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 危机时刻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2:21本章字数:3403字

    天色已经逐渐暗了下来,婆娑的树影在晚风的吹拂下四处摇摆,偶有承受不住风力的树枝在大风中被折断,发出咔嚓的响声,在这夜里分外的响亮。

    林倾城躲在秦重的房间里,动作尽可能轻的拉扯着床单,她准备借助床单从窗户逃出去。上一次和秦重在一起的时候,也是从二楼跳出去的,只不过秦重的身手敏捷,根本不需要借力。

    但她却不行,如果就这么跳下去,腿兴许都会摔骨折。万一再被他们发现,那就真的插翅也难飞了。

    尽管她的动作已经尽量轻柔了,但拿下床单后把它撕扯成长条状仍然会发出一些声音,这声音,也正好惊动了楼下的三人。

    郑文怪笑着看向楼上,对身边的两人说道:“看来这女人已经发现咱们了。”

    “呵,那不是正好吗?”郑松冷笑一声,毫不在意的说:“我正愁着想要找她不容易呢,她就自己弄出声音来了。如果不是哥你说的,她有多纯,我都怀疑她是主动制造声音让我们去找她了。”

    林倾城哪里还能顾得上那么多,从“刺啦”一声的床单撕裂声传出后,她就已经料到事情不好。虽然说不上常年运动,但林倾城的身体也还算灵活敏捷,飞快的将两条撕扯开的床单打了个结,向着窗户跑去。

    而楼下的三个男人也飞奔向秦重的房间,速度比之林倾城要快了不少。

    “砰”的一声,门被郑松一脚踹开。

    林倾城刚打开窗户,床单刚刚固定住,还没来得及丢下。

    快,必须再快些。林倾城的心里如此想着,直接将手中已经变成布条状的床单丢了下去,身体也朝着窗台上爬去。

    “嘿,你觉得你跑得掉吗?”郑文快步走上前,向着林倾城的胳膊抓去。

    他身后的郑文也冲上来,毫不留情的将林倾城的手腕抓住,把她硬生生的提了上来。

    被抓住的林倾城剧烈的挣扎,两只小脚死命的蹬踢,却没有任何的作用。她的身体根本没有着力点,力气也没有身边的三个男人大,尽管一直都在挣扎,却逃不出两个男人的掌控。

    郑文看向林倾城的俏脸充满了邪欲,双眼几乎都能冒出火来,伸手一巴掌直接扇在了林倾城的脸上。

    血丝,顺着林倾城的嘴角流下,痛苦的感觉透过皮肤传入林倾城的大脑。

    看着林倾城那双无助的眼睛,郑文似乎看到了什么好玩的玩具一般,又是一巴掌扇了过去,一边打还一边骂道:“臭三八,你不是跟我装纯吗?还找人打我,羞辱我?哼,看我今天就玩死你!”

    “够了!”

    郑文的巴掌还在继续朝着林倾城的脸上打去,却被那个不知名的男子拦住了。

    “卢队长,你这是干什么?”郑文有些奇怪的问道,不明所以。

    被称为卢队长的男子上下仔细的看了看林倾城那张虽然被打的有些红肿,却依然靓丽动人的冰肌雪肤,有些痴迷的说:“这女人漂亮的堪称艺术品,是用来好好疼爱的,可不是用来打的。郑哥,你要是不介意,我倒是想把这女人收下,留着当个小的也不错。”

    郑文当然明白他说的小的是什么意思,不就是包养起来当情人吗?如果是换做从前,郑文肯定不会同意,这可是他看上的女人,谁也不许碰。可现在,他因为被秦重打的事情已经完全丧心病狂了,而且把这件事情归罪到了林倾城和秦重两人的身上。

    现在的郑文,一心只想着报复林倾城,怎么折磨人怎么来。

    如果林倾城被卢队长包养了,那还能算得上折磨吗?

    “卢队长,这女人可配不上你啊,我建议你还是玩玩就得了,养起来很容易惹上麻烦。”郑文直接不给面子的说道,他还想着等会上第二发呢。

    要是这卢队长直接收下了,肯定不会让自己再碰,那他不是亏大了?

    卢队长脸色有些不善,但没有说什么,心里倒是把这笔账记下了。

    郑松听到哥哥和卢队长的谈话,心里暗道一声不好,可也没有说话。事都出来了,说什么都晚了,只愿哥哥等会别再做出什么傻叉的举动来。

    三人谈好了林倾城的归属问题,继续把魔爪身上林倾城那柔弱似无骨的娇躯。

    忙了一晚上的林清水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来了,他一整天都在四处打听关于秦重的消息,可是一无所获。天色已黑,再去叨扰别人多有不便,只能先回来休息,明天继续了。

    一回别墅,林清水就感到了一中奇怪的感觉。

    家里的门大敞四开,客厅中灯光亮着,几个凌乱的鞋印分外明显。

    楼上传来林倾城的叫声,似乎是在求救,又似乎是在挣扎。

    林清水全身的汗毛立刻竖了起来,秦重这边刚出事,他不能再看着林倾城出事。快步朝着林倾城的方便跑去,老胳膊老腿的这时候竟然也十分灵活。

    “倾城,倾城!”林清水一边跑着,一边还叫着,他不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还以为家里进贼了呢。

    楼上的三个男人听到林清水的声音,脸色都沉了下来。

    “你不是说她家里不会有人的吗?”卢队长脸色不善的问道。

    郑文也皱起了眉头,他之前已经安排人拖住林清水,却是没想到这老头竟然能赶回来。

    看了看身边的郑松,希望他能给出一个好的主意。郑松也没让他失望,直接说道:“现在来也来了,想走恐怕也来不及了。我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那老头捆了,等完事后,晾他也不敢把这事说出来。”

    林倾城在旁边听着,眼角忍不住流出了一滴泪水。爷爷都一大把年纪了,却要遭无妄之灾,还有自己,秦重,你到底在哪啊?

    却说秦重出了局子后打了一辆车,行了没多远就发现自己居然被跟踪了。

    “师傅,就在这停下。”秦重可没有被人跟踪的习惯,于是直接让出租车停下,待会万一发生恶战,也省的牵连这个无辜的司机。

    付了钱下了车,秦重站在路边等待着后面跟踪的人出现。

    一辆红色的大众嘎然停在秦重的面前,从车上走下一个秦重的熟人,居然是上次救陈怡瑶的时候帮忙的暴力女警察!

    “你越狱?”王双双声音不善的说,她有灵性的大眼睛上下的打量着秦重,似乎要将他看穿一般。

    “没你说的那么严重,我就是回家报个平安。而且,你们这些条子就是这么办事的吗?连理由都不说就直接把人抓起来,连审讯都不用就无限期的关人。到现在,我估计我家人都不知道我在哪,这符合法律规法吗?”秦重站在王双双的面前,毫无压力的说。

    王双双有些怀疑,她是知道有些人利用权力会做一些违反规定的事情,不过一般都是些不起眼的小事。大多数人即使知道了,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闹出什么大事来。

    她虽然空有一身正气,却也用不上什么力道,毕竟她现在也只是个小小的警员罢了。

    上次逮人的功劳算上的话,估计用不了多久,她也能升级当个副队长什么的了。

    “真的有这样违反纪律的人存在的话,我一定会将他抓起来,严惩不贷的。可你这样的行为已经成为越狱了,我凭什么相信你?”王双双思索了片刻后,对秦重说道。

    秦重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想了想,笑道:“如果我自己离开局里,算是越狱的话,那么你陪我一起去不就得了。反正你是条子,我是犯人,你带着我去什么地方也是正常的。而且你也可以监督我,看看我到底干什么,我是不是坏人。”

    “坏人都说自己不是坏人。”王双双撇撇嘴,她可不信秦重的这套说辞。不过心里却有些许的意动,身边这个模样帅气,办事却十分粗鲁极端的男人,她还是有些好感的。

    “那你说怎么办?”秦重无奈的一摊手,如果不是这个女警本身还有点正气,他早就像对之前那几个守卫一样把她撂倒了。

    王双双冷哼了一声,指了指自己的车,道:“上车,跟我来。”

    秦重明白了她的意思,立刻乖乖的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开心的说:“我就知道你是好人,和其他条子不一样。”

    “少废话。”王双双不满的哼了声,心里却很开心。

    别墅中。

    林清水慢慢的接近林倾城的房间,根本没顾忌后面的位置。

    在他想来,林倾城大半夜的肯定不会去别的地方,多半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如果真的有坏人的话,那么此刻也会在林倾城的房间里。

    他怎么会知道林倾城大晚上的跑到秦重的房间去睡觉,更不会知道这些人根本不是小偷,而是彻彻底底的坏人。

    正走着呢,后脑突然被什么坚硬的东西狠狠的砸了一下,林清水觉得自己的眼前有些发黑,费力的想要扭过头去看看究竟是谁干的,却已经没有了力气。

    “呜呜!”林倾城就在门口的位置,从她所在的角度,能够清楚的看到林清水被郑松用木棒砸晕。

    泪水抑制不住的流淌而出,身体在这一刻彻底失去了力气,她知道,挣扎已是无用。

    此刻的林倾城悔恨自己为什么不在一开始就自杀,这样或许还能保住清白,也不会让爷爷被牵扯进来。秦重是回不来了,自己经历了今天晚上的事,恐怕也活不下去了。

    默默地闭上了眼睛,绝望的情绪开始在她的心中蔓延,最后生根发芽。

    郑松下手干脆利落,一看就是经常干这种下三滥的勾当,顺手从旁边的抽屉里翻找着什么可用的,然后找到了一根鱼竿和备用的鱼线。

    “老家伙生活还挺有情调的。”郑松撇撇嘴,将鱼线拿起飞快的缠在了林清水的身上。他身为一个执法人员,对这种捆绑的技巧也曾经学习过,绑起来极快而且十分专业。

    做完了这些,三人的目光再次回归到林倾城的身上。

    卢队长搓着手,脸上的表情兴奋异常,双目几乎冒出火来,怪笑着说:“嘿嘿,小美人,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