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原因所在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2:21本章字数:3477字

    “狗屁的规矩!”

    秦重正准备直接推开这个挡路的家伙,直接闯进去的时候,林清水发话了。

    “他也算病人的家属,是倾城的未婚夫。”林清水的声音在这里显得十分突兀,让除了秦重之外的两位医生全部愣在了原地。

    秦重见着情况,立刻钻进了急诊室,占据了主治医生的位置,开始为林倾城把脉。

    她的脉象很平稳,身上的伤也多是外伤,并没有伤到脑袋。而迟迟不醒,身体状况不但没有还转还有些许变坏的原因,是因为她身体内的寒气在作祟!

    看来这次复发的寒气的确太过严重了,必须马上驱逐,否则会造成意想不到的后果。幸亏没有相信这些庸医的话,否则,林倾城这小妞的命今天就要交代在这了!

    飞快的拿出自己的针具,此时的他已经忽略了林倾城那暴露在空气中的香肩和大片雪白细腻的皮肤,直接找准了穴位开始施针。

    “哎,你是谁啊!对病人干什么呢!”旁边那个护士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身边站了一个年轻人,拿着一根银针就要在病人的身上动手动脚的。

    正要伸手去阻拦秦重的动作,林清水也走了进来,连忙开口阻拦道:“小穆,他是我请来帮忙的,不用担心。”

    那护士一听林清水的话,乖乖的不支声了。林清水可是江南市的神医,他说的话,那肯定假不了的。

    旁边的其他医生和护士也都对秦重比较感兴趣,这个年纪最多不超过三十岁的年轻人,医术能高到哪去?却能够得到林清水的认可,对他的亲孙女动手术,这可不是一般的医生能够得到的殊荣!

    之前阻拦秦重的那个矮个的医生此时已经重新戴上了口罩,口罩内的表情却显得有些许的狰狞。那个病床上正躺着的美人,可是他曾经无数次幻想过的对象!此时,竟然已经成为了这个小白脸的未婚妻,这让他如何承受得了。

    他只愿秦重的手术失败,到时候,自己就可以堂而皇之的站出来职责他是个没本事的人了!

    可惜,他的愿望注定要落空了,秦重早已知道林倾城的病情,现在治疗起来自然没什么。两根手指轻巧的捏住闪着寒光的银针,整个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般,飘逸而潇洒。

    每一针,落在林倾城的身上都是相同的力度,进入的尺寸也都相同。

    这些手术室内的西医们自然不明白秦重的手法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只是觉得他的动作很帅而已,但是同样作为中医的林清水,却已经被秦重的表现所震惊了。

    即使是他这个行医多年的老中医,在下针的时候,也会有片刻的犹豫。这是因为针灸需要找准穴位,如果出现丝毫的偏差,都有可能对治疗造成阻碍。甚至,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但是秦重却没有这方面的担忧,他的每一针,就仿佛是练习过很多次,最后已经成为习惯了一般。

    林清水仔细的观察过,秦重的每一针都准确的刺在穴位上,没有丝毫的偏差!这样的技巧,令他都感到佩服不已。

    秦重可没心情去管别人震惊的眼光,他只想尽快的将林倾城救回来,所以动作中根本没有丝毫的隐藏。他以气渡穴的手法十分的纯熟,而且林倾城身上的穴位他已经辨认过一次了,现在施展起来更加的手到擒来。

    连续十二针,这在以前是不曾有过的事。

    每多加一针,对于施针的人的能力就多一分考验。毕竟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每一针的力度和进入的尺寸都必须完全相同,这样才能达到以气渡穴的最终目的。

    十二针,几乎用尽了秦重身上所有的力气,他的额头上涌出一层细密的汗珠,看上去十分疲惫。本来小麦色的皮肤此时也变得有些苍白,不过他依然坚持着将十二针全部施展,并且没有出现丝毫的差错。

    快速的将针全部收回,秦重的身子一软,趴在林倾城的病床上昏睡了过去。

    “秦重!”

    在他昏倒前,还听到林清水的叫声,不过之后的,他就完全不知道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秦重是被刺鼻的消毒水味道给熏醒的,机警的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发现这是一间空无一人的病房。房间内的设施十分的奢华,一看就是那种贵宾才能用的单间。

    直接从床上站起身来,他之所以晕倒,只是因为气力用尽,且精神消耗过度。简单来说,就是太累了。

    现在休息了一段时间,凭借他壮如牛一般的身躯,自然是无碍了!推开房间的门,声音似乎有点大,顿时一个身穿白衣的小护士飞奔过来,关心的问到:“你醒了,身体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秦重摇摇头,问道:“林爷爷和林倾城怎么样了?”

    “他们都没事了,你确定你没有问题了?”护士小姑娘似乎对于秦重的事迹也听说了些许,态度特别的客气,一个劲儿的问秦重是不是真的好了。

    在接受了护士的全身检查,确定他真的没有大碍了后,这才带着秦重来到了林倾城的病房。

    其实,林倾城就住在秦重的隔壁,此时这小妞正坐在病床上吃着橘子,林清水也正坐在她的身边,笑呵呵的看着她。

    当看到秦重进来的时候,林清水立刻起身迎了上来:“秦重,你感觉怎么样了?身体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林爷爷,我没事,倾城怎么样了?”秦重也就是习惯性的一问,其实刚进门的时候他就已经确定,这丫头没事了。

    “倾城没事了,这丫头啊,这次可多亏了你出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倾城,你这丫头也真是的,身体不舒服还开什么车,这不是跟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吗?”林清水说话间,目光看向了林倾城,有些责备的说道。

    不过虽然是责备,话语中却满含着浓浓的关心,看得出,这位老爷子是真的很疼爱他的孙女。

    林倾城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身为医生,对于自己的身体状况她当然比任何人都要了解。只是想到那个人……

    “对不起,爷爷,我以后不会了。”林倾城小声的道了欠,目光却有些皎洁的在秦重的脸上打转,似乎有话想要对他说,却又不敢说的样子。

    林清水打了个哈欠,虽然拉着窗帘,但秦重知道现在已经是凌晨时分了。老爷子上了年纪,先是担惊受怕,后来又陪着林倾城熬了半宿的夜,此时必然极为疲倦了。

    秦重很贴心的说道:“林爷爷,你累了就先回去睡吧。我刚睡醒,正好陪陪倾城。”

    “这……"林清水有些犹豫,不过看到秦重目光坚定,也就没有拒绝,嘱咐秦重也要多注意休息,这才离开。

    病房中仅剩下秦重和林倾城两人,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林倾城不知道什么原因,目光一直盯在秦重的脸上。

    “我脸上有花吗?你干嘛一直看我?”秦重奇怪的问。

    “你还知道来救我,哼!”林倾城突然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把秦重给弄蒙了。

    一屁股坐在林倾城床边的椅子上,秦重伸了个懒腰,深深的吐出一口气,看着病床上重新恢复了少女情怀的林倾城,之前压在他心口的大石头总算消失了。拿起一个苹果,熟练的将皮削掉,一边削一边说:“你这次可真把我吓坏了,身体不舒服就不要逞强,我又没得罪你,干嘛像防贼似的防着我?”

    林倾城闷闷的不说话,不过目光却十分的不善,似乎秦重说错了什么话。

    “怎么,我说的不对?”秦重将削好的苹果递给林倾城,狐疑的问道。

    林倾城根本不接,而是昂着头有些傲娇的哼了一声:“当然不对!不是你,我怎么会连饭都吃不……”说到这时,林倾城似乎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那动作看起来十分的娇羞可爱,秦重也看的微微一愣。

    不过更让他注意的是,林倾城刚才所说的话。难道她吃不下饭是因为自己?那是不是说,她病情复发的原因,也是因为自己?

    这个接过让他震惊的无以复加,之前一直苦苦寻求的结果终于浮出了水面,而真正的原因,竟然是因为自己!

    “我怎么得罪你了!”秦重对这个结果似乎有些不满,直接大声地问道。

    “哼!”林倾城根本不搭理秦重,只是冷哼不说话,倒是让秦重无奈了。这丫头到底是发什么疯啊!回想之前几天的事情,自己不就是每天找工作,然后做自己的事情吗?怎么就得罪了这个大小姐了呢?

    这个问题一直到很多年以后,秦重都没有想明白,只到是女人那几天,精神有些不正常。

    事实上,林倾城也的确是那几天……

    修养了两天的时间,林倾城终于出院了,她身上的皮外伤并不严重,之后只要按时换药就可以了。秦重看到她恢复的不错,也就不再担心了。

    有了医院救治的事情,两人的关系似乎再次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但又有些不同。林倾城总是若有若无得将目光放在秦重的身上,但每当秦重看向她的时候,她却如同受惊的小兔子一般,飞快的将目光收回。

    早上,秦重按时起床锻炼身体,看到林清水出奇的没有打太极,而是在看一封信。

    “林爷爷,早!”秦重打了声招呼,坐在林清水的对面,好奇的看着他手里拿着的信。

    林清水将信放下,幽幽的叹了口气,神态有些悲哀:“秦重啊,如果我有什么事,不能再继续照顾倾城,你能不能代替我好好照顾她。”

    秦重一愣,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说这种话题。林清水的身体秦重是知道的,比五十多岁的人还要健康,再活个几十年都不成问题。毕竟学中医的一般都会调理身体,想不健康都难。

    “林爷爷,你突然说这些干嘛!”秦重连忙说道。

    “唉!”林清水又叹了口气,目光却看向了桌子上放着的信。

    秦重顺着林清水的目光看下去,大概瞄了一眼,也看到了那封信的内容。

    只不过,和林清水的表现不同,秦重看到了这封信之后,顿时感到有些惊喜!没想到之前一直没有线索的事,这里居然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