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离开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1:14本章字数:3013字

    文豪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不再停留。

    我从地上爬起来,捂着被文豪攻击到的地方,发出痛吟声。我和文豪天天在一起,经常打闹,他原来哪里有这样的力气,竟然直接把我给打出去了。

    我想要找文豪的身影,却发现他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在地上坐了一会儿,身上不是那样疼痛了,我才站起来,回到仇婆婆的病房。

    我爬到二楼楼梯的时候,忽然撞上了一个“人”,我当时低着头,没有看到前面有人,感到自己撞到人之后,我立刻道歉,然后闪开路。

    刚我抬头的时候,却是愣了片刻,然后脸色大变,发出震天的喊声。

    一个没有头的“人”站在我面前,脖子那里还有鲜血流下来,碎裂的骨头也清晰可见。

    我当时脸色惨白,双腿发抖,立刻向下跑,不过却被这个无头人紧紧抓住了。

    无头人紧紧抓着我,没有伤害我,也没有说话,不过我却是怎么样也挣脱不了。

    “小林!”

    一个声音在二楼楼台那里响起,正是看到我的短信闻讯而来的孟先生。

    孟先生看到我被无头人抓住了,还来不及过来,就先喊了一句。

    “孟先生,救我啊!”

    孟先生大跨步上楼,手上拿出了一张符纸,这个东西不是鬼,用桃木剑是没用的。

    孟先生一下子将符纸贴到无头人的身上,口中喊道:“伏魔降鬼令,镇邪符!镇!”

    我当时感到被抓住的力道没有了,一下子甩开无头人的双手,然后吓得直接跑下了楼梯,身体还在不停的颤抖,眼中充满恐惧的看着孟先生那里。

    “小林,这个东西是怎么回事?”孟先生将这个无头人用镇邪符暂时镇住了,开口问我。

    我深吸一口气,稳稳心神,摇头回道:“我也不知道,我刚才从上面上来就碰到了它,它也没有说什么,就直接抓着我不让我走。”

    “对了,刚才我看到文豪了,他不是原来的他了。”我将文豪的事情又告诉了孟先生。

    孟先生当时色变,看了我一眼,再一次问道:“你真感觉文豪变了一个人?”

    “对,无论是性格还是身体,都不一样了。”我肯定地回答道。

    孟先生又看了一眼眼前的无头人,开口道:“这个无头人我猜到是什么了?”

    “什么?”

    “还记得当时你带回去的那个人头吗?里面有一个炼魂炼出的鬼,我想那个人头就是这个无头人的头。”孟先生沉声道。

    我心中一惊,仔细看着这个无头人,这是一个女人的身体,而且脖子那里有很杂乱的骨头渣,看上去的确可能是那个人头的身体。

    “孟先生,这个身体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它刚才还动了,这是怎么回事?”我问道。

    “这具身体被人控制了,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看来是有人想趁这个机会对付你,不过他可能不想伤害你,因为这个身体没有伤害力,到底是什么人?”孟先生说这,也不禁皱起了眉头。

    我们没有再管这具身体,将符纸拿走,身体就倒在了地上,然后我和孟先生去到仇婆婆的病房。

    第二天,医院里发生了大事,一句没有人的尸体在楼梯那里出现,奇怪的是整栋楼上的监控竟然没有了,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孟先生和仇婆婆说话的时候,让我出去了,我也不清楚他们聊了什么。

    等孟先生说来的时候,却是直接对我说了一句:“小林,昨天晚上我已经将一切安排好了,我们今天就离开。”

    我也不知道昨天晚上孟先生到底干了什么,不过我只能听他的。我本想和仇婆婆打声招呼,孟先生却直接拉着我离开了。

    “孟先生,仇婆婆一个人在医院,双腿因为我没有了,还没有人照顾,我怎么能离开。”走出住院楼,我甩开孟先生的手,有点生气的说道。

    “你放心,仇婆婆那边有人会照顾,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现在我们再去一个地方,然后直接离开。”孟先生看着我回答道。

    听到孟先生说安排好了,我心中也放心了,毕竟这些日子以来,我已经了解了孟先生的为人,既然他这样说了,那就一定是如此。

    “我们还去什么地方?”我有点好奇的问了一句。

    “你中鬼吻的地方!”孟先生声音阴沉。

    我中鬼吻的地方?那个女孩出车祸的地方!

    我心中一动,对啊,我当时怎么没有想到!

    “如果当初立刻去查看,说不定还能够发现什么,如今都过了好几天了,我们再去,恐怕不会有什么发现了。”我说了一句,有点惋惜的样子。

    “跟我去你就知道了。”孟先生没有多说什么,转头就走。

    我和孟先生直接去了我们学院附近女孩出车祸的地方。

    “孟先生,当初就是在这里,那个女孩出了车祸,你看,那边还有一点血迹。”我指着有一块黑色痕迹的地方对孟先生说道。

    孟先生脸色阴沉,眼中精光闪过,点点头没有说话。

    “孟先生,现在是白天,人来人往,我们是不是晚上再来。”我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群车辆,随口问了一句。

    “我已经定了火车票,下午五点我们就离开这里,所以等不到晚上了,而且我们也不能晚上来,白天来才刚刚好。”孟先生语气古怪。

    我正在思考孟先生为什么这样说,忽然孟先生好像看到了什么,身体一颤,竟然差点摔倒,幸好手搭在了我的肩上。

    “孟先生,你怎么了?”我看着孟先生好像生了大病的样子,立刻询问。

    “我没事,小林,我们快点离开,快点!”孟先生最后那个“快点”声音充满了恐惧。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顺着孟先生的目光,向路那边看了一眼,发现之前出车祸的地方走过一个五六十岁的人,穿着环卫工人的衣服,有意无意的向我们这边看了一眼,然后就坐在路边的台阶上休息起来。

    “走!快点走!”孟先生声音越来越颤抖,好像十分恐惧什么。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这里也没有什么异常,为什么孟先生会如此,刚才说来这里,现在又要走。

    不过我还是扶着孟先生离开了,因为孟先生这个样子我也很担心,说不定他真的发现了什么,能让孟先生如此,那一定是非同寻常的事情。

    我们走了一段距离,孟先生好像恢复了一点,不再用我扶着,直接坐到路边的台阶上,喘着粗气,脸色难看,眼睛盯着后面,好像是在寻找什么。

    我看了孟先生一眼,发现孟先生群身竟然都湿透了,额头上也都是汗水,嘴唇有点发干。

    “孟先生,你刚才怎么了?”我意识到这件事情不简单,立刻询问道。

    “我刚才看到他了。”孟先生声音古怪,但是其中的恐惧却是十分明显。

    看到他了?谁?

    我心中一愣,微皱眉头,忽然想到了什么,顿时睁大眼睛,看着气喘吁吁地孟先生,开口问道:“孟先生,你··你说的是给我下鬼吻禁术的人?”

    孟先生点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我看到他了,不过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人,当时他就看了我一眼,就让我无比憋闷,呼吸都苦难,我当时就感觉自己是一只小老鼠,而他是一只猛虎。”

    孟先生是什么人我已经了解了一些,现在他在那个“他”面前竟然是小老鼠,那“他”到底是什么东西?又有多么的厉害才能让孟先生如此恐惧。

    “我怎么没有看到?为什么我没有感觉。”我对给我下鬼吻禁术人的心情十分复杂,好奇、恐惧、生气····

    “走,我们快点走!”孟先生休息一下,身体恢复了点体力,不再回答我的问题,拉着我离开了这里。

    回去之后,孟先生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对我说道:“小林,你把这个人头留下,扔到外面的水池子里面。”

    人头是封印着炼魂鬼的人头,水池子是孟先生院子里面的池子,我询问孟先生这样做的目的,孟先生只是告诉我小白明白是什么意思。

    孟小白可能不是孟先生的亲孙子,但是他们之间的感情绝对不必亲爷孙差,如今孟先生不找孟小白,带着我离开,心中其实还是不放心孟小白的,所以留下了这样一个特殊的东西,传达他们之间某种意思。

    孟先生只带上了一些重要的符纸和几柄小巧的桃木剑,这些东西分成了两个包,一个我背着,一个孟先生背着,然后我们就离开了家,向火车站赶去。

    路上,孟先生认真的告诉我,我们这一次离开,以后很长时间可能都是在奔波,这一段时间他也会好好教我道术,但是他不可能做我的师傅,只让我答应他日后不要作恶。

    我只是答应下来,没有说过多感谢的话,只是将这份感激放在了心中。

    下午五点,我们坐上了离开的火车,目的地正是茅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