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风起云涌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1:15本章字数:3093字

    我吻上始鬼之后,始鬼身体一颤,然后安静了下来,没有再挣扎着掐我。

    我紧绷的心慢慢放下来,然后推开始鬼,一下闪到一边,怕始鬼再对我怎么样。

    始鬼被我推开,有点反应不过来,看了我一眼,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身上的黑气渐渐恢复了平静,没有了刚才的疯狂。

    我还在奇怪始鬼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忽然感觉到嘴巴里有股腥味,然后口中不知道怎么的就出现了很多液体,我没有任何感觉,这些液体凭空出现了,还有股浓浓的血腥味,我张嘴就向外吐。

    吐出来的正是殷红的鲜血。

    我没有感觉到疼痛,也没有其他的感觉,这些鲜血就和当初我在宿舍那晚上一样,不知不觉的出现。

    孟小白看到之后,以为我被始鬼怎么样了,冲过来扶住我,问道:“小林子,你怎么了?没事吧?它咬你了?”

    我摇摇头,擦擦嘴角的血迹,说道:“我没事,不知道怎么回事,之前有一次也是这个样子,孟先生说可能是鬼气入体,导致火气不平衡。”我虽然这样说,但是心中却有点担心。

    杨克这个时候也过来了,他和我虽然不算是很熟,但至少也算是朋友。

    “小林,怎么样了?没事吧?”杨克没有多问什么。他来这里是听说孟先生来和巫脉的人见面,而他也知道我的身份,事关三脉,就算是他没有兴趣,也要来看看。

    我摇头道谢,然后就看到在我身上的小黑蛇爬到了杨克的身上,在他手臂上盘曲着,十分安静。

    文豪没有靠近,但是在凉亭外面看着我,说道:“林辰,六爷让我告诉你,他警告你的你不听,既然来了,那就不要别走了!”

    文豪说到了六爷,让我心中一颤,顾不上嘴巴里殷红的血迹,问道:“你被六爷控制了?”

    “哼!你只需要知道,你活不了多久了。”说完之后,文豪领着那个小孩子转身离开。

    我看着文豪的背影继续问他,但是他头也不回,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六爷?文豪的主人吗?不对,以前他都是喊主人,这次喊六爷,应该不是他的那位神秘主人。

    我正发愣,孟小白声音沉重,道:“你注意到那个孩子了吗?”

    “孩子?”我轻语一声,然后看着孟小白,疑惑的问道:“什么孩子?你说的文豪领着的那个孩子?”

    孟小白点点头,说道:“对,就是那个孩子,你不感觉有点熟悉吗?”

    我慢慢回忆着刚才那个孩子的样子,因为那个孩子很安静,而且刚才我心魂未定,没有太在意。不过经孟小白这样一说,我细细一想,刚才那个孩子还真有点眼熟。

    “那应该是鬼婴!”孟小白沉声道。

    鬼婴?

    我脸色一变,瞪大眼睛,看着孟小白,忽然想到了,当初在孟先生家,鬼娘放出了鬼婴,我也见过一面,好像的确和刚才那个孩子一样。

    “那个是鬼婴?他们把鬼婴取出来了,还控制了它?”我惊呼一声。

    “应该是的。”孟小白没有多说,但是目光变得深沉起来,然后看看发愣的始鬼,又看看杨克,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而是问道:“叔叔你应该是蛊门的人吧?”

    杨克点点头,说道:“对,我叫杨克,和小林以前就认识的,你不用防备我,我们蛊门并不想掺和什么事情,我们在我们自己的地方过得很好,这一次就是来看看而已。”

    杨克看出了孟小白的警惕,直接把话挑明了,这样反而让孟小白松了一口气,不过他还是担心的说了一句:“这件事情事关我们三脉,你们恐怕避不开,不过只要你们不动歪心思就好了。”

    杨克哼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因为他来这里就是看看的,没有什么目的,所以又询问了我是不是受了伤,看到我摇头,他说自己还有事,先离开了,让我自己小心,还给了我他的手机号,有事好找他。

    我对杨克比较感谢,心中又添了一份好感。

    其他人都走了,孟小白脸色更加沉重,先问我:“小林子,你真的没事吧?怎么还吐血了?阳气不平衡顶多鼻子出血,没听说直接吐血啊。”

    “我也不知道,不过身体没有什么异常,也不疼。”我摇摇头,说不清是怎么回事。

    始鬼还在原地站着,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林子,来到这里到处都是危险,一定要小心,就是对始鬼这个工具也不能放松警惕。”孟小白警告了一句。

    我想到了一件事,立刻问道:“白哥,怎么蛊门的人都来了?他们也知道这件事情?”我想到刚才黑蛇吐的液体对始鬼都有影响,我对蛊术更加惊奇,看来我知道的还是比较少。

    “当然会来了,蛊门的人一般只会出现在南疆苗族,和道门、巫脉的人交际很少,但是这一次也关乎他们的生死,他们就算不想参与,也要来看看的。”孟小白比我要清楚现在的局势。

    “那巫脉的人也应该来了吧?”我问了一句。

    “应该来了,现在我们必须要尽快找到老头,如今不仅仅是三脉的人,还有那些暗中密谋的人恐怕也会出现,靠我们两个恐怕镇不住这些人,老头要是不出现··我们也不能久留。”孟小白竟然做好了离开的准备。

    我本来以为这一次来就是找到那个小庙,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哪里想到会有这么麻烦?竟然吸引来这么多人。

    孟小白说完之后,没有对我详细解释为什么,而是看着始鬼问道:“小林子,这个始鬼恐怕不仅仅是鬼吻禁术的工具那样简单,我怀疑和小庙有关系。”始鬼之前一直喊的那句话引起了孟小白的注意。

    我当然知道这个,点头道:“是,始鬼好像有自己的思想,但是被人封印起来了,性情多变,留在身边是一个定时炸弹。”

    孟小白点头,向始鬼那边走了两步,问道:“始鬼,你现在好了没有,还要杀他吗?”孟小白指指我。

    始鬼一愣,忽然满脸疑惑的说道:“他是我老公,我为什么要杀他,你是个坏人,还挑拨我们。”

    始鬼被我吻过之后,已经恢复了正常,刚才的“失心疯”不见了。

    我心中其实松了一口气,刚才可真是差点就没命了。

    始鬼过来抱着我的胳膊,向我撒娇,一点也不记得刚才的事情了。我只能把它哄走,只剩下我和孟小白。

    我和孟小白先回了酒店,休息了有一个多小时,然后就坐不住了,我们必须要找孟先生,现在他手机打不通,不知道我们已经来了,万一错过了什么就坏了。

    我们又出去找,但是根本不见孟先生的影子。

    我虽然心中着急,但是最急的是孟小白,他虽然和孟先生经常闹,但他们之间的感情不比亲爷孙查。

    “白哥,我们先不能乱了阵脚,孟先生一定会没事的,他知道我们的手机号,一旦有机会,一定会联系我们的。”

    孟小白只是点头,没有说话。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六点左右天已经开始昏暗,外面已经没有几个人了,我和孟小白的心也提了起来,因为晚上才是最危险的时候。

    铃铃铃!

    孟小白的手机响了,他立刻拿出来,微微皱眉,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而且不是手机号。

    “喂,你好,你是?”

    对方不知道说了句什么,孟小白“唰”的站起来,脸色大变,只是说了一句:“我知道了!”然后立刻挂断了手机。

    “白哥,怎么了?是谁?”我立刻问了一句。

    孟小白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是老头,它被鬼娘和一群炼魂鬼缠住了,让我们立刻离开这里,去和他汇合。”

    我心头一颤,知道恐怕有事情发生了,那些人要行动了。

    “那巫脉的人怎么办?”我问了一句,也在收拾背包。

    “先不管了,老头也没说,你可能不知道仇婆婆在巫脉中的地位,这一次巫脉让我们过来,有一部分原因是想要见见你,另一部分原因就是查一查仇婆婆的死和我们是不是有关系,至于小庙的事情,老头可能没有说,巫脉的人可能还不知道。”孟小白解释。

    我听到仇婆婆的死,脸上有点不自然,仇婆婆被始鬼杀死了,这一件事说和我没有关系,不可能!

    虽然孟先生他们都说我是九九极数中的一变,但是我不知道他们敢不敢对我动手,仇婆婆家里那些残尸就说明了巫脉不是什么善茬。

    “孟先生现在在什么地方?”我问道。

    “在镇医院,我们快点过去,炼魂鬼不是一般的小鬼,老头也应付不过来。”孟小白已经收拾好了,拉着我跑出了酒店。

    在我们离开之后,一个穿着黑衣服的人出现楼梯口,接着背后闪出几道身影。

    “大哥,姑姑的死真的和他们有关系吗?这个可是九九极数中的那一变啊,我们真的要对他们动手?”

    “先不急,姑姑死前留下的东西说明和他们脱不了干系,不过茅山老二一直没有出现,现在他们两个这样着急,可能是茅山老二出事了,我们先跟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