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 包括你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2:22本章字数:3398字

    一辆车听到了安静的别墅区外,秦重感觉着周围怪异的气氛,心里不自觉的急躁起来。

    王双双对于这里也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因为,她也住在这片别墅区之中。所以,路上没有走什么弯路,只是奇怪秦重来这干嘛?

    当她将车停在了林家的别墅外面,已经吃惊的指着秦重的鼻子问道:“你说的家,就是林院长家?”

    秦重点头,他现在可没工夫跟这小妞废话,直接推开门下车,向别墅里面冲去。

    王双双还以为秦重要逃跑,也连忙追了下去。

    两人一走进大门口,就连王双双这个算不上专业的专业人士都看出来,这肯定是被人“入侵”了!

    “到底怎么回事?”不明所以的王双双下意识的问道,而她的话音刚落,身边的秦重已经如同炮弹一般飞快的朝着楼上跑去。

    “你就不能等等我吗?”王双双心里极其不舒服,但还是快步的跟在了秦重的身后,朝着二楼的方向跑去。

    秦重的房间内。

    郑文和郑松两兄弟抓住林倾城的手,将她按到在床上,而卢队长已经怪笑着朝林倾城伸出了魔爪。只是在他伸向林倾城胸部的手还没有接触到的时候,林倾城急中生智的一脚踢在了卢队长下体某个敏感的部位。

    “啊!”的一声痛呼,卢队长捂着自己的下体从床上滚了下去,在地上直打滚。

    郑松连忙嘱咐哥哥看好林倾城,俯下身去关心的问卢队长有没有事。

    郑文的心里极其鄙视,不过就是一个女人,我要是出手早就搞定了。就你这样也好意思当男人,还是什么队长呢。

    卢队长缓了好一会,才略微感觉好一些。他现在也是气得要命,用力的将林倾城的衣服抓住,一把扯下。

    他抓住的是林倾城肩膀处的花边,所以扯下来的也只是一块花边,除了肩膀上柔滑圆润的皮肤露出一点外,竟然全无进展。

    气愤之下的卢队长对着郑家兄弟喊了一声:“按好了,她要是再伤到劳资,劳资废了你俩!”

    这话平时是对着他的手下说的,那自然是一呼百应,眼前这两兄弟可不是他的手下,只能说因为利益一拍即合的两个合作伙伴。他们听到卢队长说出的话后,顿时有些恼火,特别是郑文。

    平时在学校里大小也算个领导,除了几位校长和教导主任外,他在学校那也算得上风生水起,谁见了不得叫一声郑主任。现在到好,被一个比他还年轻的小子指手画脚的,心里哪能舒服得了。

    郑文就是这样一个小心眼的人,见不得别人比他好,更受不了半点气。

    郑松知道卢队长的能力,连忙给他哥哥打眼色,希望这个小心眼的哥哥能够暂时压住火气。就算要爆发,也绝对不是现在。

    卢队长恶狠狠的如同恶狗扑食一般的向林倾城扑去,他那张还散发着喝酒后浓浓酒气的大嘴眼瞅着就要贴在林倾城白皙的脸蛋上了。

    在这关键的一刻,房间的门被人狠狠的踹开了。

    要说这门,还是刚才郑文关上的,哪有人办事的时候还习惯大敞四开的。虽然明知道别墅里没有其他人,但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的感觉。

    卢队长为此还笑话过他,但依然没有改变郑文的行动。

    现在,这扇本应该关起的门居然被人大力的踢开了,把正准备进行下一步的三人给吓了一大跳。

    正按住林倾城的郑文分神之下,被林倾城一脚给踢到了肚子,顷刻间忘记了去继续按住林倾城,而是踉跄着向后退了两步。

    闯进屋子的不是别人,正是秦重。

    他先向房间内看了一眼,确定林倾城并没有受到什么不可挽回的侵犯,随即气愤至极的一把提起卢队长的衣领子,直接把他从二楼丢了下去。

    跟在后面的王双双看到从屋子里飞出来一个人,刚想要让他们住手,这事情让自己来办。

    却惊讶的发现,那个被扔出去的人居然是卢队长。

    “卢队长,你怎么在这?”王双双的声音惊讶中包含着不可置信,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还是那个她记忆中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的卢队长了吗?

    卢队长此时的状况十分的狼狈,摔下了一楼后,衣服都被刮出了个窟窿,下体因为刚才的刺激高高耸立,掉下去的时候正好戳中了桌子的木板。

    木板没事,不过卢队长的状况就不好了。

    屋内的秦重并未就此停手,他再次一把揪住了郑松和郑文,一手一个的把他们也都丢了下去。

    “啊!”的一声惨叫,本来就已经很惨的卢队长身上又多了两个多活人,把他可砸的不轻。

    林倾城的脸被打了两个巴掌,此时两边的脸蛋依然清晰可见两个通红的手掌印,她此时看向门口站着的秦重,本来已经虚弱无力的身体不知道从哪涌出的力气,一下站起来扑入了秦重的怀中。

    痛哭的呜呜声不停的响起,这丫头可是吓坏了。

    秦重连忙用手抚摸着她柔顺的头发,安慰的说:“没事了,没事了。”

    站在秦重身后的王双双觉得,自己今天真是来对了,如果自己执意怀疑秦重是越狱,不陪他来的话。恐怕,那个无辜的女孩儿就要惨遭毒手了。

    不过,王双双就有点想不通了,这个叫秦重的男人为啥每次都能找到犯罪现场呢?

    难道他有着比警犬还灵的鼻子?又或是,他对犯罪事件天生就有着感知的能力?

    看了他们这对仿佛大难后重逢的小情侣一般相拥着,王双双觉得自己不应该继续站在这当电灯泡了,于是下楼去看了一下卢队长和郑家兄弟三人。

    这三人想挣扎着爬起来,可惜刚才摔下来的那一下,估计是闪着腰了。三个人的身体都算不上好,这一下估计够他们休养一阵子的了。

    “卢队长,没想到这么巧啊,能在这见到你。”王双双怪声怪气的说道。刚才秦重推开门的那一幕虽然快,但她还是把里面的情形看了个清清楚楚。

    “小王,这,这是误会,我也是受害者啊!你看我这个情况,还能干什么?”卢队长连忙装可怜的说着,一脸的无辜相。

    可惜,这话无论是王双双,还是他身上压着的两人都不相信。

    如果卢队长把这事脱清了关系,那责任岂不都是郑家兄弟两人的?

    郑松也算是个组织内的人员,自然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连忙一脸正气的说道:“这位警官,我和我哥哥其实是被胁迫的,咱们都属于一个机构内的人,对上面的命令也没有反抗的能力。我真的不知道卢队长是来做这种事,否则的话,我绝对不会跟他来的。”

    王双双如果没看到刚刚那一幕,可能会相信他的鬼话。

    但是现在,王双双不但看到了他们的恶相,还注意到他们身体某个丑陋的位置仍未消退的挺拔迹象。

    虽然她只是一个不算专业的专业人员,但这点基本的理论还是知道的。这两个人就算只是帮凶,也是十恶不赦的大坏蛋,等会还要问上面那个漂亮的女人一些事情才行。

    “都给我老实一点,这事,我需要上报组织,才能做最后的决定。”王双双说着,掏出手机就准备打电话。

    郑松瞅准机会,一把推开郑松就要抢夺王双双的手机。他可能打不过秦重,但他自认为对付王双双这个小姑娘还是不成问题的。

    十分的可惜,他再一次猜错了。

    王双双被秦重称为暴力警花可不是没有原因的,她腿上的功夫可不是一般人都能应付的。别看她的腿纤细修长,但力道十足,在感觉到身后有人攻击的一霎那,她直接飞起一脚,将扑过来的郑松踹倒在地。

    回过头来,鄙夷的说:“你不是说你是从犯,是被迫的吗?现在这个,难道也是卢队长逼你这么做的?”

    “没,我可没逼他,小王,你要相信我。”路队长连连摆手,心里暗骂郑松是个傻缺。

    郑松被踢出去老远,摔的是头昏脑胀,撑着地想要站起来,却半天都没爬起来。

    秦重安慰了林倾城一会,感觉她的状态好了许多,这也才放下心来,询问起事情的起末。

    在得知林老爷子被打晕绑在房间里的事情后,秦重连忙赶到了林倾城的房间将林老爷子放了出来,这时候的老爷子刚刚清醒,脑袋还迷迷糊糊的呢!

    也幸好这三人都是没啥力气的主,这一棍子力道算不上大,只是让人昏迷一会。否则的话,就刚才那一下,加上林老爷子的年纪,就有可能弄出人命来。差一点,也是个老年痴呆或是植物人了。

    “林爷爷,您没事吧?”秦重关心的问道。

    “秦重?”林清水迷糊的看了看秦重,又看了看他身边脸被人打的红肿的林倾城,这时才想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已经一把年纪的林清水抱住两人,老泪纵横。

    安慰好了一老一少,秦重回到了王双双的身边,道:“怎么样,问出什么来了吗?”

    “还用问吗?”王双双撅着性感的嘴唇,朝着三人努了努,道:“卢队长身为警务人员竟然带头进入普通人家想要施暴,旁边还有两个同伙。这件事情,是我们的不对,我们一定会对此事进行详细的调查。”

    秦重点点头,又上下仔细的打量了王双双几眼。

    这丫头说话的时候那种公事公办的派头倒是挺足的,但这个社会,有的时候光有一颗公正的心还是不够的。这个姓卢的好像是个队长,也不知道王双双是个什么级别,能不能压得住他。

    如果不行的话,恐怕这次的事只会被人压下来,然后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被揭过去。

    这可不是秦重想要的结果,敢动他所在乎的人,不管那人是谁,都要受到最严厉的惩罚。即使这里有着安全局,有着诸多让他都感觉到害怕的强大势力,但他依然不会有丝毫的退缩。

    “放心吧。”似乎是看出了秦重心里的想法,王双双突然说道:“他们肯定会得到应有的惩罚,谁都逃不了,包括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