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寻找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1:14本章字数:3010字

    “离开?”我看了孟先生一眼,然后开口问道:“那白哥呢?”

    之前假的孟先生告诉文豪孟小白死了,而且我也感觉当时那个孟小白有古怪,现在孟先生说要离开,孟小白要怎么办?

    “小白怎么了?”孟先生忽然开口问道。

    我看到孟先生的样子,这才反应过来,之前那个孟先生是假的,现在真的孟先生并不清楚这些事情,所以将假孟先生告诉我的事情和孟先生说了。

    孟先生当时就急了,让我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孟先生听完之后,脸色凝重,想了好一会儿,才说了一句先回去再说。

    我扶着孟先生回了家,进家之后,孟先生躺在床上,显得十分虚软,昨天晚上他可是累了一晚上,鬼娘答应他的事情也没有做,最后是靠他一个人的力量消灭了鬼。

    “小林,你先回家和你爸妈说一下,我们准备离开这座城市了,我休息一会儿,如果找到了小白,我们马上离开,如果两天之内找不到小白,我们也离开。”

    孟先生这是下了狠心,竟然不管孟小白了,要直接离开。孟小白可是他的命根子,这我能够看出来,可是现在孟先生却叫着离开,说明这件事情已经到了我难以想象的程度。

    我答应一声,然后离开了孟先生家,直接回了我家。

    我回到家之后,没有说我要离开,而是问我爸妈:“那天孟先生来这里到底问了你们什么事情?”

    我脸色很不好看,我爸妈有点担心,而且孟先生好像叮嘱过他们两个。

    “小辰,这件事情孟先生不让告诉你,说对你不好·····”

    “因为我之前死了两个人了,现在孟小白也不知去向,很可能已经发生了意外,你们还不告诉我,我也很危险。”我故意吓唬我爸妈。

    他们两个听到这话,果然是急了,急忙询问道:“什么?孟先生的孙子也出事了,怎么了?”

    “你们别问了,先告诉我孟先生问你们什么事了。”我着急地说道。

    “孟先生问了你的生辰八字,还问我们在你出生之前的一些事情。”我爸叹了一声,还是对我说了,毕竟我才是他们的儿子,他们相信我。

    “还有吗?具体问了什么?你们说了什么?”我心中更加激动了。

    “我们就说当时我和你爸在外面打拼,当时在一个小镇上路经一个小庙,然后我们一直没有孩子,就进去拜了一下,之后我们也没有在意,当时一直在忙,等过了二十几天,才发现怀了你。孟先生还问了那个小镇和庙宇,问的很仔细。”

    我顿时皱起了眉头,庙宇?孟先生对这个很关心?难道我的出生和这个小庙有关系?

    我又问了一下,但是其他的就没有什么异常了,只有这个庙宇是孟先生很关心的。

    “爸、妈,我现在被鬼缠上了,必须要离开这里,孟先生可能会带我回茅山,我们这几天就会离开,其实这一次来就是和你们道别的。”我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有点红,心中发酸。

    我爸妈听到我的话,“呼”的站起来,他们虽然知道这件事情很麻烦,但是没有想到到了需要躲避的程度,而且很要到茅山。

    “小辰,你到底是惹到了什么东西?怎么还要离开这里,去茅山?”我妈眼中泪水忍不住流下来。

    我勉强露出微笑,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这也是为了以防万一,你们千万不要担心我,有事就给我打电话,我也会常联系你们的,还有,这段时间你们别找我,万一被那个鬼发现了你们,我怕他们会找上你们。”

    我担心我爸妈的安全。

    我爸眼眶发红,但是毕竟是男人,能够容下事情,说道:“好,小辰,你也长大了,自己在外面小心一点,事情解决之后马上回来,你的银行卡里我会给你打上钱,钱不够就给我们打电话,这一次出去不是旅游,我们也不给你收拾东西了····”

    我爸以前话并不多,现在却是多了起来,越说声音越哽咽。

    我离开了家,转身的时候,眼中的泪水终于保不住了,我没有回头,也不敢回头,这一次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命回来,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了我的身上,我现在没有能力解决,只能祈祷。

    当我回到孟先生家的时候,孟先生刚刚起床,在大门口那里盯着笼子里面的那三条大狗,之前雄壮的大狗如今却是没有了气息,趴在笼子里面一动不动。

    “孟先生···这··这··”

    “我也不知道,你走之后我就睡了,我醒了之后发现它们这样了。”孟先生声音沉重,他和这三只狗感情很深,现在却只剩下他们的尸体了。

    “罢了,这也是命吧,我也的确该回去了,这三条狗我正不知道应该怎样安置他们呢。”孟先生叹了一声,自己安慰了自己。

    “小林,我发现家里多了一颗人头,这是怎么回事?”孟先生忽然问道。

    “那个白哥找的,我当时去火葬场,碰到了一股奇怪的黑雾······”我将晚上的事情完完全全的告诉了孟先生。

    孟先生想了一下,说道:“那颗人头有问题,里面有邪气,我刚才看过了,我没有动它,只是将它封印住了,我们现在先去火葬场找小白。”

    “孟先生,你们的手机我在鬼娘的棺材里面找到,这是怎么回事?白哥会不会是在鬼娘那里。”我问了一句。

    孟先生摇头,坚定地说道:“鬼娘的情况有点特殊,这件事一时半会说不清楚,那条蛇既然被人捉住了,它也一定是离开,我们去也没用了,既然小白在火葬场消失了,那我们就去火葬场找他。”

    孟先生背上了一个黑包,里面放了桃木剑、符纸、桃木钉、收鬼葫芦,然后就带着我去了火葬场。

    路上,我实在忍不住了,终于开口问了那件事情。

    “孟先生,我回去问了我爸妈,我想问问你我是不是和那个庙宇有关系?”

    孟先生脸色不变,好像知道了我会这样问,回道:“这件事情等我们离开这里我就告诉你,你别放在心上,这件事情可能是好事也可能是坏事,关键还是在你,如果你有机缘,这个鬼吻禁术对你来说,可能就起不到作用了。”

    孟先生的话我听不懂,但是又好像懂一点。

    “始鬼一直没有再出现吗?”孟先生转移话题。

    我点头,始鬼自从那次告诉我“它来了”之后就没有出现过,我也暂时躲过了一晚上被鬼亲吻的危机。

    “嗯。”孟先生只是答应一声,然后继续问我:“你知道那个抓蛇的男人是谁吗?”

    我摇头,说道:“我只知道他叫杨克,是玩蛊虫的,其他的就不清楚了。”

    孟先生还是点头,说道:“以后离这个人远一点,这些人很危险,虽然现在你们可能没有交集,但是等你··等你以后一定会和他们有冲突,到时候别被他们抓到空子。”

    我有点发愣,问道:“孟先生,你会道术,杨叔会蛊术,这两个好像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为什么杨叔告诉我道术和蛊术没有什么区别?”

    “一正一邪,如此而已!”孟先生说这句话颇有高人的韵味。

    我虽然还是不明白,但是不敢再问了,因为我感觉到这其中涉及到了一下隐秘。

    沉默了好一会儿,孟先生又开口:“小林,你应该知道神婆神汉还有算命先生这些人,他们可能有点道行,能看个相驱个鬼,但是和我们道士不同,或者说分数不同的教派,对于蛊术同样如此,所以我们是天生的敌对,没有好坏之分。”

    我越听越糊涂,现在又扯上了神汉子,这些事情我也弄不清楚,也不问了,装作知道了的样子对着孟先生点头,不再问这件事情。

    “小林,你和我说说,那个假冒我的人有什么不同?”孟先生忽然问了一个问题,让我也有点愣了。

    “那个人··不同··没有什么不同,在我看来和你是一样的。”我如实说,微微皱眉。

    孟先生身体一挺,明显也是激动了,紧紧握着拳头,眼神深邃,好像在确定什么事情。

    我们来到火葬场,孟先生并没有拿出桃木剑,现在是白天,拿出这玩意儿可不是明智的选择。

    我带孟先生来到之前遇到黑雾的地方。

    “鬼娘来过这里!始鬼也来过!有一些鬼!还有一个人!”火葬场人很少,孟先生拿出一张符纸贴到了树上,口中念了几句,双眼中瞳孔缩了一缩。

    孟先生道行很深,我猜他可能是开了阴阳眼之类的,虽然我害怕鬼魅,但是心中有点痒痒,如果我也能够学会这些····

    “小白没有来过,那个小白也是假的!”孟先生忽然坚定的说了一句。

    呤呤!

    我手机铃声忽然响了,我拿出来一看,是舍友祁亮的。

    “小林子,你知道耗子在哪里吗?昨天晚上就没有回来,今天也没有见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