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没事找事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2:20本章字数:3072字

    秦重背着林倾城,两人深一脚浅一脚的上了土坡。

    踩到了实地,秦重才是松了口气,随后,他下意识的便是把背上的林倾城朝着前面拱了拱。

    这一拱不要紧,却是让秦重脸色瞬间一变,而他背上的林倾城也是俏脸一红。

    两人这样的姿势,秦重再往上一拱,直接让林倾城失去平衡趴在了他的背上,一瞬间,林倾城胸前那两团软肉也是贴紧了秦重的后背,一种难以名状的舒爽从后背传来,让秦重瞬间咧嘴乐了。

    “秦重!你...你一定是故意的。”林倾城红着脸,恶狠狠地对秦重说道。

    “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是怕你掉下去。”秦重解释道。

    很显然,他这个解释并不能让林倾城满意,林倾城张牙舞爪的准备教训秦重一顿,冷不丁的,又是感觉一双大手托在了自己的翘臀上...

    “秦重我要杀了你!”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一时之间,清晨的林子里,传来两个人那羞怒和无奈的叫声。

    既然上了大道,秦重带着林倾城一路小跑,没多久就找到了之前的帐篷。

    帐篷这边是半山腰,受到暴风雨的影响也比较小,当秦重和林倾城从小道里走出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那坚固的帐篷,以及帐篷前面的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

    这个老人,正是林清水。

    昨日突然袭来的暴风雨,也是林清水意料之外的事情,他本来是打算带着林倾城和秦重两人在卧龙山游玩一圈,中途更是有意撮合两人深入交流,这才引着两人进了丛林。

    然而,没想到的是,这卧龙山区说变天就变天,顷刻间的大暴雨,让他失去了跟秦重两人的联络。

    整整一宿的时间,林清水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幸亏这里是半山腰,再加上秦重的帐篷搭的确实坚固,在里面躲了一夜之后,林清水一大早就给旅游公司和警察局都打了电话。

    在搜救队赶到的时候,林清水才算是松了半口气。

    但是让他着急的是,这片山区这么大,秦重和林倾城在暴雨之中也不知道会躲到哪里去。即便他对秦重的身手放心,但假若还有个林倾城在身边的话,变数就太多了。

    然而,让林清水想不到的是,他正跟几个搜救队员和警察局的同志说着这边的情况呢,不远处突然传来了林倾城的声音。

    “爷爷。”

    听到这声音的瞬间,林清水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操心过度出现幻听了,当他真的看到秦重背着林倾城从小道上走过来的时候,一张老脸上愕了愕,也是老泪纵横。

    “孩子。”

    林清水再也忍不住,站起身朝着秦重两人走去。

    见状,原本还一脸笑意盈盈的秦重也是面色大变,急走两步,生怕雨天路滑老爷子再摔出个好歹来。

    “孩子,我可算是找到你们了。”

    林清水老泪纵横,一手摸着林倾城的头发,一手拍着秦重的后背,那样子,真是让人潸然泪下。

    秦重无奈的看着老爷子把他当小孩一般的安慰,心里头也是苦笑连连,良久,秦重才是对林清水说道:“老爷子,您放心吧,我们两个都没事,除了倾城崴了脚还被我治好了之外,就没别的啥事了。”

    说完,秦重便是看了林倾城一眼,那眼睛里面的意思分外明显。

    别看林倾城和秦重平时看不对眼,在这个时候,林倾城却是领会了秦重的意思,她拥抱了下林清水,笑着说道:“爷爷,秦重说得对,我们两个都没事,你就放心吧。”

    听了这话,林清水才是感到心里一块巨石落了地。

    他抬起眼来看了看自己的亲孙女和准孙女婿,两人都是虽然都是一副脏兮兮的样子,但精神头却是很饱满,一看就知道没饿着没冻着。

    这下子,林清水是真的放心了。

    “你们昨天是发生了什么事,我一听说暴雨导致了卧龙山诸葛茅庐附近发生滑坡泥石流,我这老命差点交代给阎王爷。”

    听了林清水这话,秦重和林倾城也是苦笑一声,两人知道,出了事之后,老爷子一准儿担心坏了。

    “爷爷,这些事回家再说吧。”

    林倾城看了眼林清水身后正走过来的几个警察,缓缓说道。

    这边林清水正点头,那边一个大腹便便的警察便是带着几个人围了上来。

    “两位就是秦重先生和林倾城小姐吧,你们好,我是江南市民警队长,我叫郑松。”这大肚子警察说完,便是朝着林倾城伸出手来,那一双眼睛中的淫光看的秦重很是不舒服。

    “郑队长,你好你好,请问有什么指教?”

    秦重身子一闪,挡在林倾城跟前,顺手握住那郑松的肥手,还用力捏了捏。

    秦重的力道,哪里是一般人受得了的?

    他这一手下去,那郑松差点没叫喊出来,幸亏秦重只是简单的教训他一下,没有使大劲,要不然,郑松这一只手都得被他捏的骨裂。

    放开手,郑松不着痕迹的甩了甩,那张胖脸上抖了抖,目光甚是狠毒。

    林清水仿佛没有看到两人之间的小动作,既然现在秦重跟林倾城已经平安脱险,那么这里也是没有警察和搜救队什么事了。他上前一步,笑着对郑松说道:“郑队长,今天这事麻烦您了,现在我孙女和孙女婿都回来了,我这把老骨头也是放心了,你请回吧。”

    说完,林清水便是做出一副送人的样子来。

    谁知那郑松却是脸色一变,喝道:“不行,谁让你们走了。”

    一听这话,林清水一张老脸上登时一愣,他看了看秦重和林倾城,有些不解的问道:“郑队长,现在人都没事了,我们为什么不能走?”

    “人没事了是人没事的,但是我这边案子都立了,你们总得给我个交代吧,这可是两码事。”郑松翻了个白眼说道。

    一听这话,林清水也是明白了,感情这郑松是要让秦重跟林清水去局子里做笔录。

    想到这,林清水就有些为难起来,两个孩子刚刚经历了生死危机,这才刚刚逃出生天,再去一趟警局,恐怕不太好吧。

    他刚要张嘴,那郑松便是大手一挥,脸上一副没得商量的表情。

    “不行,这是规矩,必须要执行,林老爷子我可把话给你说明白了,这条文上明确写着,失踪案得二十四个小时以后警察局才会受理,我这已经是担着风险的给你们开绿灯了,你要是不给我个交代,我这边也不好过不是?”

    说完,这郑松便是瞄了秦重身后的林倾城一眼,大手一挥,道:“带走。”

    一听这话,林清水也是慌了。

    秦重却冷笑一声,往前跨了一步,道:“那个什么郑队长是吧?你这事似乎办的有点不着调,既然是您违反了条文,那么这事不是息事宁人更好一些?非要弄到警察局做笔录,到时候你违反规定的事情不就板上钉钉了吗?”

    听了秦重这话,那郑松的脚步子也是一颤,显然,秦重这话说到点子上了。

    “你懂个屁,我今天给你们开绿灯已经是犯了纪律,要是我不把这个事做好的话,到时候上面查起来,我就是罪加一等,林老头,我为你们家这事担了这么大风险,你就这样回报我的?”

    说着,那郑松的一双眼睛便是看向了林清水,搞得林清水也一阵尴尬。

    “那要不,秦重,你跟倾城就去一趟警察局吧,这件事情郑队长真的没少费心。”左右为难间,林清水也是不得不妥协。

    “呵呵。”听了这话,秦重便是冷笑一声。

    这郑文葫芦里面装的什么逼,秦重自然看得透彻。

    什么结案,违反纪律什么的,全都是扯淡,这郑文就是想把林倾城整到局子里面去,打着看什么时候有机会能跟林倾城亲近一会。

    这种小算盘,秦重当然不能让他打响。

    “那行吧,既然郑队长说了,那我们也不能辜负了郑队长的好意啊,不过倾城的脚崴了,急需治疗,所以做笔录的事情就由我去吧,我想郑队长应该不会为难一个女孩子吧?”

    秦重说完,便是似笑非笑的看着那郑松。

    听了这话,郑松的脸上也是一阵红一阵白,其实秦重猜得没错,这郑松就是打着想跟林倾城这样的大美人套近乎的算盘,不过秦重这个推诿的理由也着实无懈可击,想着自己还有别的事情找秦重,这郑松也就咽下了这口气。

    “行吧,那就你吧!给我带走。”郑松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立刻就有两个小警察贴着秦重走了上来。

    “你们干嘛?我又没犯罪,别碰我我自己会走。”秦重瞪了那两个小警察一眼,两人一怯,立马萎了。

    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郑松也是咬了咬牙。

    这秦重实在是太难缠了,每次看到这小子脸上的笑容,郑松都觉得自己的心里面一阵堵心,真是恨不得把秦重这张脸塞进马桶里面,但是他明白,自己不是秦重的对手,想要治一下秦重,还是得回他那大本营。

    就这样,在林清水和林倾城两人的注视下,秦重随着郑松上了警车,直朝着江南市警察局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