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96章 你像我的一位故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5:51本章字数:3062字

    晚饭吃得还算愉快,只是顾圣明全程都没怎么说话,一脸的严肃,令气氛稍微冷了几分。

    两家最后决定,顾萧然和苏晓青的婚礼就安排在明年七月初七。

    此外,两家还商议,从现在开始,便可以着手找人定制婚纱和请帖了。

    陈宛怡说,她有一个法国的同学正好是做婚纱的,因此,婚纱的事情便交给她。

    苏晓青兴奋的想:“都说女人最美的时候,就是穿上婚纱的时候,不知道,她跟顾萧然穿着婚纱喜服,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呢!

    可是,世事弄人,苏晓青哪里知道,人生的变化太大,谁知道下一秒她又会是什么样,又站在何方?

    ---

    顾家和苏家同时放出结婚日期的时候,再一次把风行和苏氏的话题推上话题榜首。

    消息一出,顾、苏两家还没有发放喜帖,上门祝贺的人便踏破了两家的大门。

    宋音柳特地备上了一份贵重的礼物,亲自送上苏家。

    苏明华受宠若惊,一来,他有些猜不透宋音柳是什么意思,二来,他之前因为苏晓青的事情得罪了宋音柳,宋音柳面子受挫,他觉得很对不住宋音柳。

    两方坐定,宋音柳便开口说:“苏总不必惊慌,我来苏家,就是来祝贺你们的,苏小姐跟顾少的婚期已订,两人郎才女貌,很是般配。”

    苏明华忙说:“当初的事情,苏某一直记在心里,那件事,是苏某不知情,才唐突的给出承诺。”

    宋音柳知道苏明华说的是把苏晓青许诺给他那件事,于是含笑点点头,问道:“过去的事情,便不值得再提了,只是,苏某有一个疑惑,听说,当年苏小姐的母亲在嫁给苏总前,不是A市的人?”

    苏明华脸上的笑意凝固了不少,沉声说:“文心是H市人,父母早逝,跟她姐姐相依为命,在亲戚的支持下,念完大学后,她来A市工作,被我爸爸看中,就一直留在苏氏工作。”

    宋音柳沉吟了片刻,心里已经有了思量,便说:“原来是这样,难怪有几分相似……”

    苏明华没听明白,当下问:“宋总这话是什么意思?”

    宋音柳整理了一下衣服,握着手上的檀香珠,含笑道:“今天就先这样了,改天再约苏总一起喝茶。”

    语罢,宋音柳也不等苏明华挽留,就带了人离开。

    苏明华看着宋音柳的车消失在大门口,松了一口气。

    明明是一个三十五岁的男人,浑身上下却散发着一股强烈的气势,即便他举止投足间优雅高贵,那股逼迫感,却难以让人忽视。

    离开苏家后,宋音柳看了眼时间,低声对随性的下属吩咐:“挑个地点,把苏晓青小姐约出来。”

    ---

    苏晓青正窝在教室里听课,忽然听到有人来找自己,她吓了一跳。

    因为她跟顾萧然结婚,已经成了全校的风云人物,整个商学院,没人不认识她苏晓青的。

    每当她身边有什么风吹草动,众人便纷纷把视线投向她,因此,每次苏晓青被记者和媒体围堵时,借着围观的人群,她总能轻易的脱身。

    疑惑的走出教室,宋音柳的那个下属等在走廊里,见她出来,便恭敬的说:“苏小姐,我们宋总请您前去叙话。”

    这个人,苏晓青之前在苏明华的婚礼上见过他。

    那人见苏晓青打量他,就含笑说:“苏小姐,我叫蔡华庸,是宋总的贴身助理。”

    “蔡叔叔好。”苏晓青礼貌的打完招呼,便说:“我现在有课,就这样跟你离开的话,恐怕不太好。”

    蔡华庸微微一笑,说道:“在来教室找您之前,我已经跟您的老师请过假了。”

    苏晓青不再多问,就跟着蔡华庸一直走,上了车,来到离学校较远的一个咖啡厅,苏晓青发现,宋音柳似乎来了很久了。

    宋音柳穿着一身宽松舒适的白色棉麻衬衫,慵懒随意的斜靠在沙发上,俊逸的脸上隐隐有一丝笑意,儒雅又清贵。

    “宋叔叔……”苏晓青走到宋音柳身边,有些忐忑。

    宋音柳的眉头轻皱了一下,随即含笑说:“我今年也不过三十五岁,在你眼里,我就成叔叔级别的人了吗?”

    苏晓青有些尴尬,马上解释说:“不是,在我眼里,你就跟长辈一样,我很……很……”

    想了好一会儿,苏晓青都想不出能形容宋音柳的词语来。

    宋音柳轻声一笑,伸手优雅的指着对面的座位,示意苏晓青坐下,举手投足之间,给人一种舒适的感觉。

    苏晓青顺着沙发坐下,脸色有些红。

    宋音柳勾唇道:“苏小姐,今天邀请你出来,不过是随便聊聊,不必如今局促。我越看,越觉得你像一位故人,因此,拉你出来,不过是为了怀念一下故人而已。”

    “故人?什么故人?他在哪里?”苏晓青好奇的看着宋音柳。

    宋音柳的唇角高高扬起,应道:“二十几年前,他就已经就去世了。”

    苏晓青:“o(╯□╰)o”

    宋音柳看着苏晓青脸上的窘迫,不禁有些好笑:“我没骗你,他真的去世二十几年了。若是我没记错,他去世的那年,你正好出生。”

    把她拿去跟一个死人比较,还真是让人浑身不舒服。

    夏末秋初的季节,A市的天气一天比一天凉了,咖啡厅的冷气开得依旧的大,所以,苏晓青只觉得自己有种汗毛倒竖的感觉。

    想了想,她认真的看着宋音柳,说:“你曾经见过我妈妈,我跟我妈妈长得很像,所以,你觉得我眼熟,一定是因为我长得像我妈妈!”

    “你是像你妈妈,但,你也像我的故人。”宋音柳固执的说:“之前之所以应你爸爸的允诺,说要娶你,也是因为你很像他。”

    苏晓青嘴角动了动,忍不住问道:“你说的故人,该不会是你的妈妈吧?”

    宋音柳面部隐隐抽动了一下,随即说:“家母健在,只是这些年一直在国外而已,所以基本没人会提到她。”

    苏晓青:“……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就当我胡言乱语好了……”

    宋音柳看着满脸通红的苏晓青,蓦然又想起了那个人,一时间不由得感叹道:“果真是像极了……”

    苏晓青抿着粉唇,忍不住说:“首先呢,我是我妈妈的亲生女儿,其次呢,我是我爸爸的亲生女儿,所以呢,宋总,大千世界,相似的人那么多,你只是恰好遇到了我而已。这件事,你以后就不要跟我提了,因为,你把我拿去跟一个已经过世了的人相比较,真的是令我毛骨悚然的。”

    “苏小姐,顾萧然对你好吗?”苏晓青话音刚落,宋音柳便问出了一句不相干的话。

    苏晓青正在喘气,忽然听到宋音柳问起这句话,她一时间没弄懂他的意思。

    宋音柳轻笑了一声,自问自答的说:“他对你应该也是很好的,不然,你的性子怎么能这么活泼?”

    提起顾萧然,苏晓青的脸上就忍不住扬起笑意:“顾萧然对我挺好的,至少,他在其他女人面前或冷漠或淡然,在我面前却可以随性,偶尔也会对着我笑,对我生气,开心时还会摸摸我的脑袋。

    你知道吗,顾萧然他最讨厌女人跟他有肢体接触了,可是,就算我打喷嚏在他掌心里,他也不会说什么。”

    打喷嚏在他掌心里?

    宋音柳忍不住轻声笑起来,点头说:“如此说来,是挺不一样的。”

    苏晓青赞同的点点头,喝水时,满脸都是幸福的笑意。

    宋音柳含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烫金的白色小卡片,递到苏晓青面前:“这个是我的名片,以后如果你有什么事,是顾萧然不能解决的,就来找我。”

    苏晓青惊讶的接过宋音柳的名片,看着上面“唐宋集团总裁,宋音柳”的字样,好笑的说:“我能有什么事是顾萧然不能解决的?不过,还是谢谢你。”说着,她把名片随意装进裤兜里,用手拍了拍,以免它滑落出来。

    宋音柳看到苏晓青居然如此随意对待自己的名片,也没说什么,只是随意的笑着:“顾少太年轻了,我敢说,他虽沉稳,性子却依旧需要历练,所以,他一定有不能解决的事情!”

    看着宋音柳信誓旦旦的样子,苏晓青笑了笑,没说话。

    后来,苏晓青跟宋音柳闲聊了没多久,宋音柳便让蔡华庸把苏晓青给送回学校去了。

    同一时间,顾萧然也收到了陌生号码发来的彩信,照片上面,苏晓青跟宋音柳两人相谈甚欢。

    顾萧然皱了眉头,按下删除键,打电话叫来青河:“马上查查,宋音柳找苏晓青是什么事!”

    不多时,青河进了总裁办公室:“宋音柳找人接少夫人出去喝咖啡,中途,他给了少夫人一张名片,至于说了什么,这个暂时还没查出来。不过,宋音柳在找少夫人之前,去过一趟苏家,苏明华接待了他。”

    “你是说,宋音柳去苏家跟苏明华谈话后,就去找了苏晓青?”顾萧然脸上闪过一道讶异:“顾家给的聘礼那么丰厚,苏明华莫非还不知满足?呵呵,查,给我继续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