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一颗朱痣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2:19本章字数:3101字

    秦重身为铁血佣兵团团长,什么风浪没见过,无数次的死里逃生,早就让他磨练出了一副常人难以比肩的心智,然而,稳重如秦重也有发愁的时候。

    就比如现在。

    秦重对林倾城的治疗,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每一天用针灸刺激的穴位都不尽相同。

    昨日秦重行针主要围绕在林倾城身上的气穴附近,因为气以先导,秦重想要进一步治疗,就必须先将林倾城体内积压多年的淤气排出。

    经过昨日的治疗,现在林倾城体内的淤气已经消散殆尽,接下来,秦重的行针重点就要放在林倾城的肉穴上了。

    而这肉穴的第一个突破口,就在林倾城的肚脐下方!

    肚脐,可以说是人体的一个私密部位了,秦重不知道,若是自己说出下一个穴道的位置,这林倾城还会不会让自己继续治疗了。

    秦重犹犹豫豫,林倾城看着看着,便是恼了。

    “秦重,你干嘛呢?举着针想扎不敢扎,你是不是忘了该扎哪儿?”

    听了林倾城这话,秦重差点没从地上蹦起来。

    你才忘了呢!

    老子这是顾忌你的感受好不好,真看出来你是个女人了,头发长,见识短!

    这话秦重当然只敢在肚子里转悠一圈,让他说出嘴来,那他可是万万不敢的。

    最后咬了咬牙,秦重也是豁出去了,反正行针疗气,总要经过这一关,现在林倾城体内的淤气都散尽了,若是再不赶紧下手的话,过了这个村儿可就没这个店了。

    秦重咬了咬牙,随后认真的看着林倾城,说道:“倾城,这最后一针的位置有些...”秦重想了想,好半天才蹦出个词儿:“尴尬。”

    “尴尬?”

    听了秦重这话,林倾城俏脸上也是升起一丝狐疑,她抱了抱胳膊,古怪的说道:“那你倒是先说说看,这尴尬的穴道在哪儿?”

    “在你肚脐下方一寸的位置上。”

    秦重俩眼一闭,也算是豁出老命去了,他刚说完,便是听到身前的林倾城倒抽了一口凉气。

    秦重睁开眼,昏黄的灯光下,林倾城的俏脸寒霜,但依旧难以遮掩那一丝红润的羞赧,在昏黄灯光的映衬下,此时的林倾城,竟是更加美艳。

    秦重没敢继续看下去,他轻咳一声,道:“事情就是这样了,这最后一针,是关键的一针,之所以没敢扎下去,就是这个原因了。”

    听了秦重的话,林倾城也是寒着脸瞪着他,直瞪得秦重老脸一红,忍不住嚷嚷道:“你瞪我也没用啊,我又不会怀孕。”

    “你...”

    林倾城气结,这秦重怎么这么臭不要脸呢。

    虽然腹诽,但林倾城也明白,秦重肯定没骗她。

    她虽然没有学过中医,但生在中医世家,从小耳濡目染,对人体穴道及其作用也有些了解,人的肚脐下方确实有个穴道,还是个较为重要的大穴,因为修道之人所说的丹田,就在肚脐下方。

    林倾城继续看了秦重一眼,直看的秦重受不了这目光起身要走的时候,林倾城才是咬着牙叹了口气,幽幽说道:“好吧,你来吧。”

    “噗!”

    冷不丁听了这话,秦重也是浑身一颤,刚迈出去的脚又收回半步,面上带着些错愕的问道:“你确定?”

    “废话!你到底是扎还是不扎?”

    林倾城俏脸寒霜,瞪了秦重一眼,随后在秦重目瞪口呆的表情中,就这么往后一躺,瞬间,将腹部露了出来。

    秦重张着大嘴愣在原地。

    从他这个角度看去,可以明显看到林倾城胸口的一片峰峦,峰峦以下,便是一片平原,坦坦荡荡,竟是没有一丝赘肉。

    “好身材啊...”

    秦重咽了口口水,不成想这声音却是被林倾城听在耳中,她愤愤地瞪了秦重一眼,随后便是一扭头,干脆眼不见为净了。

    见状,秦重便是尴尬的笑了笑,随后手中捏着最后一枚银针,坐在了林倾城的床上。

    当林倾城感受到床上传来一阵压迫感的时候,小心脏都要停止了跳动。

    她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满面羞红的躺在床上,而自己的身边,则是坐着一个呼吸粗重的男人,虽然此时这个男人的手中捏着一枚银针,但始终无法抹去这副画面之中的一丝淫靡。

    林倾城咬了咬牙,努力将脑海之中的旎念赶走,闭着眼对秦重说道:“来吧!”

    “好的,”秦重点点头,捏着银针低头开始寻找了。

    然而,林倾城刚刚屏住呼吸,没成想秦重这小子又来了一句。

    “那个...”

    “哎呀你有完没完!”

    林倾城终于受不了了,让她躺在一个男人的面前,这本就已经超越了林倾城能够容忍的极限,但偏偏这个男人还是个话唠,磨蹭鬼,拖延癌晚期患者,现在哪怕是秦重喘一口气,林倾城都觉得多余。

    “你有什么毛病?”

    林倾城气呼呼的瞪着秦重,嘴上喝道。

    “我...我只是想说,你的睡衣盖着肚脐,我找不到穴位...”

    秦重苦笑一声,说道。

    听了这话,林倾城也是瞪大了眼珠子。

    盖着衣服你就找不到穴位?

    秦重你可别忽悠人了,今儿早上我可是眼睁睁的看着你凌空一抖,两枚银针射进了郑文和苏雪的膝弯里。

    那可是两枚银针啊,那可是一甩手啊,这等功夫,需要何等刁钻的眼力?

    现在秦重却告诉她,寻摸个穴位还要用眼睛瞅着,这就不得不让林倾城感到怀疑了。

    秦重惨然一笑,似乎从林倾城的双眼中看到一丝疑虑,一丝恼怒,他赶紧打个哈哈,解释道:“倾城,今天上午那是个意外,你想啊,那对狗男子,我就算两针打不中他们,也没关系,大不了我再出手嘛,总能将狗撵走。但是你不一样啊,你这是治病,我必须做到精准无误,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听了秦重的话,林倾城眼中的疑虑和戒备也是消散了许多,但瞧着秦重那一副嘻嘻哈哈的嘴脸,林倾城总是觉得这货是在牵强附会。

    算了不管了,先治好自己的病再说吧。

    林倾城咬了咬牙,又是躺了下去,刚刚躺好,她便是又伸出一只手去,偷摸解开了睡衣下面最后一个扣子。

    那一瞬间,秦重只觉得眼前一片春光,他甚至连呼吸都忘了。

    林倾城的小腹上,一片雪白,当中一个小小的漩涡儿,可爱又俏皮,正是林倾城的肚脐。

    而更加令秦重呼吸急促的是,在林倾城的肚脐右侧,竟然生着一枚针尖大小的朱砂痣。

    这颗朱砂痣,生的位置很是玄妙,让林倾城原本就勾人摄魄的小腹,更添一抹动人的妖娆。

    秦重感觉,自己体内的那团邪火又躁动起来了。

    他赶紧念叨了几遍清心咒,这才咽了口唾沫,正起脸色,看向林倾城的小腹。

    秦重努力克制自己的目光不往林倾城的朱砂痣上望去,但是他越是克制,眼神越是往旁边飘,有好几次,秦重明明已经确认了穴道的位置,但稍一分神,下针就偏了。

    如此往复多次,即便是秦重的心态,也有些乱了。

    秦重都乱了,更别提此时心中早就一片混乱的林倾城了。

    自己的小腹,林倾城长这么大以来头一次给男人看,虽然这个男人是一名医生,正所谓医者面前,无性别贵贱之分,但林倾城心里总是有种不太舒服的感觉。

    尤其是想到秦重那火辣辣的目光,林倾城就觉得,自己好像是脱光了躺在秦重的面前一样。

    她不敢往深里想,林倾城用枕头压住自己的脸,心里面一叠声念叨着,希望秦重能速速找到穴位所在,尽快完成这羞人的治疗。

    然而,世事就是这般无常,往往你越是忧心的事情,偏偏越是事与愿违。

    林倾城在床上袒着小腹等了好久,都没感到小腹上传来任何异样,她咬了咬牙,瞧瞧将枕头露出一条小缝,一双大眼睛从这条小缝里面看了过去。

    然而,林倾城却是看到了让她几欲抓狂的一幕!

    只见此时的秦重,正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表情,两个眼珠子又是瞪又是眯地望着自己的腹部,手中捏着一枚银针,手指不断的游移,但就是扎不下去。

    秦重的样子,就好像林倾城的小腹上正有一只四处乱爬的蚂蚁,而秦重就是那玩心过重的孩子,誓要用手中的银针扎到蚂蚁的身上才肯罢休。

    “秦重!你干嘛呢?”

    忍无可忍的林倾城噌的一声从床上跃起,如此大的动作,登时将头脑中正天人交战的秦重震了起来。

    他刚才正苦苦的将注意力在林倾城的穴道和朱砂痣之间拔河,没成想马上就要成功的时候,林倾城怒了。

    望着眼前脸色铁青的林倾城,秦重差点哭了。

    “姑奶奶,我马上就要找到了,你蹦跶个什么劲儿啊!这下好了,还得重来。”

    秦重哭丧着脸,对着林倾城说道。

    听了他这话,林倾城却是冷笑了一声,随后道:“哦?这么半天了你才找到穴道?你不是号称神医吗?不是被我爷爷推崇备至吗?既然你是个这么厉害的神医,你怎么可能连个穴道都找不到呢!”

    被林倾城这连珠炮似的一番发文,秦重的脸上也是越见尴尬,他哂笑一声,说了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