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太平间里的影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0:57本章字数:3002字

    这大肉瘤子似乎是从他靠近胃部的地方长出来的,我轻轻地小心翼翼地拨开一些,隐隐约约地能够看到这恶心的肉瘤子似乎是和胃部连接在了一起。甚至,很可能这东西就是依附在病人的胃部生成的。

    现在这个巨大的肉瘤子已经挤压着其他的内脏了,就算这个肉瘤子本身不出现什么问题,就算是挤压其他的内脏,也足以让他毙命了。

    在这个观察的过程当中,我始终密切地注意着那恶心的大肉瘤子,很是担心那些孔洞里面的蛆虫一样的虫子钻出来,钻到我手上什么的。

    但是过了一会儿之后我就发现是我多心了。这些肉瘤孔洞里面的白色肉虫子,仅仅只是偶尔从这些孔洞里面钻出来顶几下,然后又缩回去了。并不会从里面钻出来到处乱爬,而且我也差不多摸清了。一次只会有一条蛆虫钻出来,差不多是半分钟一次,从那个肉瘤子的中心往外面分散。

    因此我不用担心这些蛆虫一样的东西爬到我身上来。

    让我觉得有些古怪的是,这种肉瘤子里面生虫的情况,我并不是没有见过。一年之前我曾经给一个病人开刀动手术,是他的心脏里面生虫子!一种罕见的通过凉水进入身体里面的寄生虫。但是数量不多,而且也没有这么恐怖恶心的景象。

    我还感觉到,这些虫子似乎就是老老实实地待在这个病人肚子里的超级大肉瘤子里面,并没有爬出来啃噬其他的内脏器官,不然这个病人绝对撑不到现在的。内脏早就被虫子吃空了。

    所以,其实我只要能够保证小心翼翼地把这个巨大的病变肉瘤子整个给摘除掉,那么就可以解决这个病人的问题。

    只是现在比较麻烦的地方在于,我并不敢肯定如果当我对这个大肉瘤子动手脚的话,这些孔洞里面的虫子会不会都钻出来攻击我或者疯狂的啃咬病人的内脏。如果是话,那就前功尽弃了。

    再加上这肉瘤子其实是和病人的胃部连接在一起的,整个把这肉瘤子和病人的胃剥离的过程,也是非常艰难的。因为我发现他的胃部表层的胃黏膜几乎整个和这大肉瘤子下端都粘在了一起。动起来非常麻烦!

    不过,这些都难不倒我。

    我可是赵无双!说到开刀的技术和手的稳定,在上海所有的知名医院里面,年轻一辈的一声里面我在上海滩称第二的话,应该没有人敢称第一的。

    我深吸一口气,摇摇头把一切的杂念都从脑海中甩了出来。眼睛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大肉瘤子,眼中似乎只有这样一个目标了。耳朵里面也几乎听不到什么声音了,好像世界上的声音都消失了,只剩下我和这个病人。我要移除他的大肉瘤子!

    手中的手术刀笔直地伸出,没有一丝偏差,依靠着一些医疗器械的协助,轻微地固定了一下这大肉瘤子。然后我沿着他的胃部黏膜,小心翼翼地把这大肉瘤子的下端和病人的胃部整个剥离了开来。

    这样以来,整个大肉瘤子其实已经和病人的身体失去了连接。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这个大肉瘤子从他肚子里面直接取出来。

    这么巨大的东西,已经没有办法用什么医疗器械来进行摘除和取出来了。

    只能用手。

    我转过头,看到小利眼中的神色,似乎非常不愿意我这么做。但是我摇摇头,又点点头。意思是我可以的。

    然后我用带着专业的消毒手套的双手,抱住了这个大肉瘤子,猛然一用力,把整个大肉瘤子都从病人的肚子里面给抱了起来,然后放进了一个密封的医用金属桶里面。

    接下来的事情就比较的简单了,就是一些收尾的工作。把病人的一些器官小心的维护一下,然后缝合上他肚子上的刀口。就没有什么难度了,我闭着眼睛都能够做完。

    当我走出手术室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已经快要虚脱了。从医这么久以来,从来没有如此的疲惫过。我重重地送松了一口气,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去登了个记把今天的我的开刀记录录下来,然后就去消毒换衣服,顺便去医院附近的24小时全家便利店吃了便当,看时间有些晚了,也懒得再回家,直接去办公室睡好了,反正我私人的办公室还有一个舒服的软沙发。

    说起来其实我这个级别应该没有私人办公室的。但是因为主任和院长都很器重我,所以就给我安排了一个办公室,算是史无前例的待遇了。

    不过他们给我安排的这个办公室的位置确实有点让人蛋疼。尼玛是在花园对面的一栋老楼里面!

    说到这儿我就大概说说医院吧。我们医院是上海市比较有名的一所医院,大家也别去查什么的,也别人肉我,毕竟把这些东西写下来也算是比较敏感的。

    医院在上海市也算是有很久的历史了,所以一直有两个区域。一个是A区,也就是老区,是从医院建立开始就有的。另一个B区则是最近几年刚修建不久的。A区比较陈旧,现在都是一些没钱的病人和一些不太重要的科室。

    因为新区这边实在没有空的办公室了,就在老区给我搞了一间。这本来就是破例让我提前享受主任待遇了,所以我也没什么怨言。

    只是有点儿坑爹的地方在于,之前医院改建的时候,把医院的太平间迁到新区和老区之间了。连接新区和老区之间的是一块宽阔的草坪,草坪面积很大,所以虽然时常有园艺工人打理,还是有点儿杂草丛生的感觉。

    而医院的太平间,就在这一块宽大草坪的一个角落的一排平房里面。

    大晚上的,一个人从草坪中心的蜿蜒道路穿过,一路上都能够看到不远处的太平间。尤其是最后,在到我的办公室所在的那栋楼的时候,距离太平间侧门最近只有不到五米的距离。还真的是让人有种心慌的感觉。虽然我不信鬼神直说,但也觉得有些不舒服。

    狗日的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当初设计的,太他娘的坑爹了!

    我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往前走。

    今晚不知道怎么了,也许是刚才那个古怪的病人让我有些精神虚弱,总感觉一路上暗处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看,让我心里头有些发毛。我加快了脚步往前走。终于马上就要走过这块草坪了,前面就是那小路最狭窄的里太平间的侧门最近的地方。

    就在这时候,突然响起了一阵声音,吓得我头皮一麻,身上骤然起了一阵鸡皮疙瘩。才发现原来是口袋里面手机微信的声音。

    狗日的谁这个时候给我发微信啊。

    有些不爽的地口袋里面掏出手机,一看微信,居然是小妖的来的微信!

    这一下心情好了一些,赶紧点开一听。

    “医生哥哥啊,我跟我干爹去他乡下的大别墅度假了。你想我没有啊?”

    那声音酥软无比,让我骨头都轻了二两。刚想回她一下,突然听到前面的草丛里面哗啦啦一阵响,然后抬头一看,就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刷的一下从小腿高的草丛里面跑过,在太平间侧门门口昏黄的灯光下面,一下子闪进了太平间里面!

    我心头猛然一凛。

    我们医院的太平间晚上是没有人守夜的,这么大晚上的,是谁会去太平间里呢?我越想越不对劲儿。不过这时候我还是没有往脏东西那方面去想,我是觉得有没有可能是一些偷尸体器官的贼之类。

    因为之前报纸上面都登过,说是有一些医院发现太平间里一些刚死不久的的尸体莫名其妙的缺了些内脏之类的器官。后来发现是医院的工作人员监守自盗,和一些贩卖器官或者喜欢把玩奇怪的变态犯罪组织合作,让他们进来盗取太平间的尸体器官。

    想到这儿,我赶紧压低声音对着微信说到:“小妖妹妹,哥哥现在在太平间的哦。你怕不怕啊?要不要我给你直播一下太平间是什么样子的?”

    说完我就捏着手机,关闭了微信的声音,切换成文字输入,然后轻手轻脚地也往那太平间的侧门走了过去。我心想这太平间里是进贼了,有犯罪团伙居然偷器官偷到我们医院来了,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咯!今天你赵大哥就要让你好看,抓你个现形!

    在马上就要接近太平间正门的时候,突然感觉手机一震,小妖的微信又来了,我是打算进去之前再看一眼小妖说的什么。因为知道是有人溜进太平间盗尸体器官之后我反而不怕了,而且我学过散打,寻常的壮汉不是我的对手。

    不过小妖的微信却是让我吓了一大跳!

    这次不是声音,只一张是图片和文字信息。那微信上是一个血红的手掌印图片,还有一句话。

    “医生哥哥,快离开!马上离开太平间的范围!千万不要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