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 回门风波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14本章字数:3723字

    这场及笄礼的事情便告一段落,而沈画也成功的从郡主升级到国师夫人,虽然是未过门的,但这皇上的赐婚还能有假,因此沈画的身份又蹭蹭上了一个度。

    这下子连沈骞看她的目光都产生了些变化,但偏偏还有些不识好歹的人,例如沈眉。

    她上次的毒看起来已经被解了,整个人又容光焕发,着实精神,这次借着回娘家的借口,实际上是回来找沈画算账。

    她上次浑身起水泡,沈画明明有那个医术却见死不救,白白让她多受了几天的罪!沈眉心里愤愤,虽然元首沈琴她要报复回去,但是沈画的行为更令她感到耻辱。

    沈眉永远也忘不了,在她身上起水泡的时候,东方翼目光里的厌恶,那种眼神就像生生把她的心挖出来,用刀子在上面划上一道又一道鲜血淋漓的口子,这口恶气不报,她沈眉咽不下去!

    但也恰恰是那件事,让沈眉懂得的东方翼的心思,她将自己萌生的爱意掐灭,此后,再不为了他来达到目的,她要爱她自己,她要她沈眉手中紧握权力,让所有人都对她忌惮三分!

    沈眉回了将军府,她并不急着去找沈画,这样一来,目的太过于明显,她找到了沈骞,诉说着自己对他的思念之情。

    “爹爹,眉儿好些日子没见您了,您近来可好?”

    沈骞见身边乖巧的沈眉,心中满足,这个女儿他是从小疼到大的,她嫁人,他也实在是舍不得,还让她成了侧妃,沈骞叹了口气。

    “眉儿,委屈你了。”

    沈眉何等聪明,她自然知晓沈骞的意思,她一双美眸里盛满了泪水,却强忍着不让它掉下来,模样楚楚可怜,看着着实让人心疼。

    “没事,眉儿不委屈,太子对眉儿很好,只是...”

    沈骞显然已经入了套,他眉头一拧,追问道。

    “只是什么,有人欺负你?”

    沈眉揉了揉眼睛,强作微笑。

    “倒不是欺负,就是琴儿妹妹好似对眉儿都些误会,她...”

    沈眉欲言又止,沈骞却像是联想到什么,他面上升起薄怒。

    “她对你下手?”

    沈眉终于忍不住,小声的啜泣。

    “眉儿也不晓得究竟是哪里惹得琴儿妹妹不高兴了。”

    沈骞看着沈眉默认,更是来火,他早就听闻沈眉在太子府身中奇毒,那些时日他在军中,未来得及回来探望,如今听沈眉这么一讲,沈骞霎时想到那个最小的女儿。

    将军府一向待她不薄,她以正妃的身份进了太子府,她不帮着沈眉也就罢了,竟然还暗中使毒来害她。这要是传出去,他将军府的脸面往哪儿搁!

    沈骞浑身气息冷冽,沈眉眉目轻挑,成功了,她相信以沈骞对她的宠爱,沈琴这个贱人定会被狠狠的教训一顿,但她沈眉可不会轻易的放过她,她本来不急着对付她的,但沈琴这般迫不及待,那便休怪她沈眉手下无情!

    反击就得要有反击的样子,沈琴,你就好好享受未来的这一场盛宴吧,还有沈画,你们对不住她沈眉的地方,她要成倍的讨回来!

    沈眉与沈骞又叙了一番旧,沈眉才依依不舍的回了房间,她临走时又无意提到关于沈琴害她的事情,将沈骞的怒火又惹了上来。

    沈眉看着盛怒的沈骞,心满意足的离去,接下来,她要好好的谋划一番,将沈画这个小贱蹄子狠狠的扇回去,沈眉心中一片怒火,一想起东方翼看她的眼神,沈眉的心口就揪得慌,都是这两个贱人!害的她失去了盛宠!

    东方翼虽然没有表明,但对沈眉的态度明显变了许多,他不再夜夜留宿沈眉的房里,开始在太子府的妻妾中雨露共沾,沈眉气愤,却一时间没有让太子回心转意的法子。

    她在将军府中踱着步子,一抬首竟到了沈画的屋前,她美眸里冷意乍现,正想转身回去,却听得里面传来阵阵笑声,沈眉下意识的停住步子。

    沈画与香茶正在说笑,她将手中精致的小瓷瓶放到香茶的手里,打趣道。

    “这‘拭香丸’送你了,祝你早日将风大侍卫抱回家。”

    香茶小脸一红,她轻嗔。

    “郡主!”

    沈画见香茶的神情,咯咯笑了一阵,接着正了神色。

    “我说的是真的,这‘拭香丸’可是我的得意之作,你用了之后绝对不会后悔!”

    香茶啊了一声,脸又开始烧起来。

    沈画将瓷瓶中的金色小药丸倒在手心,眼神迷离。

    “这‘拭香丸’是经过九九八十一种香料调配而成,它里面糅合了许多薰衣草的精油,一颗服下,便能让身上散发出独特香味,可是男人们都爱的呢。”

    香茶被沈画说了一愣一愣,她忽然摇头摆手。

    “不行不行,若是所有男人都喜爱,那我岂不是变成焦点了么!”

    香茶所言非虚,沈画目光灼灼。

    “那你到底要不要,我可是专门为了你才调制出这种药的。”

    香茶支支吾吾,一把将瓶子夺过来。

    “要!”

    沈画挑唇一笑,又与香茶打闹起来。

    沈眉在窗外蹲下身子悄悄的听着,思绪纷飞,有了上一次被沈画摆了一道的经验,沈眉小心翼翼的盘算着,沈画是不知晓她今日回将军府的,因此不会再故意设下陷阱等她跳。

    并且她的婢女香茶与她关系一向交好,她断然不会害她,也就是说,香茶手里的药丸真的有沈画所说的那般神奇的功效。

    沈眉心动了,天知道她在太子府看着太子夜夜笙歌,她却只能独守空房,有多寂寞,她每日都快被逼疯了,如果将香茶手中的药丸抢过来,那么东方翼一定会再次回到自己身边。

    沈眉猫着腰,蹑手蹑脚的离去。

    屋里正在同香茶打闹的沈画却忽的笑容一收,看着窗外沈眉离去的背影,轻轻勾起唇角,她回眸看向同样一脸诡异笑容的香茶,两人相视噗嗤一笑。

    “香茶,演得不错。”

    香茶习惯性的脸红,跟的沈画久了,也变得愈发的激灵,她看着手中的瓷瓶悠悠叹道。

    “若真是有这种神奇的药该多好。”

    沈画忍俊不禁,她拍了拍香茶的额头,语重心长。

    “感情这个东西还得自己去追求。”

    香茶忽的抬眸笑的灿烂。

    “就像国师与郡主这般?”

    沈画难得的吃瘪,她瞪了香茶一眼。

    “果然还是以前纯纯的香茶更可爱些。”

    香茶吐了吐舌头,心中却是下了决定,就像郡主所说,感情是要靠自己去追求的!

    沈眉唤来贴身丫鬟薄荷,她附耳一番,薄荷领命,面色严肃的离去,沈眉看着薄荷离去的背影,悄悄勾起唇角,‘拭香丸’她势在必得!

    薄荷一路张望着到了沈画所在的别院,香茶本来应该一同住在下人房里的,但是因与沈画感情不一般,便住在了外屋,这令薄荷很是羡慕,如果她的主子也这般好心便好了。

    她收了心思,蹑手蹑脚的进了沈画的别院,小小的别院被打扮的很是精致,她常年住在太子府,见惯了一成不变的摆设,如今沈画这里的别具一格让薄荷更是心动。

    她看了一眼院子,抿着唇,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的匕首别到门缝里,却发现门栓并没有拴上,她心中疑惑,这郡主胆子这般大?就不怕夜里进来小贼?

    薄荷转念一想,现在自己就是小贼,她深吸口气,慢慢走近香茶的边上,在她的床边搜搜找找,薄荷实在不是一个合格的小偷,她的手有几次拍到香茶的身上,而香茶只能装睡。

    她心中不禁直犯嘀咕,就这个水平,就算她不是装睡都能被吵醒好么!

    薄荷也惊出一头冷汗,她终于在香茶的枕头下找到沈眉所描述的瓶子,她面色一喜,急忙将瓷瓶收进怀里,急急忙忙的溜了出去,香茶在她走后,不禁又是一阵黑线。

    这大小姐找来的人也忒不靠谱,这门不关好也就罢了,连匕首都拉下了。

    沈画自里屋出来,她自薄荷来到别院时就已经察觉,出来见到香茶一脸无奈的表情,她看着沈眉找来的不靠谱的婢女,不由得轻笑出声,香茶嘀咕。

    “这小偷也忒不敬业。”

    沈画瞧了一眼香茶道。

    “换做是你,你能做到万无一失么?”

    香茶哼哼,不理会沈画的揶揄,径自倒头就睡。

    沈画看着愈发大胆的香茶,挑了挑眉,不错,胆识见长。

    薄荷一路小跑回道沈眉的院子里,她将手中的瓷瓶交予沈眉,沈眉接过,抬眸看她一脸慌张的模样,不禁轻蔑的笑

    “这点小事就能把你吓成这样。”

    薄荷的胆子小,性子并不坏,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每一个心肠歹毒阴谋满肚的人都有一个纯真无暇的年少,薄荷正处于那纯真无暇的阶段。

    沈眉挥了挥手,薄荷便退了下去,沈眉看着手中的瓷瓶,眼神贪婪,她迫不及待的将它打开,一阵薰衣草的香味扑鼻而来。

    沈眉暗暗想,沈画果然没有说假话,这药丸确实是凝聚了薰衣草的精油,她拿出一颗吞下,顿时觉得口中清凉,腹中温热,好不舒服。

    她满足的喟叹声,将瓷瓶小心翼翼的收好,走向床榻,带着对药丸的憧憬进入了梦乡。

    翌日清晨,沈眉早早的便醒了过来,她急忙的跑向镜子处,见到铜镜里的自己并无变化,不禁有些疑惑,薄荷推门而入,见到沈眉在铜镜前,微微颔首。

    “侧妃,奴婢端了水,可以净脸了。”

    沈眉见薄荷进来,她快步走到薄荷面前,急急的问。

    “薄荷,你觉得我变了么?”

    薄荷被问的一头雾水,鼻端处,却闻到一股奇异的香味,她不禁道。

    “侧妃,您好香。”

    沈眉一怔,接着想到沈画的话,‘服下会身有异香’,沈眉顿时激动不已,她急急的吩咐薄荷替她着衣打扮。

    一番折腾下来,沈眉已经梳洗好,本就姣好的面容,更加的水嫩白皙,一身水红的衣裳衬得人娇媚动人,沈眉满意的看着自己,声音高傲。

    “回太子府。”

    薄荷应了声,便低垂着头,收拾东西。

    沈眉本想着在将军府多住下日子,好想些对策来对付沈画,但机缘巧合之下偷听到沈画的话,她已经迫不及待的看到东方翼对她露出爱慕的眼神。

    沈眉告别了沈骞,正准备回太子府,却见沈画神色匆匆的赶来。

    “妹妹是来与姐姐话别的么?”

    沈画看她一眼,不回答,她神情有些薄怒。

    “你偷了我的‘拭香丸’是么?”

    沈眉见沈画焦急的神情,终于将心中仅存的一点顾虑打消,她故作无辜。

    “什么‘拭香丸”妹妹可莫要无凭无据的血口喷人呐。”

    沈骞在旁边也是一筹莫展,若是以前,他必定会帮着沈眉来训斥沈画,但如今沈画的身份不同了,他不能再贸然的呵斥她,只能在一旁两不相帮。

    沈画眉头皱的愈发深,她冷声道。

    “你身上分明有‘拭香丸’的味道!”

    沈眉心中一跳,她怎的忘了,沈画是制作‘拭香丸’的人,若是她闻到她身上的香味必定会认出,沈眉一时没了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