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知晓真相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12本章字数:3357字

    许流翎松开她,轻声询问,怎的会换了副容貌,还换了个身份,沈画一时解释不通,面色为难,许流翎最擅察言观色,他浅浅一笑,温润如玉,

    “无碍,我只需知晓你还活着便好。”

    沈画对上他温情的眉眼,有些不知所措,她不傻,自然知晓流翎对她不单单是兄妹之情。

    更多的时候,看她的眼神夹杂了男女之间的情绪,但许流翎从未对她坦白过,沈画也便一直装傻充愣。

    许流翎确实是爱着夕颜的,从很早便开始,他只字未提,只是不希望给她增加负担,一直以来,他只要她过得安好,他也便安心了。

    只是一年前他去他国寻‘方笃’这颗奇药,回来便听闻夕颜忽然暴毙,他的世界轰然崩塌,他想替她手刃仇人,奈何根本不知晓仇人是谁,满腔怒火不知从何处发泄,堆积在心里,日久成疾,才造成今日身子破败不堪的局面。

    如今,夕颜再次出现在他面前,他急切的想知道当日的真相。

    半晌,他踌躇着开口,

    “夕颜,当日你的死讯究竟是怎么回事?”

    问这话时许流翎的眸子里迸发出冷意,一向温润的面上闪过一丝阴郁。

    沈画提及当时内心依然恨意浓郁,她淡淡开口,

    “洛夕颜确实是死了,被徐容景和顾倾城害死的,今日存活下来的是沈画。”

    世间再无洛夕颜,有的只是涅槃重生的沈家二小姐,沈画!

    许流翎一怔,想到当年对夕颜温情脉脉的徐容景竟是害死她的凶手,顿时杀意乍现,想到当时夕颜可能受的非人待遇,一时间又是心疼又是自责,恨自己当时没有在她身边。

    沈画与许流翎本就是没有秘密,两人相处时更是没有任何伪装,以至于她一眼便看出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内心流过一股暖流,她柔声道,

    “流翎,以后唤我画儿吧。”

    许流翎知晓她的用意,遂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沈画忽的想起他的病情,连忙抓过他的手把脉,试了半天,除却有些轻微的心脉不稳,其他并无大碍,怎的就病到连床都起不来。

    她疑惑着抬眸,却一下撞进他笑意甚浓的眼底,不由得一阵面色发红,

    “我没什么大碍,心病还需心药医,如今心药来了,病自然便好了。”

    这番话说得深意明了,沈画惊讶于他忽然的表露,呆呆的看着他,模样迷糊却万分可爱。

    许流翎经过夕颜一事整个人落到低谷,他不止一次曾后悔当日将她拱手相让,而今活生生的沈画站在他面前,他发誓,这一次要自己争取,再不相让,亦不会再让她受到分毫的伤害!

    沈画自然不晓得许流翎的心思,她左顾右盼,觉得这个一向当做哥哥的人,似乎不再像以前那般隐藏爱意,她一时间不晓得该如何面对,只能胡乱扯开话题,

    “楼下的袖引姑娘是何人?”

    许流翎提及袖引便头疼,这个姑娘是他一年前寻‘方笃’时无意救下的,她的身份一直是个谜,她闭口不提,他也没心思问,只是她一路跟着他来到墨国,死缠烂打的跟在他身边,最后没法子才让她扮男装,在玲珑坊混着玩。

    “一年前我救的她,至于身家我也不太清楚。”

    许流翎简而化之,沈画却敏锐的察觉到他面上的神情异样,觉得事情并非那么简单。

    许流翎确实隐瞒了一些,至于为何隐瞒,连他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总是在提及袖引时,心头有种异样的情绪,许流翎拧眉,如玉面上闪过一丝茫然。

    一年前许流翎一路奔波到邻国千云国,传闻中,千云国的皇室得到一株珍奇的药草,名为‘方笃’。

    千云国的皇帝将它拿到拍卖坊,散布消息,引得各国名家子弟前来观赏,其中医家却占极少数,因此有许多人并不晓得那‘方笃’有何作用。许流翎得知消息时,整个人为之一振,身为医痴的他自然知晓‘方笃’的作用。

    ‘方笃’又称‘还魂草’医书上记载,人毙,日不出一十,服之,凝魂聚魄,起死回生。

    许流翎快马加鞭的赶到千云国,想要目睹这仅在医书上存在的‘方笃’,他赶到时拍卖楼里已经挤得水泄不通。

    他只得在一旁寻了客栈住下,却接到消息,此次欲参与拍卖的人,需得做一份笔试。

    许流翎觉得奇怪,却仍是填了一份,这份笔试大部分题目皆与医学有关,这番下来,人数已被刷去一大半,许流翎站在集市,随时可以听到有人轻声抱怨。

    拍卖会在许流翎抵达的第二日举行,满室的人望过去依然壮观的很,这里面的人无一例外皆是医师,每个人都摩拳擦掌,欲比试一番。

    不一会,有身段妖娆的女子捧着一个锦木盒子,一步一生莲,她走到台上,轻轻将盒子放到早已准备好的水晶台上,开口语气轻柔却传遍殿内的每个角落,这女子,是个练家子的!

    “各位都是来自各地的医学才子,想必也都知晓今日拍卖的物品世上仅有,珍奇无比,因此,这场拍卖会与往常也有所不同。”

    此话一出,满室寂静,每人个都在竖着耳朵等待下文。

    女子似乎在吊人胃口,她面上一派温婉的笑容,一双美眸在在场的每个人身上扫过,与许流翎对视时,略停顿一刻,接着缓缓开口。

    “这次拍卖的低价不高,但是买主却有个条件,每次出价前都得回答一道相对应的题目,答对成功加价,答错作废离场。各位有一炷香的答题时间。”

    一语既出,满堂喧然,众人叫嚣着,小小拍卖行哪儿来的这么些规矩!

    女子自然是将这些话听了去,她美眸里冷意乍现,带了内力的话语再次压过殿内所有声音。

    “此次拍卖是我千云国皇室一手操办,诸位若有异议,大可离去。”

    众人一听的皇室二字便慢慢平定下来,再者在场的皆是医者,论谁都想一堵‘方笃’的姿容。

    女子见殿内无人再出声,满意的笑笑。

    “那么,拍卖开始,医界奇药‘方笃’低价一万两。”

    随着话音落下,包裹在锦盒里的‘方笃’终于展现于众,众人屏住呼吸,看着台上那一株颜色与形状奇特的药草。

    ‘方笃’《百药物语》上有记载,通体碧蓝,长约一尺,无息,无味,断根则逝。

    这药草确实奇特,但低价一万两!这个数字还不算高?这可是普通人家一辈子的生活开支还绰绰有余啊!一时间,众人面面相觑。

    但医者中不乏富商,很快的,一名华服公子便举了牌子,神情傲然。

    “我出两万两。”

    众人看他的眼神瞬间复杂万分,这个世上有钱行遍天下才是真理!

    女子柳眉一挑,笑的妩媚。

    “好,这位公子出价两万两,那么相对应的题目是‘吐下之余,定无完气’的根据是什么?”

    那位公子霎时傻眼,这题目怎的稀奇古怪,他自问医学上造诣挺深,如今这题目却将他拦住,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他的脸面有些挂不住,支支吾吾半天,脸蛋涨红。

    女子面上闪过一丝不屑,转瞬即逝,她笑容浅浅。

    “这位公子,一炷香已经燃完,小泪,送客。”

    话音刚落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款款而来,对着他做了个手势。

    “公子,请吧。”

    那位公子面色发青,愤愤离去。

    台上的女子收了笑。

    “方才那位公子的题目没有答出,若是在场的哪位能够答出来,本行将送予两万两银子作为奖励。”

    场内有才却无财的医者瞬间沸腾,个个满脸欣喜,但转而深思起来,这问题出的是刁钻诡异,要想赢得那两万两的奖励简直是难比登天,拍卖行内霎时混乱一片。

    许流翎亦拧着眉思索着,女子见无人答题,将青葱玉手堪堪一指。

    “这位公子来答题如何?”

    那指尖的尽头直指许流翎,被点名的许流翎一怔,眉眼一弯,温良谦谦。

    “如果在下没记错的话,答案应是‘津能载气’。”

    女子对他赞赏的笑笑,

    “恭喜这位公子,得到两万两奖励。”

    殿内的各位医者愁眉深锁,不理解何为‘津能载气’,但碍于正在拍卖会,不能当面寻要解答。许流翎对于奖励无意,但四周却妒意横生,他不觉失笑。

    时间流逝的飞快,女子又相继出了几个题目,无一不稀有离奇,却都教许流翎答了上来。

    气氛很是诡异,偌大的会场鸦雀无声,只有许流翎温和的声音与女子娇媚的声线相融合,最后,木槌敲在板上,众人回神,仿若看了一场精彩的战斗,有意未尽。

    女子的态度也发生转变,她恭敬的将‘方笃’送到许流翎面前。

    “公子才是渊博,乃是医学奇才,‘方笃’配之无愧!”

    殿内响起一阵震耳的掌声,许流翎依然处变不惊,淡然接过‘方笃’,含笑谢过。

    那一日有幸见过这一场拍卖的人皆赞叹不已,后流传于世,“许流翎”这个名字顿时响彻南北。

    却也是因为这一场拍卖,将他命运彻底改变,日后思及,往往不晓得是幸还是不幸。

    事后许流翎本想立刻返程回墨国,却意外的收到千云国皇帝的邀请,名义上说,许公子惊才绝艳,想一睹仪容,其次切磋一番。

    许流翎毕竟一介白衣,皇帝的命令无法违抗,当天下午便被请进宫,领着他的太监将他安置在宫里,说皇帝会亲自登门拜访。许流翎觉得怪异,但已经处在深宫,不得自已。

    千云国的皇帝很是年轻,许流翎只知晓这一点,约莫半盏茶的时间,有人匆匆而来,来人一身明黄色龙袍,短的是器宇轩昂气度非凡。

    许流翎晓得那便是皇上,正想行礼,却被人一把拉住,他疑惑的抬头,这才发现此次前来的只有千云皇,并无他人。

    云清让端详着眼前的许流翎,眉开眼笑。

    “太好了,皇妹终于有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