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亮相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11本章字数:1787字

    “太子殿下,小女一向不是这样的,今日不知怎么回事……还请太子殿下千万不要放在心上……”沈骞冷汗涔涔,鞠腰拱手,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东方翼的神情。

    座首的东方翼的脸色,已然黑沉到了极致。

    “沈将军,若是今日之事,你给不出本太子一个合理的交代,后果自负!”他堂堂太子,选妃之眼,参选贵女竟然当众投奔别人的怀抱!这让他,无法容忍!

    沈骞心中将沈眉骂了千万遍,支支吾吾,却解释不出来任何话来。

    “殿下,方才沈小姐面色有异,我想,说不定是有人在背后做了什么手脚,故意暗害沈小姐,不然,沈小姐贵为将府千金,断然没有做出这等事情的道理。”徐容景还是那般沉静款款的模样,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沈骞感激的望了一眼徐容景,慌忙接口道:“是是是,徐公子说的极是,小女一向温婉自矜,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的,一定是有人动了手脚,太子殿下放心,老夫一定会查出个水落石出!”

    东方翼沉着脸,怒气犹在,“我看,今日这选妃宴,就此作罢,择日择地另行摆席!将军府这等风气,污了本太子未来的太子妃!”

    言罢,东方翼扬袖怒挥,站起身来便要离开。

    正在这时,一道空灵的琴音幽幽鸣至。

    紧接着,便是流珠四落般婉转流畅的曲调,那声音悠远古雅,有穿透肺腑之势。单单一个音节,就有着荡涤心内万千杂思的神奇魔力。琴音忽而扬起忽而沉低,高低之间,紧紧的攥住了听者的心绪。

    所有的人都忍不住屏住了呼吸,专注的听着这天籁一般的声音,就连原本拔足欲离的东方翼,都定在了原地。

    随着“铮”的一声琴音结束,众人静默半晌,才猛然回过神来,个个茫然四顾,却寻不出那弄琴之人。

    琴声,是从外面传来的。东方翼率先步出厅堂,环顾半圈,视线陡然定住。

    园中不远处,一株盛放的白梅下,赫然摆着一面漆墨古琴,而那古琴之后,则端坐着一位白衣美人。

    她的面上蒙着一块白纱,只有一双美目显露出来,然而仅仅是那一双明眸,便无比令人动容,横波流转之间动人心魄,似乎只要一个眼神,便能够让人深深地沉溺在那深泉幽潭中。

    厅堂中其他的人也随着东方翼的脚步走了出来,见到这梅树下的佳人,皆是交头接耳却不得知那那佳人身份。

    “是谁?”东方翼开口。

    然而沈画并没有回答。她施施然的坐于原处,只当周遭的一切皆不存在,一双纤纤玉手依然抚在古琴面上,雪白衣衫在这寒冬的风中轻轻飘动着,有片片雪梅自其头顶扬扬散落,落于她那一面如瀑墨发上,沈画也并不抬头摘去,整个人就像是一幅画作般,美得如仙如幻。

    就在东方翼将要二次发问时,女子忽然抬起眸子,盈着清淡的笑意,“殿下,你我昨日刚刚见过一面,今儿殿下便不相识了吗?”

    说着,沈画款款的站了起来,纤腰楚楚,步子一下一下踩在堆积的薄薄簌雪上,宛如仙人下凡。

    “你是……”东方翼微微拧了眉头,对方带着面纱,他看不真切。

    “臣女沈画,见过太子。”沈画此时已经走到了太子面前,玉手交叠,盈盈一拜。

    东方翼只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略略思索,这才想起来沈画便是昨日在梅园中他所见到的那个纤弱女子,只是当时他不过远远一瞥,并未细看。

    “是你。”东方翼回味起方才那天籁琴音,不由得赞叹,“好一曲幽兰操!”

    沈画再拜,“殿下过奖了。殿下精通音律,小女子只不过是班门弄斧,让殿下见笑了。”

    东方翼素来喜好琴瑟之流,自己也会不时研究,能够得到他的赞赏,就绝对不是凡流之辈。

    沈骞震惊了,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历来不受他重视的女儿竟然还有着此等过人的才艺!仔细想想,好像自己对于沈画的了解,全部都是来自沈梁氏之口,想必是沈梁氏故意隐瞒了沈画的优点……有史以来第一次,沈骞对于沈梁氏这个一直疼爱有加的小妾心生了不满。

    沈画这一席话,不仅展示了自己的谦逊,还褒扬了太子,东方翼不由得微微点了点头,看沈画的眼神也变了。

    “这外面风雪大,沈小姐小心着凉,快些进来吧。”

    太子都开了口,沈骞自然没有阻碍的份,今日沈眉在这丢尽了人,亏得有沈画。

    沈画迈着莲步,款款而入,举手投足间,轻盈典雅,比起寻常大家闺秀,又添了三分灵动曼妙。

    沈画的座位就在相府千金白如萱的旁边,白如萱手下早已暗中绞紧了手帕,恨的死咬着一口银牙。原本,看到沈眉出丑,她以为自己的机会来了,毕竟在座的其他千金,综合起家世背景,没有一个再能够与她为敌,可是没想到,就在这时,竟然又杀出来一个什么沈画!

    沈画,沈画……白如萱仔仔细细的在脑海中搜索关于将军府这个素来闭门不出的嫡出千金的信息,她眼角余光扫到沈画脸上那块蒙住大半容颜的面纱,忽然想起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