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惊变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1:15本章字数:3054字

    经过两天一夜的路程,我们终于来到了H市,我们下火车之后,已经是四点多了,天也快要黑了,在这样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们决定还是先找一个地方休息一下。

    “小林,小白,我们今天在附近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再想办法找巫脉那群人帮忙,在这里想要找到二十年前那个小庙,靠我们的力量还是很困难的。”孟先生对我们两个说道。

    孟小白还好,以前常跟着孟先生流浪,只是点了点头,我却是有点害怕,因为这给我一种感觉,就好像电视剧中演的那样,这是在敌人的地盘,万一人家晚上来偷袭呢,孟先生不是说三脉关系并不是十分友好吗?

    “孟先生,我们就这样明目张胆的住在这里会不会有什么危险?”我压低声音,生怕有人在旁边偷听。

    孟先生看了我一眼,微微皱眉,问我干什么这么紧张。我吱吱呜呜的说了两句,孟先生眼睛一闭,说了句你想象力真好,然后转身离开,只留下孟小白在笑话我。

    我脸上有点发红,知道是自己想多了,随即跟上孟先生的脚步,不再说话。

    我们找了一家酒店住下来,经过前几次的经验,我们不敢再住廉价的旅馆,直接住酒店,而且是开一间房挤着睡,怕再出现鬼魅什么的。

    吃过晚饭后,孟先生对我叮嘱道:“小林,以后晚上一定要少出去,你现在虽然有桃木心剑和符纸,也能对付一两个小鬼,但是鬼吻的力量绝对不仅仅如此,万一群鬼都来吸你的阳气,你可就完了。”

    我点头答应,想起在鬼楼那里头昏眼花的时候,我就心底发寒,那个时候那些鬼如果在外面,恐怕一秒就把我吸成人干了吧。

    就在我们洗完澡准备睡觉的时候,孟先生的手机响了,孟先生拿起手机一看,微微皱眉,接起来说道:“喂,仇婆婆。”

    我和孟小白听到仇婆婆这个名字,顿时看着孟先生,十分激动,我们两个都有恩于仇婆婆,对仇婆婆这个外表吓人的老婆婆形象还是比较好的。

    “好,我知道了,我们已经到了H市。”孟先生忽然倒吸一口冷气,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好的消息,然后脸色低沉下去。

    “行,我们去那里等你们。”

    孟先生就说了这三句话,然后挂断了电话。

    孟先生手中紧握着手机,眼睛眯着,看着前面,眼中闪烁着古怪的神色,不知道在想什么。

    “老头,怎么了?”孟小白问了一句。

    孟先生从床上起来,站到一边,道:“仇婆婆死了,我给大师兄他们打个电话。”

    孟先生就说了这么一句,然后转身离开,脸一直都沉着,心情十分沉重。

    我和孟小白愣了片刻,就这收敛了刚才的表情,脸色难看,相视一眼,同时追问道:“仇婆婆怎么死的?”

    孟先生没有理我们,走进洗手间给茅山道士打电话。

    很快,孟先生就出来了,我和孟小白在外面等着,他一出来就问道:“仇婆婆怎么了?”

    “死了,活生生被老鼠咬死了,只剩下残尸了。”孟先生尽量保持着平稳的声音,但是还是颤了一下。

    我听到这话,就感觉“轰”的一下,眼前有点发黑。

    仇婆婆在我心中可是比孟先生都要厉害的人,怎么可能会死,难道是因为我的事情?肯定是这样了。

    想着,我眼角流下了一滴泪水,鼻子有点发酸。

    “是谁做的?”孟小白冷声问道。

    “不知道,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以仇婆婆的身份,不可能有人做到这一点,只有一个可能····”孟先生没有说下去,只是看了看我。

    我注意到孟先生的目光,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这一切果真是和我有关系,难道是那个给我下鬼吻禁术的人?

    “因为我?是一直在暗中的黑手?”我问道,声音透着愤怒。

    孟先生摇头,说道:“我不知道,我想就算是那个人也不可能让仇婆婆死的那样干脆,这或许就是灾难的开始吧。”

    我微微发愣,孟先生这是什么意思?仇婆婆死于天地诅咒吗?应该不会,孟先生天天和我在一起也不见有事,为什么偏偏仇婆婆出事?

    孟先生又告诉我们,仇婆婆的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已经臭了,而且被老鼠咬了,巫脉的人赶去之后也没有发现什么,这里说的巫脉的人自然是那种真正得到传承的人,就像是茅山中的老道士、孟先生、子志。

    经过这件事情,我们都没有了睡意,我一个人待在外面,孟先生和孟小白在里面,谁也没有说话。我心中很纠结,如果这样下去,我身边还要失去多少人?下一个是谁?孟先生?小白?我父母?

    “晴柔!”我喊了一声。

    始鬼立刻出现在我身边,它自从见到骷髅头女人之后,就没有出来过,晚上也不出来招鬼了,好像失踪了一般。

    “老公,你怎么了?”始鬼声音虽然还是小女孩的声音,但是我听出了一点不一样。

    我没有询问怎么回事,因为我感觉始鬼和我仿佛是同病相怜,它绝对不单单是鬼吻禁术的一部分,它现在虽然被当成一个工具,但是它之前一定有自己的生活,只是不知为何卷进了这里面。

    “仇婆婆死了。”我开口道。

    “我知道。”孟先生的话它听到了。

    “很可能是给我下禁术的人做的。”我谈谈的说了一声,其实我就是单纯想找一个人说说,发泄一下,孟先生和孟小白心情沉重,自然不行,只有始鬼。

    “你真的觉得鬼吻禁术是别人给你下的?是有人害你?”始鬼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开口说了这样一句话。

    我心中一颤,立刻抬头,惊讶地看着始鬼,问道:“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始鬼摇头,道:“我不知道什么,就是想到了这句话而已,自从我见到了那个骷髅头人之后,我就感觉自己身上多了一点其他的气息,这种气息我好想很熟悉,而且这种气息在你身上也有,我感觉我好想··忘记了很多东西。”

    始鬼话有点多了,而且说得有点语无伦次,但是我听出了点东西。

    始鬼果然是有故事的。

    我趁热打铁的询问道:“你想起了什么?或者对什么还有印象?”

    始鬼摇头,没有说话。

    我心中却产生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之前骷髅头女人说过它在小庙里见过我,现在因为骷髅头女人的出现让始鬼发生了变化,那始鬼会不会也和小庙有关系?

    这个小庙是一个导火索,让我在不该降生的时间出生了,成为了九九极数中的一变。

    我正发呆呢,孟先生从里屋走了出来,手上拿着一个罗盘,这个罗盘我见过,子志道长曾经拿着找鬼王。

    现在这个罗盘正迅速转着,而且每个方向都会停顿片刻。

    “小林,不好了,附近都是鬼魅,而且有一股强大的鬼气,我想会不会是鬼王跟来了,这里不是茅山,小鬼到处是,我们危险了。”孟先生声音急切。

    我回过神,瞬间站起来,沉着脸说道:“那我们怎么办?迎战的话我们一定不是对手,你们快点跑吧。”

    我怕死,也怕鬼,但是我不想再让人因为我死了,这种事情发生了才明白心中的那种说不出滋味的愧疚是什么感觉。

    孟先生摇头,说道:“不行,我们现在想办法让你逃出去。”

    “想办法?没有办法,鬼王的厉害根本不是我们能够对付的。”我说了一句,心中几乎都放弃了。

    这个时候,孟小白却是沉声开口:“我有一个办法,不过很冒险。”

    “什么办法?”

    “声东击西,金蝉脱壳。”孟小白字字吐出,然后继续道:“我一会儿放开一点对鬼王的压制,外面的鬼王就能够感觉到它的气息,然后老头你穿上小林的衣服,想办法弄一点始鬼的气息,之后我们两个人向不同的方向跑,小林留在这里,到时候就看天命了。”

    孟先生听完之后脸色一变,没有表示,我略一思考,也明白了孟小白的意思,当即摇头拒绝,道:“我不同意!”说这话的时候,我眼眶都红了。

    孟小白这主意就是拿他们的命来救我的命,他放开鬼王气息、孟先生假扮我,如此一跑,鬼王一定会追其中一个,无论是追哪个,恐怕哪一个都是九死一生。而我到时候趁机逃走,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你没有说话权,老头,怎么样?我虽然不满茅山,但是我知道你对茅山的感情,小林子的命比我们两个的值钱。”孟小白话不多,但意思足以。

    孟先生怔怔的看着自己捡回来的这个弃婴,自己的孙子,自己的徒弟,心中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好,就这么办。”

    “小林,巫脉的人和我约好三天后了在H市古沙镇泰和酒店见面,到时候我们无论哪个活着,都赶过去在那里会合。”

    “孟先生,我···”我声音颤抖,想要说什么,孟先生却是挥手打断。

    “行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