠狠的跳动了几下,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简颂看了眼他手腕上的江诗丹顿,看时间差不多了,朝身后的人打了个响指,随后有一个穿着工作装的美艳女子上前来,轻声说:“简少,一切安排妥当,只等夜色来临时便可。”

    简颂挥了挥手,那女子便迅速离开了。

    简颂微微一笑,神色颇为得意的说:“老头子刚从欧洲搞来一艘新游艇,今晚就让你们见识见识。”

    简颂的父亲老来得子,所以对他颇为宠爱,要什么有什么,虽然他家底比不上顾萧然,却很懂得享受,在顾萧然应寒跟他三人中,唯独他是从小在家娇生惯养长大,所以平日生活很是奢华。

    这些,苏晓青也是后来听顾萧然提起。

    简颂提议下午先打棋牌,等太阳小一些后再上游艇。

    苏晓青看不懂,只能干坐在旁边陪着。

    顾萧然握了牌,含笑对苏晓青说:“一会儿看我的,赢来的钱,就给你买糖果。”

    苏晓青翻了白眼,吸着手里的椰子汁,含糊不清的说:“你赢不能赢都是个问题,再有,糖吃多了伤牙齿。”

    顾萧然微不可见的摇头,问兴致勃勃的简颂和严阵以待的应寒:“我可有输牌的时候?”

    两人面露古怪,警惕地看着顾萧然。

    顾萧然轻笑起来,轻飘飘的说:“简颂,若是你输了,把你的游艇赔给我可好?”

    简颂马上直了腰,把头摇成拨浪鼓:“我就是许久未见,想见识一下你跟应寒的棋牌是否有长进了,那艘游艇,是我家老头子的命根子,输了,他会跟我拼命。”

    顾萧然把视线看向应寒:“若是你输了,把你酒窖里那箱珍藏了二十几年的人头马送我?”

    应寒面色一僵,跟简颂对视了一眼,忙说:“那可是我外公让我留着娶媳妇的时候喝的,不能给你……”

    顾萧然脸上扬起一抹高深的笑意,侧头问苏晓青:“他们俩都曾是我的手下败将,每次输得一败涂地,依你说,若是他们今天输了,该怎么赔偿我?”

    简颂跟应寒同时看向苏晓青,苏晓青愣了一下,干笑着说:“朋友之间,何必谈输赢?若是非要论,倒不如,他俩输了,今晚就一起睡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