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许配给你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2:19本章字数:3086字

    “倾城,秦重还不错吧。”

    就在这个时候,大门打开,一身中山装的林清水走了进来,当他看到眼前这幅画面的时候,也是愣住了,有些摸不着头脑。

    “林院长,您可算是回来了。”郑文仿佛是找到了救星,走过去,一把鼻涕一把泪,痛哭流涕地说:“倾城,倾城,被一个流氓给迷住了,你赶紧报警,一定要把那个臭家伙绳之于法!”

    “一个流氓?”

    啪嗒!

    秦重的房门打开,一脸的惊讶的样子:“哪里有流氓?”

    秦重的身上,已经穿好了一身运动装,一脸吃惊的看着林清水,笑道:“岳父,这个家伙你们都认识?怎么跟一只狗似的,到处乱吠啊?”

    岳父?

    狗乱吠?

    郑文感觉心底里有十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撸起袖子,就像上去给秦重两个耳光子,但是,他才刚走出几步,眼睛看到秦重双眼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

    那双眼睛,好冷。

    就更野兽那样,冰冷无情,充满了野性。

    “郑主任,今天我们家有点事,就不招待你了,你知道门在那里吧,走的时候,麻烦带一下,把门关上。”

    林清水呵呵一笑,语气却是很冷淡,直接下了逐客令。

    “好,你们还真有种!”郑文瞪着眼前的三人,今天,他是丢脸丢到了家,根本没脸面留在这里,尤其是这个叫秦重的家伙,他发誓,有机会,一定要搞死他!

    看着郑文离开,秦重脸上立刻开心起来,但一转眼,又换上了一副无奈的表情:“这个家伙,实在是太有趣了,根本搞不懂他在说什么,城里人还真是会玩。”

    “这次就算了,若是有下次,我不会再帮你。”林倾城等了秦重一眼,要不是她也很讨厌这个郑文,她才不会跟秦重演这出双簧。

    “倾城,你这话也太绝对了,我就觉得秦重还是个不错的小伙子嘛。”林清水也不在意,乐呵呵的看着秦重,问道:“七年未归家,这次回来华夏,就不要再离开了,认祖归宗,同时也为你们秦家传递香火。”

    “的确,我已经厌倦了外国的生活,飘飘浮浮,就跟没有根的浮萍那样,只有脚下踩着故乡的土地,才有那种归属感。”秦重微微一笑,说出来的话,也是让林倾城微微惊讶,这个家伙,没想到会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来。

    “年轻人,就是应该这样。”林清水笑得更欢了,指着坐在他对面的林倾城,问道:“你觉得我的孙女长得漂亮吗?”

    “漂亮,说是倾国倾城也不为过。”秦重随口说道,他总不可能扫了林清水的面子。

    “我们林家与你们秦家,是百年世交,现在你正当婚嫁年龄,而我的孙女也还没有个归宿,今天我就做个主,把倾城许配给你吧。”

    一听,秦重当场就愣住了。

    他没想到,这林清水一家子,除了有毒舌这个遗传之外,连开放都遗传得如此淋漓精致。

    简简单单得几句话,就决定把孙女嫁给我了?

    “林爷爷,我觉得吧,这事情还是有点太急了,我刚回国,对这里都不太熟悉,贸贸然就决定人生大事,似乎有点太草率了。”

    秦重一脸僵硬的笑容,他喜欢御姐,也很喜欢林倾城这种类型,但他印象中的御姐,是性感火辣,是知性温柔的。

    这个林倾城,根本就是一块冰山。

    抱着一块冰山睡觉,这种感觉,光是一想,就让秦重接受不了。

    啪!

    在一旁站着的林倾城,没想到这爷俩聊天,会把自己也牵连进去,狠狠地跺了跺脚,喝道:“就算是我嫁猪嫁狗,也不会嫁个眼前这个家伙。”

    林倾城脸上布满了怒意,瞪着秦重,好像要把他一口吞了似的。

    “倾城,秦林两家是世交,我也是看着秦重长大的,他的品性,你绝对可以放心,你也不小了,是时候要考虑婚嫁的问题了。”林清水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的事,我自有分寸。”

    林倾城站起身,直接走回了房间。

    看着林倾城的背影消失在视野之中,林清水长长地叹了口气。

    “秦重,让你见笑了,这个孩子,虽然脾气冷了点,但是心地还是很好的,可能今天有些火气,说话比较冲,你不要放在心上。”林清水看着秦重,轻声解释道。

    “没关系,我还没那么小气。”

    秦重笑了笑,他考虑了一会,然后问道:“林爷爷,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你说。”

    “倾城从小的脾气就是这么冷淡吗?”

    林清水点了点头,满脸无奈:“从出生到现在,倾城的性格,都是这么冷淡,不管是对男还是对女,她现在是江南市医科大学的讲师,有着很多追求者,可是她一个都不答应,拒绝时看都不看一眼,因此,有很多人对她充满了敌意,我现在就怕她被这些流言伤害。”

    秦重一脸苦笑,难怪林清水第一天见面,就急着让自己娶了林倾城,原来,他是害怕林倾城被蜚语流言伤害。

    “第二个问题,倾城曾经交过男朋友吗?”秦重再次问道。

    “没有,绝对没有。”

    林清水回答得斩钉截铁,直接道:“倾城从小到大,很少跟别人接触,别说是男朋友,就算是比较要好的女性朋友,都没有几个,就连我这个做爷爷的,她也是有所抵触。”

    “那最后一个问题,倾城出生的时候,是否正值雨夜,伴有雷电,并且她还是难产出生?”

    “你怎么知道?”林清水一脸惊讶,点头回答道:“倾城出生的时候,的确是狂风暴雨之夜,那时候是我亲自接生,难产了整整五个小时,险些一尸两命。”

    说到这里,林清水还是一阵后怕。

    “那我就明白了。”秦重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坦白说道:“林爷爷,其实倾城并非是性子冷淡,她只是生病了。”

    “生病?”林清水紧紧皱眉,他也是医生,而且还是江南市首屈一指的名医,他的孙女有病,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此病非彼病,这种病严格来说,是一种先天缺陷。”秦重偷偷朝着楼梯口看了一眼,生怕冰山御姐拿着裁剪刀出来。

    “先天缺陷?”林清水更疑惑了。

    “人分五行,缺一不可,在倾城出生之时,雨夜带来寒气,惊雷带来惊吓,出生婴孩的抵抗力又弱,容易五行缺衡,从刚才的三个问题中,我可以八成的把握可以确定,倾城是五行缺火,寒气入体,引起了她现在的症状。”

    秦重第一眼看到林倾城的时候,就感觉到这个女人身上的寒气太重了,那种眼神,根本不是对男性之间的厌恶,对所有人均是如此。

    “既然如此,你有办法治好倾城吗?”林清水握住秦重的手,满脸的担心,他甚至都已经忘了,他也是一个医生。

    只因为秦重所表达出来的言论,实在是太惊人了,连他这个老中医都从未听说过。

    “问题不大,我有把握治好。”秦重笑道。

    “那就拜托你了,现在,也只有你能够帮倾城了。”林清水的语气充满了诚恳。

    吃过晚饭后,秦重特意回房间,换了一套比较得体的睡衣,顺便让保姆下了一碗阳春面,然后他亲自端着碗面,站在了林倾城的门口。

    “在吗?”

    秦重清了清嗓子,叩响了房门。

    林倾城打开了房门,看着站在门口的秦重,冷冰冰的问道:“你找我有事?”

    “当然有,而且还是天大的事。”

    秦重笑着说道,将碗里热腾腾的阳春面递了过去,说道:“我知道你晚上没吃太多的东西,所以我亲自下了面,给你当做宵夜。”

    “不好意思,我从来不吃宵夜。”说完,林倾城就要关门。

    “慢!”

    秦重喊了一声,然后一个扭身,直接走进了林倾城的房间,手一弹,将阳春面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满怀兴趣的打量着这个冰山御姐的闺房美景。

    “你出去!”

    林倾城指着门外,大声道:“这里是我家,如果你再这样无理,就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这不是无理,这只是作为朋友之间的关心而已,你现在有困难,我当然要出手帮助,你这样误会我,我会很伤心。”

    “困难?我有什么困难?”林倾城冷冰冰的说道,双手环抱于胸,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秦重。

    她刚刚洗完澡,头发还带着点热气,身上穿着一件粉红色的丝绸睡衣,虽然睡衣很保守,将大半的雪白肌肤都遮盖住了,但那细长的玉臂,已经光滑的小腿,却是曝露在空气之中,不禁让人想入非非。

    秦重并不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愣头青,在这七年之间,他也是徜徉于花丛之中,不少外国名媛都落入了他的魔爪之中。

    所以,当他看到林倾城的时候,眼睛只是很不老实的偷偷瞄了三五六七八眼而已。

    这样的情景,落在林倾城的眼里,更是让她对秦重厌恶了几分。

    “坦白点说吧,你生病了。”秦重说道。

    “我身体好得很,怎么可能有病,你不要以为你懂点医术,就可以招摇撞骗,你能够骗过爷爷,那是因为他相信你,想骗我?没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