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地道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0:59本章字数:2509字

    我和王队长完全顾不得那些荒草在我们脸上手上拉出一些细长的口子,火辣辣的疼。我们只是拼命的往前追。

    王队长说的没错,那面具黑衣人的确是受伤不轻,因为他比我们先进入这荒草丛中,但是却似乎并没有跑出去多远。我们一直能够听见前方的的荒草发出簌簌的声响,还能够看到荒草的晃动。显然是有人正在前方快速地逃跑造成的。

    我和王队长更起劲儿了,只要抓住了这个家伙,那最近的一系列的诡异事情就可以水落石出了。那死去的孔磊和李星的仇,才能真正得报。

    可就在这时怪事发生了,跑着跑着,前方的动静居然突然消失了!

    前面的一丛丛荒草之间,没有了动静,也没有了响声。就好像刚才正在逃跑的那面具黑衣人突然就人间蒸发了一般。

    怎么回事?!

    我和王队长都停下了脚步,对视一眼,彼此眼中都是疑惑的神色。

    “慢慢过去看看,小心一点。”王队长双手持枪,对我嘱咐到。然后我俩一点点拨开眼前的荒草,慢慢地小心翼翼地朝前方走去。

    等到差不多走到刚才响动消失的地方,我俩深吸一口气,我先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然后对王队长点点头。他一伸手,猛然快速扒开眼前的荒草。

    与此同时他刷的伸出手枪直直指着,而我则高高举起了手中的石头。

    但是出乎我俩意料的是,这儿并没有预想中倒地不起的那面具黑衣人。而是有一个洞!

    这个黑乎乎的洞是一个土坑,差不多直径在一米七八左右,深有两米。站在这洞口边缘,能够看到这坑底侧面又有一个差不多一米三四的洞,往前方的土层中延伸而去。居然是一条挖出来的地下通道!

    难怪刚才那面具黑衣人跑着跑着就突然消失了,荒草丛没有了动静,原来是这儿有一个洞和地下通道。肯定是他跳入了这土坑,然后从这里面的地下通道往前方走了。

    “你看这儿,还有留下的血迹。那人的确应该是从这儿下去了,通过那地下通道在往前逃。”王队长蹲下身子,指着这土坑边缘的一些血迹说到。

    我定睛一看果然也发现了一些星星点点滴落的血迹。

    “王哥,咱们要不要也下去继续追?”我有些犹豫地问到。现在太阳已经渐渐地快要落到山后了,天色已经暗淡了下来,四周也起风了,呼呼的夜风刮着,荒草都摇晃着发出簌簌的声音。而且我也担心封老爷子和那小鬼的战斗,到底谁占了上风,待会和我们怎么联系。

    王队长思索了两秒钟,一咬牙:“追!这是千载难逢的一个机会,不能犹豫了。封队肯定没问题,他自有找到我们的办法。”

    既然已经决定了,就要抓紧时间,我和王队长双双跳下这土坑,然后供着身子钻进了开在土坑侧面那差不多高度在一米三四的地下通道中。

    王队长递给我一个小小的手电:“只有一个大的手电,我拿着走前面,你将就用一下这小的。”

    我看着这几乎只有我中指大小的迷你型手电,有些哭笑不得地点点头,然后跟在王队长身后钻进了这黑乎乎的地下通道。

    这地下通道似乎刚刚挖好并没有多久,还有一股新挖的泥土的腥气弥漫着。我和王队长弓着身子缓缓地走在这地下通道中,王队长时不时说几句话,告诉我又发现了一团团的血迹,说明我们追踪的方向并没有错误。

    人对于黑暗有一种天生的恐惧,这种恐惧来源于未知。而对于狭窄的地方,也同样会让人产生胸闷头晕的压抑感,对这样的地方心存畏惧。我之前看过一篇心理学的文章,说是其实每个人都有对于狭窄之处的天然畏惧,也就是说每个人都有幽闭恐惧症。只是这幽闭恐惧症的程度有大有小。那种对于狭窄逼仄之处的恐惧感,是来源于每个人出生的时候,从子宫中挤压而出的时候那种感觉。

    而现在,走在这一条只有一米三四高度的漆黑阴冷的地下通道中,我就有了轻微的幽闭恐惧症的反应。有些胸闷,觉得非常的不舒服。

    在我们行进的过程当中,我们还发现这地下通道居然并不是直直的一条直线往前。而是有很多的岔道,那些岔道黑洞洞的,不知道通往什么地方。不过我们没有时间和精力走那些岔道,而是跟着血迹行走,那血迹显示那个面具黑衣人是走的直道,并没有突然拐进哪条岔道中去。

    “王哥,这地下通道有多长啊。怎么走了这么久也不见底啊。到底通往什么地方?咱们该不会是着了道儿了吧。”我压低声音,有些不安地问到。

    “我也不知道,不过看着沿途都有洒落的血迹。根据血迹边缘的形状判断,差不多就是小腿高度洒落,显然就是那个面具黑衣人留下的。我们跟着血迹的方向前进,应该没有错误。”王队长闷闷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只能继续追下去了,这时候半途而废着实会让人心有不甘。

    可就在这个时候,没有任何征兆的,我心中突然涌起一股强烈的不安感。一股阴寒森冷的气息猛然从我身后传来,好像是有什么可怕的存在跟在了我和王队长身后一般。

    我猛然转身,手中的迷你手电筒直接射过去。

    谁!谁在后面!?

    我大声喝到,声音有些发颤。

    我的感觉绝对没有错误,过阴体质让我对一些阴邪之物格外的敏感。尤其是在这种本身就非常幽闭死寂,让人精神必须高度集中的情况下。我的感觉更加的敏锐。

    可是手电的光芒照出去,却是空空如也。只有一条直直的通道,往后延伸而去,在手电光芒照不到的地方呈现出幽幽的黑暗。同时那股阴冷的如芒在背的感觉也消失了。

    前面的王队长也停了下来问我:“怎么了老赵?会不会是你太紧张了出现了幻觉。我并没有听到后面有东西跟过来。”

    “王哥,我的感觉不会出错的。这地下通道里,肯定有东西跟着我们进来了。或者,是这通道里面本来就有的东西,盯上了我们。”我语气幽幽地说到。

    “继续走吧老赵,咱们注意一点儿。给你警棍。”王队长说着把腰间的警棍接下来递给了我。

    我把手中的石头扔掉,接过了警棍,感觉安稳了一些。心想王哥你也太坑人了,自己有枪,警棍这么好的防身武器怎么早点不给我。

    握住了警棍,打起十二分精神,我俩继续往前走去。已经弓着身子走了差不多十分钟了,我都觉得有些腰酸背痛腿抽筋了。真没想到这地下通道居然这么的长,也不知道是怎么在这荒郊野外挖出来的。是动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么?还是有其他的什么方法。

    就在我感觉自己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突然感觉前面有微微的风,而且那种泥土的腥气也淡了不少。

    出口快到了!

    “老赵快点儿,前面不远处应该就是出口了。”王队长声音中透出一些喜悦,加快了速度。我也紧紧地跟着他。

    果然没过一会儿,通过手电筒的光芒就能看到前方到了通道的尽头了。因为已经看不到直道了,而是一个斜斜向上通到地面去的通道。

    突然之间,那种阴寒森冷的感觉再次出现了,而且这一次比刚才的还要明显强烈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