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出事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1:14本章字数:3005字

    我晕晕乎乎的坐在地上,老道士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你在干什么?你怎么能来这里?”老道士的声音急切、愤怒。

    我也知道自己可能是闯了大祸了,但是现在我实在是没有多少力气了,就连从地上起来都困难,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身上的阳气损失太多了,快点离开这里。”老道士看到我的样子,立刻将我拉起来,沉声说道。

    始鬼忽然开口了,看着老道士生气地说道:“你干什么,我们在这里玩呢,有没有做什么坏事,为什么让我们离开。”

    如果我现在有力气的话,我一定会臭骂始鬼一顿,可是我现在站都站不稳,说话说不利落,所以只是看了始鬼一眼,说了一句:“我们快点走。”

    老道士也吹胡子瞪眼的看者始鬼,如果不是忌惮什么,恐怕就要出手了。

    始鬼看到我的样子,哼了一声,十分不满意的看了老道士一眼,然后扶着我离开了这里。

    回到屋里,我就感到眼前一片黑,不知不觉得躺在床上睡着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九点多了,我身上所有的地方都感到酸痛,不过力气恢复了一些,从床上爬起来,开门走了出去。

    孟先生正好在院子里,看到我出来,脸上多少有点不开心,不过还是走过来问道:“小林,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我摇摇头,回道:“我没事,不过我好像闯了大祸。”

    孟先生叹了一声,说道:“你是闯了祸,差点将茅山关押鬼魅的鬼楼打开,还差点将你自己的小命搭上。”

    我心中也是有点后怕,询问孟先生这件事情到底怎么样了。

    始鬼带我找的那个东西是茅山关押鬼魅的鬼楼,里面有无数鬼魅,如果真的放了出来,一定会引起祸患,幸好老道士及时赶到了,否则就酿成大祸了。

    “小林,你的阳气现在比较弱,休息两天我们就走吧。”孟先生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我心中很清楚,茅山这里容不下我了,人家没有立刻赶我走就算好的了。

    我点头答应,孟先生带着我去吃了饭,让我回房间休息。

    回到房间之后,我主动把始鬼喊了出来。

    “你又害了我!”我知道始鬼是鬼吻禁术的一部分,所以说不上对这件事情很生气,但是心中还是觉得愤怒。

    “我没有害你,那里真的有好玩的。”始鬼很不理解的说道。

    在始鬼眼中,好玩的就是鬼魅,我灭不了它,说不也说不过它,只能闭上眼睛,不再看它。

    忽然,我感觉嘴唇一凉,始鬼又吻上了我,我体内一团黑气被它吸入了体内,然后它便消失了。

    这些是在我身体中蕴养的鬼气,始鬼吸入体内壮大自己。

    这两天我都在房间里休息,只见过孟先生两次,没有见到老道士和子志道长。

    第三天,我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阳气恢复了差不多了,幸好当时老道士去的及时,否则我一定会被鬼楼里面的鬼吸干阳气。

    “小林,我们走吧。”孟先生收拾好了东西,准备离开了。

    这一次,老道士和子志道长都在外面,我十分诚恳的向他们道歉,他们只是说没事,让我以后在外面要注意,不能相信鬼魅妖邪的话。

    “五师弟,把你捉的那个牛头鬼给我吧,我有大用。”孟先生临走之前对子志说道。

    “牛头鬼?你要它做什么?”

    “我这些年见到过一只鬼,它肚子里有一个天生鬼婴,所以我想要用牛头鬼来捉住那个鬼婴。”孟先生开口。

    我一听,马上明白孟先生说的这是鬼娘,难道孟先生也要对付鬼娘?为了鬼婴?

    “鬼婴,那的确是一个好东西,给,这是牛头鬼。”子志道长扔给孟先生一个收鬼葫芦。

    孟先生收起牛头鬼,对老道士和子志道长告别,然后我们就离开了茅山,刚刚走到院子,我们又停在了门口。

    “这···这是···”

    在门口竟然放着一个人头,这个人头一看就是从身体上割下来不久,脸上还没有什么变化。双眼惊恐地瞪着,嘴里还咬着一个舌头,这舌头是它自己的,不过被人割了下来,又塞了进去,而且在这个人头上面,还有一些蚂蚁大小的虫子,一会儿钻进肉里,一会儿出来,看着就让人全身起鸡皮疙瘩。

    “大师兄,你看这个东西,会不会是那群玩虫子的人做的。”子志道长开口了,声音沉重,脸色十分难看。

    老道士摇摇头,肯定地说道:“不是,那群人如果来了这里,我绝对会发现的,可是人家把这种邪物放到了这里,我们都没有发现,这件事情恐怕和那群人没有关系,而是和小林有关系。”

    听到这话,不仅我脸色不好看,就是孟先生他们也沉下了脸,看了我一眼。

    “大师兄,我们现在就离开,这东西我们带出去扔了。”是孟先生把我带回来的,本来是想让老道士把我身上的鬼吻禁术破解掉,但是老道士也没有把握,还给茅山带来了灾祸,这让孟先生心中感到愧疚。

    “好,你们离开之后,这里就平静了,子秋,你不要太在意了,一切皆有定数。”老道士倒是没有怪孟先生的意思。

    孟先生点点头,找了一个盒子,把人头装进去,然后带着离开了。

    我们沿着小路下山,下去之后,孟先生说要先处理掉这个人头,所以我们先找了一个酒店住下,准备处理掉这个人头。

    “小林,我们先把东西放在这里,找地方把它埋了,回来就走。”

    我和孟先生将东西放在了酒店,然后找偏僻的地方把这个人头埋了。

    我们走出酒店,过路口的时候刚好红灯亮了,我们就在路边等着,等的人很多,大部分是游客,一会儿工夫,我就找不到孟先生了,刚才他就在我身边,现在却不见了。

    “小林子。”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孟小白!

    “白哥!”我立刻回头,看到孟小白正笑着看我,我立刻跑到他身边,说道:“白哥,真的是你?你去哪里了?”

    孟小白还是那样无赖样子,耸耸肩,说道:“我遇到点事,回家之后你们已经走了,看到老头给我留的那些暗语,我才知道你们已经来了这里。”

    暗语?那个扔进水池里面的人头?这么说这个孟小白不是假的,是真的!

    “孟先生刚才还在这里,人多我也不知道被挤到哪里去了。”我向四周看着,毕竟最着急孟小白的不是我,而是孟先生。

    孟小白却是一咧嘴,有点古怪的说道:“哼,先不用找他了,省的他在把我送回那个破地方,一来这个地方我就生气,当年的事情还没有来找他们算账呢。”

    孟小白这话里有话,不是针对孟先生的,而像是针对茅山。

    我想起了老道士对我说的那句话,让我以后帮助孟小白,可能这其中真的有什么隐情,不过我也不好问。

    “好了,白哥,孟先生一直在担心你呢,你还是去见见他吧。”我开口说道。

    听到孟先生的名字,孟小白还是有点激动地,看似满不在乎的点点头:“好吧,见他一面,省的老头担心,不过再让我去那里,我绝对不去。”

    绿灯亮了,人群开始过马路,我和孟小白站到了路边,站在上面寻找孟先生,看了半天却没有发现孟先生的身影。

    “咦,孟先生呢?”我微皱眉头,说了一句。

    “谁知道,那老头就喜欢装高深,说不定偷偷瞒着你去做什么事情了。”孟小白是深有体会了,他以前想跟着孟先生出去捉鬼,孟先生经常偷偷跑出去不带他。

    “不对啊,孟先生不应该离开我,他是要去处理人头,能去哪里呢?”我轻声说道。

    孟小白忽然一惊,问道:“怎么了?处理什么人头?”

    我把今天早上的事情告诉孟小白,孟小白脸色有点凝重,开口道:“可能是那老头不想让你跟着,所以偷跑了,不过我们还是去找找他吧。”孟小白也在担心孟先生。

    我们两个人过了路口,向着人少的偏僻地方寻找孟先生。

    路上,我询问孟小白这段时间去哪里了,他告诉我,他被人关起来了,在一个古怪的地方呆了几天,然后好像就被人迷昏了,等到醒来的时候,发现他竟然在火葬场里。

    不过孟小白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做的,不过他也没有受伤,只是被关了两天,好像有人不想让他出现。

    我也把事情最近的事情告诉了孟小白,孟小白也很惊骇,竟然有人假冒他,这事情让他很好奇。

    我们两个人来到一处没有人小巷子,附近只有这一个地方算是偏僻,但是却没有看到孟先生。

    忽然,孟小白身上出现了一些黑气,然后他喊了一声:“不好,老头有危险了!”

    说完之后,孟小白向前冲去,我反应过来,也随即跟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