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刺激的一场戏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12本章字数:3471字

    “我知道,这不正要去做些准备么。”

    她指了指香茶手中的银票,墨煊沉默了会。

    “我同你一道。”

    沈画狐疑的盯着他的半边脸,瞧上半天却也没瞧出什么不妥,便作罢,她带头走着,经过墨煊身侧时,又嗅到一股淡淡的冷梅香,不禁腹诽。

    一个大男人,还熏什么香!

    墨煊自然不晓得沈画在想些什么,他慢慢的跟在她身侧,脚步有条不絮,香茶自然而然的落在后面,同风澈一道,风澈转过头,冲她笑笑,香茶瞬间红了脸,惹得风澈惊疑万分,自己有这么恐怖,瞧她脸都被吓红了。

    沈画带头,墨煊走在其身侧,一行人相貌极佳,走在集市上,回头率高的很,沈画将这一切归功于身旁的墨煊。

    此人自带光环,走哪儿吸睛到哪儿!

    殊不知自己也是一个发光体,她本身气质极好,加上不凡的面容,周身一股子不食烟火的气息,不比墨煊差到哪儿。

    墨煊看着街上一个个男人的目光都盯在沈画身上,心头浮起一丝不爽,他拉过沈画,走向一处买面具的摊位前,那摊位的老板被他一身杀意吓得脸色煞白。

    沈画被墨煊拉得一个踉跄,回神时,墨煊已经顺手将一个精雕玉琢的白玉半脸面具盖到她面上,沈画一愣,看着墨煊自面具里露出大的眼眸,脸上有些火热,幸亏有面具遮盖,也到看不出什么异样。

    墨煊挑唇,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沈画巴掌大的小脸被面具盖住一大半,那面具有些大了,松松垮垮的,只露出她小巧的鼻尖和浅粉色的樱唇,霎是可爱。

    沈画正思索着墨煊为何给自己戴上面具,但潜意识里竟没拒绝,风澈连忙在身后付了钱,墨煊拉过一旁沉思的沈画,出声提醒。

    “你不是要做准备的么,现在要往哪处?”

    沈画一惊,瞬间想起自己的来意,也不顾墨煊,直奔一家成衣店。

    墨煊不紧不慢的跟上,随沈画一道进了成衣店。

    沈画唤来老板,那老板见这一行人气度不凡,不敢怠慢,连忙点头哈腰的上前。

    “不知姑娘是想要买衣裳还是要订做衣裳?”

    沈画轻声回道。

    “订做,不过样式我自己来画。”

    老板点了点头,递上一副笔墨,沈画接过,便认真的画了起来。

    墨煊在一旁,正巧可以看到她笔锋勾转,不一会儿,一副栩栩如生的成衣图便展现出来。

    沈画也不多说,吩咐香茶付足了银两。

    “就按这个样式来做,明日我要见到成品,且分毫不能差了去。”

    许是沈画的语气凌厉了些,老板顿时惊得满头冷汗,他连连点头。

    沈画见他反应过于激烈,不禁怀疑自己是否过于凶悍了,殊不知沈画说此话时,老板的目光被墨煊紧紧盯住,他瞧着墨煊眼底的冷意。差点没昏过去,这分明是那修罗才能有的眼神呐!

    衣裳的事情办妥了,沈画也就舒心了一半,墨煊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淡淡道。

    “回去了?”

    沈画回过头,冲他神秘一笑。

    “接下来办件有趣的事情。”

    墨煊被她的一笑掠去了心神,忽的沈画话锋一转。

    “国师大人。”

    墨煊许久没听的她这般唤自己,面具下剑眉挑了挑。

    “嗯。”

    沈画笑的一脸谄媚。

    “您府上的护卫武功都不错吧?”

    墨煊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他依然点了点头,沈画笑容加大。

    “借我一个可好?”

    墨煊扬了嘴角,很是享受的看着她这难得的卖乖。

    “你要来做什么。”

    沈画眸子里一闪而过的狡黠。

    “秘密。”

    墨煊最终还是答应了。

    国师府的门前出现了有史以来最为诡异的场面,国师大人站在自家府前,却不急着进去,眉眼弯弯的看着一个白衣女子对着自己家的护卫动手动脚。

    沈画在一群护卫里挑挑拣拣,最后选中的人,正是与自己有过争执的那个,她拍了拍那护卫的肩膀。

    “就你长得矮,那么就是你了!”

    那护卫一脸欲哭无泪,天知道自己被这个女子带回去是要做什么,最主要选中他的理由还那么的伤自尊心,什么叫‘就你长得矮’!

    那护卫再一次切身体会到,什么叫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沈画挑中那护卫的理由,确实是因为他长得矮,只比自己冒出个尖儿,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她转过身,对着墨煊笑靥如花。

    “国师大人,就他了。”

    墨煊无视护卫满脸祈求的神情,点了点头。

    “拿去吧。”

    那护卫顿时泄了气,抬眼巴巴的看了沈画一眼又恹恹的低下头。

    沈画掸了掸身上的灰尘,扬了口气。

    “好了,事情办妥了,香茶,我们回去吧。”

    忽的她回过头,拉起那护卫,笑的璀璨。

    “还有你。”

    那护卫不动声色的抽回手臂,天知道国师大人那眼神几乎要将他拆之入腹。

    沈画又对着墨煊轻笑。

    “国师大人,三日后见。”

    墨煊不作声,看着她带着他家护卫离去,悄悄扬起嘴角,他倒要看看,她三日后能搞出什么花样。

    沈画一路飞奔到将军府,翻腾出一件破旧衣裳,对着那护卫道。

    “换上。”

    那护卫目瞪口呆,看着沈画手里的女装傻了眼,难怪说‘救你长得矮’,原来是要她扮女子,那护卫内心翻涌,不情不愿的接过女装,到屏风后换了上去。

    出来时,沈画眼睛一亮,她的眼光果然没错!她又与那护卫勾头轻声说了句什么,只见护卫满脸复杂,支支吾吾,沈画杏眼一瞪,那护卫立刻噤了声。

    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就等三日后了。

    徐容景,顾倾城,送你们的这一份大礼,可会喜欢?

    那护卫一路魂不守舍的回了国师府,想着自己不久后要扮女子,瞬间心灰意冷,没想到自己聚了这么多年的男子气概,便要毁于一旦。

    同行的护卫见他回来,一哄而上,纷纷问着让他做什么,那护卫扫了众人一眼,不吱声。

    “她让你做什么?”

    护卫闻声望去,复立刻低下头,低声回道。

    “扮女子。”

    顿时寂静无声,墨煊眼底情趣渐浓,扮女子,有趣。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便到了徐容景与顾倾城成婚的日子,沈画梳洗打扮了一番,看向铜镜里的自己,一袭紫衣冷艳动人,眉目轻挑,眼波流转间更是倾城,她看着铜镜转了个圈,挑唇一笑百媚生。

    沈画在府中故意磨蹭了会,一直待到新人进了大堂才款款而入。

    大堂内宾客满座。沈画环视一周,因为顾倾城与徐容景皆是孤儿,因此坐在高堂位子上的是当今太子东方翼,沈画拧眉,她怎的不知晓徐容景同太子的关系何时好到这个地步了。

    墨煊静静的坐在一旁,品着茶,神色淡漠。

    而今日的顾倾城一袭嫁衣,身段妖娆,她梳着髻,发上带了红色珠帘流苏,随着她的动作,大堂里的人能看到露出的容颜,顿时惊艳万分。

    沈画嘴角勾起一抹笑,好戏要开始了。

    她进入门槛时,忽然一个踉跄,顿时失声惊叫,引得大堂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过来,徐容景与顾倾城亦不例外。

    徐容景忽的愣怔在原地,他看着沈画,心头惊骇。顾倾城反应更是惊悚,她在看到沈画的一瞬间,忽然尖叫,身子一软,便跪倒在地,跪着的方向正是沈画。

    只见沈画一脸惊讶,她伏着门槛,关切的问。

    “你没事吧?”

    顾倾城惊恐的看着她,她这一身分明是她在洛夕颜与徐容景婚礼上所着!她怎会知道?是恰合吗?不,绝对不可能,这个女人一定有蹊跷!

    司仪见两位新人都停住,也慌了手脚,他连忙出声。

    “二拜高堂!”

    顾倾城这才回神,她狠狠大的瞪了沈画一眼,拉过一旁正在发愣的徐容景。徐容景魂不守舍的跪下,拜了一拜。

    顾倾城抬眸,却忽的耳朵里传入一阵哀怨的声音。

    “还我命来,顾倾城,还我命来!”

    顾倾城大惊,她四处慌忙看了眼,却一下子摔倒在地,只见人群中一名身着嫁衣的女子,披散着头发,她缓缓的抬起脸,面目全非的脸蛋划着几道血痕,她嘴巴一张一合。

    “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这次整个大堂里的人嗖听到了,大家面面相觑,都惊疑着,忽的众人面前一闪而过的红色身影,以及一声凄厉的叫声。

    在场的哪个没有做过一两件亏心事,对于鬼神这一说也是极其畏惧,,如今这‘鬼’都登堂入室了,谁还能坐得住,顿时全场一阵哗然,宾客尖叫着逃离。

    而顾倾城的脑海中也一直回荡着那句话,她坐在地上,不断哆嗦着。

    “不要找我,不要找我...”

    沈画见效果已经达成,冷笑一声,拂袖离去。

    墨煊看着沈画离去的背影,面具下的眸子早已盛满笑意,原来所谓的‘扮女装’是这个意思。

    东方翼也是此刻才缓过神,他看着一片混乱的现场,黑着脸,带了内力的声音响起。

    “大胆,谁人敢在此处作祟,来人,速去追查!”

    虽然东方翼想要力挽狂澜,奈何已经晚了,大堂里的宾客早已散去,地上还坐着一脸颓然的徐容景和吓得瑟瑟发抖的顾倾城。

    他冷哼一声,婚礼只得被迫中断。

    不多时,人已经全部退去,整个大堂里一片狼藉,顾倾城渐渐的定了心神,她尖锐的指甲扣着光滑的地板。

    沈画,你不得好死!

    沈画心情舒畅的在集市闲逛着,墨煊一路紧紧跟着她,沈画也知晓,但并不戳破,她哼着小曲,脚步轻快。

    墨煊在她身后,听她轻声哼的曲子,更是惊疑,这曲子,明明是夕颜经常哼的,他想质问她,但想起之前的种种,她了解夕颜如同她便是夕颜一般,也便收了质问的念头。

    倒是沈画忍不住出声。

    “你怎么不问了?”

    墨煊淡淡道。

    “问什么?”

    沈画转过身子,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衣裳。

    “问我为什么会知晓顾倾城在洛夕颜婚礼上穿的这一身。”

    墨煊了然的哦了一声。

    “原来这衣服的含义是这个。”

    沈画眨了眨眼,合着他一直不知道?半晌,她又接着道。

    “对今天这场好戏感受如何?”

    墨煊认真的想了想,还真的道出了感受。

    “不够刺激,若是护卫易了容效果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