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因为我?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1:13本章字数:3020字

    “我现在也没有办法破掉鬼吻。”孟先生看了我一眼,还是如实回道。

    “那我就只有等死了。”我没有抬头,开心中十分憋闷,这样被鬼给磨死还不如直接让车撞死。

    “现在没有办法不代表想不出办法,而且鬼吻之术并不一定会死,如果你不被鬼吻,就不会少阳气,也不会死了。”孟先生说了一句。

    我抬眼看看外门数不尽的鬼魅,苦笑一声,摇头不语。

    “小林,你知道小白为什么会喝鬼巫之血吗?”孟先生忽然问了一句,然后将目光放在我旁边的人头上。

    我一愣,看看孟先生,又看看孟小白,忽然想到了什么,接着张大嘴巴,结结巴巴的说道:“难道··难道白哥也中了鬼吻之术?还是他也中了禁术?”

    孟小白听到这句话,脸上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也没有说话。

    “小白没有中禁术,但是他的体内却有不比禁术弱的东西,他从小就承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压力,但是平日里还是一个开心果,你现在刚刚中了鬼吻就想要死?这还真不是一个男人应该有的心态。”

    孟先生说到最后,鄙视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将目光移开。

    我看着孟小白,心中震惊,孟小白身体有恙这我能够猜到,普通人谁会喝人头煮的血?而且我也知道他得的不是疾病,可能我没有想到这个无赖一样的孟小白竟然从小就承受这这种痛苦,不说身体的疼痛,单单是喝血这一项,就让我万分敬佩。

    “白哥,你···我··”我看着孟小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孟小白忽然一笑,道:“小林子,我具体是怎么回事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有些事情知道的多了会惹来麻烦,至于你所中的鬼吻之术,不过就是一个小事情,我还很羡慕你呢,我比你大都不知道被鬼吻是什么感觉。”

    说着,孟小白露出一副向往的神色,好像在想象一个亲吻一个女鬼的感觉。

    我听到这句话,也不禁放松了,露出一丝笑容,低声骂了一句。

    孟先生看看外面的鬼魅,然后又拿起几张符纸用桃木剑插在了门框上,这样一来,外面的鬼更加进不来了,我们也能够真正的放松休息。

    我自己稳定了一会儿,然后开口问道:“孟先生,这个人头是怎么回事?我刚才喝的血会不会的什么病?”我今晚虽然“见识”了不少,但是看着这个人头还是有点膈应。

    其实我心中还是害怕孟先生他们两个不是好人,而是杀人凶手,或者是懂道行的恶人。

    “这是刚下葬的人的脑袋,我们两个从棺材里面挖出来的,你不用担心什么。”孟先生看出了我的顾虑,对我解释一句。

    我点头没有说话,心中虽然觉得孟先生他们做得不对,但是这也是为了孟小白,他们也是不得已。

    “这都是为了我,师傅他当年····”孟小白忽然声音颤抖的开口了。

    “好了,小林子,你和小白在屋里呆着,我出去将这些鬼赶走,虽然它们进不来,但是留在在家里也不好。”孟先生打断了孟小白的话。

    孟先生从一个抽屉里拿出了一个锦盒,一看就是装画卷或者刀剑的盒子,果然,孟先生从里面拿出了一柄木剑。

    这柄木剑也是桃木剑,但却和一般的桃木剑不同,这种材质和我脖子上挂的那个百年桃木心一样,这是孟先生的宝贝。

    孟先生又在自己的身上贴了几张符纸,然后走出去。

    外面的鬼看到孟先生出来,纷纷涌上去,但是根本近不了身,孟先生身上的符纸好像带电一样,鬼魅碰到孟先生的衣服就会痛叫一声。

    孟先生没有顾虑,而且已经准备妥当,在群鬼中“走”了一遭,这些鬼就被打散了,有点甚至慢慢离开了。

    孟先生在外面战了有半个小时左右,进来之后,已经是累的满头大汗,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

    “孟先生,刚才这些鬼怎么都不肯离开,现在怎么离开了?它们不是想要吻我吗?”我看着外面所剩不多的鬼魅问道。

    “这些鬼执意不肯离开可能是因为始鬼在这里,我这样做也是想要试探一下,没想到果真如此,看来破解鬼魅的关键还是在始鬼的身上。”孟先生说道。

    我点头,拧着脸思索一会儿,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接着皱起眉头,说道:“孟先生,我感觉始鬼还在我身边,但是我却看不到它了。”

    “禁术的诡异我也说不清,既然你能够感觉出来,那就说明始鬼还在,但是它没有出现,就不算是危险。不过明晚它一定还会出现。”

    “这样吧,我明天和你去看看因为车祸死亡的那名算命生先生和医生,如果能找出为什么有人对你下了鬼吻之术最好,找不出来的话我们就只有离开这里了。”孟先生眼睛眯着,叹了一声。

    “离开?去哪里?”我脱口而问。

    “茅山。”孟先生深吸一口气,吐出两个字。

    茅山?茅山道士?孟先生真的是茅山道士?他来这里五六年了,是为了什么?这一次我也要跟着离开吗?

    “孟先生,我呢?”我马上问了一句。

    “你也跟我离开吧,我们既然相遇了,就是有缘,回到茅山说不定有办法破解鬼吻。”孟先生说完之后,起身离开。

    我站在原地,看着孟先生的后背,心中猜不透这一位道长了。

    我本来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怎么会遇到这种事情?还要背井离乡,我真是倒了八辈子大霉了。

    “小林子,送你一个东西。”孟小白走过来,扔给我一个黑乎乎的玩意儿。

    我下意识的接住,捏了一下,有点软,但是没有看出是什么。

    “白哥,这是什么?”我看着手中的东西问了一句。

    “这个舌头,以前都是我带着,现在给你吧,这可是好东西,生前是汇聚一个人阳气最重的地方,现在却是邪气最重,拿着这个玩意儿,不比老头给你的那个桃木心小剑差。”梦孟小白仰头说了一句。

    舌头?

    我顿时愣神,接着脸色苍白,将这个玩意儿给扔了。

    这是那个人头的舌头,被孟小白挖下来了,还当宝贝送给我,我又恶心又害怕,开始大骂孟小白。

    最后把孟小白骂烦了,他直接说了一句,你再不拿着,我直接喂你肚子里。

    听到这话,我什么都不说了,刚才我可是被灌了黑血,说不定孟小白真会给我吃了这个舌头,我想想就吐了。

    我又询问了孟小白,他告诉我那些黑血就是大院里黑狗的血,他们养狗就是为了取狗血。我问孟小白身体有什么问题,他却是闭口不言。

    我和孟小白在内屋睡了几个小时,毕竟外面还有鬼,我不敢出去。

    天刚刚亮,我就被孟先生喊起来了,外面已经没有鬼了,一切恢复了平静。

    我们简单吃了点东西,然后就去了市局。

    我和张瑞也算是认识,和他说明孟先生是家人给我找的道士,要看一眼算命先生和医生的尸体,张瑞知道这件事情古怪,没有多说什么就同意了。看过之后结果孟先生说他们是被恶鬼害了,并不是意外。

    离开市局的时候,孟先生一直皱着眉头,好像在思考什么。

    “小林子,你的生辰八字是多少?”孟先生出来之后,开口问我。

    我一愣,说道:“我是1992年9月10号的生日,至于具体的时间,我不清楚,这个要问我妈的。”

    “马上问一问。”孟先生有点着急。

    我注意到孟先生的脸色,想到刚才看过的两具尸体,问道:“孟先生,怎么了?这和我的生辰八字有什么关系?”

    “刚才那两个人虽然是被恶鬼所害,但是我看出来好像不是那么回事,虽然这次事情和鬼吻禁术有关,但是应该和他们两个没有关系,所以我感觉问题是在你···你别管了,快问问你妈你的生辰八字。”孟先生没有说出他的想法,但是我察觉到一点异常。

    我立刻打电话询问我妈生辰八字。

    “92年9月10日凌晨零点多一点。”我重复了一句我妈的话,旁边的孟先生忽然发出一声惊呼声。

    “孟先生,到底怎么回事?”我越来越感到害怕,以为孟先生看着我退了两步,好像是在害怕我。

    孟先生没有答话,反而拉着我说道:“走!去你家,我有事问你妈!”

    路上,我实在忍不住了,看着孟先生紧绷的脸颊,问道:“孟先生,到底是怎么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孟先生张口,叹了一声,最后幽幽说道:“我就是问一下,没有什么,没有什么。”

    孟小白也看出了孟先生的异常,但是他没有多问,罕见的安静起来,好像在思考是怎么回事。

    来到我老家,我爸妈都在家,看到我安全回来了,急忙拉着我问长问短。

    孟先生很着急,让孟小白把我支开了,和我爸妈在秘密谈话,好像是和我的生辰八字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