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教育国家栋梁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2:20本章字数:3184字

    看到陈怡瑶那脸红的模样,秦重不由笑了起来:“小姑娘,你这是怎么了,害羞吗?”

    陈怡瑶当真是没有讲过如此的人,不过想起他之前的模样,又是不敢说什么,只是有些好奇,一个人,为什么会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呢?

    陈怡瑶跟秦重倒是有说有笑的,不过,一旁的林丹却哀怨的盯着二人,心中正在盘算着该如何整蛊秦重一番。

    这儿可是江南医学院,是他林丹的场子,若是在自己的场子,他林丹都还不能报仇,他也就不要混了。

    打定主意之后,林丹就悄悄的拿起电话走开了。

    林丹要做什么,秦重可是没有心情去理会,他还要好好逗逗眼前的女子的。

    由于陈怡瑶的出现,以至于,秦重都是忘记了自己来这儿是要做什么的了。

    忽而,那老者开口了:“年轻人,谢谢你,你能留下一个联系方式给我吗?我韩老头虽然不是大人物,不过你是我救命恩人,日后若有什么用的上老头子的,尽管开口。”

    自称韩老头的人说完之后,秦重却是摇摇头:“不用了,我想我还是挺老实的一个人,不会惹出什么乱子需要您帮忙的。”

    韩老头也是一个人老成精的,听到秦重的话,不由暗自一惊。

    见韩老头那吃惊的模样,秦重便是微微一笑:“老人家,怎么了?您没事吧?”

    秦重并不想跟这个韩老头有过多的纠缠,因为在给他按压后背的时候,秦重就隐约的猜到了他的身份,加上他现在自称韩老头,并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而秦重是什么人,是一个在中东佣兵世界的死神,能少跟这种人打交道,便自然要少打交道。

    一旁的陈怡瑶听得是有些云里雾里的,不过这跟她并没有多少关系,所以她也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站在一边。

    “老爷子,救护车来了,也就没我什么事儿了,后会无期!”秦重朝着老者拱拱手,便是准备撤逃。

    看着那逃遁的身影,韩老头不由冷哼一声,想让我韩岩做忘恩负义的小人?你休想,待老头子恢复,就是翻遍这江南市,我也要将你翻出来!

    若是秦重知道韩岩现在的想法,定然会大喊坑爹的,还有这样子报恩的吗?

    此时,秦重也想起自己是要去江南医学院了,便开始往那学院方向走去。

    “你也是江南大学的学生吗?”

    一声呼唤声响起,秦重回头一看,那人不是陈怡瑶是谁。

    秦重有些不解的看着她,开口询问道:“你怎么还跟着我?”

    不得不说,秦重这个话儿说的有些讨人厌了。

    在他说完之后,陈怡瑶不由神色落寞起来,暗暗纠结,难道自己就那么丑吗?

    虽然自己比不上四大校花,可好歹也是江南医学院的平民校花之首,这个人怎么……

    似乎察觉到陈怡瑶的不对劲,秦重便是急忙换成了一脸笑意:“怎么了?我的意思是,有你这么个美女跟着,要是待会儿被你们学院的男生看到,我会不会被围攻打死啊?”

    闻言,陈怡瑶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哪有那么夸张?”

    然而,俗话说,好的不灵坏的灵,秦重刚刚说完,就发现自己的面前已经出现了十几个男子拦住了去路。

    看了那些男子一眼,秦重便无奈的看着陈怡瑶说道:“看吧!果然就是你这等红颜,哥哥我现在有麻烦了!”

    那一群人之中,不乏有陈怡瑶认识的,而其中有两个更是平日里跟林丹称兄道弟了。

    陈怡瑶并不傻,现在她也知道,刚才秦重并没有开玩笑,自己似乎真的是给他招惹了麻烦。

    陈怡瑶的神色,尽是落在秦重的眼中,不知为何,秦重有些怜惜这个女子,伸手轻拍了一下她的小脑袋:“在想什么呢?估计是看到我太帅,他们要找我麻烦?哎,真是没想过,这长得太帅也是一种罪。不过,如果长得帅是罪的话,就让我犯下滔天大罪吧!”

    虽然现在情况有些不好,但陈怡瑶还是被秦重的幽默给逗乐了。

    不过,笑了一下之后,陈怡瑶便拉住秦重的手:“他们人太多了,你跟我来,我带你走,这儿的小路我挺熟的。”

    说罢,陈怡瑶就是想着要拉走他,可她却发现,无论怎么用力,那个男子就如木桩一样,立在了原地。

    不远处的几个男子看的都是要不爽了,那可是他们好兄弟追了一年的女子,现在突然出现一个男人给他们兄弟戴了帽子,还打了林丹一顿,他们要是不报仇,怎么称得上是林丹的兄弟?

    “陈怡瑶?他是谁?”

    那几个男子已经将秦重二人团团围住,并且一脸正义的看着陈怡瑶这个“潘金莲”。

    在他们眼中,林丹无疑就是那武大郎,他们是武松,西门庆有权有势欺压武大郎拐走潘金莲,他们这群武松,当然来要找西门庆的麻烦。

    “贺东,他是我朋友,怎么了?你们这是要做什么?这儿可是校门口,你们就不怕被导师们看见吗?”

    当陈怡瑶说完之后,秦重却是将她的小手抓住,用力一扯,将她拉到了身后:“诸位,我第一次来见我女朋友,你们就气势汹汹的将我们拦住,是想找麻烦吗?”

    听到这话,那几个人都是冷笑起来:“找麻烦?我看找麻烦的是你吧?整个江南医学院,谁不知道陈怡瑶是我们老大的女朋友?你小子是哪儿蹦跶出来的一棵葱?乖乖的跟着我们走,给我们老大跪下磕头认罪,否则,我们会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开的那么红!”

    这是赤果果的威胁,若是一般人被这么多人围住,想来早就慌了手脚,可秦重是谁?

    莫说这些只是普通的学生,就是这些都是雇佣兵,他都能单手撂倒。

    若被这些人给吓到,那他这个死神,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看来,你们很自信啊!”秦重露出了一个微笑。

    不过可惜的,他们并不知道死神的微笑,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你更加的自信!”贺东冷笑一声。

    随后,他身后的一个人便拉住了他:“贺东,跟他废什么话?直接打断双腿,给老大一个交代!”

    说完,便是一起朝着秦重发动了攻击。

    陈怡瑶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乖学生,什么时候见过这种场面,因此,现在她浑身都是有些颤抖。

    秦重见状,有些不忍,将她揽在怀中,轻声说道:“有我在,怕什么?”

    这个时候,林丹的那几个朋友就是更加看不惯了,居然敢当着他们的面秀恩爱!

    原本,他们自信满满的,一人一拳就能将秦重教育的连他母亲都认不得他,可结果却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只见秦重轻飘飘的挥了几拳,踹了几脚,那些人就一个个倒了下去。

    将七八个汉子打趴下,却只用了十多秒,这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是很难做到,或者说,无法做到的!

    就算最顶级的士兵,也不敢说自己有这种能耐。

    但秦重做出这一系列让人惊讶的事情之后,却依旧保持着微笑,似乎这就跟怕死几只蚊子差不多。

    陈怡瑶此刻还在秦重的怀中闭着眼睛,听到几声闷哼,还以为是秦重为了护住自己,任由别人踢打。

    可在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原来应该作威作福的几个人,都已经倒在地上呻吟。

    秦重扫视了一番,才开口说道:“小伙子们!很多事情,我都不想用暴力来解决,但如果有人迫使我使用暴力,我不介意告诉他们什么是真正的暴力。这次的事情,就到此为止,不过,我也欢迎你们继续来找我的茬,因为这儿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让我施展拳脚。

    活动多了,突然有几天闲下来,也是有些不习惯的。”秦重轻描淡写饿说了几句,却真的震慑住了那几人。

    贺东几个人,也并非是什么混子黑社会,他们之所以如此,只不过是看不惯自己兄弟的女人被别人泡走而已。

    见秦重似乎没有继续纠缠下去的模样,贺东等人便慢慢爬起身。

    现在都已经被教育成这种模样了,再说些什么,也不过是丢人现眼罢了,因此,他们都非常理智的选择离去。

    看着那些人离开,秦重才是轻轻叹了一口气。

    “你为什么要叹气啊?”陈怡瑶有些不解的问道:“叹气的不应该是他们吗?不过我没想到,你不仅医术厉害,而且居然还有这种拳脚功夫,不如,你找个时间教教我。”

    听到陈怡瑶的话,秦重不由一笑:“为什么不叹气!这些可都是国家未来的栋梁,是国家的希望,我如何都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会对我这么一个无权无势无钱的三无男人施以暴力!你说,看到国家的未来是这种模样,我能不叹气吗?”

    秦重的一番话说的似乎很有道理,没有亲眼所见,还真会以为他是被一堆学生围着暴打了一顿一般。

    在秦重说完之后,陈怡瑶着实被逗笑了:“什么叫对你施以暴力?明明就是你将他们教训了一顿,说的好像你还是受害者一样?”

    然而,秦重是什么人?

    这个世界上,比他无耻的人都还没有出生。

    因此,对于陈怡瑶的话,他还是做出了辩驳:“我难道不是受害者吗?我如今是身心疲惫,看到国家未来居然堕落如斯,痛心疾首啊!痛心疾首啊!”

    秦重说的义正言辞,就差没跪下来大呼青天何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