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57章 他也缺一位夫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5:49本章字数:3080字

    看到白雨荷吃瘪的样子,陪在顾萧然身边的另外两个女生忍不住捂嘴偷笑。

    苏晓青故意从顾萧然身边走过,居高临下的看了他一眼,笑眯眯的说了句:“顾少真是艳福不浅!”

    顾萧然抬头,冷冷的看着苏晓青,她脸上居然没有半点不开心的样子!

    白雨荷咬唇看了眼顾萧然,脸上换上笑意,替顾萧然应道:“晓青,你不知道,顾少人真的很好呢,大家都很喜欢他。”

    苏晓青视线在白雨荷脸上,依旧笑眯眯的说:“表姐既然觉得顾少人好,就该把顾少拉出去跳跳舞,跳舞最容易培养感情呢!”

    顾萧然脸色变得很难看,怒极反笑,他忽然起身,拉了白雨荷的手,缓和了语气说:“正巧缺一个舞伴,白小姐一起吧!”

    白雨荷原本以为,顾萧然是不可能跟她一起跳舞了,没想到,苏晓青不过说了两句话,顾萧然居然就主动要自己跟他一起跳舞了!

    她本来有些芥蒂苏晓青的,此时顾萧然要跟她跳舞,她简直万分感谢苏晓青。

    感受到顾萧然手心里的冰凉,白雨荷激动得不能自已,只觉得自己要好好抓住这个机会,必须要让顾萧然爱上她!

    顾萧然跟白雨荷一离开,苏晓青的笑容马上垮了下来。

    这个臭男人!真是经不起刺激啊!

    不远处,宋音柳将这一切收入眼底,苏晓青刚一走过来,他便伸手给她递了一杯牛奶过来。

    “谢谢宋叔叔!”苏晓青接过热牛奶,轻轻喝了一口。

    宋音柳被她的称呼弄得有些哭笑不得:“你就这么害怕我,硬是把我叫成叔叔?我果真有这么老吗?”

    苏晓青眨了眨眼睛,回答说:“宋叔叔不是说认识我母亲吗?既然您是母亲的朋友,那我自然要叫您叔叔了。”

    宋音柳摇头轻笑:“我与你母亲并不熟,只是当年听说她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女人,那时候说起她,不过是想免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苏晓青有些惊讶:“您并不认识我母亲?那……”

    宋音柳轻抿了口酒,缓缓开口:“你爸之前跟我提起过你,今天见到,你确实长得挺可爱。苏家待你似乎并不好,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呢?”

    苏晓青心里“咯噔”一声,但还是回答说:“无论如何,他们毕竟是我的家人,他们虽然无情,我却不能无义,我的母亲,曾深爱着他们,母亲走了,我得替她看着她最爱的人……”

    看着他们最后到底能走到哪个地步。

    苏晓青敛下眼睑,眼里闪过一丝伤感。

    宋音柳静静的注视着苏晓青,恍惚间,他觉得她其实有些像他曾经的妻子。

    她们一样都受过来自家人的伤害,在夹缝中,活得乐观又洒脱,不知,她们的结局又是否相同?

    面对宋音柳直勾勾的眼光,苏晓青脸上爬起一抹红晕,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忙转移话题:“你不是一直不怎么参加这种宴会吗?今天怎么会来苏家呢?”

    宋音柳回过神来,轻轻一笑,回答道:“如果我说,我是为你才来的,你相信吗?”他的笑意和姿态,如同风从画上带下来的墨香,清雅悠长。

    为她来的?

    宋音柳见苏晓青惊讶,便收敛了笑意,缓缓开口说:“坦言来说,你与我相差了十几岁,但我不介意你的年纪,我的身边,很少有你这样真性情的女孩,你爸既然有意促成我们,而我也正好缺一位夫人,选你,也挺不错……”

    不错?天哪!他居然会觉得自己做他的夫人不错?

    苏晓青惊得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

    宋音柳是什么人?他若是不曾死过一个夫人,追求他的女人一定不会比顾萧然少,可是他怎么会看上自己?这简直太可怕了!

    若是让顾萧然知道宋音柳居然直言不讳的说要娶自己当他夫人,两人会不会当场掐起架来?

    过了好一半天,苏晓青才回过神来,宋音柳还在看着她,他如同把她当成了一杯美酒,正在慢慢品尝。

    苏晓青忽然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

    正巧,苏明华似乎是有事,往这边走了过来。

    一看见宋音柳,苏明华通红的脸上堆满了笑意,招呼道:“宋总要是觉得无聊,就让晓青陪您去那边跳跳舞,大家都在那边,很热闹,正好我有点事想要宋总亲眼做个见证。”

    宋音柳整理了一下衣服,不疾不徐的站起来,含笑问苏明华:“苏总有什么好事,居然要让宋某去见证?”

    苏明华神秘一笑,吐出的话带出一阵刺鼻的酒味:“之前跟宋总做过的承诺,趁着今晚商界名流都在,苏某想着可以当众兑现了……”

    宋音柳心下了然,微微一笑,点头就往大厅走。

    为了今晚的舞会,大厅特地装扮得异常华丽,中间还搭建了临时舞台,三盏巨大的进口水晶灯吊在大厅中间,发出璀璨的光华,大厅里的酒水、蛋糕和水果等源源不断的从外面送进来,供大家消遣享用。

    苏晓青刚跟在宋音柳的身后,就看见顾萧然正坐在酒柜旁边的沙发上,白雨荷则是一脸期待的跟他聊天。

    呵呵,白雨荷的脸皮这么厚,她之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顾萧然越过人群,就看见苏晓青还站在宋音柳身边,他不禁有些窝火,拉了白雨荷的手,走进舞池中间。

    苏晓青正好瞥见这一幕,顿时觉得有些不开心,伸手就说:“嗨,顾……”

    宋音柳远远看了顾萧然一眼,伸手抓住苏晓青的手,含笑说:“我们也去。”

    苏晓青被宋音柳一带,便进入了人群中,旁边的人一对一对的,都在踩着舞步,可是,她哪里会跳舞?

    宋音柳的手比顾萧然的手还要大上一号,顾萧然的手温暖湿润,宋音柳的手则稍微要干燥有些,甚至,他的手心似乎有些茧,让苏晓青觉得异常不舒服。

    苏晓青忽然觉得,她还是比较喜欢顾萧然的手,她不能这样被宋音柳抓着手,这种感觉好像出轨啊!

    宋音柳发现了苏晓青的不专心,他微微低头,带来一阵浓郁的墨香。

    “晓青,为什么你总喜欢往顾少那里看去?”

    “我……”苏晓青别扭的看着宋音柳,尴尬道:“我看我表姐很喜欢他,就想帮我表姐考察考察他……”

    “是吗?”宋音柳轻笑了一声,往苏晓青走近了一步,声音如同流水,缓缓在她耳边流淌:“我感觉得到,你对我有惧意,也有防备。

    我是结过婚没错,我的前妻是离世了没错,但我也有再次喜欢一个女孩的权利,我的前妻不过是车祸离世而已,外人谈起此事,讳莫如深,不过是我命令身边人不许乱说而已,传出去,倒让我成了有变态癖好的男人,呵呵……”

    苏晓青挺起宋音柳谈他的妻子,就像在说一个不相干的人。

    据说,宋音柳很爱他的妻子,她妻子死后,他还曾因患抑郁症在国外待了两年,之后一直深居简出的。

    传言,似乎并不可信啊!

    “宋叔叔,您的妻子真的是发生车祸离世的吗?为什么,我从别的地方听来了不一样的版本?”

    宋音柳的视线淡淡从苏晓青脸上划过。

    他知道她想要说什么,所以他只是笑了笑,并没有答话。

    过了好一会儿,苏晓青看见白雨荷拽着顾萧然跳舞跳得正开心,她便郁闷极了,对宋音柳说:“宋叔叔教我跳舞吧,我还不会跳舞呢!”

    宋音柳看了眼蛮神醉态的苏明华,松开苏晓青,微笑着说:“今天先这样吧!”

    苏晓青顺着宋音柳的视线看去,就见苏明华被人扶上临时搭建的小舞台,手里握着话筒,他往台上站稳,推开扶着他的人,笑着对下面的人说:

    “各位来宾,首先,苏某要感谢大家来参加我的结婚宴,谢谢大家的捧场,我和我的夫人都感到很荣幸……”

    那边,顾萧然早已放开白雨荷,转身往洗手间的方向去了。

    白雨荷叫了他一声,但一想到先前爸爸吩咐过的事情,心里又雀跃起来,反正都是她的,跑也跑不掉。

    苏明华台下看了一眼,脸上的笑意不断的放大了。

    “今天,苏某趁着大家都在,就想请大家做个见证!我,苏明华,今天娶了最心爱的女人,白文慧,我很开心!”

    听到苏明华的话,台下的人纷纷大笑着喝彩。

    苏明华哈哈大笑起来,笑够了,才对着台下说:“文慧跟我前妻文心是亲姐妹,这些年来,文慧一直照顾我的生活起居,成为了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女人,她的女儿,今后,她就是我的亲生女儿!

    为了表示我对文慧母女俩的爱意,我将苏氏的股份分出百分之二十,划在雨荷名下,以后,她也会是苏氏的股东之一,苏氏的任何决策,她都有参与的权利!雨荷,快点上来让大家好好认识你!”

    苏氏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意味着,白雨荷一旦进入苏氏,她便会拥有不可撼动的地位。

    台下的白雨荷已经欣喜得不能自已,一时间,她泪如雨下,飞奔往苏明华而去了。

    而人群中,苏晓青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震惊得呆如木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