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85章 我跟她,只差一个婚礼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5:50本章字数:3047字

    一个上午加下午的“奋战”,苏晓青被折磨得差点虚脱,连饭都是顾萧然直接给她端到卧室里,喂着她一口口吃下去的。

    跟苏晓青一对比,顾萧然精神好得不像话,他整个人神清气爽,苏晓青忍不住想,她才像那个出力的人好吗?

    简单的补了一下睡眠,顾萧然醒来时,外面天色已经很黑了。

    看了眼身边熟睡的小女人,顾萧然轻轻的起身,拿着手机去了书房。

    手机调了静音,居然有好几个电话打进来。

    顾萧然眯眼一看,那几个电话都来自同一个号码。

    皱了皱眉头,顾萧然正打算把手机扔到一边,忽然,电话又打进来了,还是那个号码。

    “喂,说吧,找我什么事?”顾萧然语气冷冷的,不带一丝感情。

    “然,你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呢?”电话那边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低沉阴郁,微微带着一丝沙哑,总之,听起来让人很不舒服。

    很显然,电话的主人,正是庄蓉蓉!

    “庄小姐,若是有公事,请打电话找我助理解决,如果有私事,也请找我的助理解决。”顾萧然声音依旧冷冷的。

    庄蓉蓉依旧不放弃,再接再厉的说:“然,我难道就不能找你吗?你这么不愿意跟我多交流,是在害怕你会重新喜欢上我吗?我代替乔欣然接演了新戏,我成女主角了,我一定会红起来,我一定会配得上你的。今晚,我是想约你出来吃饭,一起庆祝一下。”

    配得上他?

    顾萧然不禁冷笑,庄蓉蓉就算再努力二十年,也一样配不上他,因为,他不需要她那种身心不干净的女人。

    “庄小姐,你一再挑战我的底线,我看你是女人,所以才不跟你计较,还请你摆正自己的身份,就算你再怎么努力,你也依旧不过是一个戏子而已,而我顾家,是绝不会容忍你这种女人进门的。”

    戏子?

    庄蓉蓉浑然不在意这个词眼,因为在她眼里,她跟所有平凡女人都是一样的,甚至,她奋斗了那么多年,为自己谋求到一个好的人生,她是一个有能力的女人,比苏晓青那种靠家人的女人要强。

    偏偏,顾萧然居然拿这件事来说事,真叫她伤心。

    庄蓉蓉想到这层,忍不住放低了姿态:“然,我总相信,你是喜欢我的,我也总相信,我会努力让你爱上我,所以,为了得到你,我愿意不择手段,这都是因为我爱你啊!”

    “好一个不择手段!”顾萧然冷冷一笑,换了个舒适的姿势,倚靠在落地窗边,讽刺的笑道:“能站到如今这个地位,你做的不择手段的事情一定不少?但是,别把主意打到我身上,更别把主意打到我身边的人身上,因为,那样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哪怕你是女人!”

    凉薄冷酷的男人,向来是庄蓉蓉所喜好的,尤其是顾萧然这种,所以他对她越冷,她就越把持不住自己要得到他的心。

    轻笑了一声,庄蓉蓉应道:“然,我会一直等你的,直到等到你为止。”

    顾萧然听着庄蓉蓉的语气和话语,只觉得恶心,头一次,他觉得一个女人恶心。

    若不是从小养成的极为良好的教养,他顾萧然一定会冷声叫那女人滚,然后干脆的挂了她电话,把她拉进黑名单,但是,他的理智告诉他,他不可以这样,因为,这个女人对他来说还有价值,对天星也还有价值。

    “庄小姐,你愿意耗,那么请你慢慢耗着,恕不奉陪!”语罢,顾萧然挂了电话,直接把手机关机扔到一边去了。

    苏晓青朦朦胧胧间,就听到顾萧然在跟什么人说话,她拉过一件他的白衬衫套在身上,揉着眼睛走出房门,正巧,顾萧然正从书房出来。

    “你刚才在跟什么人打电话?”苏晓青走到顾萧然身边,伸手抱抱他精瘦的腰。

    顾萧然阴沉的脸色在看到苏晓青的时候,缓和了不少,他揉揉她凌乱的长发,沉声说:“怎么起床了?”

    外面依旧在下雨,天色阴沉沉的,狂风带着湿气从外面席卷进来,有些冷意。

    看了眼苏晓青身上单薄的衣着,以及露出的腿,顾萧然眉头皱了皱,转身去关窗户。

    苏晓青对着顾萧然的背影吐了吐舌头,裹紧了衬衫就要回卧室,

    顾萧然折回来,把苏晓青捞回来,按进怀里,带着浓浓的鼻音说:“苏晓青,不知为何,我身边的人,我最担心的就是你,很多时候,我想要你变得独立一点,但是,很多时候,我又希望你能一直依赖着我,乖巧的待在我身边,让我能随时保护着你。”

    “这是怎么了?”苏晓青从顾萧然怀里伸出一个脑袋来,笑着说:“是不是做梦还没醒?我这不是在你身边吗?而且,我也不需要你保护我,因为我一直过得好好的。”

    顾萧然脸上微微扬起一丝笑意,只是那笑意却并未到达眼底:“苏晓青,有时候我希望你单纯一点,有时候,我又害怕你的单纯会害了你。你身边的人个个如狼似虎,你如果不小心,别人兴许就会吞害了你。”

    对于顾萧然这些莫名其妙的话,苏晓青总结为,他果真还没睡醒。

    顾萧然似乎从苏晓青的眼里看到了她的想法,柔和了脸色:“苏晓青,如我所说的,咱们早点生孩子吧,有了孩子,一切尘埃落定了,我就放心了。”

    他每天忙着两个集团的事务,虽然他能抽出时间来保护她,可是,他也有分不开心的时候,那时候,她该怎么办?

    他们的感情还是太脆弱了,不怪他不够果断,只怪他有太多牵绊。

    ---

    暑假很快就过去了,暑假的结束,意味着珠宝培训班的课程结束了,而苏晓青,也该重新回归学校了。

    顾安文在陈宛怡的陪同下,从国外回来。

    选了个阳光明媚的周末,顾安文派人来接顾萧然和苏晓青回顾宅一起吃饭。

    顾安文比起以前瘦削了一大截,但是面色还算不错,因此,整个顾宅张灯结彩的,佣人们来往布置,热闹堪比逢年过节。

    顾萧然脸上却没有任何笑意,全程,他都是板着一块冰山脸。

    顾安文见状,把顾萧然叫回房间,悄声问:“这是怎么了?跟晓青闹矛盾了?”

    顾萧然有些无奈,顾安文都病成这样了,居然还在关心他的感情问题,他抿唇道:“爸,我跟晓青很好,你不用担心,你好好保重身体就好。”

    顾安文坐到沙发上,轻轻摇头,应道:“阿然,你已经老大不小了。晓青是个不错的孩子,既然你们相互喜欢,就在一起吧,爸爸总想着,有生之年,一定要看到属于你的孩子。”

    “爸!”顾萧然打断顾安文的话,面色动容的说:“您才五十出头,正值壮年,以后会有大把的时间看到我的孩子出生,看着他们长大成人。”

    顾安文有些浑浊的双眼里有点点光亮在闪烁:“阿然,你如此的聪明,怎么会猜不到爸爸的意思?”

    他也想看着自己的儿子成家立业,看着他生儿育女,可是,他真的不知道他能不能等到那一天……

    看着顾安文的脸色很难看,顾萧然的心里涌现出一股难受,似要让他窒息。

    从小到大,他就比较独立,跟父母亲人算不上太亲热,平时,他对待家人也很是淡漠,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他不在意他们。

    青河得到消息,爸爸他患了癌症,癌细胞已经扩散,以目前的医疗环境,根本无法医治好,只能通过药物手术来抑制癌细胞的扩散速度……

    顾萧然忽然觉得,是时候向外界公布他和苏晓青的消息了,也是时候该给苏晓青一个婚礼了。

    领证那么久了,他欠她一个婚礼。

    想了想,顾萧然对顾安文说:“爸,我需要向你坦言,我跟苏晓青,早已领了结婚证,我跟她,很久以前就已经是合法夫妻了……”

    “什……什么?”顾安文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顾萧然静静的看着顾萧然的眼睛,重复道:“爸,我跟苏晓青已经领了结婚证,只差一个婚礼了。”

    “你们……你们果真……”顾安文一时间又是惊讶又是欣喜,他没想到,他的愿望,早已实现了一个。

    顾萧然看着激动不已的顾安文,心里涌出一股愧疚。

    如果早一点告诉爸爸自己结婚的事实,他会不会就少一点遗憾了?

    顾安文扶着顾萧然的手,起身道:“我要把这个消息告诉你妈妈跟你奶奶,他们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很开心的!还有,我得让他们准备一下,看看什么时候日子好,顾家好早日帮你跟晓青准备一个婚礼。哎呀,你说你这孩子,结婚是值得高兴的事,怎么一直瞒着我们呢?”

    顾萧然有些无奈,又有些心疼,爸爸如今这个样子,哪里还有以前的温文儒雅和淡然自若?

    “爸,婚礼的事情,急不得,得慢慢准备,你也别太过激动了,你现在的身体,经不起大喜大悲。”伸手扶了顾安文下楼,顾萧然轻声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