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神医出手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2:20本章字数:3099字

    第二天一早,林清水便是早早起床了,昨晚上他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思前想后,还是觉得应该跟着秦重一起去学校看看。

    然而,当他走到秦重房间的时候,却发现他人已经不见了。

    江南医学院跟林家只有十来分钟的路程,并不远,秦重偷偷跟在林倾城的后面,小心翼翼地跟踪着。

    在快要走到江南医学院的时候,耳畔却传来了急刹声,不由的,秦重便回头看了一眼。

    一个老人,正躺在一辆货车前面,想来应该是出车祸。

    本来这跟秦重没有半点儿关系,但他时刻记着师傅教导,医者仁心,既然碰见了,那自己应该伸出援手,且自己手上已经沾染不少鲜血,现在也是时候洗一下了。

    思索一番之后,秦重便走朝车祸处走了去。

    秦重走过去的时候,一帮人在那儿围观,却没有人敢上去查看那老人的情况。

    对于这些人,秦重也是理解,他也曾听说过国内老人碰瓷的招数层出不穷,一个不小心,就会被讹个十七八万。

    就在秦重刚刚蹲下的时候,围观的一个女子便是开口说道:“喂,你还是别去动他,你又不是医生!”

    听到女子的话,秦重便是朝她微微一笑,可注意到她胸前的牌子的时候,不由脸一黑:“我不是医生,至少我不会无动于衷,你?呵呵……”

    陈怡瑶自然知道秦重话中的意思,虽然心中有些不爽,但也不好辩驳。

    跟着陈怡瑶一起的人,见自己朋友好心提醒,却受了那人不识好歹的白眼,心中也是不爽起来。

    “什么无动于衷,我看那老头就没什么事情,你要多管闲事就你管!”

    陈怡瑶听到这个话,便是拉了一下同伴的袖子:“林丹,别这么说。”

    秦重本来不想多说什么的,可是那个人的话,却触及到了他的底线!

    若是平时,秦重一定会先好好的教育他一顿,不过眼下还是应该先帮忙看看那老人是什么情况。

    在这个时候,那货车司机也已经下来了:“这位兄弟,如果您是医生,请您务必给这位老人看看,一切事情我担着,毕竟是因为我,才会……”

    货车司机也是一个老实人,也知道那些围观之人为何不敢上前来。

    听到货车司机的话,秦重不由笑了笑:“大哥,你放心,如果是被你撞得,估计就不是现在这个情况了!而且刚才已经是绿灯了,并不能说全部都是你的错。”

    秦重安慰了一番,随后才是给那老人号起了脉。

    不号不知道,一号吓一跳,秦重如何也没有想到,这老人居然是这种病。

    一旁的陈怡瑶也是中医院的人,那年轻男子,应该也是个学中医。

    “他怎么样了?”陈怡瑶开口问了一声。

    之前陈怡瑶的话,让秦重有些不爽,但现在陈怡瑶又突然问了一句,倒是让秦重对其的印象有些改观。

    而且看着陈怡瑶的穿着,也不是什么富裕人家的子弟,虽然有善心,可在这个世道,没点资本,还真不敢行善。

    因此,听到陈凡问话,秦重也还是回答了:“情况不太乐观,不过是他本身的病,看来刚才也是这老人自己昏倒了。”

    秦重看了一下,老人倒下的位置,正好是马路边上,并不排除他在等红绿灯然后突然昏迷倒下。

    所以,才会有这么一个判断。

    “要不,我来看看?”陈怡瑶鼓起勇气说了一句,尽管她知道这样子可能会惹祸上身,但自己是学医之人,若没有点善心,如何行医?

    一旁的林丹听到陈怡瑶的话,却是将她拦了下来:“林丹,你要做什么?说不定这个小子是那老家伙的托,你要是一过去,他们就讹上你怎么办?还是跟着我在这儿看戏就好了,别去掺和,而且你不是已经叫了救护车了吗?也算仁至义尽了!”

    林丹追求陈怡瑶已经有一年多了,可陈怡瑶却似乎根本就没有往那方面想,这让林丹有些不舒服。

    平日里,林丹也就靠着自己的学业成绩稍好引气陈怡瑶注意,现在看到另一个男人在出风头,哪怕他明知道陈怡瑶不会跟那人有过多交集,他还是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陈怡瑶将林丹视作半个老师,许多不懂的她都喜欢问他,但是在听到林丹刚才的一番话,陈怡瑶是真的心寒了,她如何也没有想过,他居然会说出这种话。

    在陈怡瑶二人争吵的时候,秦重已经大概了解了那老人是什么情况,心中也已经有了救治老人的办法。

    “你们两个能闭嘴吗?”秦重突然大喝一声,可是将那二人给震慑住了。

    林丹回过神的时候,便对着秦重咆哮起来:“你算什么东西,我们的事情,跟你有什么瓜葛?”

    秦重压住心中的怒火,对着陈怡瑶说道:“你过来!”

    陈怡瑶闻言,便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你在跟我说话?”

    “不是你还是谁?过来,人中知道吧?先试试能不能救醒!”秦重命令式的语气,让陈怡瑶不敢拒绝。

    但一旁的林丹却是将她拉住:“陈怡瑶,别过去!不就是掐个人中吗?你自己不会么?”

    后面的话,自然是在对秦重说的!

    而此时秦重却是一把将陈怡瑶拉了过去:“你去,我还有事情要做!”

    陈怡瑶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乖乖的听话了。

    她也不明白,似乎自己天生就对这个男子有一种畏惧感。

    陈怡瑶刚刚蹲下的时候,就听到一声惨叫……

    而那声惨叫,正是她的同伴林丹发出来的:“你,你要做什么?”林丹没有想过,秦重居然会突然间出手,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他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做什么?”秦重一脸邪笑的朝着他走去:“娘的,你要是个普通人,你说那些话也就算了,偏偏你还是个学医的!就是因为有你这种人,医生才会被人骂成猪狗!今天,我就替你老师教育一番!”

    “我呸……你算个……”

    这话都还没说完,林丹又是挨了秦重一脚。

    周围的那些人都是愣住了,这算怎么回事,不过看到秦重那么暴力,众人都不敢说什么,只好在一旁继续看戏。

    在秦重踹了那林丹三脚的时候,货车司机才是上前将秦重拉住:“大兄弟啊!那小姑娘说掐人中没有效果,您块过去看看吧!”

    见货车司机将自己拉住,秦重才是终于停住了教育行为,不过还是没忘留句狠话:“记住我今天说的话,以后别让我看见你行医,你不配!”

    说完,秦重便是走到老人身边,对着陈怡瑶问道:“之前语气有些不好,请见谅。”

    陈怡瑶有些惊讶,她如何也不敢奢侈秦重会跟自己道歉,在听到这话的时候,便愣住了。

    “这种病症,你应该还没有见过对吧?”

    “恩?”

    “你细细听着就是,反正现在这老头也还没有什么危险情况,我正好给你说说这个病症。”

    陈怡瑶是彻底呆住,现在,是要将这个老人家当成标本吗?

    “你发什么呆?号脉!”

    被秦重一个呵斥之下,陈怡瑶慌张的开始给老人号起了脉。

    过去了半分钟,秦重就是开口问道:“怎么,脉象如何?”

    “我……我不清楚。”

    “不用慌,你将你手中的脉象情况说出来就行。”

    这一句话,虽然平淡,却也有一丝鼓励在其中,因此,陈怡瑶也就点点头开始说了起来。

    在陈怡瑶说完之后,秦重不由满意的点点头:“大部分都说到了点子上,那知道该怎么治吗?”

    一旁围观的人都是彻底呆住,这是在给人上课吗?

    尽管现在感觉很奇怪,但陈怡瑶觉得,这个人应该是有本事的,而且现在他似乎是准备给自己说道一番,便是摇了摇头。

    秦重自然也知道,若是陈怡瑶知道怎么治的话,还用他过来做什么。

    “你看好了!”说完,秦重便是将老人的衣服掀开,开始在老人的后背按压起来:“这些穴位是什么,你应该都知道吧?现在我的手法比较慢,你能记住吧?”

    “能!”

    “倒也不错,能记住就好。”秦重一边跟她解说着,一边给老人按压着,脸上轻松淡定。

    按压了三分钟左右,秦重才是停下手,然后按压住老人的人中,不多时,就听到了老人的咳嗽声。

    众人见到老人居然被救醒了,一个个都是开始夸赞起秦重。

    秦重看了老人一眼,轻声问道:“老人家,感觉如何?会不会难受?”

    那老人还未有缓过来,只能微微摇头,示意自己现在没有什么问题。

    见状,秦重便回头对陈怡瑶说道起来:“刚才的手法,只能暂时性的稳定住这种病症发作。而且由于这种病症并不多见,所以你不知道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那个……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方便留个联系方式吗?”陈怡瑶红着脸问道。

    听到陈怡瑶的话之后,秦重不由笑了起来:“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帅,所以想跟我多沟通沟通?”

    如今,人已经救醒,所以秦重也就没有之前的严肃模样了。

    “我……我……”

    被秦重这么一说,陈怡瑶脸上红晕更甚,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