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古怪的两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1:13本章字数:2833字

    我脸色苍白,心中感到不安,盯着孟先生,等着他的回答,不过孟先生却是看都不看我,脸色低沉,垂着头,嘴里嘟囔着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孟先生忽然走到我身边,拉着我出了内屋。

    我爸妈早在外面等急了,看到我出来了,而且脸色苍白,马上询问怎么回事。

    我把刚才孟先生所说的鬼吻的事情告诉了他们,他们两个急了,立刻向孟先生寻求解救的办法,说花多少钱都没有关系。

    孟先生看看我们,叹了一声,道:“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关键··这是传说中的术,我也没不是很清楚,更没有把握能够破解。”

    我爸马上询问:“孟先生,你说的什么‘鬼吻’是一种术,那是谁给小辰下的术?我们可没有得罪什么人啊。”

    我心中一动,对啊!鬼吻是一种术,那又是谁给我下的术?又有什么目的呢?

    “得罪人?就算你们得罪了人,也不是谁都能用这种术!我本来都以为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这种禁术了。”

    孟先生眼睛眯着,闪烁着精光,声音低沉,可见他对“鬼吻”也十分忌惮和在意。

    听孟先生的意思,我们也明白了,鬼吻是一种很厉害的术,一般人根本不可能知道,而现在我中了鬼吻,很可能会丢了小命。

    我妈在旁边已经是泪流满面了,听孟先生说的这样邪乎,她更加不知所措,求孟先生救我,他想要什么都可以,最后就差跪在孟先生面前了。

    孟先生最后答应他会尽力,然后让我先在他家住下,让我爸妈回去,这件事情不是一时半会能够解决的。我爸妈虽然不放心我,但是孟先生的话他们不敢不听,叮嘱了我几句,就回去了。

    孟先生将大门关上,重重的叹了一声,脸色更加凝重。

    “小林,你爸妈走了,我们两个就直接点,你知道鬼吻是怎么回事吗?你是不是得罪什么大人物或者最近碰到什么奇怪的事情了?”孟先生回到屋里之后,开口就是一句沉重的话。

    我本来以为孟先生让我留下来是因为有办法解决,但是听到这句话,我的心又提了起来。

    “鬼吻是一种禁术,据说中了这种术的人会有一种无形的力量,这种力量会招来周围所有的鬼魅,这些鬼魅会从中术者体内吸取阳气,然后留下一缕鬼气在中术者体内,直到中术者死亡,不过中术者死亡之后,也不得善终,他们会变成恶鬼,永世不得轮回。”

    孟先生说完之后,抬眼看了我一眼,看到我惊恐扭曲的脸,没有再说下去。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稍微稳住了心神,吞口唾沫,声音颤抖的问道:“我没有得罪什么人,也没有遇到什么事情,我当时就是想救那个女孩,怎么可能被人下这种术?”我害怕的同时也十分疑惑。

    “不!现在看来,那起车祸和那个死去女孩都是施展鬼吻的工具,这是有人在算计你。”孟先生声音坚定,十分肯定的说道。

    有人害我?

    我心中又是一颤,谁会害我?我也没有什么大仇人,而且孟先生说了,这种术十分罕见,连他都以为世界上没有了,又会是谁在用这种术害我?

    “小林,你在这里等一下,我换件衣服,和你一起去医院看看。”孟先生想了一下,起身说了一句话,然后走向了另一个房间。

    很快,孟先生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出来,他手上拿着一个东西,是一个挂坠。

    “小林,这个是百年桃木心雕成的,你带着可能对鬼魅起到一定的威慑作用,不过我以前没有接触过鬼吻,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用。”孟先生声音凝重。

    我接过孟先生手中的东西,看了一下,这个小剑雕的并不精细,但是这块中指大小的木料却是呈现一种奇异的金黄色,好像一种金属一样,而且重量要比一般的桃木重。

    我感谢一声,将桃木剑挂坠挂到脖子上,和孟先生出了门。

    孟先生走出正房,对着旁边一个房间喊道:“小兔崽子,你给我滚出来!”

    接着,孟小白从房间里走出来了,好像已经忘记了刚才事情,脸上咧着笑容,还询问我事情是不是都解决了,怎么看都是一副欠揍的小痞子样。

    “小林,这小子就是喜欢胡闹,你别介意。”孟先生瞪了孟小白一眼,对我说了一句。

    我当即摇头,说没事。然后孟先生拉着孟小白也和我们一起上路。

    孟小白开着一辆普通小车带着我和孟先生,路上,孟小白有点抱怨似的问道:“老头,以前你出来可从不带着我的。”

    “小林中了禁术—鬼吻。”

    孟先生这句话差点又酿成了一起车祸。

    孟小白听到“鬼吻”之后,当时就傻眼了,而且激动地脚下用力,将油门踩到底,车“唰”的向前跑去,差点和前面的车相撞,幸好孟小白反应快,急忙将车停到了一边。

    我和孟先生都吓出了一身冷汗。

    “小兔崽子,妈的!你想要我的老命啊!”孟先生气坏了,吹胡子瞪眼的骂道。

    孟小白根本不管孟先生骂他,直直的盯着我,尤其是看着我的嘴唇,还不停的靠近,给我一种他要亲我的冲动。

    我头皮有点发麻,不由得向外面移了一下身子,讪笑道:“白哥,你干什么呢?”

    孟小白脱口而出:“真的是鬼吻吗?你被多少鬼吻过了?那是什么感觉啊?”

    被多少鬼吻了?

    我有点发愣,顿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道:“什么意思?”

    “鬼吻啊?中了这种术应该见到鬼鬼就会吻你,吸你的阳气,你不知道吗?”

    被鬼吻,这才是鬼吻名字的来历!

    我顿时就不安定了,看看孟先生,又看看孟小白,摸了摸自己的嘴巴。

    孟先生看到我的样子,开口道:“的确是这样的,我刚才看了,你只被两个鬼吻过,应该就是那两次你在睡梦中模糊的感觉到被人拉起来的时候,不过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你不用太担心了。”

    接下来,孟小白可忙了,一边开车一边询问我鬼吻的事情,他听过鬼吻的名头,所以十分好奇鬼吻是怎么回事,他的问题比警察做的笔录都详细,最后问得我都没话说了。我不说话了,孟小白依旧在说,喋喋不休。

    孟先生听不下去了,抬手对着孟小白的脑袋来了一下,训道:“闭嘴!”

    看到孟先生脸上青筋暴起,孟小白才缩了一下脑袋,闭上了嘴巴。

    我们来到医院,女孩的尸体还在太平间,没有人来认领。我和孙主任说了一下,然后带着孟先生和孟小白去了太平间,找到了女孩的尸体。

    孟先生看着女孩的尸体,然后在额头、双脚处摸了一下,顿时皱起眉头,道:“这具尸体有古怪,只是一具空壳。”

    “空壳?什么意思?”我脱口问道。

    “这具身体并不是刚刚死亡的人,而是之前死亡的,应该是被人拿来用作施展鬼吻之术了,据说鬼吻需要一只始鬼为引,那只始鬼应该是寄居在这个身体上的。”

    孟先生越说声音越低,好像是在自言自语。

    孟先生看了一下,说是等晚上再过来,到时候将那只施术的始鬼抓住,说不定能够找到怎么破解鬼吻,还能够找出是谁下的术。

    “我们去你家,看看能不能找出那只吸了你的阳气的鬼。”孟先生对鬼吻十分好奇,明显是想要研究,知道我昨晚被我家附近的一只鬼给吻了,所以想要抓住那只鬼。

    来到我家,我爸妈也在家,简单说了一下情况,孟先生就去了我的卧室,进去之后,孟先生就来了一句鬼气好重。

    孟小白也跟进来,进来之后,直勾勾盯着电脑桌那里,脸色严肃,沉声道:“师傅,在那里!”

    这个时候的孟小白明显和之前那个“无赖”判若两人。

    师傅?我注意到孟小白的称呼,眼睛一亮,据说孟先生是茅山道士,应该不会结婚,那孟小白很可能不是他的亲孙子,看来他们两个关系并不简单。

    孟先生嘴角一咧,没有任何怀疑,手上摸出几个桃木钉,走到电脑桌旁边,瞥着眼睛朝里面看了一眼,冷哼道:“哼!原来是一只小孽鬼。”

    说罢,孟先生将桃木钉扔到电脑桌后面,好像是要困住小鬼。忽然,他脸色大变,喊道:“不对,这只鬼不对劲,难道是因为鬼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