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以身饲鬼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0:59本章字数:2600字

    按了按门铃,然后就在外面等着。没多久就隔着铁栅栏看到门开了,一个短发的女警从里面走了出来,面无表情地问我是谁。

    我说我叫赵无双,是王队长叫我来的。她上下打量了我几眼,我感觉那眼神锋利得跟刀子似的,让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心想着女人肯定惹不得,绝对是个厉害角色。

    进了屋之后,发现大厅里面坐着好些人。大概扫上一眼差不多有四五个人,都在各干各的,显得很是忙碌。王队长坐在沙发上面好像在看一份什么报告一样的东西。

    “王哥,我来了。”隔着一段距离我就打了个招呼叫他。哪里知道我这一叫,大厅里所有的人几乎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直勾勾地看着我。看的我心里有些发毛。

    “来了,过来吧。封队的情况有些不妙,你先跟我过来看看。其他的兄弟,以后还有机会认识的。”他开门见山的就让带我去看封老爷子,让其他人自己忙自己的。然后叫上了一个看上去还不到二十岁,也就十七八岁的模样,有些青涩。

    我还在奇怪这看上去就牛比哄哄的重案九组怎么还会有一个小毛孩儿,同时也诧异为什么王队长会叫他一起去二楼房间看封老爷子。

    “赵老弟,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吗重案九组的队医,小甘。那天你应该听过这么名字。”王队长一边走一边对我介绍到。

    我靠!原来让封老爷子都非常信任的队医小甘,居然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再想一下,封老爷子肯定是还没有进北新泾监狱之前他就已经是重案九组的队医了,那时候他应该更小!

    这个世界会不会太疯狂了点儿?我自认为自己的在医术上已经算是很有天赋了,没想到居然还有如此妖孽的小孩儿存在。

    小甘露出有些青涩的笑容,对我伸出了手:“我叫小甘,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没想到这天才少年医生还如此的谦虚,我也伸出手:“赵无双,也是个医生。不过比起小甘兄弟差多了。”

    他冲我眨眨眼睛:“咱们的医术方向可不一样。不能一起相比。”

    方向不一样?我刚想问问怎么回事,就已经到了别墅二楼的房间门口。

    “封队就在里面,咱们进去看看吧。”王队长推开了门,我和小甘跟在他身后进了屋。

    进屋之后我立马就呆住了,眼前的景象让我目瞪口呆。

    这,这尼玛是病房?还是什么地方?

    只见这房间里面非常的昏暗,看东西都模模糊糊的。四周都挂着一块块的黑布,把窗户什么的都挡的严严实实的,给人一种阴暗的感觉。四周的墙壁上面,都用一种红色的颜料画满了稀奇古怪的符号意义的东西,看上去有些渗人。

    正中间一张木床,封老爷子正仰面朝天地躺在上面。床头的位置居然放着一个香炉,香炉里面点着三根黄色的香。说来也奇怪,那黄色的香燃烧散发出来的烟雾居然凝而不散,一条条直直地居然朝封老爷子的鼻孔里面钻了进去!

    小甘对着我温和一笑,露出了雪白的牙齿:“赵大哥,你现在明白我说的,咱们的医术方向不一样的什么意思了吧?我是一个鬼医,除了一些普通的病症和伤害。我主要负责和那些东西打交道。”

    我呆呆地看着眼前的景象,小甘说的话几乎都没怎么听进去。反而是我自己的脑海里面闪过一幅幅回忆的画面。似乎在很久很久之前,在另一个不同的地方,不同的人,好像有这类似的摆设,类似的情况。好像在我的记忆深处,有一些模糊的画面。

    “赵老弟,去看看封队吧。”王队长的话打断了我的回忆和思索,点点头,我们走到了封老爷子的病床前面。

    我才发现原来封老爷子是赤裸着上半身的,胸口有一些黑色的细线,这些纵横的黑色细线组成了一个九宫图的形状。九宫图我还是认识的,小时候学简笔画,布局的时候也需要用到这个东西。

    还能够隐约地闻到这封老爷子胸口上的九宫格散发出一些血腥的味道。是黑狗血!

    封老爷子双目紧闭,呼吸也非常的缓慢,一呼一吸之间,那床头香炉里三根香散发的烟雾就在他鼻子里进出。进去是白色烟雾,出来时候却成了黑色。

    我直觉封老爷子现在的状态就非常的不妙,而且估计和那天那个面具黑衣人有关。

    “封队现在的状态是被猛鬼上身了。之前我听王哥说了,你们遇到了一个棘手的会邪法的家伙。不过我没想到封队居然愿意重出江湖,召集我们这些已经解散的重案九组的队员重新成立队伍。本来那天我们都已经集合得差不多了,是要开会的,当时就是着急去救你。封队和王哥来不及等我们,单枪匹马就去了,哪知道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小甘一边摆弄了一下床头的香炉,一边说到。

    我不由得有些悔恨,都怪自己太大意了,才会被那幕后的面具黑衣人给绑架到荒郊野外。结果封老爷子和王队长赶来救我,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王队长拍了拍我的肩膀,叹了一口气:“这个事情不怪你,也不是你的错。”

    小甘一边观察者封老爷子的情况,一边自顾自地说道:“虽然我没有去,但是从封队的情况和王哥的讲述我也推断出一些东西。那面具黑衣人饲养的这只小鬼本来就非常厉害,根本就不是单一的怨灵。单一的怨灵就是用一个夭折小孩儿的尸体制作出来的,还比较好解决。但是封队身体里面这一个,居然是用九个死婴的怨灵融合而成的。这种邪法,已经很少见到了、想来应该是他压箱底的手段之一了。而且用饲鬼烟刺激之后,更是威力大增。封队勉强能和这小鬼打个平手。”

    平手?那为什么封老爷子现在的情况还这么严重?

    “本来是平手的。要消灭怨灵的方式只有三种。一是解开它们的怨气心结,比如要是被父母抛弃而死的,找到它们的父母来安抚和道歉,可能就解决了。第二个办法是用真正有道之士制作的镇灵道符直接灭杀。但是,貌似已经十几年没听过哪儿还有真正的有道之士了。普通的道符纸怕是都千金难求,更别说镇杀怨灵的道符了。”

    原来这小鬼这么厉害!

    听到这儿,我突然想起了之前老蛇带我去找的城隍庙老道长。他给我的档灾玉能够吓走这小鬼,显然非常的厉害。能不能等老蛇回来之后去找他帮忙?不过想来可能性小,之前老蛇说过,这种人基本是不问世事的。估计除非真的出现了非常严重的事情,才能请动他吧。

    “之前说的两种办法,在那天的情况下显然都是不可能的。比较实际的第三种方法,以身饲鬼!就是用自己的意志或者灵魂去磨灭这怨灵。也就是故意让着怨灵上身附体,然后用自己的意志,去磨灭这怨灵。很显然,封队用的就是第三种办法。”

    “可是,你之前不是说过封老爷子和那小鬼怨灵会是平手么?”

    小甘点点头:“如果不出意外,花上几个小时,封老爷子的确是可以顺利的磨灭这怨灵。但这几个小时是不能再有大的动作的,需要专心致志的和身体里面的怨灵。可是……”

    我猛然想到了我和王队长被那些黑色的可怕大老鼠包围的时候,那一团从封老爷子方向飞过来的白色火焰,难道问题就出在那火焰上面?

    这一次没等小甘说话,我直接就问他是不是因为为了救我和王队长才这样的?那白色火焰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