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下禁术的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1:15本章字数:3010字

    孟先生和孟小白根本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决定好之后,立刻让我换衣服。

    我身上的衣服几乎就是孟先给我扯下来的,他把他的衣服给我,然后换上了我的衣服,又拿了一个小葫芦,收取了一些始鬼身边的黑气。

    “小林,你躲起来,等鬼王离开之后,你马上离开。对了,那个小庙就在古沙镇荒领村。”孟先生说完之后,和孟小白相视一眼,然后冲出了酒店。

    其实孟小白的办法也是十分冒险的,因为我身上的气息是遮不住的,虽然孟先生现在有点我的气息,可如果鬼王不去追他,来里面搜寻,那我绝对会被发现。

    孟先生他们冲出去,把罗盘留给了我,现在罗盘越转越快,甚至有火星出现。

    我在酒店里面虽然听不到、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但是心中更加不安,脸色苍白,跺着步子安静不下来。

    过了两分钟左右,罗盘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虽然还在转,但是已经缓慢了很多,也就是说,鬼王现在距离这里远了。

    我想起孟先生的叮嘱,加上心中焦急,立刻冲了出去。冲出酒店之后,外面的几乎没有人了,路上偶尔有车经过。

    我出来之后,立刻就有一群小鬼围了上来,这些是没有跟着鬼王离开的小鬼。

    我拿出怀里的桃木心剑就刺,这些都是小鬼,而且被鬼吻气息诱惑,失去了理智,一剑一个,都被我刺死了。

    我心魂未定,看看周围,猜测现在一定还有鬼魅嗅着我的气味向这里赶过来,鬼王一定是追孟先生和孟小白其中一个了,说不定什么时候会回来,我不能再留在这里了。

    我跑过马路,穿进了一个小巷子,然后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就一个劲的向前跑。罗盘在我的手中,有时候会转动两下,接着就会有鬼魅出现,只是一两个微不足道的小鬼,我用桃木心剑一下子就灭了。

    我跑了大概有半个小时,也实在是跑不动了,就找了一个公共厕所停下来休息。我也不想在这样的地方停下来,但孟先生告诉我,厕所里的浊气能够稍稍遮蔽鬼吻气息。

    我拿出手机给孟先生和孟小白打电话,但是都打不通。

    我本来是想出去,但是仔细一想,又没有出去。厕所里面虽然不干净,但算是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如果出去乱闯,说不定更加危险,现在有罗盘在手,如果鬼魅靠近,我也能发现,有机会逃走。

    就这样,我在厕所了待着整整四个小时,全身都是臭味。六点左右,天开始亮了,我才从厕所里出来。

    出来之后,我先找到提款机提了钱,然后买了一身衣服换上,找了一个地方吃早饭,顺便问了一下自己的位置,和怎么去古沙镇。

    吃完饭之后,我放松下来,才感觉困了。昨天晚上我是一点都没睡,不过现在也不是休息的时候。

    我打车到车站,然后坐上了去古沙镇的客车,不过还需要不是直达的,因为古沙镇是县级市里的镇子,需要先从H市到县级市里。

    车上,我给孟先生和孟小白打电话,还是接不通,他们两个都不知道怎么样了。

    我实在是困了,坐在靠窗的座位那里,有点迷迷糊糊的。

    忽然,我听到坐在我身边的人说道:“小伙子,你这是去哪里啊?别坐过站了。”

    我微微睁开眼睛,瞄了旁边的人一眼,然后有气无力地说道:“我去古沙镇,到终点站下车。”

    我因为太困了,没有什么兴趣说话,不过这个人又问我:“去古沙镇做什么?你是古沙镇的?”

    我有点不耐烦了,本来人困的时候就容易生气,不过我也没有说什么,闭着眼睛摇摇头,道:“不是,我去走亲戚。”

    “听你口音不像是本地人啊?”

    我皱起眉头,眼睛也不睁,点了一下头,哼了一声,动动身子,不再对着这个人。

    “小伙子,你这个盒子里面是什么?吆!这是桃木剑吗?”但是这人好像是故意招惹我的,竟然把我放在一边的盒子打开了。

    我忍不住了,睁开眼睛,生气的转头看着旁边的人,怒道:“你这人怎么回事?总问这问那的?还乱动我东西,你什么意思?”

    我说话的时候,看清楚了旁边坐的人的样子。

    我看着这个人,说完之后,就愣在那里了,眼睛又瞪大了一倍,身体却有点颤抖。

    这个人竟然是上一次去酒店的那个老头,根据孟先生说的,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给我下鬼吻禁术的人。

    老头没有说什么,脸上带着笑容看着我,没有和我争吵,没有引起周围乘客的注意。

    我回过神,心中“咯噔”一下,完了,这一次恐怕是死定了。

    老头留着胡子,头发花白,身材中等,年纪在六七十岁,比孟先生大一点,看上去就是一个和蔼的老爷爷,但是我却从心底发冷。

    老头放下盒子,看着我,说道:“你好,我在家里排行老六,别人都喊我六爷。”

    我嘴角抽了一下,现在我在里面坐着,想跑是不可能了。如果这个人敢动手,我就大叫,引起旁边人的注意,趁乱逃走。

    “你好像很怕我。”这个自称六爷的人开口问道。

    我下意识的点点头,又摇摇头,舔舔发干的嘴唇,轻声说道:“没有,没有。”

    说话的时候,我的手已经贴上了两张顶级的符纸,因为这个老头很可能不是人,顶级符纸是我最后的底牌了。如果他是人,这么大年纪绝对不是我的对手。

    “那种东西对我没用,真的。”六爷看着前面,就和一般人聊天一样。

    我出了一身冷汗,他发现了顶级符纸,而且不害怕,这是在提醒我。

    “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我声音颤抖的问了一句。

    “我如果说,我想要你的命,你会怎么样?”六爷虽然笑着,而且看着年纪大了,但是我感觉到这个人身上有很重的阴气。

    “光天化日,你难道想要杀了我?”我害怕归害怕,但是没有屈服。

    “杀你有很多办法,别怀疑我的话,我做的到。”六爷声音依旧,而且笑容更浓。

    我抖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

    “我来找你是希望你不要和那群人在一起。”六爷眼睛一眯,看着我。我感觉到好像被针刺了一下,脸上有刺痛感。

    这个人来找我,没有动手,说明他现在不想杀我,否则当初他也不会给我下鬼吻禁术,直接杀了我就好,他还有更大的阴谋。

    “你到底什么意思?直说吧。”我壮着胆子说了一句。

    “离开这里,不要去古沙镇,否则你没命回来。”六爷声音忽然冷下来,我隐约发现他的身上有邪气出现。

    我心头一颤,他很可能真的不是人,或者体内有什么古怪的东西。

    “你怕我去古沙镇?”我转念一想,试探着问道。

    “你可以试试,话我已经说了,再见。”六爷说完之后,立刻起身,跟着两个下车的人下了车。

    我也站起来,本想跟着下去,但是却没有移脚。

    刚才的困意已经没有了,我才发现自己身上都被冷汗打湿了。

    缓了一下心神,我开始思考刚才那个六爷来这里见我的原因,他说不让我去古沙镇,也就是说他不想让我和巫脉的人见面,或者是他不想让我找到那个小庙,难道他在害怕?

    我想不透怎么回事,看着车窗外面“唰唰”而过的树木,心中拿不定主意。

    我又给孟先生他们打电话,两个人都打不通。如果无法通知他们这件事情,我就必须要去古沙镇,因为我们说好在那里集合,我一定要去的。

    在终点站下车之后,我没有直接搭车继续去古沙镇,而且先找了一个地方住下了。我本来是想早去古沙镇的,但是经过刚才的事情,我又改主意了,如果三天之后还没有孟先生他们的消息我再去。

    我躺在酒店的床上,看到旁边出现了一团黑气,始鬼蹦蹦跳跳的出来了,这一次,始鬼又恢复了小女孩的样子。

    “老公,我们什么时候出去玩?”它拉着我的手问道。

    我看着始鬼,心头一颤,始鬼之前因为骷髅头女人的出现,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好像开始慢慢记起了一些事情,不过现在又变成了这个样子。

    是那个六爷!他今天见我,莫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始鬼?它对始鬼做了手脚,又让始鬼变成了“工具”。

    “今天不出去了,改天再出去。”我说了一句,然后在酒店四周贴上了避鬼的符纸。

    对于一般的小鬼我不怕,怕的是大鬼和群鬼,现在用避鬼的符纸保护起这个房间,到时候出现情况也好有时间准备。

    我躺在床上,很快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没有出门,直接让酒店服务员送来吃的,拿出罗盘,做好防备。

    吃过饭之后,我的手机铃声响了,来电显示是“孟小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