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 交易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1:16本章字数:3077字

    鬼王!

    我也惊了一下子,我虽然知道鬼王被困在了这座楼上,但是没有想到鬼王会这么平和的和红衣舞女出来跳舞,而且它好像不认识我们,看都不看我们,就和红衣舞女跳舞。

    鬼王全身都是黑的,都是由鬼气凝聚而成的,好像墨汁染过一般,比一般的小鬼要给人压迫感,不过鬼王没有脸,它的脸就只是一个形态,看不出样子。

    “这是鬼王?什么鬼王?多少年的?”仇岳林也知道鬼王分很多种,最厉害的可能就是千年鬼王,那种东西就是他也不敢惹。

    孟先生脸色一变,只能开口说道:“这是千年鬼王!”

    “千年鬼王!”杨克惊呼一声,然后看着孟先生,喊道:“牛鼻子,你怎么知道的?你能看出来?”

    “这是茅山鬼楼里的鬼王。”孟先生知道现在不是隐瞒事情的时候,说出来才好想办法解决。

    仇岳林和杨克眼前一黑,鬼楼是什么地方他们当然知道,那是茅山传承下来的镇鬼之地,有些鬼在被镇压进去的时候就是鬼王,又经过了这些年,的确有千年的时间了。

    “鬼楼里面的鬼王你们怎么能放出来?这东西出来了你们也制不住啊!”仇岳林喊道。

    孟小白恼火了,站到前面,说道:“现在说这些没用,我们来这里是找破解鬼吻禁术的鬼菩萨塑像,没有时间和你们瞎扯,你不闭嘴就回去吧!”

    仇岳林想要说什么,但是张张嘴巴,脸也憋得血红,就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个时候,我发现刚才还在安静跳舞的鬼王和红衣舞女竟然停了下来,而且大厅里回荡的音乐声也变了,就好像夜晚暴雨前呼啸的狂风一样,是一种阴寒的风声。

    “不对劲!”杨克脸色一变,严肃起来。

    我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大厅里不知道为什么暗了下来,鬼王和红衣舞女若隐若现,四周回荡着噪乱的声音,就像是群魔哭嚎。

    我们几个靠在一起,推门,但是大门紧紧的闭着,根本推不动。

    “小林,你们上一次来的时候是什么情况?”孟先生沉声问道。

    “上一次来的时候就只有红衣舞女在跳舞,然后我就在二楼看到了一下残魂,白哥还看了很多古怪的尸体。”我回道。

    孟先生对众人说道:“我们现在是在三阴之地其中一地,大家小心一点,先想办法试试鬼王和这个舞女,看看能不能通过它们出去。”

    我听到孟先生这样说,心中一动,难道不找鬼菩萨塑像了?

    “子秋,我们一起动手,我对付那个舞女,你对付鬼王。”仇岳林开口。

    孟先生点头,倒是对鬼魅有很大的克制作用,身上的法器也都是克制鬼魅的,巫脉众人则是对残魂有一定的研究,它们精通祭祀诡异之道。

    他们两个上前,但是无论怎么走,都和鬼王、舞女相隔一段距离,而鬼王、舞女却是没有动,就是在看着我,也看不出什么表情。

    孟先生和仇岳林发现了这个,脸色一变,立刻退了回来。

    忽然,我耳边传来一个奇怪的声音,把我给吓了一跳,喊了一声。

    “怎么了?”杨克问我。

    我摇摇头,擦擦额头上的冷汗,吞口唾沫我,平静了一下心跳,看看周围看着我的众人,缩了缩脑袋,没有说话。

    刚才的声音我已经听出来了,是我背包里面的陶俑里传来的,也就是那个“大仙”,从无名庙里出来的。

    “小子,我能够感受到那尊鬼菩萨塑像的位置,你如果愿意和我做一个交易,我可以告诉你塑像的位置,你不用开口说话,如果同意你就点头。”陶俑也不想让周围人知道它的存在。

    我想了一下,还是点点头,不过我已经猜到了陶俑的要求,无非是让我放了它。

    “好,你同意就好,你不要把我放回庙里,只要不把我放回去,你带着我或者是随便找一个地方埋了都好,怎么样?这个条件可以吗?”陶俑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心中一动,微微低头,眼中闪过一道疑惑的目光,这是什么意思,没有说让我放它离开,只是不让我把它放回庙里,难道那个庙里有魔鬼?

    我想问为什么,但是又不能开口,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我知道你可能想要问为什么,也在忌惮着我,其实我也是迫不得已,你不知道那个庙里的禁忌,没有人能够躲的过,当年也不知道你父母是怎样发现的那个庙,你更是奇怪,我就是想摆脱那个庙,所以才对你动手,只要你把我带回去,以后我绝对不伤害你。”陶俑当然猜出了我的忌惮,在为我解释。

    如此一来,我对那个无名庙更加好奇了,那到底是一个什么地方?竟然敢有这么多古怪的东西?

    “你同意这个交易就点点头,我现在就帮助你们走出这个地方,告诉你鬼菩萨在什么地方,我现在被困住了,你不用担心,我如果骗你们,你直接摔碎陶俑,我就会销往。”陶俑十分真诚。

    我心动了,我实在是对鬼吻禁术厌烦了,天天防备鬼来吻我,还有一个始鬼在旁边等着吸我身体里的鬼气,简直把我当成奶妈了。

    我想了有半分钟,点了点头了,表示自己同意了陶俑的交易。

    “小林子,小林子,你发什么呆呢,问你话呢!”孟小白在我肩头拍了一下,我一个激灵惊醒过来。

    抬眼一看,发现周围几人都在盯着我,露出疑惑的目光。

    “啊·啊··怎么了?”我硬着头皮抬起脸,问了一句。

    “问你知道鬼王是怎么被困住的吗?还有那个鬼菩萨会不会在这楼里面。”孟小白虽然不知道我在发什么呆,但是还是为了解了围。

    我一愣,这些事情我都不知道,怎么说啊,这个时候,陶俑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鬼菩萨塑像不在这里,你们现在要先出去,不过出口已经不是大门了,是在二楼。”

    我微微一怔,接着回过神,看着孟先生,说道:“孟先生,鬼菩萨可能不在这座楼上,我们还是想离开这里吧。”

    “你知道出口?”孟先生眉角一挑,明显是听出了点什么。

    我微微点头,然后开口:“我也是猜的,不是很确定,不过比在这里等着要强,一会儿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

    听到我的话,所有人皱起眉头,看了我一眼,然后都轻轻点头,就连仇岳林也没有说什么,他固执归固执,但是不傻,也不坏!

    “我们去二楼。”我说道。

    二楼?

    所有人一怔,出口在二楼?他们虽然疑惑,但是都没有开口询问。

    这一次,我虽然害怕,但还是走到了前面,手上拿出桃木心剑,准备好顶级镇邪符。

    我刚走出三步,忽然前面的鬼王化成了一道墨汁一般的黑气,向我冲过来。

    我立刻刺出一剑,我在茅山学的两招还是比较管用的,再加上桃木心剑,一剑刺进黑气中,顿时震散附近的黑气。

    孟先生忽然手中拿出来一个好像古代皇帝玉玺一样的东西,咬破手指,迅速在“玉玺”上画着什么符号。

    “宣!天师急令,凝天气正气,汇四方阳灵,天师镇玺,镇压妖魅!”孟先生喊出这一句话,脸色已经变得十分苍白了。

    这个“镇鬼玺令”是离开茅山的时候老道士给孟先生的,这是真正茅山传承的第二至宝,这种东西一般人根本不知道,这一次给孟先生就是为了找到鬼王,镇压鬼王。

    孟先生这一招符令配着法器,直接将四周的鬼气震散,露出了鬼王的本体,一个好像婴儿大小的东西。

    孟先生看到这个,双眼精亮,又拿着“镇鬼玺令”向前冲了一步,狠狠地压向鬼王。

    鬼王本来十分强大,但是不知道为何,它现在被困在这里,竟然力量大减,也就是比一只大鬼厉害一点,根本没有之前的力量了。

    孟先生马上就要得手了,他这一次不是要封印鬼王,而是想直接灭掉。

    唰!

    刚才一直没有动的红衣舞女忽然冲到了鬼王面前。

    “这个鬼王是他留在这里的,你不能灭了它。”

    说完之后,红衣舞女双眼流出血泪,抬手对上孟先生的玺令。

    嘭!

    一声低沉的响声,孟先生退了几步,脸色惨白,满身汗水,红衣舞女也时向后退了几步才稳住身形,双眼中的血泪已经布满了脸颊,它也不好受。

    “你回去吧,你还不能灭亡,你还有使命。”红衣舞女对鬼王说道。

    鬼王立刻化成一道黑影,冲上了二楼,逃走了。

    孟先生眼中充满了遗憾,本来这一次是极好的机会,虽然不知道鬼王发生了什么,但是只要能够将鬼王灭了,那就去了茅山一块心头大病。

    “你们虽然不和正常人一样,但是擅闯这片地域,那就不要走了,留在这里吧,留下来,舍弃你们的躯体,和我一样,在这里永远生存下去。”

    忽然,我感觉自己有点头昏,接着一个什么都没有穿的人影出现在我面前,她的样子我很熟悉,之前我在酒店时候她就凭空出现在了我的房里,她是始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