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老蛇的异兽大军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0:59本章字数:3053字

    老蛇在浴室里面叫我给他那一块肥皂进去,我顿时心头一震,一股不妙的感觉从心头升腾起来。

    脑袋里面莫名其妙地闪过最近几天上海地铁报纸上面的新闻“上海某白领男子惨被多年死党爆菊,竟不知其是同性”。

    我有些紧张地吞了吞口水,用发颤地声音回应到:“那个,老蛇啊。沐浴露没了,咱不用行么?直接洗呗。”

    “靠!老赵你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快点拿进来啊。”老蛇的语气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我叹了一口气,心想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住在人家家里,有时候付出一点牺牲也是应该的。只是我真的没有想到,原来我认识老蛇这么些年来,他一直没有真正的交女朋友,居然是这个。

    从散落在客厅地上的箱子里面翻出来了一块肥皂,内心凄苦地进了浴室。

    “别进来了,你放那儿啊。我可没有被男人看我的裸体的习惯。”老蛇的声音从防水布帘后面传来。

    我一听愣住了:“啥?不用我进来了啊?你不是想那个啥么?我都决定做出牺牲了,你又不要我进来了?”

    防水布帘里面沉默了,良久没有声音传出来。

    然后猛然传出来一声怒吼:“赵无双!麻痹你脑袋里面一天到晚装的都是些什么啊!瘤哥,给我把他赶出去!”

    随着老蛇的一声怒吼,一只足足有半个科莫多巨蜥大小的红色古怪蜥蜴嗖的一下不知道从这宽大浴室的什么地方窜了出来,眼神不善地盯着我。这玩意儿的尾巴上面拖着一个人头大小的肉瘤子,不过那肉瘤子一看就是天生的。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古怪蜥蜴。

    被老蛇称为瘤哥的红色古怪蜥蜴步步紧逼,我小心翼翼地后退,生怕万一不小心把这东西给惹怒了,给我来上一口。

    知道我退出了浴室的门,这家伙才用一种轻蔑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转身进了浴室。

    我坐在沙发上,老八在我旁边吃着零食,它非常喜欢吃趣多多,这让我一度觉得这老鸟的身体里面会不会是一个人的灵魂。这爱好也太吊诡了一点儿。

    过了一会儿之后,老蛇从浴室里面出来了,身上裹着一件白色的厚浴袍。一脸黑线地看着我。我也知道刚才自己理会错了他的意思,他是真的单纯的就想要一块肥皂洗洗澡,结果被我理解为他对我有非分之想了。

    我有些尴尬地说抱歉啊老蛇,我把你的性别取向搞错了,这就是个误会,绝对的误会。

    老蛇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转过头直勾勾地看着我。

    我被他看得心头发毛,往后面缩了缩:“你要干嘛?尼玛不会想玩儿真的吧!”

    老蛇嘿嘿嘿地狞笑着朝我逼近:“老赵,别想躲了。我今天就让你好好的感受一下我的力量!”

    我草啊!

    虽然知道老蛇这家伙肯定是恶趣味上来了在开玩笑,但是我还是觉得心头一阵恶寒,不断地后退,都撞到老八身上了。

    老八扑腾着翅膀飞到空中,很是不满地叫了几声,似乎再说你们两个搞什么。

    老蛇扑过来,和我扭打成一团。虽然我之前学过几年的散打,青春期的时候更是号称学校的打架王,但是面对着老蛇天生的远超出一般人的怪力,我也只能乖乖就范。

    眼看我就要落败的时候,突然,房间里所有的灯都发出滋滋滋的好像电流短路的那种响声,闪了几闪,然后全部刷的一下,都黑了。

    整个房间立刻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我和老蛇也停止了扭打,我说老蛇别玩了,好像停电了。

    老蛇也站起来说好像的确停电了,我还没换衣服呢,怎么办?

    “你给小区物业打个电话啊。这么高档的小区还停电,你问问物业干什么吃的。”我一边说一边走到阳台上面去,想看看到底是整个小区停电了还是局部停电了。

    奇怪的是,我就站在阳台上面这么一看,却是发现居然只有我们这一层的两户人家停电了,小区里的其他楼甚至我们这栋楼的其他楼层都是好好的。

    该不会是老蛇家里养的什么小东西不小心把电线之类的玩意儿给弄断了吧?

    我一边想着一边就转过身准备进屋找老蛇。可是就在我转过身的时候,却猛然发现眼前居然是一片黑暗!和我刚才出来的布局完全不一样!

    老蛇家里是客厅直接通过落地窗连着一个大大的阳台,从落地窗出去之后就是阳台。但是现在我转过头去却是根本没有看到出来时候的落地窗,而是一片涌动的黑色雾气,让我心里发怵,根本不敢走进去。同时心里也涌起了一股不妙的感觉。

    就在我犹豫的时候,我突然听到背后传来嘿嘿嘿的笑声。

    谁!

    我大吼一声,警惕地转过头去,就看到了一张脸!

    这张脸血肉模糊,脸上的表皮好像是被人给活生生地剥去的一般,鲜血淋漓,还能够看到被撕扯得有些零碎的脸部肌肉,一双充血的眼睛,显得极其的骇人。

    最可怕的是,这张脸几乎和我是鼻尖儿贴着鼻尖儿了,我要是再动一下,就会直接撞上去了!

    草泥马啊!

    这些玩意儿居然追到老蛇这儿来了!

    我猛然反应了过来,脚顺势往上一踢,直接攻向这不知道什么鬼玩意儿的裆部。结果却感觉好像是踢到了一块铁板一样,极硬极硬。而我又因为危急关头非常的用力,就好像是我光着脚踢向一块铁板,顿时钻心的痛。

    “老蛇!你去哪儿了,快来帮我啊。我搞不定啦!”我开始大声地喊老蛇,眼前的景象一个人的确有些应付不过来。可是身后却是涌动的黑色雾气,仿佛我已经被从老蛇家里给抓了出去一般。

    刚喊了一嗓子,面前这血肉模糊的东西突然伸出同样血糊糊的爪子,直接掐住了我的脖子,把我往后面拉去。我不断地反抗,却根本拗不过这鬼东西巨大的力气。我就感觉自己呼吸不畅,被这东西掐着脖子,一步一步慢慢往阳台边缘拖去。

    他妈的这家伙是想把我给直接拖下楼摔死啊!

    我顿时明白了这东西这个举动的用意了,显然是想把我直接摔死,然后杀人灭口。虽然我都不知道我到底他妈的触到了这背后黑手哪儿的逆鳞。

    渐渐的,我意识也有些模糊了,只能够隐隐约约地感觉到有风迎面吹来,带着夜晚的森寒,吹的我头发飞舞。这时候应该是已经到了阳台边缘了,马上我就要被这血糊糊的鬼东西给拖下楼摔死了。

    这时候,脖子上的玉佩再次发出了一股股暖流。顿时心里又涌起了希望,我知道,恐怕这最后一次的机会又要被我给用掉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我突然感觉到前方的黑色雾气居然开始剧烈地翻滚起来,并且不断的消散,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逐渐变淡消失的雾气当中传来出来:“什么几把玩意儿!放下老赵,滚开!”

    是老蛇的声音!

    随着这声音,我就看到黑色的雾气彻底的散去了,前方又是落地窗了。从打开的落地窗当中突然飞出一个东西,正是老八!

    老八疾飞而出,直接啄向了那血糊糊的怪物掐着我脖子是爪子。

    只听咔嚓一声,好像有什么金石断裂的声音响起,我就感觉自己脖子一松。立刻滚到在地,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同时还看到还有一个东西好像和我同时滚落到阳台地面上。仔细一看居然是一只血糊糊的断裂的爪子!

    原来老八这一啄之下,居然是把这怪物的爪子给硬生生地啄断了!实在是太让我震撼了。可是那血糊糊的玩意儿似乎也不是吃素的,怪叫一声,一拳砸过来,打在老八身上,硬生生地把老八打退了好几米。然后这鬼东西抓起自己的断手,直接从阳台上跳了下去。

    我赶紧起身看去,却发现下面空空如也,什么东西都没有。

    “老八,带老赵进来,到我旁边来。”老蛇的声音在依然停电漆黑的屋子里面响了起来,老八立刻慢慢飞了过去,我跟着老八进了屋,找到了老蛇。

    这时候,只见四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响起了好几个渗人的声音。有小孩儿嘿嘿嘿的笑声,还有老头子那种咳咳咳好像快死了的时候干咳的声音,还有女人的惨叫声,此起彼伏,让人毛骨悚然。

    “老蛇,咱们怎么办?没想到这儿鬼东西居然都追到你家里来了。真是连累你了?”我有些愧疚地说到。

    老蛇打了个响指,突然从不知道什么地方飞过来一只拳头大小的鸟,这鸟悬停在老八旁边,居然是通体发光!赫然是一只透明的发光鸟。浑身散发的光芒把四周的黑暗都驱散了一些。

    老蛇冷哼一声:“老子还就不信了,这什么鬼东西能在我老蛇的家里横行霸道,看看我的异兽大军!都给我出来。”

    随着老蛇的话一出口,我立刻就听到这屋子里面响起了各种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是有很多的东西要出来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