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吊死鬼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0:58本章字数:2560字

    这两个老鬼无声无息地离开了,轻飘飘地去追着那些在风中飘荡的纸钱。我看见它们每对着那纸钱一伸手,就有一些丝丝缕缕的絮状雾气被它们给拽在了手里。

    这一幕端的是诡异而神奇!

    上坟祭奠需要烧纸钱,给阴间的亲人或者因为某些原因给一些鬼魂烧纸钱,这个习俗是中国几千年来的传统。我之前一直觉得是无稽之谈,现在却是第一次看到眼前的情景,原来鬼魂就是这样获得纸钱的!

    “赵小子,叫你别乱看。这下好了,还没到阴阳街,钱就少了这么多。麻烦。”封老爷子鼻子里面哼哼了一声,似乎有些不满意。

    我只能老老实实地给他和王队长道了个歉,这下不再像个好奇宝宝一样到处乱开,老老实实地跟着封老爷子往前走了。

    走了一会儿小路,封老爷子居然直接把我们给引到了雾气弥漫的树林子里面去了。要是其他人这么带路,我肯定会认为他起了歹意。但是封老爷子是断然不可能的。

    我们在树林子里面穿行,单单不说那四周弥漫着的阴森森的气息和阴冷之感,光是那些树木伸出的枝桠就把我们搞的很是难受。我们跟着封老爷子走的很快,所以被那些伸出的树枝好像抽打一样擦挂,就好像在不停地被人轻轻地扇耳光一样,不多时脸上都有些火辣辣的疼了。

    就在我实在要忍受不住的时候,眼前一空,我们已经横穿过了普陀公园。一条空空荡荡的路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这条路坑坑洼洼的,看上去就非常的破旧,而且荒废了有些时日了。最让人觉得冷飕飕的是这马路的两边居然都有一些低矮的土包,有的上面还摆着一些破烂的黑乎乎的陶瓷碗,看上去就好像是坟冢一般。路的尽头是一条经过的铁路铁轨,还有一个栅栏,不过也荒废了。看来是这条路整个荒废了,所以虽然有铁轨经过,但是也不需要栅栏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我真的很难相信啊在这个年代的上海,就在上海的市区,并不算多么偏远的地方。居然有一条路,两边都是坟墓!

    “这儿就是上海十大邪地的阴阳街了,走吧。关掉手电筒,一定注意安全。”封老爷子说着,一步向前,迈了进去。

    我和王队长对视一眼,都关掉手电筒,跟着封老爷子走了进去。

    一走进这阴阳街,就好像突然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一般,给人一种强烈的不真实的感觉。转头往后一看,我就发现好像有一道看不见的屏障一般,隔开了这阴阳街和外面的世界。而且我几乎能够比较清楚地看到,在阴阳街入口的地方,有一道浅灰色的屏障。一旦抬腿迈进来,就好像进入了一个有着灰蒙蒙雾气的世界。

    “王哥,你发现了么?这儿的东西,外面都蒙着一层灰蒙蒙的雾气。好像是另一个世界一般。”我轻声地对着王队长说到。他却告诉我他除了觉得有些阴冷之外,并没有其他的感觉。

    封老爷子在前方头也不回地说到王小子又不是过阴体质,对于这些东西自然没有赵小子你那么敏感。如果我在正常状态之下,其实都没有你看得那么清楚的。所以尤其是你别乱看,至少别盯着一个地方不停地看。

    听到“别乱看”三个字,我心里又打了个寒战。因为就在我随便一扫的瞬间,我就看见了旁边一个破旧低矮的好像坟冢一样的土包上面,坐着一个女人。这女人身着白衣,背对着我们,正在用一把破烂的梳子梳头,梳着梳着好像是不舒服,她干脆把自己的脑袋直接给摘下来抱在怀里梳着。

    妈呀!这,这太惊悚了吧。我心里一哆嗦,只觉得这画面简直比我看过的所有鬼片加起来还要惊悚得多。看鬼片和现实的冲击力完全是两个不同的等级。

    目光变幻之间,又看见这长街两头,开始陆陆续续浮现出大量的人影。各自在干着不同的事情。

    这些人,不对,应该是这些鬼魂。有的是一群年纪不大的小孩儿,聚拢在一起游戏,其中一个却是把脑袋取下来放在地上,众孩童好像在踢足球一样提着玩。而那取下脑袋的小孩儿无头的身子则站在一旁拍手叫好。不一会儿,又换另一个小孩儿摘下头颅,之前的那个小孩儿加入踢头的行列。

    有的则是一家三口,在一起吃饭的样子。它们对着那些已经干瘪发黑的供品一张嘴,就有一股灰色的气流被吸入了进去,都露出满足的样子。

    还有的可能死的比较惨,没有四肢,吐着长长的舌头在地上爬来爬去。

    真是好一副群鬼聚会图啊!比起一些小说或者电视里面描述的百鬼夜行还要精彩和恐怖一百倍,真个是无法形容!

    哪怕是王队长这铁打的汉子,我都能够感觉到他的身体在微微的发抖;当然我自然已经是有些腿脚发软,走路都有些虚浮了。只有封老爷子依然是非常自如地走在前面。

    不过看样子,这些阴物也不算是特别穷凶极恶的样子,只是看上去有些吓人,但是似乎都没有太过于注意我们。

    但是走着走着,就有些不对劲儿了。因为我感觉到那灰色的雾气越来越浓,阴冷的感觉也越来越严重,好像就要把人的血液都给冻住了一般。

    渐渐的,前方的坟冢数量越来越多,但是出现的那阴物鬼魂身影却是越来越少,好像是因为某种原因导致它们的数量减少了一般。但是这个时候,封老爷子的动作却是变得无比的凝重起来,连行走的步子都要沉重了很多,一步一步,走的非常的缓慢,而且好像有所顾虑。

    很快,我和王队长就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了。因为,在我们前方的一棵孤零零的已经干枯了的歪脖子树上面,突然莫名其妙凭空出现了一具尸体,一具吊在树枝上的吊死鬼!

    这具尸体是一个女人,白色的布缠在脖子上,把她吊在一根粗大的枝干上。黑色的头发很长很长,几乎拖到了腰部以下;因为窒息而死的时候非常的痛苦,虽然被头发遮住大半部分脸,但还是能看到扭曲的表情非常的痛苦。同时软趴趴的舌头掉出来,足足有一尺多长,红彤彤地挂在胸口之前,让人觉得非常的恶心。

    最让人觉得浑身不自在的,心头发寒的是,这吊死鬼女尸居然穿着一件大红色的连衣裙,那红色在这灰蒙蒙的雾气中显得无比的刺眼和渗人。

    封老爷子突然停了下来,没有再往前走了,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站着。

    我和王队长自然也是在他身边一动不动地站着,屏住呼吸,有些警惕地看着四周,手里把之前封老爷子给的那张道家符纸紧紧地拽着,一旦有不对立刻扔出来。

    妈的这是进了一个鬼窝子啊!

    就在我们都万分紧张的时候,四周突然响起了一阵冷笑声。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是一个女人的笑声!

    然后我就看到了前面那具身穿大红色裙子,长发遮面,被吊在树上的那具女尸动了。她本来低垂在胸前的脑袋缓缓地,缓缓地,抬了起来。

    然后猛地一下朝我们三个人看了过来,那张脸无比的扭曲,整个呈灰白色;那双眼睛中,透出无比凶狠的寒光,让人如堕冰窖。

    这时候,封老爷子猛然抢过我背后的背包,一下拉开,从里面抓出一大把纸钱直接扔了过去:“我无意闯入这儿,但你这儿躲了一个难缠的角色,我也是在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