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王队长的电话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0:59本章字数:2571字

    “我是赵无双,张燕的同学。张燕怎么了?都有谁来了?”我一边进屋一边焦急地问道。也顾不得和这个女孩儿都说,直接进屋就冲了进去。

    进屋之后发现阿瑾和坦克都在,都是在焦急地在那儿团团转。我顾不得其他,直接冲过去抓住坦克问到:“张燕在哪儿?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会突然发疯呢?”

    坦克和阿瑾一看我来了,赶紧让开,我就看到了沙发上面躺着的张燕。

    这时候的张燕,跟昨天风情万种的娇媚女人完全不一样了。只见她披头散发,身上还有一些斑斑点点的血迹,就那么倒在沙发上。全身上下都被绳子绑了起来,真个是五花大绑了,一看就是坦克的手笔。

    张燕的嘴里还发出嗬嗬嗬的好像野兽一般的低沉叫声,黏糊糊的唾液从嘴里流淌出来,弄得脸上也是。那双眼睛,直冒凶光,好像失去了神智的野兽。

    “到底怎么回事?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我直接就问坦克。坦克摇摇头,示意他也不知道:“我也是刚接到张雀,也就是张燕的妹妹打来的电话的。她在电话里面很惊慌,说是她姐姐突然发疯了,问我是不是我姐姐的朋友,因为她随便打开张燕手机的通讯记录上面看到了我的名字。就打过来了。我接到电话赶到张燕家里,就发现张燕被反绑着双手倒在地上。不过还在挣扎着,她妹妹眼看要压制不住了。我冲上去帮她重新把张燕绑了起来,不过还被张燕咬了一口。那,你看,疼死我了。”坦克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伸出来给我看,果然就看到一个深深的牙印,血糊糊的。看了这家伙是被咬的挺惨。

    “你是张燕的亲妹妹对吧?”我对着张雀说到。她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我们现在需要马上把你的姐姐先送到医院。有亲属在也方便,就先送到我的医院吧。”我快速地对张雀说到,然后让阿瑾打电话叫辆出租车,我和坦克两个人上前小心翼翼地把张燕抱了起来。

    在路上我就给小利打电话,让她快点帮忙安排好一切,等张燕过来了之后让张雀签个字直接就送到病房里面。

    终于,一通手忙脚乱之后,我们把张燕安排到了病房里面。找了两个相关方面的医生进去查看病情。看在大家都是同事的面子上,我相信这两个医生会尽心尽力的。

    等到这一切都安稳一些了之后,我,阿瑾,坦克,还有张燕的妹妹张雀,我们四个人坐在病房前的长凳上,沉默了下楼。

    也许是因为把姐姐送进了病房,张雀的神经终于松懈了下来,她毕竟也只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女生,遇到这种事情强撑着,现在终于放松了,于是一张嘴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坦克这家伙心思细腻,也是极看不得女孩儿哭,所有立刻张开他那巨大的胳膊,把张雀给抱了起来。这一抱,无关乎暧昧或者其他,只是对一个受了刺激的小女孩儿的安慰。

    我和阿瑾也不说,就等着她先发泄一下情绪。然后才能好好地问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哭了差不多有几分钟,才渐渐止住了眼泪。坦克适时地递过去一包面巾纸,张雀说了声谢谢。擦了几下眼睛之后就开始缓缓地讲述了起来。

    我是FD大学历史系的,大三了。本来平时我都住校,偶尔才回姐姐这边和她一起住。昨天我因为学校没课,所有就去找姐姐玩。结果到了才知道她同学会,所有我就自己先进屋等着她。反正我也有姐姐家里的钥匙。

    到了晚上,八点多的时候,姐姐才回来。而且看上去脸色有些不好,情绪也很低落。我和她说话她都不怎么理我,只是敷衍了事。

    我心想也许可能是姐姐参加了同学聚会,有些疲惫了,所以也就没多想。姐姐先进屋睡了,因为房子是两室一厅的。所以我一个人看电视剧到了十二点左右就去隔壁屋睡了。

    睡到大概今天早上六点多的时候,我就被吵醒了。好像是隔壁姐姐房间莫名其妙有大吵大闹的声音,好像是有人在吵架。但是又隐隐约约的听不太清楚。我心想不对啊,姐姐是一个人在房间的,不可能这么早有人过来是专门吵架的吧?

    我担心万一真是有什么人里,和姐姐吵架或者动起手来她吃亏,所有就偷偷了下了床,到了姐姐的房间门口,把耳朵贴在门上听。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房间里面只有姐姐一个人,她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地说些什么,而且时而呜呜的哭时而哈哈大笑。

    我觉得不对劲儿了,就敲姐姐的门,让她开门。可是我这一敲门,里面立刻没有动静了,变得非常的安静。

    轻轻拧了拧门把手,发现门居然没有反锁,于是我就进去了。进去之后,我发现姐姐一个人坐在床上,头发披散下来,低着头,一动不动。

    我已经有些害怕了,轻轻叫了声姐姐,没有回应。我又说姐姐你没事吧?依旧是没有任何回应。就在我打算再走近一些的时候,她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声。笑的非常的疯狂,让人很害怕。

    然后猛然抬起头来,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我,让我心头发毛。我实在受不了了,就打算出去了。哪里知道姐姐居然猛扑过来,一把就把我扑倒在地,张开嘴居然要咬我!

    幸好我反应快,直接打了滚就躲开了,才没被姐姐咬中。

    听张雀说到这儿,我皱了皱眉头。现在看来的话,这张燕的症状,怎么有点像是狂犬病啊?嚎叫,咬人。还是说,是被脏东西附体了?如果是前者,那还好办。如果是后者的话,能够瞒得过过阴体质的脏东西,这是什么情况?

    我们听着张雀继续说下去。

    当时姐姐就好像发疯一般,又哭又笑又叫,还不断地用头撞墙壁。我上去抓住她,她又咬我,让我没有办法靠近。后来实在没有办法,我去找了根绳子,一番搏斗之后把她给捆了起来。然后看到从她睡衣口袋里面掉落出来的手机。就想到打电话叫人来帮忙。

    随便点开一个电话,就看到通话记录的第一个电话号码,是一个叫坦克的,还标注了是好友,所有我就打过去了。然后接下来的事情,差不多你们就都知道了。

    坦克点点头说是啊,我接到张雀打过来的电话也吓了一跳,赶紧分别通知了阿瑾和老赵,然后到你姐姐家去。

    听完了张雀的讲述,我们都陷入了沉思。我只是有些奇怪,为什么张燕手机通话记录的第一个号码会是坦克的。

    “坦克,你昨天晚上给张燕打过电话?还是什么时候?”我有些奇怪地看着坦克问到。

    没想到这小子脸一红,支支吾吾地说了半天,那意思是说昨天晚上他回家之后,想到我是送张燕回去的。所有就想看看我有没有在那儿过夜什么的。结果发现我没有,就和张燕聊了一会儿天。

    我可算是听出来了,原来这小子是对张燕有了点儿意思。不过也不奇怪,张燕的确是长得非常的漂亮,虽然比不上阿瑾那种气质。但是也对男人有着一种吸引力,难怪坦克会对她有意思。只是不知道这有意思是从同学聚会开始的,还是大学时候就开始了的。

    “张雀你也别担心,咱们等等吧。看待会医生出来怎么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张雀,只能说等待会看医生的结果。

    就在这个时候,我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拿起来一看,居然是王队长打过了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