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容景大人岂是你说见就见(高潮)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12本章字数:3119字

    此时沈画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潜意识里将自己当做贼,鉴于墨煊光明正大的将风雪璃项坠拿走,还公然向她挑衅的行为,沈画已经下意识将他列为猎人,而自己便是食物的角色。

    等沈画意识到时,已经为时已晚。

    这场狐狸捉老鼠的游戏,狐狸是最后赢家,这便是命运。当然,这是后话。

    沈画吊着心,紧张了半天,却听的那脚步声渐行渐远,不由得松了口气,她擦了擦手心浸出的冷汗,动作飞快的逃离作案现场,离去时又回头看一眼这密室,心头浮上丝异样。

    她弓着腰,跑出国师府,一路上没遇到一点障碍,心下蹊跷,也没时间多想,利落的翻了墙,逃似的跑回将军府,将军府与国师府本就隔着一条街的距离。、

    很快的,她便气喘吁吁的钻回房里,捂着跳的飞快的心脏,颤抖着手将风雪璃项坠拿出,脸上的笑容霎时僵住。

    还是那个上好的羊脂玉,甚至连造型都与风雪璃项坠做的分毫不差,润白月牙间那一点殷红却不翼而飞,当时情况紧急,她抓了项坠也没来得及细看。

    她说怎么偌大的国师府怎的连一个护卫都没有,原来墨煊早就料到她要去偷项坠,故意挖了坑请她往里跳呢!

    折腾了一晚上,却无功而返,沈画气的肝生疼,嗷嗷叫了两声,气的一头将自己扎进被子。

    沈画啊沈画,你又被摆了一道!

    劳累了一天,沈画带着满腔怒火沉沉睡去,窗外野猫叫了两声,夜,还很漫长。

    ……

    一片静谧的国师府,墨煊的房门被打开,他一身月牙白睡衣,站在门前,夜风拂面,没带面具的五官惊艳的很,墨发飞扬,宛若谪仙。

    他看着被拔下,孤零零的躺在地上的白梅,眉宇间竟生出几分温柔,他嘴角微挑,低低轻笑,声线魅人,想起方才风澈匆匆跑来,告知沈画在书房鬼鬼祟祟,墨煊抬眸看了风影一眼,语气淡漠。

    “你才察觉?”

    风影惊出一声冷汗,头压得更低。

    “属下知错,这就去领罚。”

    风影退了下去,暗自懊恼,他怎的就没反应过来,若不是大人故意放她进来,就凭她那三脚猫功夫,恐怕连国师府的墙都碰不到!

    风影叹了口气,他们两人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他却成了受累人,人在屋檐下啊....

    墨煊手抚上额际,眸子里笑意渐深,他低声喃喃。

    “这小阵法被破了啊....”

    翌日,沈画早早的便梳洗好,奔往玲珑坊,就算长安会被查封,她相信凭长安会的实力,绝不可能轻易的倒下,各位长老应当及时的将手下的产业转移了,她此番前去,便是要找寻那散落的长安会。

    但现在的她不是洛夕颜,而是以一个陌生女子的身份,即便运气好,见到了长老,人家也未必相信,早年间,她便时常带着许流翎在长安会打理事务,因此带上他,比准备一堆理由更有信的多。

    冬日的长安还是极冷的,这具身子又是极其惧寒,沈画哈着气,站在玲珑坊门前扣了门栓,不一会儿,便有小厮来开门,沈画一个溜身进去,屋里的暖气舒张开毛孔,沈画满足喟叹声。

    许流翎正巧下楼,见着沈画稍显惊讶,随即晕开笑容,如一副水墨风景画,气质淡雅如兰,却不显女气。

    沈画从来都知晓许流翎生的好看,些许日子不见,他的气息愈发收敛,淡泊如湖,沉静美好。

    “画儿,你来了。”

    许流翎轻声唤着,沈画回神,浅浅笑着回应。

    忽的楼梯口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沈画眼波一转,袖引的身影便落入眼帘。

    她今日换了女装,一身嫩黄色衣裙娇媚动人,她奔到许流翎身边,手自然的抓着他的衣袖,以沈画的角度看过去,两人般配极了。沈画轻笑,是个性子直的姑娘。

    许流翎自己都没意识到,她对袖引这种过度的亲昵,并无反感,也没有拒绝,一切仿佛水到渠成,冥冥中,一切早有了定数。

    沈画见两人到了跟前,也不啰嗦,直奔主题。

    “流翎,我想查一下关于长安会的动向。”

    许流翎也严肃起来,他接口道。

    “关于长安会在你死...”

    他顿了下,见沈画并无异样才接着徐徐道来。

    “我曾经调查过,但是却任何消息都查不到,就好像长安会一夜间从世上蒸发了一般。”

    沈画听着不觉皱起眉头。

    “长安会实力雄厚,不可能一夜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如今它却似不存在一般,那只有一种情况,它被人故意隐藏了。”

    许流翎点点头。

    “嗯,一开始我也是这样认为,直到我无意中发现以前长安会生产的‘骨香’在市面上流动,经过追查,发现是一家小作坊流出的。”

    ‘骨香’是沈画一手制作的,流到市面上时曾引起一段不小的波动,自长安会被封以来,以往畅销的香料皆消失的无影无踪,而‘骨香’也是在私底下秘密买卖。

    沈画急切道。

    “那你可查到那小作坊幕后的人是谁?”

    许流翎面色有些微红,他语气略含抱歉。

    “当时我重病缠身,便没有继续查下去。”

    沈画顿了顿,知晓他当时必定是伤心过度,没有心思,再继续下去,估计他会愈加歉疚,遂换了个角度问道。

    “那可知那小作坊在哪处?”

    许流翎正了正神色,点点头。

    “具体位置已经查到,在柳安巷的最里处。”

    沈画舒了口气,随即挑眉,眼底露出一丝狡黠。

    “那么,我们便去会会这个幕后人,如何?”

    许流翎没有错过沈画眼底的那丝狡黠,眼神更显宠溺,身旁一直默不作声的袖引低垂着眉眼,扬起时,神情异常坚定。

    “我也去。”

    沈画勾了勾唇角,意味不明的笑看着袖引,袖引回瞪一眼,沈画被这一瞪弄得尴尬,摸了摸鼻子,眼底笑意更浓。

    许流翎自然不愿意袖引跟去添乱,他语气严厉。

    “你去做什么?去给敌人做先锋?”

    沈画惊讶于许流翎的语气,见一向温良的他也会有失控的一面,面上不禁起了八卦之意。袖引万分委屈,她毫不示弱的吼回去。

    “我就是要去!”

    袖引最擅长的便是耍赖,而许流翎最没辙的便是袖引的耍赖,最终,袖引还是一蹦一跳的跟去了,至于作用,还真是有的。

    一行人来到柳安巷,这巷子背阳,处在这深冬便略显阴森,沈画冷不丁打了个冷战,深吸口气踏了进去,许流翎与袖引紧随其后。

    行了一阵,一家名为“暗香”的小作坊便立于眼前,暗黑色的牌匾在这巷子里显得异常的隐秘,沈画带头推门而入,一进门便嗅到一股奇香,沈画一下便认出这是出自她手的‘骨香’。

    许久没有嗅到这熟悉的香味,不由得深吸一口,却见她忽的神色一凛,此‘骨香’非彼‘骨香’,这家的‘骨香’里少了一味蛇黄,取而代之的是五钱牡丹,虽闻起来味道差不多,但比起她的‘骨香’更多了一份魅惑。

    而她的‘骨香’以清奇为主。这点差异,就算行家也未必能识出,沈画不由得眯了眸子,这间小作坊里有个制香高手!

    许流翎与沈画及袖引在店里转悠半天也没见有人接客,沈画同许流翎倒是能耐住性子,但袖引便有些急躁,扯开嗓子吼了声。

    “喂,这里的店家,再不出来东西就被偷了!”

    沈画噗嗤一笑,袖引瞪她一眼,沈画无辜,一连被这姑娘瞪了两次,她就这么不受待见呐。忽的一声娇媚的女声传来。

    “偷?那也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出这个门。”

    声音由远及近,一个妙龄女子自暗格后款款走出,沈画眨了眨眼,还真被袖引吼出个人。

    随着女子的走近,身旁的许流翎眉头越蹙越紧,他能感受到来自对方的强大压力,这是习武之人才有的,这个女子,不简单!

    沈画也不禁正了神色,这个女子身上有着很浓郁的香味,像是她每次调完香出来时的那般,想必她也是如此,那么她便是自己猜测的那个制香高手了。

    那女子瞧了眼沈画,又瞧了眼许流翎,最后在袖引身上一带而过,嗤笑声,眼神轻蔑。

    屋里的几人皆暗自揣测,只有袖引举得气氛难过的很,她皱着一张小脸。

    “你们这‘骨香’是怎么制作的?本姑娘用了之后浑身出了红疹子,这要是毁了容,你们担当得起么!”

    沈画与许流翎皆是一愣,搞不明白袖引这是唱的哪出,那女子显然是个心高气傲的,见不得别人侮辱自己的心血半分,回击道。

    “我幻水调出的香从未有人说个半句不好,你是哪处蹦出来的黄毛丫头,竟然来我处信口雌黄。”

    袖引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噗嗤笑出声。

    “那还不是因为你凶悍如虎,没人敢说意见。”

    幻水是真怒了,手掌凝聚了内力便想动手,许流翎拔剑相向,气氛霎时紧张起来。

    事实证明袖引着实天真,一点察言观色的本领都没有,她嚷嚷着。

    “跟你一个没见识的女人说不出什么道道,叫你们老板过来。”

    幻水被袖引激的面色发青,她脱口而出。

    “我们容景大人岂是你想见就能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