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苗人、蛊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0:57本章字数:2519字

    听了雷叔的话,我更加惊恐了!

    整整一个太平间里的停尸床上的尸体的眼睛,都被挖出来,放在一个麻布口袋里面,用红绳扎好,放在我的办公桌上面。这,这光是想想就让人觉得浑身发冷。

    这尼玛要说不是针对我来的,我自己都不信。但是我想来想去都想不明白,我到底是什么时候惹到了这变态或者猛鬼。无论是人是鬼,我都觉得,自己恐怕要悲剧了。各种诡异的事情,好像无数张张开的大网,要缠死我!

    “雷叔,为什么会这样?那然后呢?”我长出一口气,好不容易让自己冷静下来缓缓问到。

    雷叔嘿嘿一笑,说兴许是那变态盯上你了呗。说完之后看我脸色不太好,他又笑到说小赵我逗你呢,别往心里去哈。我当时发现那一麻袋死人眼睛在你办公桌上之后,就把这个麻袋带走处理了。这件事儿院长已经下了指令,就这么算了。你也别再多想了,咱们是医院。每年总得发生点儿无法解释的怪事的,不然都不好意思说是医院啊。

    说完之后,他就站起来,灭了手中的烟,对我说了声再见就走了。

    看着雷叔离开的背影,我突然觉得,这个我工作了好几年的医院,突然都变得好陌生了。

    我的生活,自从那次和小妖约炮之后,似乎一切都在改变着。这改变,诡异而渗人。

    看看时间已经是八点多了,我甩甩脑袋把这些杂念甩出脑海,然后准备了一下,就去医院新区那边的科室坐班了。

    我平时的工作也不算忙,主任和分管我们的副院长都还算器重我。一般有一些大活儿就会让我去负责,小事情也不会麻烦我。当然,这也是因为我的医术的确是过硬。

    刚坐下没多久,小利也来了。她一看到我就高兴地笑着跑过来说赵哥你来了,昨天你一天没来医院,担心死我了。给你发了那么多微信和短信你都没回,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儿了。急死我了。

    我笑笑说你赵哥我英武非凡,哪有那么容易出事儿啊?

    女尸和进我屋里的脏东西的事儿我没有告诉小利。说了也没用,还不如不说呢。

    和小利嬉笑着打闹了一会儿,突然有人敲门。打开一看大大米,他一看到我就说赵哥快点过去,主任那边好像有事儿找你呢。

    我说行,那你和小利好好上班啊,别关顾着玩。我过去一趟。

    到了主任办公室,我轻轻敲了敲门。

    “请进。”一个低沉有磁性的男中音从办公室里面传了出来,是主任的声音。

    我推门进去之后,就看到主任坐在办公桌前和旁边的沙发上坐着的一个人谈笑风生地聊着。这个人穿着一身高档西服,显得非常有气质,显然是久居高位培养出来的。非官即商。

    “主任,我来了。大米说你找我有事儿?”对主任我还是很尊敬的,毕竟,这年头,又有医术又懂权术,对下属还算不错的医生已经很少了。我可以说就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而且这个主刀医师的位置,之前他也坐过。

    “哦,小赵来了?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宫先生,就是你几天之前为其开刀手术的那个病人。”

    听主任这么一说,我才猛然反应过来。眼前的这个风度翩翩颇有气质的男人,居然就是几天前躺在手术台上,肚子好像怀孕一般。里面长出一个巨大肉瘤子,还有恶心的虫子钻进钻出的男人!

    他显然已经恢复了过来,所以咋一见面,我还真没有认出来。

    “宫先生好宫先生好。我是赵无双,叫我小赵就行。”我赶紧快走几步,伸出了手。

    这宫先生似乎也没什么架子,不知道是因为本身就没架子还是因为我算是他的救命恩人。他热情地握着我的说小赵啊,多亏了你啊。要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老杨推荐的人果然靠谱啊。

    老杨就是我们的主任。

    我也在沙发上坐下来,不知道主任找我过来是什么事情。所以就等着他开口。

    果然,没一会儿,主任就开口了:“小赵啊。这里是你从宫先生肚子里面摘除的那个肿瘤的化验报告,你先自己看看吧。”他边说边递了一个档案袋过来,封口已经是打开过了的。

    我从档案袋里面抽出报告,一下就呆住了。

    上面的内容不多,大概就是说,对比了医院联网的数据库,都没有发现这种先例。无论是这种肿瘤本身,还是那肿瘤里面的虫子,都找不到对比样本。简单的说,这是一种全新的没有记录的病例!

    我有些吃惊地抬起头看着主任和宫先生。我们医院在全中国都排得上号,医院的研究能力和数据库数据也是首屈一指,居然没有先例?

    “小赵,其实。这次找你来,是有事情想跟你聊聊。”主任正色到。

    正戏来了!

    我立刻坐直了身子,等着主任发出指令。大家都知道,在医院里,我是跟着主任混的。主任又是跟着一个副院长混的。在这种单位里,站队是必须的。所以我和主任的关系,那是非常的紧密的。他说的话,我一般都会好好去做。

    “老杨,还是我来说吧。这是我的事儿,本来麻烦你就不太好意思了。我来跟小赵说说吧,如果他不愿意。我们也别勉强他。”坐在我旁边的宫先生突然开口说到。

    主任点点头,说老宫你说吧。小赵这孩子挺靠谱的。

    这宫先生转过身来看着我:“小赵。我就大概把我的情况,跟你说一下吧。我是一家医药研发公司的老总。”

    我心里说怪不得你和主任关系那么好,感情你俩刚好可以联合一下,拿点回扣什么的,咳咳。

    “干我们这一行的。如果稍微有点良心,都会提供质量非常好的药物。或者致力于开发更好的药物。虽然我不敢说自己多么伟大,但是我敢保证我的公司出来的药,品质绝对有保障的!今年年初,我听到我一个朋友说,在湖南一带,有一种罕见的植物。对于治疗癌症有着不可思议的功效,只是因为在湘西的大山里面。很难找到。所以我亲自带了几个亲信,和他们一起去了湘西,准备去寻找这种植物。”

    听到湖南,湘西,大山等等字眼,我心里就涌起了一种隐约的不妙的感觉。

    果然,这个宫先生紧接着就问了我一个问题:“小赵。你听说过,蛊么?”

    蛊!

    居然是和这个东西有关。我心里涌起一股强烈的抗拒感,很多念头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一幅幅画面,让我不忍去看,让我不敢去想。

    已经有多少年了没有听到过这个词了?现在,居然在一个病人身上,听到了这个词语。难怪我说当时给他动手术的时候,我就觉得这种病例极其罕见。其实,我当时就已经感觉到了吧。那么恶心的肉瘤和虫子,很明显就是中了苗人的蛊术,只是我一直不愿意承认罢了。

    不愿意去回想,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小赵?你怎么了?”主任看出了我走神的状态,叫了我一声。

    我立刻清醒了过来,说抱歉刚才走神了,实在对不起。

    那宫先生似乎也不介意,继续说到:“蛊。是一种很难解释的毒虫,湘西一带的苗族尤其擅长。我这次让你帮忙开刀的病症,其实就是年初去湘西寻找抗癌植物的时候,和当地苗寨的蛊苗起了冲突。被那苗人下了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