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七章 救醒苏父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2:22本章字数:3432字

    的哥一说到苏老板的儿子,神色就变得激动起来,仿佛他说的不是别人的儿子,而是他自己的儿子一般。

    “这小子就是个败家子,吃喝嫖赌简直是无恶不作,他家里有钱,可也不是这么花的啊。”的哥啰啰嗦嗦的开始抱怨着:“就上次,我听人说他买了辆车,花了五百多万。有五百多万,都够我们这种普通的小市民生活一辈子的了,他居然就买了辆车。”

    “这还不算完,他买完车还跟人家赛车,结果刚买的五百多万的车,没开两天就撞烂了,听说修车还得花好几十万呢。就这样的败家子,我看啊,苏老板挣多少钱,都得被他家那个败家子败光了。”

    听着的哥的话,秦重的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了一个模样轻拂,长相帅气的男子。

    苏柔樱的哥哥,那个嚣张自大的男子。

    即使没有的哥的话,秦重也不看好那个家伙,单单凭衣着就断定一个人的身份,而且自视甚高。但其实啥本事都没有,性格还嚣张跋扈。

    不过这个人是苏柔樱的哥哥,和他的关系不大,只要不来找秦重的麻烦,秦重是懒得搭理那家伙的。

    出租车在临江市医院停了下来,秦重按照苏柔樱告诉他的病房向医院里走去。

    半路上,秦重却遇到了他不愿意见到的人,苏仁和。

    苏仁和此时正好从医院里向外走,脸上表情都快能杀人了,手指的关节捏的发青。走路的时候低着头,根本没看前方,恰好和观察周围环境的秦重撞到了一起。

    “混蛋,长没长眼睛?”苏仁和的坏脾气直接爆发了,指着秦重破口大骂道。

    秦重莫名其妙的被人撞了,还被人指着鼻子骂,心情顿时就不好了,刚准备还口,却发现这人正是苏柔樱的哥哥。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的咽了下去,决定大人不记小人过,这次就不跟他见识了。

    谁成想苏仁和却依旧不依不饶的,继续骂着秦重:“你这垃圾还真没素质,撞了人就想走?你家人没教过你要道歉吗?你张嘴是干啥的,吃屎的吗?”

    听他的话越说越难听,秦重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冰冷的目光扫视着苏仁和。

    苏仁和突然觉得如坠冰窖,浑身上下泛起一股寒气,眼前这个男人似乎变得和刚才不同了。再仔细一看,这人怎么越瞅越眼熟呢?

    “是你!”苏仁和突然惊声叫了出来,他怎么都不会忘记游轮上的一幕,自己和妹妹险些遇险的时候出现的这个男人。

    他当时那快速制敌的手段,现在苏仁和想起来,还会浑身颤抖。没想到他居然会出现在这,穿着打扮似乎比之前好了很多,但在苏仁和眼里依然不上档次。

    “哼。”秦重冷哼一声,转身继续向前走。

    苏仁和的眼睛飞快的转动了一圈,突然脑海里涌上了一个好想法,连忙追了上去:“兄弟,你来市医院干嘛的?”

    看着身边刚才还骂骂咧咧,现在就好像多日不见的老朋友一般自来熟的苏仁和,秦重觉得十分厌恶。他又不是圣人,被别人骂还笑呵呵的接受,秦重的脾气其实很差。

    刚去北非那边的时候,经常会因为别人的一个挑衅的动作或者语言与人大打一场。只是随着年纪越大,他的心智也越来越高,轻易不会因为无用之事而改变自己的心。

    苏仁和只是一个小角色,根本不值得自己和他生气。

    根本不搭理这个苏仁和,秦重继续朝着病房的方向走去。

    苏仁和也不泄气,一边盘算着该怎么跟秦重说,一边继续跟在秦重的身边。

    苏建业所在的高级病房并不难找,只是走了不远的距离,就在一个比较安静的位置找到了这间病房。秦重直接推门进去,后面的苏仁和却看的有点傻了眼。

    他即使再败家,再二货,再纨绔,也不会连自己老爸的病房都不认得。

    他此时只是好奇,这个煞星到底是来自己老爸的病房里干啥的,如果他要动手的话,那自己可不是他的对手。

    转念一想,苏仁和又觉得自己想的有点多,上次自己妹妹出事的时候,就是他救下的。

    “柔樱,我来了。”秦重对着苏柔樱打了个招呼,就朝着病床的方向走去。边走,边向病床上躺着的中年人看去。

    这中年人长了一张国字脸,一脸的刚正耿直相,与苏柔樱兄妹的长相格格不入。

    如果不是苏柔樱介绍他就是苏柔樱的老爸,秦重肯定以为自己走错了病房呢。

    “秦老师。”苏柔樱没想到秦重真的回来,惊喜之余,还有点小感动。对于秦重,苏柔樱一直都觉得他并不喜欢自己,更何况秦重现在和林倾城在感情上似乎有了更进一步的趋势。

    自从上次和林倾城聊过天,苏柔樱就认识到自己和林倾城的差距了。

    林倾城是一个高大上的冰美人,她的身上有一种特有的御姐韵味。这点不止是身材,还有她的言行举止,完全不同于自己这种小女孩儿的性格。

    不过这并不会让苏柔樱退缩,女人在遇到自己喜欢的人时,是永远不知道退缩两个字怎么写的。

    苏柔樱也是这样,只是她知道女人的嫉妒心是很强的,即使林倾城这样高大上的女人,也未必愿意让自己的男朋友在这种属于英雄救美的时刻出现,去拯救别的女人吧。

    可事实上,她偏偏这么做了。

    苏柔樱看着面前的秦重,心里想的却是林倾城,如果秦重知道这些的话,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柔樱,他,你?”苏仁和有些搞不懂了,难道这尊大神真的是来看妹妹的?他俩从上次游轮上分开后应该就没有交集了啊,到底是怎么联系上的呢?

    还有,刚才苏柔樱叫他秦老师,难道,这个吊丝男还是学校的老师?

    苏仁和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秦重。

    最后还是苏柔樱跟他解释了秦重的身份,他才算淡定了一点,不过心里却更加觉得秦重的不一般。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人居然还能当老师,简直不可思议。

    秦重在观察了一下苏建业的情况后,提出自己或许可以治疗苏建业的病。

    这可没把苏仁和给吓死,他再败家,也不希望自己老爸有任何危险。不管从老爸能够带来足够的钱败家的方面,还是老爸对他疼爱的方面。

    但苏柔樱再三解释,介绍秦重的医术如何的高超后,苏仁和还是无奈的同意了。

    秦重只是观察了一下苏建业的情况,就看出了问题所在。

    表面上,苏建业只是晕倒了,现代的医疗器械根本看不出他有什么问题,只以为他是身体过于疲惫以至于大脑无法醒转。实际上,苏建业是被下了一种可以导致人昏迷的药,除了开腹检查肠道外,几乎不可发现这种药物的残渣。

    但是从他呼吸的情况,还有口鼻处淡淡的香味,秦重就断定了病因。

    对手是怕苏建业这个柔樱集团的当家人突然醒来主持大局,破坏了他们现在布置好的一切,这一手果然阴。如果不是自己来得及时,恐怕他们的奸计就要得逞了。

    秦重潇洒的抽出一跟银针,直刺苏建业的脑门。

    “啊。”

    一声大叫,苏建业直接自床上坐了起来,像是做噩梦那样惊慌的起来,随即有些茫然的看着周围苍白的墙面,还有刺鼻的消毒水味道。

    “我这是在哪?”苏建业奇怪的问了一声,便看到一脸激动的女儿,和惊讶不已的儿子。

    “仁和,柔樱,你们怎么都回来了?我到底是怎么了,我明明记得我在办公室里处理公司的事情,最近这几天公司似乎出了大事。”苏建业摸着自己的头,在努力的回忆着。

    苏仁和直接扑到苏建业的身边,哽咽的说:“爸,你可醒了,真是把我和妹妹吓死了。”

    苏柔樱也很激动,抱着苏建业的手臂嘤嘤的啼哭起来。

    看着人家一家人和睦的景象,秦重心里却有些不好受了,曾几何时,他也盼望过自己能够拥有父母亲人。虽然他后来到了铁血佣兵团,兄弟们都会他很好,如真正的亲人一般。

    但有的时候,秦重却能感觉到,兄弟和亲人的差别。即使是一个生活幸福美满的人,偶尔也会缅怀自己的亲人,更何况他现在还算不上美满。

    未来要走的路还很长,秦重看了眼正在相拥成一团说着体己话的一家三口,默默的退出了病房。这个时间,就留给他们一家人吧,秦重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找到那个下药的人。

    按理说,这种传统的迷药在现代十分的少见,只有一些医学世家和用毒之人才会使用。

    但医学世家的人不会那么无聊的跑来这里给苏建业下药,他们也不会在乎苏家这点钱。对别人来说,苏家很有钱,柔樱集团很了不起,但对于秦重和一些高端人士来说,苏家就是一个穷光蛋。

    苏家所谓的有钱,也只是针对于普通人而已。他们的财产,总共加在一起也就十几个亿,在全国都排不上号。

    秦重不相信有人会为了对付这么一个排不上号的小人物而请那些不出山的世家老古董出世,而世家的年轻人一个个心高气傲,更不屑于做这种事。

    那么,除了这些人,还有谁有这种本事呢?

    秦重打算先去苏建业的办公室看看,那里是第一现场,或许在那里会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想到这里,秦重打车前往柔樱集团总部。

    而在秦重离开医院后,苏建业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疑惑之色,他看向自己的宝贝女儿,柔声问道:“柔樱,刚才那个男人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那是我老师,爸,你现在刚醒,需要多休息。”苏柔樱连忙说道,同时扶着苏建业就要躺下。

    “柔樱,不是我说你。你是我苏家的孩子,也是爸爸的女儿,和什么人交朋友可要小心些。这次咱们苏家蒙受了这么大的灾难,没准哪天,整个柔樱集团都将不复存在了。所以我希望,你能找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人来保护你。爸爸年纪也大了,不能事事都为你遮风挡雨了,你也改学着自己长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