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三章 被人盯上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2:22本章字数:3416字

    林清水顿时瞪了宋主任一眼,倒不是他不相信秦重的能力,可只要是治疗就存在着风险。

    秦重也说,这病他只有九成的把握,万一等会一紧张,没发挥好真的出现了失误怎么办?但事已至此,现在去追究谁的错也是没用的,林清水只能拍拍秦重的肩膀道:“你挑人选吧,想用谁跟我说一声,地方有现成的手术室。”

    “就倾城吧。”秦重对林倾城比较熟悉,使唤起来也比较顺手。

    “行。”林清水一点头,带着众人前往了手术室。

    那些老医生、专家们自持身份,不屑去手术室门口等,于是纷纷去了能够彰显他们身份的专家会议室。只有林清水担忧的站在手术室门口,担忧参杂着焦急地等着。

    手术室内。

    林倾城干脆的问道:“我需要干什么?”

    “把病人扶起来,别让她动。”秦重说着,从自己的皮袋里抽出一根银针。

    干脆利落的动作隐隐中似乎符合着某种天道轨迹般,流畅的刺入小姑娘的身体中。

    刚刺下三针,小姑娘的身体便开始剧烈的挣扎,要不是秦重刚才说过让林倾城扶好,恐怕现在那小姑娘已经挣脱林倾城的控制了。

    “按好了。”秦重的语气稍微加重,额头隐现汗水,他这一套漂亮的针法已经让林倾城眼花缭乱了。而秦重的身体却越来越虚弱,以气渡穴需要更多的气作为前提,而他这段时间用在修炼的时间明显减少,此时用起来竟然感觉有些不够用。

    专家会议室内,几个自认为老资历的专家大夫们正在看着手术室里秦重的动作。

    他们大多都是西医,也认不出来秦重的一系列动作,只是觉得这小伙子好像有点真本事。

    “没想到这个小伙子才这般年纪,就已经有了如此高超的医术。”

    “是啊,最让人想不到的是,中医竟然也能够治病。我一直以为只有咱们西医,才能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呢。”

    “你这话说的,不是连林院长也一起怀疑了。”

    之前曾经质疑过秦重的那位老专家却看出了一点端倪,眼睛都隐隐放光,手指轻轻扣住自己的关节。他心里激动地大叫着:天啊,这不是传说中的以气渡穴吗?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还会这种已经失传的绝学,简直不可思议。等会我一定要想办法找那小伙子聊聊,把这门绝学学到手。

    秦重的汗水越来越多,衣服如同水洗般,早已被汗水湿透。眼前也变得有些模糊,但他却并未停手。

    小姑娘的病情已经基本稳定下来,但仅仅如此还不够,想要彻底治好还要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针。只要这针下去,她的病就彻底稳定下来,后面用中药调理一段时间,就能药到病除。

    可此时秦重体内的气早已用光,要不是他的意志力比一般人强大很多,恐怕早就倒下了。

    而反观被林倾城按住的小姑娘,她的脸上已经渐渐恢复了些许血色,一脸的平静,最经还挂着些许笑意。看样子,用不了多久就能够彻底醒来。

    秦重的眼睛被汗水浸湿,加上精神的消耗,让他完全睁不开眼。干脆一咬牙,直接伸手朝着小姑娘的手臂处摸去。

    林倾城一愣,看到秦重的模样,担忧都写到了脸上。可聪明如她自然明白这个时候绝对不是开口询问的好时机,忍耐着心里的担心,继续配合着秦重的动作。

    终于,秦重凭借手的触觉确定了穴位的位置,即使是闭着眼睛,依然熟练的抽出一根银针,飞快的刺入女孩的体内。

    一抬手,所有的银针在一瞬间全部被他从小姑娘的身体上取下,插入了皮袋。那动作一气呵成,就像是做过上万次的提前演练后养成的习惯般。

    做完这些后,小姑娘已经发出了均匀地呼吸声,彻底的脱离了危险。

    而秦重却一头向着地面栽倒,再也无法保持站立的状态了。

    “秦重!”

    这事他最后听到的一声惊呼,从声音上听来,应该是林倾城的。感觉身体似乎进入了一张温暖还透着香气的床,头部真在一个柔软的地方,渐渐地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的时间可不短,等秦重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林清水和林倾城都在守着他,见他醒来,连忙高兴地询问着他身体的情况“秦重,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下次可不能再这么拼命了,刚才突然晕倒可把我吓坏了。不过这次也多亏了你,否则的话,我们市医院的名声就彻底毁了。这次的失误,对市医院简直是致命的,看来我真是太久没管医院的事了。”林清水先是关心秦重,说着说着就到了医院的事情上来。

    的确,这次的失误,对于任何一个医院都是致命的。不但误诊,还差点出了人命,好好的病人被致死,市医院就是百口也难辨。更何况事实就是他们除了错误呢?

    “我没事。”秦重先安抚了两人的担心,然后对林清水说:“病人现在没事了吧?”

    见林清水点头后,他也彻底放下心来。休息了一下,身体也恢复了,秦重便不顾林清水的阻拦开始了他的工作。

    秦重和一干学生被安排在了急诊室里坐诊,大家都有目共睹他的医术,所以并没什么人执意。至于那三个学生,则各自跟随一位有经验的医生去了科室里。

    刚坐下没多长时间,诊室的门便被人推开了。

    秦重还以为来了病人,结果仔细一看,居然是刚才那位怀疑自己的老专家。

    “我记得你叫秦重对吧,我是内科主任,我叫方勇。”老专家自我介绍着,同时用看待宰的羔羊般的目光看向了秦重。

    “是。”秦重对这个方勇的印象算不上好,态度自然也十分冷淡。

    方勇并没有在乎秦重对他说话的态度,相反,依然是笑盈盈的说道:“小伙子的医术很不错啊,年纪轻轻,竟然能够掌握以气渡穴这门早已失传的绝学,将来肯定大有作为啊。”

    秦重一听这话,顿时猜出了这老头来此的目的。以气渡穴,那可是中医都梦寐以求的东西,绝对的神技。很多穴位通过单纯的针灸并不能起到最大作用,但如果配合上气的运用,效果却事半功倍。

    连一些西医都治不好的病,都能轻松的解决。

    果然,方勇接下来说道:“你掌握了这么一门绝学,应该考虑把它发扬光大才对,不如,你把它交给我。我是医院的主任,只要你想的话,可以把你安排到…”

    “不劳您老费心了。”秦重突然打断了方勇接下来要说的话,斩钉截铁的说:“我是学校的老师,并不想到医院当什么医生。”

    “这么说来,你是不打算告诉我了。”方勇的脸顿时沉了下来。之前他虽然看到林清水和秦重的关系不错,但也没有往其他方面多想,觉得秦重只是一个好欺负的小孩,于是阴沉沉的说道:“小子,我劝你老实的把以气渡穴的本事教给我,否则的话,你在市医院将寸步难行。”

    “哈,我这人什么都怕,就是不怕威胁。”秦重听到方勇的话,顿时笑了:“再说,你又不是我的学生,我也没有义务教你。想用医院的那点权势来威胁我,也得先考虑考虑自己的分量。”

    方勇冷哼一声,甩袖而去。

    见他走了,秦重总算松了口气。以气渡穴这门本事,他并不是想要藏私,而是修炼起来极其艰苦,并且威力极大。

    如果给控制能力好,并且一心向善的人学去,自然能够救治更多的病人,带来它原本的作用。如果给心术不正的人,或者心存恶念的人学去,就会变成一种杀人利器。

    秦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的一手银针,曾经被称为神迹般的暗器。在偷袭敌人的时候不但速度极快,而且不容易被人发现,简直是居家旅行的必备之物。

    一下午的时间,秦重愣是一个病人都没见到。

    也不知是因为早上误诊事件影响到了医院的声誉,还是那个叫方勇的家伙真的有那么大的本事,能够把病人都赶走。

    而这段无聊的时光,秦重就只能跟急诊室的一个叫做梅芳的小护士聊天。这小护士生的眉清目秀,清丽可人,说话的时候甜甜的声音会让人不自觉得心情变好。

    “哎呀,都到了下班的时间了。”梅芳看了看表,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原来是刚才她聊天聊嗨了,根本忘了时间,属于耽误工作。

    秦重可不是那些正牌医生,也不管什么工作不工作的。他本身就是一个随性的人,学校的课程还不是有一天每一天的?

    梅芳皱着可爱的小鼻子,腾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可是下一秒,她就觉得脑袋嗡的一声,眼前一片漆黑。

    还是秦重眼疾手快,一把拽住了她,这才幸免让她直接一头栽倒。要知道,她的身后可是尖锐的桌角,这要是摔下去,还不得弄个头破血流啊。

    秦重一手将梅芳拉住,用力向回一拉,梅芳的身体如同牵线木偶般朝着秦重的怀里扑来。好一个投怀送抱,但梅芳此时还没彻底的恢复意识,秦重也不能停止运动中的轨迹,只能让梅芳扑进了自己的怀中。

    一股处子香气扑面而来,秦重觉得自己某个不听话的部位开始不安分起来,连忙大念清心咒,把梅芳重新暗回了座位上。同时为她把了把脉,掩饰自己此时的尴尬。

    “头好晕,咦,秦医生,你怎么还没走?”梅芳此时也渐渐清醒过来,看到秦重的脸,惊讶地问道。

    秦重皱着眉头,一脸严肃的看向梅芳:“你这丫头,平时也注意点自己的身体。本来就贫血,还经常熬夜,刚才直接晕倒了。要不是我扶住你,你现在已经躺在手术室里抢救里。”

    “怎么会?”梅芳不敢相信的张开了小嘴,又觉得似乎有些不雅,连忙用小手轻掩。

    “怎么不会。”秦重哼哼了一声,不过眼中却满是笑意的道:“还好你遇到了我,等我明天给你带一副药来,保证药到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