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八章 过河拆桥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14本章字数:3353字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淡淡响起。

    “画儿。”

    沈画看向来人,墨煊依旧一身月牙白的衣裳,脚步微移,动作优雅的很。

    墨煊将沈画揽到怀里,毫不避嫌的意味令沈眉在一旁有些尴尬,心中更多了对沈画的几分嫉恨,凭什么她样样不如自己,却找到这么一个万人艳羡的夫君。

    沈眉眸子里一闪而过的怨恨,沈画见墨煊的动作,首次乖巧的回应,墨煊比她高出一个半头的身高,手臂搭在她肩上时,像是揽着一个孩童,沈画以前是十分不满墨煊的身高的,没事长那么高做什么,而今日却自然的将手抓住他的衣侧,墨煊眸子一凝,嘴角轻佻。

    虽然知晓她是故意这么做的,却还是难掩的欣喜,他出声道。

    “陪我去个地方,将军,我们便先行告辞了。”

    墨煊不及沈画反应便拉着她的手走远,沈画不时的回头看向沈眉,面色不善。这样一看,是沈画被墨煊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拉走,她自己无奈却没有办法。

    这厢沈眉却舒了口气,暗道墨煊来得正是时候,正巧替她她解了围。

    沈眉连忙再次向沈骞道别,踏上往太子府的路途,她担心沈画再次折回,就得不偿失了。

    沈画被墨煊拉走,确定自己消失在沈眉的视野里时,便一把甩开墨煊,墨煊声音藏着委屈。

    “利用完为夫,便过河拆桥?夫人好狠的心。”

    沈画面色不善。她瞪了墨煊一眼道。

    “你可真会挑时候来。”

    墨煊挑眉,语气揶揄。

    “不正合了你意?”

    沈画撇了撇嘴,不满的道。

    “谁知道你是帮我还是帮她。”

    墨煊轻笑,眸子里一片温柔,他再次牵起沈画的手,将她的小手包裹在掌心,声音轻柔。

    “夫人心中其实早便有了答案。”

    沈画又不争气的脸红,她自然是知晓墨煊来帮她的,她将沈眉逼上了断路,却发现自己也没了退路,若不是墨煊的及时出现,沈画都不晓得自己该如何收场。

    但墨煊的出现太过巧合,她心中不受控制的想歪,不由得生了酸意。

    而墨煊恰恰很是享受沈画吃醋的模样,她腮帮子鼓起,又带着嫣红,看的人心动的很。

    沈画沉默半晌,终于放过自己不再钻牛角尖,她抬眸看向墨煊,轻声道。

    “明日出发去阳白门。”

    墨煊哦了一声,却没了下文,沈画说不清心中的滋味,像是失落,又像是赌气,她也不再言语。

    墨煊从未表明自己要陪她一道与阳白门,沈画不知不觉中已经习惯了做什么事情都有墨煊陪着,只不过她自己还没有意识到,在无意间,自己已经将墨煊当做知己知彼的人。

    翌日清晨,沈画起身收拾一番,准备与阳白门,此番前路路途遥远,又得经过一些绿林山间,难保不会有什么意外的危险,她本不想带上香茶,但香茶苦着脸哀求。

    “郡主,你就带香茶一同前去吧!”

    沈画坚决不同意。

    “此番前去,若遇到什么危险,我顾及不到你,国师又不随着一同前去,很难保证你的安危。”

    香茶一听更是急了。

    “有危险我更是要去了,万一郡主你出了什么事情,我怎么向九泉之下的夫人交代!”

    沈画看着香茶一脸坚定,想着分明是比自己还要小的年纪,却一心想要保护自己,沈画心头一热,心也便跟着软了下来。

    “将这瓶药拿好,危险时记得自保,到时候你家郡主可没办法保护你。”

    香茶看着手中的瓷瓶,知晓沈画时同意自己一同先去了,面上掩饰不住的欣喜,高兴的应了声,转身便收拾东西去。

    沈画同香茶简单的收拾了下,便到正厅,蓝禾与南緋和又岁已经在等着自己,她四处看了下,疑惑道。

    “纯城呢?”

    又岁见无人回答,便上前一步道。

    “他家中有事,先行回去了。”

    沈画了然的哦了一声,沈骞今日不在府中,便不用找他告别,之前同他打过招呼,回来不见自己应当是晓得她去了阳白门。

    沈画抿唇道。

    “那我们即刻出发吧。”

    蓝禾应了声,脸色却不太好,翻身上马,便率先走远。

    南緋看着蓝禾离去的背影,心中担忧,也随着一道追过去,又岁左看看右看看,十分为难,沈画看出他的顾虑道。

    “你先随她们一道去吧,我找得到路的。”

    又岁微微作揖,也便不推辞,翻身上马追了上去,沈画看着一行人匆匆离去,只留下马蹄下的灰尘滚滚,不由感慨。

    “感情真是好啊...”

    “夫人这是在怨为夫没有及时到来么?”

    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沈画转过眸子瞪大了眼睛看向来人,墨煊坐在马车里,葱白细长的手指挽住车帘,被面具遮住大半张脸,只露在外的薄唇轻轻扬起,沈画脱口而出。

    “你不是不去的么?”

    墨煊挑眉,将话再次踢回沈画。

    “为夫有这么说过?”

    沈画已经自动屏蔽他话语中左一口右一口的‘为夫’,想了想,他确实没有说过究竟是去还是不去。

    沈画心中竟有些欣喜,但面上依旧不动声色,脚下自然的向他走过去,墨煊微微一笑,向她伸出手。

    沈画看着面前骨节分明的大手,轻轻将手搭上,忽的沈画一个惊呼,她没想到墨煊会这般粗鲁将她拉上马车,不由得回眸瞪他。

    耳边传来低沉的笑声,沈画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这才发现自己以极其暧昧的姿势趴在他身上,沈画窘迫,正想爬起,墨煊便已经起身,将她牢牢的禁锢在怀里,沈画僵直着身子,眼睛紧紧的盯着轿帘。

    马车外的香茶窘迫的快哭出来,郡主只顾着与国师打情骂俏,好像忘了自己的存在,这马车只有一辆,她有自知之明,不会擅自爬上去打扰两人的好事,但自己又不会骑马,那,那是不是就意味着自己被抛下了?

    香茶越想越心急,她红着眼眶,怀里抱着包裹,看着放下车帘的马车却不知道如何动作,忽的一双布满茧子却依旧白皙的手伸到自己面前。

    香茶顺着手臂看向这手的主人,风澈在马上对她笑的温柔。

    “香茶姑娘,手给我。”

    香茶面色酡红,她将手在身上擦了擦,才放到风澈的手中,风澈一个用力,香茶便坐到他身前,她感受着身后传来的陌生的异性气息,不由的心跳急速。

    风澈柔声道。

    “坐稳了。”

    香茶点了点头,片刻便感受到马儿嘶吼一声,撒开前蹄狂奔起来,香茶到底是没有骑过马的,她紧紧的抓住马儿的鬃毛,风澈见她这么紧张,不由得轻笑。

    “香茶姑娘,放松一些,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香茶闻言,身子放松起来,风迎面扑来,冬日的风还是十分凛冽的,若是平日里香茶早便冻得缩起脖子,此刻她却无比的喜欢这扑面而来的风,她欢呼着,抛开一切的世俗观念,像一个真正的十四五岁的姑娘,大声的呼喊着。

    风澈见她欢快起来,轻轻勾起唇角,两人顶着寒风却依旧不觉得冷,冬日的艳阳好似将人的心都融化,影子在地上拖动着,拉出长长的残影。

    沈画听到远处香茶的声音,她不禁将车帘打开,见到两人一路狂奔远去的身影也跟着轻笑,身后传来轻柔的声音。

    “夫人对为夫的安排可还满意?”

    沈画撇了撇嘴,语气轻快。

    “一般一般。”

    墨煊低低的笑开,右手打了个响指,车夫听到指令,开始驾车,车轱辘地面摩擦,发出悦耳的响声,门前不知是谁挂的一串风铃,随着晃动谱出乐章,沈画此时的心情万分的平静。

    她依旧倚在墨煊的怀中,眯着眼睛,感受骄阳透过车帘照在身上。整个人暖洋洋的。

    沈眉回了太子府,正巧碰到太子出府,她远远的瞧见太子,连忙加快脚步,在太子将要进了轿撵时,哎呦一声,身子一软,薄荷跟在她身后,被她这一举动吓了一跳,连忙扶住她要倒下的身子。

    东方翼闻声转过头,见沈眉一身水红的衣裙,勾勒出的曲线盈盈动人,她面上轻施薄粉,却不知是因为走得路程远了还是其他,面上出了些薄汗,更显得人弱柳扶风,楚楚动人。

    东方翼本不想来问她的,脚步却不听使唤的过来,回神时,自己已经将沈眉扶在怀里,沈眉顺势伏在他身上,因为身上出的薄汗,香味散的愈发的浓厚,东方翼只觉得自己嗅到一股从未闻过的异香,他贪婪的吸允着。

    这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令东方翼心动不已,他低头看向怀中的女子。

    一张白净的小脸,柳眉微蹙,眉间笼罩的忧愁似将人的心神都吸了去,小巧的鼻尖冒着细汗,令东方翼不由自主的伸手将它拂去,一张樱桃小嘴微张,好像等待着谁的摘取,下巴上凝了一滴香汗,正摇摇欲坠。

    沈眉嘤咛一声,随着她的动作,那一滴香汗滴下,溜进领口里,东方翼喉咙一紧,他的位置正好能看到那胸前的大好风光。

    白皙的肌肤上,一堆漂亮的蝴蝶谷展翅欲飞,东方翼眼神一深,他浑身似火烧,不顾众人的目光,将沈眉打横抱起……

    沈眉惊呼一声,心中暗喜,道沈画的药丸来得真是猛烈,将身子更加的贴近东方翼。

    ……

    屋里的沈眉与东方翼正共赴巫山,屋外的沈琴却暗暗捏紧掌心,她听闻沈眉回到太子府,还未进府便被太子一路抱回来,她本是不信,此刻听着里面一阵阵的呻吟声,沈琴眸子里满是恨意。

    今日沈骞刚刚来找过自己,把她痛骂一顿,虽然她现在是太子府的正妃,却依然无法反驳沈骞,只能忍着怒气,她知道定是沈眉在沈骞面前怂恿,若不然以沈骞的性子,绝对不会贸然来到太子府,还将自己怒骂一顿的。

    沈琴狠狠咬碎一口银牙。

    沈眉,上次的事情是你侥幸,她沈琴定要将你打在脚底,摇尾乞怜!