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始鬼实力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1:13本章字数:3040字

    始鬼晴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来,我顿时打了一个激灵,我能够感觉到,我脑袋下面的黑蛇也颤抖了一下,好像是被晴柔的话吓了一跳。

    吃了鬼娘肚子里面的孩子?那个好像真小孩一样的鬼婴?吃了它?这可比和喝人头血还要恶心、困难百倍啊。

    我瞪了晴柔一眼,意识它不要再说了,万一惹恼了鬼娘,我说不定会被鬼娘掐死在这里,这可是鬼娘的葬身之地,事关鬼婴就算是有孟先生这层关系也不行。

    “嘿嘿,鬼···鬼娘,你好啊。”鬼娘在我身边另一侧躺着,青色的双眼紧紧盯着我,我全身发毛,最后只能硬着头皮讪笑一声,说了一句不痛不痒的话。

    鬼娘听到我的话,脸色不变,那条血红的长舌头忽然动了,直接甩在了我的脸上,我能够感觉到,舌头上面好像冰水一般的鲜血正从我脸颊流下去。

    如果不是因为我头下面有一条诡异的黑蛇,我现在就将棺材掀开逃走,这个鬼娘实在太恐怖了。

    “小子,你倒是挺有趣的,还和我打招呼,现在老道士不在这里,你还是乖乖让我吸一口阴气,否则最后受苦的是你自己。”鬼娘懒得和我废话,直接说要吸我的阳气。

    我瞥眼看了晴柔一样,如果不是它出现,鬼娘可能也不会出来,不过我还是从晴柔那里得到了不少消息。

    “鬼娘,孟先生让我在这里,你一定答应他不会吸我的阳气了吧,你就不要吓我。”我额头上冷汗直流,但还是开口回应。

    “哼!你倒是挺聪明,老道士没有对你动手,却将我的感知封住了,这样我感受不到你的气息,也就没有了吸你阳气的欲望。”鬼娘冷笑一声。

    我松了一口气,幸好孟先生安排好了一切,不过这个办法我倒是没有想到,孟先生封了鬼娘的感知,这样反其道而行,的确是一个好办法。

    “不过,我真是无法想象,你身上到底有什么魔力,我昨天晚上竟然会那样想吸你的阳气,这种近乎疯狂的欲望我只有过一次,那是因为我腹中的孩子,可是这一次却是因为你,我很想知道····”

    鬼娘的话没有说完,贴在我脸上舌头忽然动了,好像一条蛇一样,强行钻进我的嘴吧里。

    我顿时咬紧牙齿,但是鬼娘的舌头好像钢铁一样坚硬,我根本咬不动,只能任由它的舌头在我口中,同时,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和恶臭味在我口中弥散。

    “呜呜呜···”

    我拼命挣扎,就在我头要离开黑蛇的时候,我忽然听到脑袋下面的黑蛇好像生气了一样,竟然发出“嘶嘶”的声音。我只能继续躺下,不敢再乱动。

    我能感受到鬼娘的舌头正在伸长,好像要进入我的肚子里,我着急的时候,旁边的始鬼晴柔忽然动手了。

    它一把抓起鬼娘的舌头,然后从我口中拖出来,紧紧握在手中,好像小豹子一样,喊道:“你这只小鬼,还敢欺负我老公,让你肚子里面的鬼婴出来,给我老公吃了,否则我让你灰飞烟灭。”

    我当时有点傻眼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始鬼还是一个“大家伙”,孟先生独占群鬼都不害怕,却忌惮鬼娘,可见鬼娘的厉害,可是现在始鬼竟然不将他放在眼中。

    “谁?啊!你是谁?臭道士,将我的感知封闭了,你到底是什么东西?”鬼娘好像看不到始鬼晴柔,一边痛叫一边大喊。

    “我是谁用你管,快点将你肚子里面的鬼婴弄出来,让我老公吃了。”始鬼还是不放过鬼娘肚子里面的孩子。

    “你老公?这个小子,它根本不是人,他怎么可能,你是什么?”鬼娘看不到始鬼,但是却感到了危机。

    “我和你一样,也是鬼啊,你就别废话了,快点将鬼婴拿出来,否则我就要自己动手了。”始鬼晴柔现在抓着鬼娘的舌头,气势逼人。

    “你想要鬼婴,那就是要我的命,你应该知道鬼婴对我意味着什么。”鬼娘的舌头好像橡皮筋一样,被始鬼晴柔狠狠抓着,痛得它在旁边不停地翻动。

    我虽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我不能再让始鬼这样下去了,刚才那几下算是报复刚才鬼娘对我的行为,但是再这样下去,那就不好了,鬼娘能够将这个棺材让给我就已经是给了大面子了,虽然是看在孟先生的面子,但是我心中还是比较感激的,而且我也绝对不是吃鬼婴,所以不能让晴柔如此胡闹了。

    “晴柔大姐,别别!快住手!放开鬼娘,我们和鬼娘是朋友。”我立刻对旁边的始鬼晴柔说道。

    晴柔停了下来,疑惑的看了我一眼,说道:“刚才它想害你,我看出来了,不害你的鬼是朋友,但是它要害你,那就不是。”

    “这是我的事,鬼娘刚才是和我开玩笑的。”我解释一句。

    “不行,就算它不想害你,那也要将鬼婴叫出来,拿东西可是好东西,你吃了对你有好处,能蕴养出无尽的鬼气。”始鬼根本不听我的话。

    “我不吃鬼婴,让我吃孩子,还不如要我的命呢。”

    始鬼一愣,忽然裂开嘴巴,里面的牙齿不再是和人一样,而是边长、尖锐、染血,道:“这可由不得你,我这是为你好,嘿嘿。”

    现在的始鬼晴柔根本不是那个好像小女孩一样的鬼,而是一个恐怖的恶鬼。

    我身上忽然出了一身汗,我刚才差点着了道,这个始鬼刚才说的话可能是真的,但是说到底它是一个鬼,而且是作为鬼吻之源的鬼,绝对不是什么好鬼,我还将它当成小姑娘,那真是嫌命长了。

    “小子,快点让这只鬼放手,一旦伤到我或者伤到鬼婴,这个棺材就封不住你的气息了,马上要天黑了,到时候这里会出现无数的鬼,你也活不了了。”鬼娘一边喊痛一边对我说道。

    我心中一惊,忙对始鬼说道:“你快点放开鬼娘,我也不会吃鬼婴,如果你这样邪恶,我··我不会喜欢你的,你如果强制我吃什么鬼婴,我还不容去死呢。”

    我不知道那什么威胁始鬼,只能用我自己威胁。

    出人意料的,始鬼晴柔听到我的话,忽然停下了动作,慢慢放开了鬼娘的舌头,然后恢复了之前的样子,有点委屈地说道:“我这是为了你好,那个鬼婴真的··很好吃的。”

    我眉角不自觉得跳了跳,然后胸口憋着一口气,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说道:“我不喜欢吃鬼婴,以后你不要再这样了。”

    始鬼答应一声,然后将鬼娘的舌头放开,躺在我旁边一动不动,也不再说话,好像受了极大委屈的小女孩。

    我看到表情真实的始鬼,心中是在疑惑,这个始鬼实在太诡异,刚才还像是一个无比邪恶的鬼,现在又好像是一个天真的小鬼,看来鬼吻之术的事情果然要从始鬼下手。

    “鬼娘,对不起,刚才那就是让你有吸我阳气欲望的原因,那就是鬼吻之术的鬼源,一只鬼。”我对旁边受了惊吓的鬼娘解释了一句。

    鬼娘已经将舌头藏进了口中,再也不留在外面,也不敢对我动手了,刚才它在那只鬼面前竟然没有反抗的能力,它对自己的实力可是知道的,也很有自信,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由不得它不害怕。

    “鬼吻之术到底是什么?为什么那只鬼那样恐怖?我还从没有见过那样的鬼?”鬼娘看不到始鬼,心中更加恐惧。

    “鬼吻之术是禁术,孟先生说····”我简单解释了一下鬼吻之术的事情。

    听到我的话,鬼娘脸色一变,嘟囔了一句:“鬼吻之术?难道最近的变化是因为这个?禁术?”

    我离得鬼娘很进,它的话我当然听到了,立刻问道:“最近什么变化?”我想到了之前见到鬼娘的时候,孟先生好像说了一句什么鬼道发生了变化。

    “最近所有的鬼都活跃起来,而且那样有点邪术的人死了不少······这些事情和你说也没用。”鬼娘忽然意识到什么,接着就不说话了,不过脸色越来越难看。

    我心中明白这个鬼吻禁术牵扯一定很大,我不知道我是倒霉被牵连进来,还是命中注定,不过现在我这个当事人都不清楚怎么回事,这可是憋屈的很。

    “那你知道因为什么这样吗?”我立刻问道。

    鬼娘摇头,忽然察觉到了什么,说道:“附近有鬼出现了,你在这里面不要动,记住,前往不要让那条黑蛇离开,否则这个棺材也就没用了。”

    我点头,还不等答应,鬼娘就不见了。

    我正皱眉,脑袋下面十分安静的黑蛇忽然不安起来,口中发出渗人的声音,吞吐的蛇信让我脖子发痒,但是我不敢动他,也不敢离开,只能强忍着。

    始鬼也不安起来,说道:“老公,外面又出现鬼了,我们出去玩吧。”

    “别去!千万别去!别让它们发现你,我们··我们··玩··你知道这条蛇是什么吗?”我不知道怎么留住始鬼,最后只能想到黑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