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一章 辞职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2:22本章字数:3433字

    江南医科大学的师生突然被市医院赶了出来,这件事如同长了翅膀般的传遍了整个医科大学。

    还有之前一起跟秦重去市医院学习的三名学生,他们对此事最为不满。刚刚在医院待了没两天的功夫,竟然就被人家赶出来了,这种事情说出去多丢人啊?

    以后他们再找工作的时候,听说是市医院给踢出去的学生,让他们还怎么找工作?

    顿时,学生中,特别是毕业生,都对秦重这个老师感到十分不满。甚至还有人跑到系主任和教导主任甚至是校长司徒晗那里去闹,要求校长给他们一个解释。

    而作为事情导火索的秦重,自然也被司徒晗叫了过去。

    “秦重啊,你真的没有行医资格证书?”司徒晗弱弱的问了一句,其实放在平时,没有也就没有了。他们学校的老师,还真没几个人有那东西的。

    可市医院现在把这件事当成拿捏他们的把柄,而且他们还无力反驳。整个医科大学现在都被这种怪异的气氛压着,现在,只要有一个点火锁,就能立刻把医科大学给炸了。

    “校长,我真没有那东西。不止是行医资格证书,教师资格证书我也没有。”秦重很干脆的说,他后面其实还有句话没说:我连高中毕业证都没有,上哪弄这些高端的东西去?

    就像秦重之前对方勇说的,如果他想要,国外弄几百张行医资格证都不成问题。可关键这里是国内,更讲求的是证书而不是能力。像他这种有能力的人却得不到发挥,实在让人心中窝了一口火气,没处发泄。

    司徒晗无奈的摇了摇头,用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缓解着压力。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市医院本来是友好单位,而且林清水还是市医院的院长,按理说事情不会闹的这么僵的。

    “你先去上课吧,至于其他的事情我会帮你考虑的。”司徒晗将秦重赶去教室,这才打通了林清水的电话。“老林,究竟是怎么回事?”

    电话那头传来林清水忧桑的声音:“唉,我也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今天我接到组织的通知,说我年纪也大了,该提前退下来了。组织上已经有了内定的院长人选,让我不用再管医院的事情了。”

    司徒晗顿时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说:“怎么可能?连交接的事情都没提,就让你下来,这简直不符合规矩!”

    林清水沉默了,他如何不知这样不符合规矩,但规矩是领导们定的。而他,只能当一个规矩的执行者。

    来到教室的门口,秦重惊讶地发现,今天的学生特别多。一双双求知的眼睛看着秦重的脸,让他的心里忍不住泛起一股股的暖意,笑着走进了教室。

    “腾”的一声,班级里的学生全部都站了起来,整齐的声音响起:“老师好。”

    上大学的学生基本上都是成年人,很少会对老师如此恭恭敬敬的行礼问好,而秦重之前的课也是三天缺课,两天旷课的,却没有任何人因为这件事情生气。

    所有的学生,至少这个班级里所有的学生都以能够听到秦重的课程为荣。

    “坐吧。”秦重连忙说道。

    学生们纷纷坐下,只剩刘夏一个人还站着,他问道:“秦老师,听说市医院那边把你辞退了,还说以后我们医科大学的学生他们都不接受,这是真的吗?”

    秦重点点头,如果方勇仅仅是把自己开除了,他也无所谓了。以他这一身本事,就算不在市医院待着,上哪还找不到适合自己的工作?

    可方勇竟然提出了医科大学的学生市医院不收这个要求,就是彻彻底底的把秦重推到了风间浪头上。因为整件事都是由他而起,原因更是简单的因为他没有行医资格证书。这件本来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事情,现在居然闹的世人皆知,而且还让秦重得罪了整个医科大学的学生,后果不可谓不严重。

    他只想平静的教书育人,真的有那么难吗?

    看着面前睁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学生们,秦重深吸了口气,收敛了笑容,认真的说道:“这件事的确是真的,由于这次对学校造成的严重影响,我已经考虑辞职了。”

    “什么?”

    “秦老师,你不要走,要走的应该是那群市医院的人。他们不过就是一家医院,凭什么那么得意?”

    “就是,秦老师你教的这么好,如果让其他老师来教我们的话,我们肯定学不进去。”

    学生们纷纷出言挽留,一向古灵精怪的苏柔樱此时也用她那双哀怨的大眼睛望着秦重,柔声细语的说:“秦老师,你舍得丢下我们这些学生自己一个人走吗?”

    听着他们的话,秦重的心里再一次被温暖了。身为一名老师,如果能教出这么多优秀的学生来,还有什么其他的要求呢?

    只可惜,他仅仅想把中医事业发扬光大,仅仅是希望能够教育更多的人成为中医,让更多人学好中医。

    在西医独领鳌头,而其他名医都敝帚自珍的世代,拥有秦重这样想法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偏偏他的这个想法,还要被那些所谓的领导和能人所破坏。

    一咬牙,秦重还是狠下了心。他不愁离开了学校会找不到工作,与这相比,他更担心学生们毕业得不到就业的机会。虽然市医院并不是唯一一家医院,但市医院与医科大学的关系是骨肉相连的,就算不会再市医院工作,医科大学的学生大部分也会进入市医院实习。

    现在这么一闹,等于切断了他们实习的场所。

    如果没有地方实习,这些在学校里培养出来的学子们又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医生?

    秦重深知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尤其学生受罪,还不如自己受点委屈。

    “同学们,我知道你们舍不得我。”秦重说话的时候很干脆,一如他的性格,丝毫不拖泥带水。常年当领导人的气势隐隐在他的身上爆发,让人有种不经意间信服的感觉:“我也同样舍不得你们,但这不能成为我耽误你们的理由。你们是学生,也是祖国的花朵,未来和明天。你们有必要得到更好的学习,因为你们都将是未来的医生,你们要对你们的病人负责。”

    “再好的宴会也会有结束的时候,再舍不得的人也会有分离的一天。即使现在不结束,将来你们毕业的时候,我们依然会说再见。唯一的区别是,我的离开能够带给你们更好的将来,那我走的也更有价值。”

    “何况,即使我离开了,你们也依然是我交过的学生。我们在校外如果遇到,我们也算是认识的朋友。除非你们到时候假装不认识我,嫌我这个被学校开除的老师没本事了。”秦重说道这里,自己乐了。

    可下面的学生却没有一个人笑得出来,他们知道,秦重是为了他们才做这些的。

    安静,一种持续的安静蔓延了整个教室。

    最终,还是秦重率先打破这种气氛,笑着说道:“好了,现在我们来上最后一堂课,这堂课我要教你们的,是如何应用之前所学到的穴位知识。”至于你们能学到多少,就要看你们的认真程度和个人悟性了,秦重在心中感慨了一句。

    接下来的课程,没有一个学生走神,所有人都在专心致志的听秦重讲课。

    看到这样的学生,秦重也教的分外卖力,直到两节课结束,下课铃声响起的时候。

    秦重对着学生们微笑着摆摆手,道:“老师要走了,你们以后也要好好学习,不能有什么情绪。只有学到手的东西才是属于自己的,即使将来到了社会上也能用得到的。”

    “起立。”

    刘夏突然喊了一声,所有的学生齐刷刷的站了起来,对着秦重鞠躬敬了一礼。

    他们是真的尊敬这个愿意拿出真本事来教学生,而不是照本宣科读些没用的东西的老师。虽然和秦重在一起相处的时间算不上长,却在他这学到了不少真正有用的东西,让这群学生都受益匪浅。

    秦重静静的看着这群可爱的学生们,眼眶有些湿润了。

    下课后,他便找校长司徒晗提出了自己的辞职要求,甚至没有给王苏找他麻烦的机会。

    “秦重。”漫步在校园里,秦重觉得自己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心里面空荡荡的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不舒服。虽然在学生的面前说的大义凛然,让他们不要在乎自己,只要顾好学习就行。可是真的到了离开的时候,才发现在这待了一段时间,已经对这所学校产生了感情。

    “秦重。”声音更加清晰起来,秦重摇了摇头,让自己尽量冷静下来,回头朝着声音的来源看去。

    只见一个美丽的倩影俏生生的立在那里,一双美眸正望向自己。

    “是郭佳啊。”秦重微微一笑,笑容中有着些许的苦涩,不过很快便消失了。

    “我听说你被市医院给退回来了?那些人可真没有眼光,凭你的背景,应该没什么大事吧?”郭佳迈着她修长而圆润的长腿走到秦重的身边,懒洋洋的说道。

    这个女人似乎和秦重身边所有的女人都不一样,她更加神秘,和秦重的关系也很特殊。说两人是朋友吧,秦重对她的了解也仅限于她是这个学校人事部的实习工。

    但说是陌生人,两人现在看起来又好像是相交多年的好友。

    此情此景,不禁让秦重回忆起很多年前一位老者说过的话:有些人虽然仅仅见过一面,却已成为心心相惜的至交;有些人虽然天天见面,却永远不可能交心。

    秦重对于这个郭佳就有这种感觉。

    “我已经跟校长辞职了。”秦重慢慢的向前走着,轻声的说道。

    “辞职?”郭佳微微一愣,但随即点点头,无奈的笑笑:“看来你的背景也不怎么厉害嘛,现在看来,你倒是比我还惨了。虽然我至今没有转正,好歹也没有被开除,你却已经要离我而去了。”

    秦重感到自己一脑门的黑线,什么叫我离你而去啊,咱俩很熟吗?

    “不过,这样对你来说或许也是一件好事。”郭佳脸上的笑容突然收敛,认真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