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一章 墓地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2:22本章字数:3414字

    刺眼的阳光照耀在脸上,秦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发现已经是上午十点半了。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是秦重的警惕心。即使他是在睡着的,如果有人潜入的话,依然会被他发现。

    昨天陪着苏柔樱的老头子聊了半宿关于柔樱集团目前情况,还有一些可以想到的应对方法。虽然苏建业不见得会全部采纳,但自己已经尽了一个朋友能达到的全部了,剩下的事情,就只能交给苏建业这位商场硬汉自己来解决了。

    舒服的睡了一个好觉,秦重也考虑回江南市了。

    按理说,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

    他本来也是想帮苏家彻底解决这个问题,然后再离开的。

    可苏建业对秦重并不信任,他虽然很欣赏秦重的分析能力,也对秦重的医术十分的佩服。可归根结底一句话,秦重并不是苏家什么人,按苏建业的原话说:“我不希望把你这个无辜的人牵扯进来。”

    然后,秦重就被劝退了。

    有些不爽的定了张回江南市的火车票,百无聊赖的从豪华的酒店中走了出去。

    这房间,还是苏建业帮他安排的。以秦重的聪明,自然能猜得到苏建业打的是什么主意,房间里摆放的并不高明的针孔摄像头,实在让秦重无语。

    还好他没有果睡的习惯,否则自己的身体还不被人看光了?

    刚准备打车前往火车站的时候,却被苏柔樱给拦住了。

    “秦老师,真对不起,我爸人其实挺好的,就是有点心里病,轻易不相信别人。你千万别忘心里去,还有,谢谢你。”苏柔樱细声细气的说这话,像微风一般在秦重的耳边拂过。

    秦重笑着摆摆手,道:“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正常人也不会相信第一次见面的人。对了,你来干嘛的?”

    “我是来送你的,上车吧,让你看看我的技术。”苏柔樱突然又有了精神,俏皮的对着秦重挤了挤眼睛,然后打开驾驶位直接坐了上去。

    秦重倒也没有抗拒,有辆免费的车坐也是不错的。

    车子启动,苏柔樱的车开的很平稳,本来秦重以为,她也就开成这样的时候。这丫头突然一脚油门,车子如同打了鸡血般飞一样的冲了出去,发出了一连串的黑烟。

    “秦老师,你可坐稳了。”苏柔樱俏皮的说着,手上的方向盘急转,直接转向朝着高速的方向开去。

    秦重顿时给她弄懵了,不是说好了去火车站的吗?你现在上高速又是要闹哪样?

    却听苏柔樱清脆的声音说道:“最快的火车大概还要等五六个小时才能进站,秦老师买的应该是下午四点的那班吧。如果你愿意等的话,我也可以把你送过去的哦。”

    皱了皱眉头,秦重只想着要买最早的一班,还真没看时间。看看手机上订的车票时间,果然如苏柔樱所说,是下午四点的。

    “咯咯,放心吧,秦老师,我会开车送你回去的。”苏柔樱开心的笑着,车速再次提升了一些:“从临江市到江南市,以我的车速,也就一个小时的事。所以,你只需要在车上睡上一觉,醒的时候就到地方了。”

    “我是猪吗?哪有那么多觉可睡。”秦重不满的小声嘀咕了一声,却被苏柔樱听到了,再次引起了她的一番大笑。

    一个半小时后,秦重已经站在了江南市医科大学的门口,苏柔樱对着他摆摆手,有些不舍的说道:“秦重,谢谢你,这次可是帮了大忙了。”

    “走吧,你爸还在家等你呢。”秦重摆摆手,送别了苏柔樱,想前往林倾城的办公室和她说说话。

    却被路过的司徒晗叫住了。

    “秦重啊,我正找你呢,没想到就在这看到你了,你跟我来一趟,我有话跟你说。”司徒晗的声音很温和,并没有什么焦急的感觉。

    秦重就迷糊了,他找自己能有什么事?

    难道是最近教学质量出了问题,还是期末考试出题的事?

    跟着司徒晗进了校长办公室,司徒晗习惯性的泡了一壶茶,邀请秦重共饮一杯,道:“秦重啊,老林的年纪大了,有些手术已经不适合他来做。所以咱们学校里有的时候为了配合市医院,同时也是为了给学生们创造一个好的实习机会,需要有一个带队老师。”

    “这项工作本来是交给其他有经验的老师的,但我考虑到你的医术水平,还有你的身世背景。毕竟是神医的孩子,想来声望方面应该不会比那些成名多年的老大夫差,最后还是决定让你来做这个带队老师。”

    秦重点点头,觉得自己身上背负的责任顿时重了很多。对于司徒晗所说的神医的孩子,秦重自然而然的理解成了林清水家的孩子,并没有多想。

    司徒晗又和秦重交代了很多关于带队老师应该注意的事项,最后告诉了秦重一个不算好消息的好消息。

    “对了,我怕你在应付学生的方面经验不足,所以找了倾城跟你搭班。这件事主要由你负责,但倾城给出的意见希望你也能够认真采纳,两个人一起努力把学生们带好吧。”司徒晗笑吟吟的说道。

    秦重用力的点点头,对于这个安排无比满意。

    先不说和林倾城一起能有更多相处的机会,林倾城的专业水准和知识水平,比学校里其他的老师可是高出不少。而且她为人认真负责,如果自己有些事情不懂或者有事无法跟在学生身边的时候,林倾城绝对是最好的辅助。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和林倾城的距离近了,同时也代表着保护起来更加方便。

    林倾城的容貌和气质实在太容易引起他人的窥觑,他可不放心把林倾城一个人放在学校里。

    上次差点发生的餐具,秦重可没忘记。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却给秦重提了个醒,他必须时刻注意林倾城的安全。这个自己内定的未来老婆,可不允许其他人染指。

    告别了司徒晗,秦重便匆匆赶往林倾城办公室去告诉她这个好消息。

    可当秦重到达林倾城办公室的时候,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林倾城早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离开了。询问了她办公室的同事,才知道林倾城随她爷爷出去了,具体去了什么地方就不知道了。

    有林清水在身边,想来她应该没什么危险才对,不过好奇的秦重还是拨通了林清水的电话。

    “林爷爷。”

    “哦,是秦重啊,我听司徒说,他把带队老师的事交给你和倾城了。这事他办的倒是不错,对了,你现在有空没,来存山一趟。”林清水说完,也没告诉秦重为什么要去存山。

    秦重也不疑有他,林清水把他当成自己的亲孙子一般照顾,同时,也认可了他和林倾城两人的关系。如果真要害他的话,岂不是让自己最疼爱的孙女守寡?

    打了辆车,前往存山。

    存山,位于江南市的西北方向。

    虽然名字中有个山字,但这里却不是真正的山。存山,是一篇墓地的名字,以前的存山,就是一片坟包。

    如今国家富裕后,就将这里改建成了墓地。过去葬在这里的也都是比较有钱或者比较有名望的人,一般都是由专门的墓碑,所有也没有被破坏。

    秦重奇怪,林清水叫自己来这儿,到底想干什么?

    下了车,秦重便习惯性的查看器这里的环境来。存山倒是一个山明水秀的好地方,周围种满了杨柳之类的树木,外围的地方,有零星的几个人正在做着祭拜。

    秦重慢慢的向里走,越是被葬在中心位置的人,身份就越高。而最中央究竟葬着什么人,秦重就完全不知道了,他在江南市待得时间不长不短,也没机会跑到墓地来看看。

    一路边走边看,秦重都没有发现林清水两人的身影,疑惑的想要再打个电话询问,却被旁边的人所说的话给吸引了。

    “老冯,你也来祭拜医神啊。”

    “是啊,当年要不是医神治好了我的风湿病,我估计下半辈子就得躺在床上了。唉,只可惜,好人不长命。医神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年纪轻轻就去世了呢?如果他活着的话,估计现在肯定名传整个华夏了吧。”

    “谁说不是呢,今天是医神的祭日,咱们就别在这浪费时间了。祭拜仪式都要开始了,咱们赶紧过去吧。”

    “对,对,赶紧走,晚了就要来不及了。”

    秦重看着两人匆匆向着最中心的位置走去的身影,心中有些疑惑,江南市的医神,那会是谁呢?

    反正现在也没找到林清水,秦重决定跟在两人的后面去看看,说不定路上就能碰上林清水两人呢。

    抱着这样的心态,秦重跟在两人身后,也朝着中心墓地走去。

    一路上,秦重惊讶的发现,前往中心墓地的人越来越多。他们似乎都是去祭拜那个所谓的医神的,大多数的人家境似乎都不算太好,身上的穿着打扮都十分普通。

    少量打扮的比较华丽的人,也都是上了年纪的老者,他们的眼里多透漏着悲伤,一身黑色的衣服显示着他们对于死者的尊敬。

    终于走到了墓地的中心,秦重也看到了林清水和林倾城两人。

    他们此时正在拿着香祭拜一个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小坟包,秦重当下也不犹豫,直接朝着两人走去。

    林清水将香插在了墓碑前的泥土中,静静的看着这块有些破旧,但看上去却经常有人打理的墓碑。秦重也走到了他的身边,轻声的说:“林爷爷,我来了。”

    “哦,秦重来了,你也祭拜一下吧。”林清水并未因秦重的到来而产生些许的情绪起伏,只是将三根香递给了秦重,柔声说道:“以往每年,我都会过来祭拜一次,闲下来的时候,也会经常过来。”

    秦重接过香,目光朝着墓碑所在的方向望去。

    在看到墓碑的内容时,秦重的身体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

    因为,他诧异的看到那墓碑上竟然写着“秦宁之墓”的字眼,而旁边立碑的人却写着“老友,林清水立”。

    这块墓碑,该不会就是他爷爷的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