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11本章字数:1724字

    所以,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女子,身份一定有异。

    “多谢沈小姐。”

    墨煊的声音响起,沈画这才惊觉自己的失态,纵使心中有千万分的不舍,但是还是不得不将项坠递还至墨煊的手中。

    沈画清楚的意识到,和墨煊过多的接触对于自己来说绝对不是件好事,她想要离开,却发现自己已经被逼的无路可走,后背紧紧抵靠在假山石壁上,而面前的墨煊,距离自己只有咫尺的分寸。

    “国师大人,请让开!”

    墨煊薄削的双唇泛起一丝邪邪的笑意,他更近一分的逼近了沈画,俯身贴近她的耳朵,热气自他口中渡出,搔痒着她小巧的耳垂,然而他接下来说出的话,却让沈画心中一惊。

    “你不是沈家小姐,你到底是谁。”

    沈画不自觉的攥紧了衣角,这个男人已经敏锐到了这种程度了吗?他们之间的接触,明明只有寥寥几次!

    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国师大人别拿画儿开玩笑了,画儿自幼在将府生长,怎么会不是沈家小姐。”

    “哦,是吗?”墨煊轻挑了一下眉尖,随即突然出手,勾上了沈画的衣带,“沈家并非医学世家,又怎会有一位擅长医术的二小姐呢?那日你疗伤救人的手法,可是娴熟得很呐!如果本国师没有记错的话,那一晚沈小姐还主动宽衣解带投怀送抱,这也是将军府教出来的吗?”

    以德报怨!当时她分明就是看这个男人快不行了才会出手相助,没想到对方竟然信口雌黄,诬陷她投怀送抱?

    眼看对方就要吃自己的豆腐,沈画一时情急,手中银针再次刺向墨煊。

    然而墨煊早有防备,在那寒芒还没有近身的时候,便死死的扣住了沈画的手腕。

    “说,你到底是什么人!”墨煊冷下脸来,手中的劲道愈发的加重。

    疼痛蔓延,沈画的脸色都变了,苍白的双唇不剩任何的血色,额头有冷汗汩汩沁出。沈画知道,如果她不说的话,面前这个男人说不定会直接毁尸灭迹!

    “谁在那里!”就在这时,一枚银镖突然袭来,是顾倾城发现了这边的异常。

    “小心。”墨煊敏锐的察觉到了危险的来临,及时的将沈画扯离了方才的位置,沈画的身体才刚刚脱离石壁,银镖便深深地扎进了石头之中,可见用力之狠。若是那飞镖命中了沈画,只怕沈画现在已经是脑门上赫然一个血窟窿了。

    “国师大人?”顾倾城的声音响起,似乎是没有想到墨煊会出现在这里,“您这是……”

    顾倾城的语气有几分迟疑,徐容景这时也走了过来,亦是惊异,“国师大人,沈小姐,你们这是……”

    沈画这才发觉,自己竟然身处在墨煊的怀抱之中!男人强健有力的臂膀将她箍在了胸前,透过蹭蹭衣衫,她能够感受到来自男人的体温,虽然只是浅浅的热度,却还是禁不住让她双颊绯红。

    “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沈画脱口而出,急切的想要撇清自己和墨煊之间的关系。

    说着,沈画便想要挣脱出墨煊的怀抱。然而男人却像是看穿了她生怕别人误会的想法一般,偏偏将她扣的更紧了。

    这一幕落到外人的眼中,倒更像是幽会被撞破后的娇羞不安回避不及的模样。

    “就像你们看到的这样。”

    徐容景怔了一下,但是墨煊已经这样说了,他自然不能为沈画强出头,“打扰了国师大人和沈小姐的雅兴,实在抱歉,倾城,我们走吧。”

    “你在胡说些什么!”徐容景和顾倾城走了之后,墨煊才放开沈画,因为愤怒,沈画的声音都不自觉的提高了。

    与此同时,沈画猛然出击,指缝间赫然闪过寒芒!

    墨煊再次扣住沈画的手,“姑娘家,这么爱动手,可不是件好事。”

    “那都是你自找的!”

    大概是沈画的反抗和挣扎彻底的激怒了墨煊,墨煊脸色寒了下来,手上的力道也愈发的大,“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说,还是不说。”

    “我是沈家的二小姐,不知道国师大人到底还想知道些什么。至于医术,画儿自小身子骨便弱,常年药羮不断,久病成医,这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吧?”

    墨煊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极度危险的气息,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女人很可能和洛夕颜还有长安会有什么关系,他早在青峰山的时候,就会直接杀了她了。

    “那么这条项坠,为什么会出现在你身上。这不是你的东西!”

    沈画心中一惊,听墨煊这话的意思,很明显是认识她的项坠的,可是在她前世的记忆中,分明根本没有墨煊的存在啊。

    心里虽然惊疑不定,但是沈画还是努力的做出镇定的样子,反将一军岔开话题,“哼!我当国师大人是什么人物呢,没想到竟然是个偷鸡摸狗之流!偷窃私人物品,国师大人怎么能够这么理直气壮,还是说,国师大人的脸皮,比起常人来,要更加厚实一些?!”

    “少废话。”墨煊完全不上当,危险气息更加的浓郁,“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