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整夜无眠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2:20本章字数:3233字

    林倾城这个小妖精,竟然在自己的床上果睡!

    秦重只感到自己的眼前猛地出现一具白花花的肉体,虽然露的不多,但是这种若隐若现的状态更是让人血脉贲张。

    此时床上的林倾城,仿佛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秦重看光了。

    她就那样自然的侧卧着,从秦重的角度,可以看到林倾城光洁无瑕的躯体,天鹅一般白皙的脖子,以及那曲线毕露的腰肢和臀围...

    “咕咚。”

    秦重吞了口口水,他的目光下移,幸亏林倾城睡觉的时候喜欢架着被子,要不然,秦重这一眼扫过去,真就是把林倾城全部都看光了。

    要死了要死了。

    秦重不断的在心里面哀嚎,如此春光摆在眼前,秦重这个大老爷们还只能看不能吃,这种煎熬,怎一个惨字了得!

    一阵风吹过,秦重皱了下眉,此时刚刚清晨,正是寒凉的时候,林倾城这样露骨的睡在被子外面,时间一长难免着凉。

    秦重舔了舔嘴角,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去看林倾城的身子,但是那一双眼睛还是停留在那具玉一般无暇的躯体上,久久的挪不开。

    秦重一咬牙,闭上眼睛来到林倾城的身边,伸手就要给林倾城盖好被子。

    “这是什么?”

    就在这时,秦重入手处只觉一阵柔软,睁开眼来,秦重一口老血差点喷在床单上。

    天可怜见,他刚刚闭着眼,只是想替林倾城盖好被子,而秦重也确确实实是朝着被角摸去,但是到了手里,怎么成了林倾城的胸了?

    床上的林倾城似乎也若有所觉,竟是双臂一揽,好悬没把秦重的胳膊搂在怀里。

    她这个动作,吓得秦重也倒退了两步。

    这要是被林倾城被抱住,等她醒来,自己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苦笑一声,等床上的林倾城消停以后,秦重慢慢的走上前去,强忍着心中的涟漪,一点一点的用被子将那春光盖严实了。

    春光乍灭的一瞬,秦重真想一巴掌扇在自己脸上,林倾城都睡在自己的床上,秦重你还犹豫个屁啊,直接一秒化身成狼,把林倾城就地正法算了!

    然而,这个念头只是在秦重心中一闪而过,他明白,自己不能这样做。

    不过尽管如此,秦重已经很满足了。

    这一晚,他不仅明白了林倾城的心意,更是该看的也看了,该摸的也摸了,两人之间,就只剩下最后一步了。

    当然,这些事,林倾城都还不知道罢了。

    窗外传来鸡鸣,秦重知道,自己该回去了。

    “秦重,你回来好不好?”

    就在秦重准备离开的时候,床上的林倾城突然无意识的呢喃了一句,听了这话,秦重浑身一震,回过头来时,眼中已然多出了些柔情。

    “我不会走的,我一辈子都不会走了。”

    秦重回到林倾城的身边,在她耳旁轻声念叨,也不知道是林倾城真的听到了秦重的话,还是梦里出现了什么美好的画面。

    总之,林倾城的嘴角上,竟是慢慢的翘起了一个温柔的弧度。

    秦重也笑了笑,犹豫片刻,还是在林倾城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痕。

    瞧着林倾城那无意识的嘟囔,秦重微微一笑,起身,毫无留恋的走出了卧室,末了,还没有忘记关好卧室的门。

    秦重不知道的是,在他走后不久,床上的可人儿慢慢的睁开了明媚的眼睛。

    睁开眼的一瞬间,林倾城仿佛在空气中闻到了一个熟悉的让人安心的气味。

    她噌的一声从床上坐起来,下意识的喊道:“秦重。”

    没有人回答,屋子里面空空荡荡的,只有那个人的味道,没有那个人的身影。

    林倾城苦笑一声,揉了揉头发,暗道自己最近可能是精神衰弱了吧,那个人现在还在拘留所里面呆着,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

    突然,林倾城看到床边的尘土,表情便是一怔。

    这里,她分明记得,自己打扫的很干净,怎么可能会有泥土出现?

    这个发现,让林倾城慌乱了起来,她快速的穿好衣服,在别墅里面逛了一圈,都没有发现任何有人来过的痕迹。

    诚然,秦重的手段,就连龙组的人都不一定掌握得到他的踪迹,林倾城一介女流,又有何能耐。

    没有发现秦重,林倾城心里面的失落也极为明显,她叹了口气,慢慢的回到了秦重的屋子。

    关好房门,林倾城望着满屋的摆设,重重的叹了口气。

    秦重,你真的没有回来过吗?

    你知不知道这几天我有多担心你,有多...想你...

    林倾城俏脸一红,环视着这个房间的所有物品,不久前,这个房间里面还住着一个玩世不恭但又极为靠谱的男人,但是现在,这个屋子里只留下了他的气息。

    林倾城叹了口气,但是目光旋即变得冷静。

    秦重入狱这件事,已经被林清水提上日程,这几日,林清水大小领导的办公室可没少跑,为的就是尽快将秦重保释出来,昨晚林倾城听爷爷说,这件事情已经初见眉目了,想必过不多久秦重就能出来了。

    “秦重,快了,你再忍耐一会,我一定会去接你!”林倾城突然轻笑一声,那一刹那间展现的容颜,恐怕只有窗外的鸟儿才能够看见。

    这边林倾城思绪纷乱,那边秦重从林家别墅出来的时候,整个人可谓是神清气爽,一张脸上洋溢着贱的不能再贱的微笑。

    真是不回来不知道,一回来吓一跳!

    如果秦重今天晚上没有回家的话,他压根就不会知道自己蹲监狱的这段时间里,家中竟然会发生如此“巨变”。

    林倾城有屋不回,偏偏睡在秦重的床上,这里面蕴含的信息量实在是有些太大了,秦重一时之间还琢磨不过来,但是有一点他敢肯定。

    那就是,林倾城这妞绝对对自己有点想法。

    想到这,秦重的脸上都要笑开了花,他哼着小调一路朝着拘留所的方向走去,这一路上见了谁都打招呼,而那些被秦重打过招呼的人都是一脸惊诧,心道不会这么背吧,大清早的就见到神经病了?

    这些人心里怎么想的,秦重当然不关心,反正他现在心情很好,就连回拘留所的步子都轻快了不少,要不是他还知道注意点影响,秦重早就一路哼着“小么小二郎,背着那书包上学堂”的调子回去了。

    秦重回到拘留所的时候,那一张脸上小人得志的模样,登时让同寝室的八个汉子感到又是无奈又是幽怨。

    众人心说你丫的不就是越狱出去逛了一圈么,至于笑的跟个三十多岁的老处男终于结束了单身生活一样么。当然,这话众人只敢在心里面想想,说是万万不敢说出口的。

    秦重的拘留生涯才过了一半,按照相关规定,秦重要在拘留所里面呆十五天才能确定下一步的走向,如果在这十五天之内没有人来保释秦重的话,那秦重是一准被判以抢劫罪而锒铛入狱了。

    这一点,秦重并不在意,只要他想,分分钟都能越狱出去,这个笼子,根本就困不住他。

    拘留所的日子,还是那么单调乏味,秦重已经不知道多少天没见到郑松那个屁事精了,还别说,这郑松,秦重见到他就烦,冷不丁的见不到了,秦重倒觉得有点无聊起来了。

    秦重这一无聊,跟他同寝室的几个汉子就倒了血霉。

    他们也不晓得秦重这货是不是从地狱里面爬出来的魔鬼,别看秦重脸上总是挂着一幅阳光灿烂人畜无害的笑容,但是不跟秦重接触,你永远也体会不到他的恐怖。

    秦重整人的法子,那是千变万化,层出不穷,这一点,跟秦重同寝室的八个汉子已然深刻体会。

    每天秦重无聊的时候,都要逗逗他们,而秦重的逗法,有那么点特别。

    拘留所的警察们已经不止一次见到秦重让这几个汉子光着屁股倒立了,也不止一次的看到这几个汉子头对着头顶牛了,更是不知道多少次看到秦重这货让人家头顶酒瓶单脚站立一站就是半个小时大几分钟了。

    总之,秦重来了这拘留所一个星期之后,现在拘留所里面的警察恐吓在押人员的手段已经不仅仅是关进小黑屋了,而是关进秦重的寝室。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关进小黑屋那还有的说,毕竟只是一个黑漆漆的屋子,这帮老爷们也不怕什么,但要是被关进秦重的寝室,那可就不妙了。

    别的不说,只瞧着跟秦重同寝室的几个汉子脸上那想哭不敢笑的表情,他们便是觉得菊花一紧,每每看到秦重,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跑的贼快。

    秦重不知道,自己在这呆了一星期,拘留所里面的犯人们竟是有史以来的听话,这种状况,可是连拘留所的所长都始料不及的。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秦重在这已经呆了将近十天了,这十天来,拘留所里面最隆重的事情恐怕就要数黑虎的出狱了。

    秦重早就听说这黑虎背后有点势力,即便犯了事,不久之后也有大人物将他保释出去。然而,有些出乎秦重预料的是,这黑虎出狱前,竟是多方托人想要见他一面。

    一开始秦重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有些冷笑,以为黑虎这小子是不服气自己一招将他干倒,打算在自己出狱前好好的找秦重聊聊。

    为此,秦重已经做足了准备。

    然而,当见到黑虎的那一刻,秦重却是震了。

    黑虎这小子见到秦重,二话不说,先是“扑腾”一声给秦重跪了,八尺长的汉子,就这样当着跟秦重一个屋的八名汉子,给秦重跪了。

    那一瞬间,秦重也是两眼发晕,不晓得黑虎这小子是要干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