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器官存放室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0:59本章字数:2592字

    我们四个进入了学校大门之后,就开始看到三三两两的学生,一个个脸上都洋溢着青春的气息。三五成群,有说有笑打打闹闹地往外走。

    “真是怀念啊。大学的时光果真是人生中最美好的。”坦克叹了口气,似乎很是感慨。

    我说行了啊你小子,长成这模样活脱脱是个拳击壮汉,就不在这儿伤春悲秋了。小心我们的鸡皮疙瘩掉下来砸着脚背了。

    这么一说,阿瑾和张燕都捂着嘴笑起来。不得不说这两个都是大美女啊,各有各的风情。阿瑾温婉柔情,张燕性感逼人。

    接下来我们就去了操场,这时候天还没黑,有很多人在操场上踢着足球,也有人在跑步。我们四个肩并肩地坐在操场边儿上看着绿茵场上奔跑的人,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年轻了十岁,又重新回到了那个大学校园里面。

    看了一会儿之后,我们又去了食堂,还有以前的宿舍楼。不过现在已经进不去了,没有学生卡,楼下的大妈是不会让我们进去的。

    最后,我们决定去我们自己的医学院看看。

    我们的医学院是在整个学校的西南角,相对来说属于学校里面比较偏僻的地方。而且因为医学院情况特殊,需要各种各样不同的实验室,所以占地面积比较大。自然也只能远离校园比较核心的地方了。

    到了医学院的区域,首先就看到了高耸的教学实验楼,在夜幕下显得非常的安静。只有第一层亮着些许的灯光,那是管理员们的房间透出的光亮,而其他的楼层都是黑乎乎的一片。显得有些阴森。

    没想到反而是这样的景象,让张燕来劲儿了。

    “好刺激啊!走啊走啊,咱们进去看看。在大学的时候我就想晚上溜进实验大楼去看看了。可是那时候惩罚太严格了,发现一次就要记大过,两次就退学。所以一直不敢去,现在没什么顾忌了。”说着她舔了舔嘴唇,眼睛里面放射出光芒。

    我心说这娘们儿还真是神经,从大学开始就喜欢各种追求刺激的。我们学校医院也是严禁学生晚上进入教学实验大楼的,至于原因也没有说过。不过这就是一条规定,而且惩罚极重。

    后来我想也许是因为存放我们医学实验用的尸体的福尔马林池就在这教学实验楼的地下,估计是为了防止有人偷盗尸体吧。没错,尸体的确很值钱。卖给一些黑市,价钱很高。据说曾经我们医学院就发生过学生偷盗尸体去卖的情况。当然真假我就不知道了。

    阿瑾似乎对这个提议非常不感兴趣,一个劲儿摇头说不去不去。我其实也有些不想去,妈的我可是过阴体质啊,这要万一遇上个什么脏东西的。那可就麻烦了。所以我也反对。

    但是坦克和张燕这两个家伙非常的想去,尤其是张燕。她几乎是整个人贴到我的身上来了,好像一条软软的蛇一般纠缠我,磨蹭我,墨迹我,让我一定要去。

    我被这女人搞的口干舌燥的,邪火乱窜,在这么下去我都想把她当场正法了。阿瑾在旁边脸色有些不悦,不过动了动嘴还是没有说什么。

    “我说老赵啊,你小子胆子不会这么小吧?说实话,咱们都是学医的。死人见得多了,大学四年,解剖过的尸体也不少啊。有鬼?谁见过?真要有鬼还好了呢。我还想见一见。走吧。”

    我心想还真有鬼,真要让你家伙看看,说不定吓死你。

    不过最后我实在受不了他俩的磨叽,只好答应了,不过说好如果一旦遇到什么状况,立刻退出。

    我们四个偷偷地从溜进了教学实验楼。

    其实这地方的看管一点都不严格。因为惩罚太重,所以一般的学生根本就不敢过来。也只有我们这样毕业了好几年的学生才会突发奇想的想要进去看看。

    一进这楼道,我立刻感觉到一股阴寒的感觉。不过还好,这种阴寒的感觉并不明显,也就是说这儿应该没有大问题。不过想来也是,这可是大学的医院实验楼,又不是什么凶案现场或者说是有人故意制造的什么阴地邪地。应该不会有脏东西,也就是进来满足一下张燕和坦克这两个家伙的恶趣味。

    “咱们先去器官存放室看看啊,那地方挺刺激。以前念书的时候我进去过几次,对那些奇奇怪怪的器官一直挺感兴趣。”张燕压低声音说到。

    坦克立刻说到好好,就先去那儿看看。我和阿瑾没办法,只能答应。

    我想我一定是疯了,居然好像是青春期追求刺激的小孩儿一样,夜闯教学楼,只是为了需求一种莫名的刺激。

    四个人偷偷摸摸的凭着记忆,摸到了四楼最右边的房间。这儿应该就是存放各种供我们学习研究的人体器官的地方。一般的浸泡在大小不一的透明玻璃瓶子里面,一个个整整齐齐地存放在铁架子上面。等到上课的时候需要观察和研究,导师就会让几个男生帮忙取出来,带到我们上课地方去。

    我用迷你手电往门上面一照,上面果然是器官存放室几个字。

    这个时候,我依然没有异样的感觉,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阴森恐怖的感觉。看来这过阴体质也并不全是坏处,至少可以通过它知道四周到底有没有危险。比如现在,我敢确定我们是绝对安全的。进去里面随便玩闹,也不会出什么问题。

    “门是锁着的,我们也进不去啊。”我扭动了一下门把手,发现没有任何的动静。

    “看我的。小小的门把手难不倒我。”坦克把我拉开,自己走到门前面。双手握住圆形的门把手,往外使劲儿一拽,再一拧。我听到里面发出清脆的很小声的咔嗒一声,显然是门的暗扣被他给拧坏了。

    张燕兴奋地跳起来亲了坦克一口:“坦克,真牛!我们进去吧。”说完她就拉着阿瑾的手,轻轻地推开了器官存放室的门。

    我和坦克走在后面,我推了坦克一把:“怎么,被那小骚娘们儿给迷住了?动心了?”坦克说别胡说,你以为谁都想你那么淫荡啊。然后就不理我,跟着张燕和阿瑾进去了。

    嘿嘿,这小子还不承认。我捏了捏下巴,也走了进去。

    不得不说,器官存放室的确是一个让人有些毛骨悚然的地方。房间里面密密麻麻的排列着一排排的铁架子,架子上面放着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玻璃罐子,里面放着一些人体器官。比如一只手,一个眼球,或者一个脑袋。

    我们穿行在一排排铁架子之间,虽然我知道这儿应该没有脏东西,但是也觉得心中有些惴惴不安,好像一块石头压在心上一般,手心都微微出汗了。

    “好了,我们出去吧。也进来这么久了。这儿让我觉得不舒服。”阿瑾环顾四周,有些害怕地说到。我转过身,推了推最前面的张燕:“走吧,出去了。这地方也没什么看的,就是一堆人的零碎儿。咱自己都有,只是长在身上没掉下去而已。”

    我还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想缓和一下有些恐怖的气氛,主要是让阿瑾别那么害怕。

    那知道我推了推张燕,她居然直挺挺地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走啊,站着干嘛?”我有些奇怪地问她。

    哪里知道,她依然没有动静。然后,我听到她笑了!

    是那种嘿嘿嘿的偷笑声。就好像是那种很想笑,但是又不能笑,所以拼命控制着发出的那种低低的笑。同时张燕的肩膀也不断地抽动着,仿佛是在极力控制自己一般。

    我头皮猛然一炸,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一股寒气直冲脑门。

    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