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鬼之吻,人扰死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1:13本章字数:3036字

    始鬼听到我的话,躺在棺材里面没有动,看了一眼我脑袋下面的黑蛇,回道:“我也不知道这条蛇是什么,不过它看起来有点怪。”

    说着,始鬼好像也看出了黑蛇很不一般,十分好奇的打量起来。

    我松了一口气,始鬼只要在棺材里面,那些鬼就不会发现我的气息,那我今天晚上也就可以躲过去了,孟先生说要在这里灭了这些鬼,我也不知道他会用什么办法,现在只能拖延时间。

    始鬼看着黑蛇过了一会儿就没有兴趣,好像外面有十分吸引他的东西,随即说道:“我们出去玩吧,外面有很多好玩的。”

    很多好玩的?那就是鬼了,我可不敢出去。

    “我们还是在这里吧,外面那些鬼会害我的。”我看着始鬼说了一句。

    我刚刚说完这句话,忽然在我脑袋下面的黑蛇越来越不安,直接挣脱出去,它没有离开,而是飞速钻进了我的脖子,我当时就吓坏了,“嘭”的起来,结果撞在了棺材盖上,瞬间又躺回了棺材底,抱着脑袋喊疼。

    我背上传来黑蛇移动的轻痒,但是棺材里面的空间太小,我只能移动身子,想要将那条蛇赶出来。

    黑蛇从我后背钻到了前面,然后我感觉到它钻进了我的口袋中。

    “啊!”

    始鬼忽然痛喊了一声,然后瞬间消失了。

    而那条黑色也从我身上钻了出来,爬在我的胸前,口中叼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这个东西正是那个人头的舌头,孟小白送给我的,说可以避鬼。

    黑色一口将舌头吞下去,然后飞速爬到棺材的一个角落,静静地盘成一团,没有了任何动静。

    我不知道始鬼刚才是怎么回事,也不清楚黑蛇这是怎么了,但是我却感觉到有点冷了,棺材里面出现了黑气。

    有鬼来了!

    这是我的第一想法,这些黑气和我见到的鬼身上的黑气一样。

    果然,外面响起了挖土的声音。

    嘭!

    棺材盖被打开,接着传来一道关心的声音:“小林,你没事吧?”

    孟先生额头流汗,脸色凝重,在外面问我。

    我愣了一下,接着从棺材里面起来,对孟先生说道:“我没事,没事,孟先生,那些鬼都抓住了吗?”

    孟先生道:“应该可以了吧。”

    孟先生刚刚说完,我就听到了鬼娘的声音:“老道士,附近的鬼已经处理干净了,但是稍远一点地方的鬼很可能会来,那些鬼就不管我的事了。”

    “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们可以说是各取所需,那些鬼被你的鬼婴吞了,对你好处更大,以后不要再去找麻烦了。”孟先生眯着眼睛对鬼娘说道。

    鬼娘看了我一眼,说道:“老道士我对你没有兴趣,不过这个小子我倒是很好奇,他到底是什么人?身边竟然跟着一个强大的鬼,还想要吃我的鬼婴···”

    孟先生从鬼娘的话中听到了一丝危险,他立刻站到我面前,手中的桃木剑握紧,沉声道:“鬼娘,你能有现在是因为鬼婴,前往不要植物,他不是你能够招惹得起,相信我的话。”

    鬼娘还没有说话,一个沙哑的声音从我们后面响起。

    “那我呢?”

    听到这个声音,不仅我害怕了,孟先生也颤了一下,立刻回头。

    一个全身被黑黑袍包裹的人从一颗大树后面走出来,远远地看着我们。

    “你是什么人?”孟先生开口问道。

    “我是谁不重要,我只是途径这里,感觉到这里有很重的鬼气,所以过来看看,没想到碰到了你们。”黑袍人声音依旧。

    “这里没事,还请您离去吧。”孟先生感觉到有点不妙。

    “不不,我不走,我想看看一个道士和一个鬼合作会做什么,这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了。”黑袍人好像对孟先生和鬼娘的合作很好奇。

    孟先生和鬼娘纷纷色变,这个黑袍人绝对不是什么一般人,很可能是同道中人。

    我正猜测这个黑袍人的身份,忽然感到胸口一阵疼痛,就好像被人用刀子刺了一下一样,这疼痛来的太突兀了,我根本反应不过来。

    “啊!”我痛叫。

    “小林,你怎么了?”孟先生脸色大变,急忙询问。

    我拉开衣服,看到胸口上面竟然好像伤口发炎一样,有一块肉都烂了。

    “蛊虫!你到底是什么人?”孟先生双眼瞪大,盯着黑袍人敌意更浓。

    黑袍人忽然上前三步,十分疑惑的说道:“咦,这个小子竟然没事,还将我的小宝贝弄死了,不可能啊,他就是一个普通人啊。”

    孟先生好像看出了什么,轻声对我说了一句:“小林,别担心,就是疼点,你没事,记住,一会儿别多说话。”

    孟先生说完,忽然站起来,脸色严肃,对黑袍人道:“朋友,我们无冤无仇,我也不想和你们结怨,请你离开吧,这个孩子真不是你们能够招惹的。”

    “嘎嘎,不是我能够招惹的,你还真敢说····”

    “你的生辰八字是九月十日凌晨,准确的说是凌晨一秒。”孟先生打断黑袍人的话,说了一句奇怪的话。

    我虽然疼得厉害,但是也听到了孟先生的话,心中十分好奇,说我的生辰八字难道有用?

    更让我奇怪的是,孟先生说完之后,黑袍人的话戛然而止,身体一颤,双眼好像两道灯光一样,直直盯着我。

    “九九极数,唯出一变。老道士,你真的没有骗我?”黑袍人语气变了,变得很沉重。

    孟先生摇头,道:“我是茅山弟子,这件事我怎么敢乱说,现在他中了禁术鬼吻,这就已经说明一切了。”

    黑袍人看了我一眼,什么都没有说,竟然转身离开,就在我们看不到他的时候,他传出了一句话:“刚才的事情是我莽撞,以后若有机会,一定登门道歉。”

    黑袍人离开了,我和鬼娘都愣愣的看着孟先生,我们不知道孟先生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就说了我的生辰八字,然后就把这个奇怪的人吓跑了,这实在有点可笑。

    “孟先生,你刚才是什么意思?我到底是什么?始鬼刚才也说我不是人,难道我是什么大仙下凡。”我虽然疼痛,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大仙?”孟先生鄙视一语,道:“你还真敢说,你知道吗?你的生辰八字是根本不可能有人出生的时间,你在不可能出生的时候出生了。”

    孟先生和鬼娘说了一声,然后扶着我离开了,现在附近虽然没有鬼,但是说不定远处的鬼就会被吸引来,所以我们毕竟十分小心。

    孟先生没有送我去医院,说明天再去,现在去医院一定会碰到鬼魅。

    回到孟先生家之后,孟先生给我找了点药上到伤口上,然后坐到椅子上休息。

    “孟先生,你能将事情都告诉我吗?”我看着孟先生急切地问道。

    孟先生摇摇头,说道:“小林,不是我不说,而是我知道的不是很多,也不敢多说,你的身份有点特殊,所有才会惹上鬼吻这种术,如果不是为了小白,我也不会趟这次的浑水。”

    我看着孟先生,感觉他的确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也知道他不会多说什么,所以也就不问这件事了。

    “孟先生,我问了始鬼一些事情···”我将和始鬼在棺材里面的谈话告诉了孟先生。

    孟先生脸上添了一丝惊讶,想了一下,说道:“始鬼的确是一个线索,不过还有一个地方你必须要去,等时机到了,你和小白一起去。”

    “什么地方?”我脱口询问。

    孟先生看了我一眼,沉声道:“你难道不想知道自己为什么在不该出生时间出生的原因?你不想知道始鬼为什么说你不是人?等时机到了这些需要你自己去探索,我只求你一件事情,有机会的话,帮小白解决掉他身体中的那个东西。”

    孟先生的话让我感触很大,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而我的身份也一定不是那么简单,对孟小白我也很好奇,既然孟先生不说我的身份问题,我就问道:“白哥体内是不是封印着一只鬼?”

    孟先生点头又摇头,叹了一声,没有说话。

    “老公,你快点走!快点走!别留在这里!他来了,来了!”

    忽然始鬼晴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不得不将孟小白的事情放下。

    “怎么了?谁来了?是不是鬼来了?”我没有看到始鬼,但能够感受到它在附近。

    始鬼没有再回话,无论我怎么询问。

    “小林,怎么了?始鬼呢?”孟先生发现事情不对劲,立刻询问道。

    我将始鬼刚才的话告诉孟先生,孟先生也凝着脸,在想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忽然,孟先生好像想到了什么,顿时站起来,说道:“不好了!鬼之吻,人扰死。你父母、三个同学,还有小白,快点!马上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躲起来···躲··躲不过了,我们走,去找他们!”

    我当时已经乱了,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孟先生这是什么意思,死?我爸妈、文豪他们,难道要和那个医生、算命先生一样惨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