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城隍庙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0:57本章字数:2766字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爽朗地大笑声:“无双啊,你还舍得来看我啊?肯定是遇到什么难题了吧。我让保安放你进来啊。”然后他挂了电话,我又看到保安接了个电话,然后就恭恭敬敬地把我放了进去。

    我轻车熟路地就找到了他家,砰砰砰的很随意地敲门。

    门开了,首先来迎接我的,是一条无比巨大的,蟒蛇!

    没错,尼玛真的是一条跟我大腿一样粗的蟒蛇啊!这跳大蟒蛇叫做小花,因为是一条花斑网纹巨蟒,是我这死党的最爱之一,很多时候都搂着这小花睡觉。我想想都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小花在我身边绕了一圈之后,就慢慢地爬了回去。我也跟着进去了,顺手带上了门。

    我刚一进去,立刻感觉眼前一花,一个黑影快速地冲了过来,刷的一下吊在了我的衣服上。吓了我一大跳,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类似于四脚蛇啊变色龙之类的东西。正挂在我胸前。身上从绿色变成了黑色。

    “哈哈,无双啊,你……”死党从沙发上起身过来迎接我,似乎心情不错,不过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脸上的表情突然就僵住了。然后眼睛瞪得老大,死死地盯着挂在我胸口上已经变成了黑色的小蜥蜴,眼神有些吓人。

    我被他的样子搞迷糊了,大声说到:“喂,养蛇的,你搞什么鬼?看到你赵大哥有这么惊讶么?难道我又帅了,把你迷住了?不过我告诉你,我可不搞基啊。”

    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要是以前的话,这家伙肯定会笑眯眯地说你不搞基我可以来硬的,保证让你的菊花盛开在无声的夜里。

    可是这次,他表情依然凝重,没有说笑。而是一把把那变成了黑色的小蜥蜴从我胸口拿了下来,放在手上仔细看了看,然后很是严肃地问我:“赵无双,你老实告诉我,你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诡异古怪的事情?或者,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

    一听他这么说,我心里立刻咯噔一下。

    “什么意思?”

    他没有理我,而是拿着那黑色蜥蜴转身往客厅走了过去,我看到那黑色蜥蜴到了他手中又重新变回了绿色:“坐下慢慢说吧。”

    待我俩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他一直盯着我看。我被他看到有些毛了,说你他娘的看鸡毛呢?老子脸上有花啊?!

    他冷哼了一声:“花倒没有。不过,鬼倒是有不少!”

    草!

    我嗖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有些惊恐地看着他:“你,你说什么?什么鬼不鬼的。”

    他只是平淡地看着,叹了口气:“坐下吧。这大白天的,又在我这儿,没什么东西敢来找你的。”

    我老老实实地坐了下来,似乎,这家伙知道我现在的状态?

    “老蛇,你告诉我。我到底怎么回事啊?昨晚,我追一个变态进了我们医院的太平间里面……”

    我把昨天晚上在太平间里面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他听了之后苦笑着摇摇头:“我说哥们儿啊。我能不能不要这么冲动啊以后?他娘的大半夜的,阴气那么重。你又是不知道莫名其妙怎么变成了过阴体质。钻进太平间里,你还能活着出来,我表示很疑惑。”

    接下来,老蛇把事情大概地说了一下。

    刚才那扑过来的蜥蜴叫做“阴脚蛇”,的确是一种蜥蜴。不过却是一种对于阴气特别敏感的阴气。而且遇到阴气就会吸收,然后变成黑色的一动不动。刚才老蛇就看到这东西的表现,发现了我周身阴气缭绕。

    再说过阴体质,据他说是一种极其难得的体质。简单地说,就是见鬼的体质。

    按照老蛇的的说法,这个世界上是有鬼的。冤鬼,厉鬼,小鬼等等等等。不过它们没有完整的意识,和人之间的互动其实也并不强烈。

    但是,过阴体质的人则不一样。过阴体质的人能够轻易地看见鬼;同样的,鬼也能够轻易地发现这种体质的人,对游荡的鬼魂来说,这种体质的人,就好像是黑暗中的灯塔一样,非常醒目和具有吸引力。

    听完了老蛇的话,我吓得脸都有些发白了。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一阵后怕。而且我的唯物主义世界观也有些动摇了。之前在老蛇无数次的轰炸之下,我还是坚持世界上没有鬼。鬼神之说都是骗人的。可这一次,联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我有些动摇了。

    “那现在你说该咋办?你兄弟都这样了,你不能见死不救吧?说不定今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就被一个女鬼给霸王硬上弓了呢。”我两手一摊,有些无赖地说到。

    老蛇看我一脸痞气,气的发笑了:“你他妈的还真是比老子还痞啊。都这样了,还笑的出来。不过奇怪了啊,过阴体质应该都是天生的吧。你他娘的之前不是这样的啊,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最近有什么怪事没有啊?”

    我仔细想了想,猛然想到了那天晚上和小妖的一夜缠绵。也就是从那天晚上之后,我开始遇到这些事情。不过,我没直接告诉老蛇这些事情,毕竟这完全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

    “走吧。现在出门,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应该可以稍微把事情变得不那么严重。”说着他就站了起来,开始找外套穿上和车钥匙,准备出门。

    我也站了起来:“去哪儿?”

    “还能去哪儿。城隍庙呗。找个高人帮你看看,想想办法。过阴体质的人,一般都当道士去了。你这不能当道士,又是这见鬼的体质。不被各种各样的脏东西玩死的话那就怪了。”

    什么?城隍庙?豫园那边的城隍庙?

    我有些诧异地问到。

    老蛇很淡定地点了点头,继续找车钥匙。

    我说尼玛啊,你是玩我是不是?那可是上海著名旅游景点,每天游人如织,全都是外地游客,各种旅游纪念品。你他娘的该不会是那个地方托儿吧?去烧个高香就坑三万块那种?

    老蛇白了我一眼,只说了一个字。

    滚!

    当我在老蛇的带领下,来到城隍庙的时候,我还有些疑惑。

    却见老蛇没有从正门进,而是带着我七拐八拐地,不知道绕了多少弄堂巷子,然后从一个很小很小的侧门进去了。

    进去之后是一个院子,好像是城隍庙的一侧,不过已经有些荒废了,估计是不对游客开放的。

    我说卧槽,牛逼啊老蛇,这地儿都能找到?

    老蛇没有说话,而是走过了院子,来到一个有些破旧的房子前,轻轻敲了三下门。

    嘎吱一声,门开了。一个须发皆白的老道士出现在门口,他穿着一身宽大的道袍,头上梳着个发髻,打扮得好像古装电视剧里面的人物。我小声地嘀咕着说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穿成这样。老不正经的。

    老蛇狠狠瞪了我一眼,然后带着我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和那老道士面对面的在一个蒲团上面坐下来。

    老蛇和那老道士都没有说话。面前的矮桌上面,有三个小茶杯,和一壶茶。老道士给我们倒了一杯茶,然后抬起眼皮瞥了我一眼,把手伸进道袍里面搓了搓,然后手再拿出来的时候就是一颗泥丸了。

    然后在我有些惊骇的目光中,把这一刻泥丸放进了我的茶杯里面。

    尼玛!

    我瞬间就怒了,只觉得一股无名怒火冲天而起。他妈的老子过来,不是来被你戏耍的。

    不过老蛇一把拉住了我,有些生气地说到:“老赵不得无礼。快点喝下去。”我看他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不过谁玩我老蛇都不会玩我。而且他本来是个很贼很贱兮兮的人,今天一反常态一直这么严肃,肯定事情不简单。

    所以我忍着恶心老老实实地喝下了那杯茶。

    刚一喝下去,我立刻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居然吐出来一滩黑血!这黑血居然还在往外冒着一些黑色的雾气一样的东西。

    吐出来这滩黑血之后,我感觉浑身轻松舒服了很多。从昨天起床就开始的压抑的感觉顿时全都消除了,连昨晚在太平间受的惊吓的心情都顿时开朗了起来。

    “这位小友,昨晚怕是去了阴气极重的地方吧。唉,过阴体质啊,好些年没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