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不会真是将军府千金吧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11本章字数:1797字

    但不知怎的,在这个男人问及她是谁的时候,洛夕颜鬼使神差的回了句,“我叫沈画,是将军府的二小姐。”

    话音刚落,洛夕颜猛地意识到她直觉里的反应,下意识的想捂嘴,就听男人已经轻嗤,嗓音凉薄,“沈将军家教甚严,又怎么会让府中小姐单独出府?”

    “……”

    洛夕颜正想着后面的话该如何回复,一道灵光便已闪过。

    她感觉自己体内有股蠢蠢欲动的力量在逼迫着她张口,将她在林中如何被绑架勒杀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个遍。

    末了,洛夕颜还指了指自己脖子上的勒痕作为证明,她所说的并非谎言。

    墨煊的黑眸盯着她的脸,寻不出破绽,稍稍将匕首拿离了些,洛夕颜这才如抽茧剥丝一般瘫软下来,手心手背尽是细密的汗珠,大脑里游离的思绪收敛,她才惊觉自己刚才究竟说了什么。

    难道这具身体的主人,是沈大将军的千金?

    “我,我刚才……”

    洛夕颜刚想开口再解释两句,山洞外倏然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一记声线独特的口哨声随之响起,墨煊眉角一动,吹了一声与之应和的口哨,很快,便有几个人闯了进来。

    “殿……”似乎是注意到这山洞中除了墨煊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风澈一愣,且自家主人上身未着片缕,而那个女人则是衣衫不整……

    风澈不禁微微红了脸,直到看到墨煊肩头沁着殷红的绷带才正了神色,慌忙问道:“大人,您不要紧吧?”

    “死不了。”墨煊冷冷的应了一声,虽然因为失血过多身体还有些虚弱,但是还是坚持站了起来,侍从立刻将一件大麾裹在墨煊的身上。

    “回府!”

    然而一个力道却扯住了墨煊,墨煊视线下移,看到了一只血迹斑斑的脏手正死死的拽着自己的裤边,雪白锦缎脏污一片。

    “你要是走,把我也带走吧!”不管她这具身体的身份究竟是什么,洛夕颜都不想一个人在这深山野林里待着。

    让这个男人先带她走出这片山林是最好不过的。

    墨煊皱了下眉头,随即挣脱了沈画的手,头也不回的带着侍卫向外走去。

    洛夕颜是真的怒了,也顾不上许多,随手操起手边的土块便冲着墨煊的背后砸去,“早知道我就不救你了!让你自生自灭死在雪地里!”

    墨煊站定,幽幽的回过身来,“你要我送你回去,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谁?你不过就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罢了!”洛夕颜试图站起身来,却发现自己的脚扭了,挣扎了好几次,最终还是跌坐在地上。

    大概是洛夕颜的动作幅度有些大,脖子上的项坠不小心掉了出来。

    上好的羊脂玉,润白月牙间嵌有一点殷红,造型很是独特。

    墨煊顿时眼瞳一眯,凤血璃项坠!

    这不是夕颜的东西吗?

    怎么会出现在沈家二小姐的身上?!

    难不成这个女人,和夕颜有什么关系?

    “大人,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风澈小声的提醒。

    墨煊这才回神,意识到长安会已破灭,他记忆中的女人也死了,深邃的瞳仁不由变得晦暗。

    他嗯了一声,转过身,走出几步路之后又偏头,毫无意外的将女人那张楚楚动人的巴掌脸映入眼帘,她眼神有些祈求,竟然一时让他无法狠心回绝。

    “把她带上!”

    简单的一句话后,墨煊便不顾手下们惊异的目光,率先走了出去。

    墨煊的人只带了一驾马车来,墨煊素来有洁癖,但是没有办法,只能和洛夕颜共同坐在车厢之内。

    “你,坐到那边去。”

    洛夕颜看了看墨煊手指的方向,是很靠近门的位置。柳眉微微皱了下,这个男人,干脆让她出去算了,不过此时此刻,寒冷与疼痛交加,她也无力争辩什么,将自己的身体再度向外挪了挪。

    寒风持续的从缝隙中灌进来,洛夕颜冻的脸色青白,微薄衣衫根本抵御不了这腊月的寒气,不多时,她就觉得自己面颊滚烫,头脑也昏昏沉沉的。

    墨煊原本是闭眼休憩,却突然听到一阵异样的呻吟声,皱着眉头睁开眼,就看到那女人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膝盖,像一只受伤的小兽般蜷缩在车厢门边。

    她的脸上,是异常的红,看起来,应该是发烧了。

    等沈画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车厢内只剩下了她一个人,而她的身上,盖着墨煊的黑色大麾。

    “沈小姐,您醒了。”风澈听到了车内的动静,探进头来,见里面的女人醒了,便将一碗药汁递了进来。

    “马上就到将军府了,沈小姐先将这一碗驱寒退烧的汤药喝了吧。”

    “噗……”果然是送佛送到西,她的本意只是让墨煊把她送下山就行了,结果他直接把她送去沈将军府了?

    万一她并不是沈将军的千金怎么办?

    洛夕颜心下千万思绪,见墨煊的眼眸已朝她扫来,她连忙接过了装药的碗,低头喝药的同时,狠狠的拧了下眉头。

    车外已然有人声沸腾,想来他们已经回到了城中,果然就像风澈所说的,没过多久,马车便停了下来。

    将军府内早就有差人来报,墨煊的马车到了,大将军沈骞携带着家眷沈梁氏连忙出来迎接。

    “国师大人登门造访,沈某有失远迎,还望国师大人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