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极度恐怖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1:13本章字数:3249字

    我只看到孟小白身上忽然出现了一股黑雾,然后一个模模糊糊的黑影从孟小白身上一闪而过。

    始鬼随即“唰”的回来了,脸上带着一丝怒气,身上的黑气翻滚起来。

    “你为什么禁锢了它?”始鬼在质问孟小白。

    孟小白脸色大变,又退了两步,盯着我问道:“小林子,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我怎么看它不像是鬼。”

    “孟先生说它是鬼吻之术的始鬼,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刚才你身上那是什么啊?”我好奇地问了一句。

    “你别管了!”孟小白沉声回道,但是目光一直盯着始鬼,显得十分警惕。

    我们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孟先生才回来,他没有受什么伤,只是脸色有点白,消耗很大,而且我发现和他一起回来的两条大黑条的腿有点瘸,腿上有伤口。

    孟小白告诉我这两条狗就是养来驱鬼的,黑狗血是一种绝佳的辟邪物,养着两条狗就相当于有无穷的黑狗血。

    孟先生回来之后,看了我身边的始鬼一眼,没有了之前的惊慌和急切,先休息了一下,这才开口说话。

    “小林,今天晚上你可不好过,不只今天晚上,恐怕每天晚上你都不会好过的。”

    我本来就害怕,听到孟先生的话,身体又凉了一分,询问怎么回事。

    “这个始鬼就是鬼吻之源,你们现在有种特殊的联系,周围的鬼魅感受到这股气息,一定会来找你,我想现在周围的鬼魅可能快要来了。”

    孟先生刚说完,外面就传来了狗叫声。

    我们顿时站起来,看着外面,我隐约看到院墙上露出了一个脑袋,是一个女鬼,双眼流血,红唇如血,衣服也是血红色的。

    “老头,我不行了,奶奶的!这个时候作怪了!”孟小白在后面忽然蹲下身子,抱着脑袋,额头上涌出豆粒大小的汗珠,好像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小白你···小林,你带小白去那个屋子,按小白说的做,我在外面挡一会儿。”孟先生紧皱眉头,手握桃木剑,沉声说了一句。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看到孟小白痛苦的样子,以为他有什么暗病,所以不敢耽搁,立刻搀着他去了孟先生说的那个房间。

    进去之后,我立刻嗅到一股奇怪的味道。

    孟小白坐在一个椅子上,忍着剧痛说道:“你把那个锅子里面东西放到炉子上面,然后将那个黑盆子里的东西倒进锅子里面,煮沸,给我倒一碗,快点,我快要死了!”

    孟小白现在是想骂都骂不出声。

    我马上拿起那个大锅子,放到炉子上,打开锅盖,准备将旁边黑盆子里面的黑乎乎的液体倒进去,可是看到锅子里面的东西之后,我吓得直接跳起来了。

    “啊!这··这··这是人头!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是杀人凶手!”

    在这个大锅子里面是一个人脑袋,上面还有长长的头发,这个脑袋十分“新鲜”,只有血腥味,明显是从刚刚死亡没多久的人身上割下来的。

    我回过神之后,想到刚才孟小白的话,我差点直接跑出去,因为他刚才说让我给他“煮水”喝,喝用人脑袋煮的水!

    “傻逼!你快点,我现在没时间和你解释,这是从死人头上割下来的,是救我命的,你如果再耽误一会儿时间,我就真的要死了!”孟小白现在脸色已经是蜡黄了,双手紧紧抓着旁边的椅子边框,否则早就滑到地上了。

    我吞口唾沫,过了约莫半分钟,才移动脚步,慢慢走向锅子,不过眼睛却是一直盯着孟小白,生怕他变成妖怪来咬我。

    我仔细看了黑盆子里面的液体,发现这些黑乎乎的液体竟然是血,虽然不知道是人的鲜血还是动物的鲜血,不过想到孟小白让我用鲜血和人脑袋给他煮着喝,我就全身起鸡皮疙瘩。

    看着孟小白痛苦的样子,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将那盆黑血倒进了大锅里,打开煤气,开始煮血。

    随着水温升高,锅子里面竟然发出了“嘶嘶”的奇怪声,好像有很多虫子在叫。

    我瞥了一眼,锅子里面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到,不过隐约有水泡冒出。

    此时,外面传来了响动声,孟先生已经和外面的鬼斗了起来,我抬头透过窗户向外看了一眼,院子里已经进来了四五个鬼,这些鬼奇形八怪的,样子十分吓人。孟先生一手持桃木剑,一手拿着几张黄色的符纸,将鬼拦在院子里,但是院墙边上的鬼影越来越多。

    始鬼趴在窗户上,看着外面的鬼好像十分高兴。

    我眯着眼睛,看着始鬼,孟先生说始鬼是鬼吻之源,很可能它就是引来这些鬼的源头,我到底应该怎么灭了它或者摆脱它。

    我正想着,忽然从旁边渐热的锅子里浮现出了一个黑色的虚幻脑袋,它出现的很突兀,速度很快,在我嘴唇上亲了一下,接着就消失了。

    我感觉嘴唇一凉,然后看到那个鬼脑袋消失的一幕。

    “孟小白!这锅子里面有鬼,我被鬼吻了!”我立刻远离锅子,大喊了一声,作势就要推门离开这里。

    “我擦!你能安静一会儿吗?就是一缕残魂,算不上鬼,吸不了你多少阳气。你先给我倒一碗我喝了。”孟小白气急,忍着剧痛骂了我一句。

    锅子里传来“咕噜咕噜”的沸腾声。

    我用力抹了一下嘴,握握拳头,稳稳心神,走到锅子旁边,看到桌子上有一个大碗还有一个勺子。我立刻用勺子挖出一碗黑乎乎的血水,勺子碰到里面的人脑袋我身体都会一颤,最后双手颤动着把碗端到了孟小白面前。

    孟小白疼的连碗都端不住了,我只能将碗放到一边。孟小白趴在碗上,根本不怕这是刚刚煮沸的液体,直接大喝起来。

    看到孟小白脸上弄得都是鲜血,又看看锅里面那个人脑袋,我胃里剧烈翻腾,忍不住吐了出来,幸好这屋里有一个垃圾桶。

    孟小白将一大碗血喝干净了,然后松了一大口气,好像舒服不少,发出享受的呻吟。

    大约一分钟过后,孟小白忽然从椅子上站起来,脸色已经好转,擦擦脸上的汗水,双眼晶亮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弄得我差点以为他要杀人灭口。

    “你在屋里老实呆着,千万别出去,我去帮老头。”

    孟小白说完之后,跑进孟先生的内屋,拿了一柄桃木剑和一个葫芦冲了出去。

    “老头,接着!”孟小白将葫芦扔给孟先生。

    我也跟着到门口,定睛一看,这个大院子里竟然都是鬼了,而且院墙上还有鬼在露头,没有进来。

    我第一想法就是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鬼?难道这个地方是一个鬼窝?不然不可能引来这么多鬼。

    我不知道孟先生能不能拦住这些鬼,如果它们冲进来了,就如孟先生所说,我恐怕真就会没命。

    “来这边!”

    始鬼不知道什么时候将窗户打开了,看着外面的鬼喊道。

    窗户被打开,我身上的气息立刻散发出去,这些鬼好像看到肉的恶狗,直接向这边冲过来。

    “小林,去将里面锅里的血喝了,然后躲进内屋!”孟先生竟然跳到窗户旁边,拦住了一群恶鬼,满头大汗,对我喊了一句。

    我看着鬼向这边冲过来,早就吓得全身发抖了,听到孟先生的话,我更是打了一个寒颤。

    让我喝血?用人头煮的血?

    孟小白看到我发傻的样子,一剑刺穿一个鬼,然后抽身回来,拉着我冲进那个房间,一把抓起大锅,吼了一声张嘴。

    我当时都快吓傻了,身体在发抖,被孟小白一吓,顿时张大嘴巴,孟小白趁机拿起大锅,直接把血灌进我的口中。

    顿时一股恶心的腥味充斥在鼻息之中,我瞪大眼睛,然后就看到锅里倾斜出的人头上的双眼正瞪着我,因为高温,脸已经完全没有了样子,更加吓人,那双瞪大的眼睛好像在表达对我的愤怒。

    我拼命挣扎,但是挣脱不了,虽然不停地吐出口中的血,不过依旧喝下去不少。

    孟小白将血给我灌完,然后揪着锅里面脑袋的头发,抓出脑袋塞进我怀里。

    当时吓得我鬼嚎一声,直接把脑袋给扔了出去,然后弯着腰趴在地上狂吐。

    “笨蛋,这是为你好,不想今晚上就死,那就拿着它躲到内屋!”孟小白捡起人头,再一次塞给我。

    我拿着脑袋,比拿着一个烧红的铁棒还要不安,这可是实实在在的人头,而且是煮过的,我以前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事情,恐怕想都不敢想吧。

    我哆哆嗦嗦的拿着脑袋,忍着胃里的恶心,走进了内屋。始鬼看到我进了内屋,就在我关门的瞬间,它瞬间飘身而进。

    进了内屋,我立刻将人头放在桌子上,然后找到灯开关,打开灯。

    始鬼十分不适应灯光,躲到了一个昏暗的角落,但是没有说话。

    我听到外面不时传来鬼的痛叫声,还有群鬼的嘶嚎,可见孟先生师徒两人已经和群鬼大战到白热化了。

    “老公,你为什么不喜欢它们?”始鬼看着我难看的脸色,有点害怕的问了一句。

    “擦!这些鬼都是要我命的,我怎么喜欢它们?”我声音颤抖,但还是骂了出来。

    始鬼好像被我吓了一跳,开口道:“我感觉它们很好,我总想让它们来找你玩。”

    听到这话,我忽然冷静下来,孟先生说过始鬼是鬼吻之源,我身上的气息和这个始鬼才招来了如此多的鬼,可是看这个始鬼的样子根本不是恶鬼,反而好像是一个天真的小姑娘。

    我正打算询问始鬼一些事情,忽然内屋的门自己“嘭”的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