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继续治疗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2:19本章字数:3227字

    林清水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秦重,任何细节都没有放过,他的模样,看的秦重也是老脸一红,怎么感觉跟看孙女婿一个样的?

    想到这,秦重便是坏坏一笑,看样子,这林清水是真有打算将林倾城嫁给自己。

    “爷爷,您也刚回来吗?”

    就在这时,林倾城打开车门走了下来,见到林清水,嘴角上微微升起一抹笑意,站在林清水面前说道。

    那林清水本来只是应付似的一点头,然而,等他注意到林倾城嘴角上那一抹浅浅的笑意的时候,心中却是震惊了。

    林清水已经猜不出来自己多久没有见到过亲孙女面露微笑了,也许一年?也许两年?林倾城的身上就好像冻结了坚冰,将她的温柔和笑容冰冻,生人靠近的时候,都能够从林倾城的身上感受到一股极寒的气息。

    然而,秦重这小子才来了几天啊?或者说,秦重这小子治疗倾城才多久啊,竟然能够起到这样的奇效。

    一刹那间,林清水瞧着秦重的一双眸子,越发的笑意盈盈。

    “没问题。”

    林清水立刻点头,说的秦重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还没开口细问,身边的林倾城便是抢先一步说道:“爷爷,你说什么好呢?”

    “我说我这准孙女婿好啊!”

    林清水哈哈笑了一声,道:“倾城我可是好久没见到你笑过了,没想到这秦重一来,你的脸上又重新焕发生机和光彩。”

    听了林清水的话,林倾城的脸上也是一红,随后啥话也没说,直接朝着别墅的方向走去,她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吧嗒吧嗒”的声音,显示出了她此时的慌乱。

    “呵呵,倾城这孩子•••”

    望着林倾城的背影,林清水也是苦笑一声,随后转头看向秦重,突然笑道:“怎么样,小重,跟倾城相处的还愉快吗?”

    “恩,托老爷子的福,还不错。”

    秦重笑了笑,老实答道。

    “那就好,万事都讲究个循序渐进,倾城这毛病已经很久了,你这才刚来没多大一会,就让倾城重露笑颜,这在以前,可是我老头子想都不敢想的事,依我看啊,不出一个月,倾城在你的治疗之下,绝对能够恢复到正常人的状态。”

    听了林老爷子的话,秦重也是忍不住轻笑一声,心道,感情在你林老爷子的心目之中,您的亲孙女是个不正常的人呗?

    “唉,小重啊,你也别怪林爷爷给你安排这样一个任务,你想,我想把倾城嫁给你,可是你们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交集,更是没有什么感情基础,依着倾城的性子,甚至不可能让你住在林家,更别提跟你成亲了,可是倘若你能治好倾城这病,依我看啊,这小丫头一准儿看上你。”

    林老爷子苦口婆心的说着,说到最后,竟然还对着秦重挤眉弄眼起来了。

    见状,秦重更是白眼一翻,好悬没吐槽出来。

    林老爷子,到底是那林倾城是你亲孙女还是我是你亲孙子啊?

    别人家都是各种考验孙女婿,怎么到了你这,这么如花似玉的一大姑娘,你倒是上赶着往外面推呢?

    秦重心里好笑,但是嘴上却是没说出来。

    “对了小重,这周末就是黄金周了,我有打算带你跟倾城去卧龙山转一圈,怎么样,有兴趣吗?”就在秦重都要无力吐槽的时候,林清水突然看了看他,笑眯眯的说出了这段话。

    秦重一愣,道:“我无所谓的,反正闲人一个,怎样都行,只是倾城那边,她会去吗?”

    听了秦重这话,林清水却是突然哈哈笑了一声,随后颇有些坏的看了下秦重,拍着秦重的肩膀,苦口婆心的说道:“那就看你秦重的本事咯!”

    说完,林清水便是笑着朝着别墅里面走去,只留下秦重一个人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

    这林老头,咋这么活宝呢?

    当晚,吃过晚饭之后,秦重眼瞅着林倾城上了楼,也是提起脚步跟了上去,他刚上到楼梯上,打眼一瞧林清水从远处走来,便是伸出指头指了指林倾城的方向。

    那林清水见到秦重的动作,先是一愣,随后看了看林倾城紧闭的房门,竟然突然坏笑一声,做出一个“我了解,你加油”的动作。

    然后偷摸着躲进屋子里面去了。

    见状,秦重几乎都要抓狂了。

    这林清水怎么竟然还是个老顽童?

    平日里见他板板正正的,不熟悉的人还以为他是个多么严肃的老古板呢,没成想在林倾城的问题上,这林清水竟然表现的如此开放。

    此刻秦重真想对他吼:“老头你不是刚从房间里出来吗?还进去干啥?!你走错路了好吗!”

    郁闷的叹了口气,秦重也是蹑手蹑脚的朝着林倾城的屋子走去。

    他在林倾城的门边站定,深吸一口气,清了清嗓子,刚要敲门,冷不丁的房门却是突然从里面打开了。

    林倾城淡然的瞧了秦重一眼,随后便是扭脸朝着屋内走去。

    这样的变故,也是吓了秦重一跳,他怔怔的站在门边,手上保持着那副要敲门的姿势,一动也没动,直到房间里面传来林倾城的声音。

    “秦重,你还进不进来了?不进来我关门了!”

    听了这话,秦重赶紧窜了进去。

    一进门,秦重的鼻腔之中便是迎面扑来一阵馨香,这股味道很是让人迷醉,虽然秦重昨晚已经来过林倾城的房内一次,但是再次进来,依旧沉迷其中。

    望着秦重脸上那色欲熏心的样子,林倾城的一张俏脸也是腾地红了,幸亏她这房里面的灯光有些昏暗,要不然的话,这下子她可是出糗了。

    “秦重你还磨蹭什么呢!我都等你半天了。”

    冷不丁的听了这话,秦重也是打了个摆子,身上一股邪火瞬间升了起来。

    试想,你闭上眼睛,在这样的一个香气缭绕的房间里面,灯光很是昏暗,香气迷人间,不远处的床上躺着一个音轻体柔,长相和身材都算得上是绝对尤物的女人,轻启朱唇对着你说着“还磨蹭什么,都等半天了”

    这种极具挑逗意味的话,是个正常男人都忍不住的好!

    所以,在那一瞬间,即便秦重不想承认,但他还是可耻的硬了!

    下体被裤子顶的难受,让秦重真想拉开裤链好好地出口气,但是想到现在是在林倾城的闺房之中,自己要是做了什么不要脸的事,保不齐林倾城这娘们得拔刀杀了自个儿,秦重便是老实了下来。

    秦重一老实,小秦重也是慢慢老实了下来。

    秦重松了口气,赶紧念着清心咒,来到了林倾城的身边。

    瞅着秦重默默地从身上摸出银针盒子,林倾城也是咬了咬下唇,随后问道:“秦重,你以前是做什么的?为什么你的医术如此精深?恐怕连我爷爷在医学上的造诣,也不是你的对手。”

    听了这话,那正用酒精灯烧着银针消毒的秦重便是楞了一下,随后笑道:“倾城你言重了,正所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你爷爷在医术上的造诣,可是我等小辈拍马不及的,我只是在针灸上有些感悟罢了,其他的,你爷爷他完全可以碾压我。”

    “中医的造诣可是跟年龄,阅历,悟性都挂钩的,就算你悟性再高,年龄不到,阅历不深的情况下也根本不可能超越爷爷,原来是这样,你只是在针灸上有些造诣而已。”

    听了林倾城这说不上是褒是贬的话语,秦重也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道:“准备好了没有啊,我要行针了!”

    “准备好了,你来吧。”

    林倾城也不是个磨叽的人,听了秦重的话,很是配合的坐在了床边,有了昨天晚上的经验,林倾城知道,秦重恐怕在针灸一学上,真的是有点本事的。

    见到林倾城坐好,秦重也是捏着三枚银针煞有介事的坐在了林倾城的身边。

    此时的林倾城,虽然还没有洗澡,但是浑身上下还是透出一股如兰似麝的香气,这股香气萦绕在秦重的鼻尖,竟是让秦重有隐隐迷醉。

    恍惚间,闻着这股味道,秦重竟然有种邪恶的念头从心头升起,他是多么的想将林倾城推到,然后化身为狼。

    “秦重?”

    突然间,就在秦重天人交战的时候,林倾城的声音从身边传来,让秦重一怔,脸上的表情瞬间由挣扎变作了错愕,随后更是直接变作了哂笑。

    “秦重,你想什么呢?”林倾城的声音很轻,但是尽管如此,声音里面还是带着一些让人不太舒服的寒冷。

    秦重瞬间一愣,清醒过来,天啊,刚刚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只是闻到林倾城身上的香气,竟然就有种化身为狼的邪念,我秦重的定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堪入目了?

    甩了甩头,秦重将脑海之中仅存的一点邪念驱散干净,随后正起脸色,故作严肃的说道:“我要开始了。”

    “恩。”

    林倾城点点头,轻轻地闭上了眼睛,秦重深呼吸一口气,没想到愣是让他吸了一肺子香味,就这一下子,秦重差点又把持不住。

    他赶紧定了定神,嘴巴里面念叨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手上便是捏着一枚银针朝着林倾城的手臂上一个穴道扎了下去。

    当秦重的银针碰到林倾城的肌肤的时候,秦重可以明显看到,林倾城的身上起了一层细小的鸡皮疙瘩。

    很显然,对于秦重的近身针灸,这林倾城还有些不太习惯。

    秦重没管他,手上继续行针,三枚银针准确无误的进入了林倾城的穴道之中,当秦重拿起最后一根银针的时候,他的脸色就有些古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